《沉莫-南方金雪》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七節)

1.沉莫-南方金雪.jpg 《沉莫-南方金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作者:和珖 封面:龜子
序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3666-1-1.html?extra=page%3D1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七節)

    在看見人影的樹林裡,著急的左顧右盼。

    但半個人影也沒有。

    明明跑沒幾步,卻開始喘氣。生平第一次覺得呼吸好難。
   
    低頭一看,土壤上有幾隻新鮮的腳印。   

    這時不只呼吸,連心臟也開始難受。心跳猛力得差點暈厥。

    薰…真的是你嗎?

    莫閉上眼睛,按住胸口,緩緩喘了兩口氣。

    當眼睛再次睜開,慌張的眼神已經恢復鎮定,並專注於地上的腳印。

    莫迅速邁開腳步。就像當年追蹤野熊那樣,循著淺淺的足跡追去。

    金雪迎面飄來。陽光穿透密葉,加上風的輕撫,在樹陰下形成無數搖曳的光影。

    縱使此景美如仙境,莫只覺得它們現在很礙事。

    地上腳步越來越凌亂。沒幾刻果然追上了前方的女人。

    她的背後垂著深藍色長髮,還有那熟悉的…紅緞帶。

    莫大吼「薰!!是你對吧!你為什麼要跑!?」

    女人像沒聽見一樣,繼續在林間穿梭。

    莫咬牙加大步伐,抓住了她的手腕,使一前一後的兩人腳步漸緩。

    兩人還在喘氣,女人回了頭。

    莫眼裡,她的回頭就像慢動作。隨著她的回頭,紅緞帶與藍髮在空中微微畫了個弧。接著是她的側臉,那隻琥珀色眼睛,同樣注視著自己的雙眼。

    女人的回眸,讓隔了七年半的兩人,終於再次相見。

    七年半,男孩歷經了少年,到現在成了男人。而當時的女孩也是,少女短短的幾年過去了,如今都已成為一位美麗的女人。

    彼此面貌早已不是記憶中模樣,卻清楚知道他、她,就是那個活在自己記憶深處的人。

    兩人緊盯彼此不放,就像當年海岸上,用眼睛記住對方時一樣。

    金雪與光影在彼此身後糾纏,美如閃爍的金色海面。

    只是再美,都容不進這兩雙眼裡。

   「薰…真的是你。我好想你。可是你為什麼不讓我見你…?而你現在都已經回來了,卻還要逃走。」

    莫的質問,讓薰眼睛盛不住淚珠,滾落兩頰。她的脣微開,欲答卻是無聲,只顧著流下淚水。

   「……嗚…」

   「不管怎麼樣,你願意回來真是太好了。我…」

    薰哭得傷心。莫很想將她再次擁抱進懷裡,卻不知道她是否有了對象而作罷。

   「莫…你怎麼不抱抱我,像在港口那樣…」

    薰的視線飄向一旁,說得小聲。

    莫張開雙臂,向前一步,將薰擁入懷裡。

   「如果你喜歡,我隨時都能這麼做。」

    薰大哭起來,丟下手中行李,同樣抬起手把莫緊緊環抱。

   「嗚…都是你…全部都是你。為什麼要在我離開時對我這麼溫柔?你讓我這幾年來,沒有一刻能忘記你…」

   「既然如此,那一年多前,你為什麼要寫那封信?你知道你傷得我有多痛嗎……?但還能再見,而且還留著這份心,已經夠了,夠了…」

    莫縮緊雙臂,將薰摟得更緊些。她的身子溫暖又柔軟,臉貼得靠近還有沉醉的香氣。

    忽然衣襟一熱。就跟那時候一樣,那是被她淚水給浸濕的感覺。

    這份擁抱,兩人盼了七年又一個秋天與冬天,終於如願再次得到。

    心中所有感慨,在這幸福的時刻,都變得無所謂了。只是靜靜的,用身體去感受他的心跳、她氣息,感受彼此真實的存在。

    許久過去,懷裡的薰轉泣為笑,露出滿足的笑容。

    莫不禁笑道「你是長大了不少,也變得更漂亮了。可是怎麼還像個孩子呢。」

   「嘻……」

    薰笑而不答,繼續賴在溫暖的懷中,不願起來。

   「而且你好像又瘦了些。你一定沒有好好吃飯,你看你可愛的圓臉都不見了。」

    薰抬起頭,視線停在莫那雙綠眼上。

   「你也長高了好多。以前還能靠在你肩膀,現在剛好到你的懷裡。要不是你這雙眼睛,我都快認不出來了。」
      
    莫見薰眨了眨眼,把眼睛裡最後的淚水都擠了出來。

    她的眼神比起當年深邃了許多。

   「薰,歡迎回來。這幾年你一定很辛苦吧。可是…究竟為什麼,一年多前你要選擇離開我?」

    莫最想知道的疑問,讓薰沉著臉難以回答。

   「…過幾天再跟你說。我有點累了,我們先回去休息好嗎?」

    莫沒有追問,挽起薰的小手。她的手柔軟好摸,卻略為冰冷。

    兩人漫步於金雪廊道,心神卻在繫著的那隻手上。

    回到家門前,碰上正要出門的安潔。

    安潔見到薰,臉上皮肉一毫不動,眼神更沒有一分動搖。敷衍回應了薰的問候後,又自顧自往城裡走去。

    莫對她的背影愣了下。

    目中無人的作風確實像她,但又有種說不上的怪異……

    薰的手有些冰冷。莫一進家門就丟柴進爐子裡燒。

    柴火漸旺。薰嗅了嗅鼻,平靜得闔上眼「幸好這裡還是跟以前一樣,那麼令人放鬆。莫…我真的好喜歡這裡。」

    莫對著燃柴竊笑。當初為此跟安潔吵架算是值得了。

    屋內擺設一如既往簡陋陳舊,唯獨架上多了些動物的小木雕。它們全是莫一刀一刀為柴刻出生命的作品。

    仔細看更發現,有個木雕不是動物主題。而是一對男孩與女孩,開心玩耍的木雕作品。
   
    薰走近一看「這是我跟你對吧!他們牽著手看起來好幸福喔。」

    莫笑得不好意思。就算不回答,答案也很明顯了。

   「薰,你等我一下。我去整理房間,好讓你休息。」

   「我不要!我只想在這裡,還有…借上你的肩膀…」

    薰拉住轉身準備離開的莫。她的眼神忽然變得堅定。也許是夕陽的關係,美麗的面龐似乎有些通紅。

   「嗯。那就在這裡吧。」

    莫先扶著薰倚牆而息,再拿了條毯子給她。

    當莫也坐過來時,薰把毯子分了一半出來。   

   「這樣比較溫暖。說好的,你的肩膀要借給我喔。」
   
    薰說著就把頭靠了過來。她傾倒而來的身子,成了莫甜蜜的負重。

    旅途累積的疲勞與爐火輻射來的溫度,身旁更有著令她安心的人。莫還想跟薰再說些話時,她已經沉沉睡去。像個孩子一樣睡得安穩香甜,惹人憐愛。

    莫望著她熟睡,忍不住偷偷撥弄了她的長髮。

    金紅夕陽斜過窗子,灑亮了窗前的塵埃,將地板、家具染得橘紅。屋內散發著令人安逸的氣息。

    然而莫的內心卻無法平靜。

    薰…你究竟遭遇了什麼?為什麼那時要狠心斷絕聯絡,而如今又怎麼回來了…?你會不會哪天又突然離我而去……?

    夕陽西下,夜鶯啼叫。晚風吹得火姑娘在柴上舞動,使得兩個身影在牆上晃蕩。

    夜風略冷,兩人僅圍張薄毯子亦十分溫暖。

    莫聞著薰舒服的鼻息聲,雖然寬心幸福,卻始終沒有入睡。

    當晚薰醒來時,兩眼無神盯著爐火,懷裡緊抱著毯子似乎有點冷。

    莫問「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嗎?我去城裡買點東西回來。」

   「我不餓。」薰拉住莫的手。

   「七點了還不餓嗎?不然…我們去街上逛逛。現在還是金雪慶典期間,城裡有很多攤販,會賣好吃的食物。」

   「好。」

    薰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屋裡昏暗,莫依然看得清楚。她臉上沒有血色,眼神渙散。

    大概是剛睡醒吧…莫猜。

    莫靠了過去,把肩膀借給薰攙扶「還很累嗎?不要勉強。我去買就好,你再休息一會。」
   
   「我不要,我要一起去。」

    薰的堅決下,兩人披上薄外套出門。

    穿過樹林的坡道上,映入眼簾的是夜空與夜景的結合。

    靛藍的夜空擠滿繁星,城鎮橘紅燈火柔和不炫目。兩者沒有互奪光彩,反倒相互映襯。

   「莫,你還記得嗎?第一次在這裡遇見你時……」

   「當然,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好多年前,與薰在這山坡碰面時,自己還在哭。算一算,原來已經十年了。傑克叔……

    小花、花兒,你們現在還好嗎?
   
    十年了,同樣的景色,身邊還是同樣的人。這是一種幸福。兩人同時明白了。

    星空下,莫一路緊緊繫著薰的小手。薰也很樂於讓莫牽著。彼此心裡踏實又滿足。

    只是莫腳步稍快些,讓薰走得有些喘。

   「這麼久不見,你體力都變差了。讀書很重要,可是身體還是需要鍛鍊一下才好。」

    薰笑說「沒辦法,王都到處都是馬路跟車子,平常都坐車。又不像這裡,去哪都要走好長的路。我體力當然沒有你好。」

   「沒關係,既然你回來了,以後也不得不鍛鍊了。等你體力變好,明年我們再上山看金雪,你說好嗎?」

   「嗯…」

    莫雖然這麼說,他自己也很久沒上山了。在這幾年裡不知不覺融入了社會。

    兩人漫步在星空下的田野,享受只有星空、蟲鳴的幽靜。

    這份幽靜直到城門口。

    城門裡亮如白晝。紅燈籠沿街而掛,攤販沿路而擺。人潮多得老闆收不了攤,忙著多賺點錢。

    擁擠的人潮,更讓兩人走得靠近。沿路吃喝、嬉戲,緊牽的手少有離開過。

    莫心想上次來參加金雪慶典,是為了看姍妮的表演。那時候羨慕著街上成雙成對的戀人,多希望薰就在身邊。

    如今薰真的就牽在自己手裡…感覺就像做夢一般的不真實。

   「莫?你在想什麼?拿去。這太好吃了,我一不小心就差點把它吃完了。」

    薰遞來剩不到一半的棉花糖。

   「沒什麼。」

    莫一笑,咬了一口又還給了她。

   「咦?你不喜歡嗎?這麼好吃的東西…」

   「喜歡阿。但我更喜歡看你吃得很幸福的樣子。走吧,我們再去前面看看。」

    薰好像沒有聽懂。又咬了一口棉花糖,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莫臉上雖然只有少許微笑,心裡的喜悅卻一點都不輸給薰。

    他喜悅著,人生最幸福也就如此。願未來能夠一直下去。

    只是美夢往往是短暫的,說醒就醒,別無選擇。

    逛街時,莫問了好幾次,關於一年多前薰突然說要離開的事情。甚至是用套話的方式。

    然而薰守得很緊,關鍵的事情她一點也沒透露。

    莫見薰很不願提起,也沒死命追問。但還是在兩人心中產生疙瘩。

    原先愉悅的氣氛,也在這疙瘩中散去。

    莫不明白薰為何不肯說個明白。以往再大再小的事情她從不避諱,如今她卻變了個樣,對自己隱瞞了許多事情。

    深夜回到家。

    莫對於薰的隱瞞有些不諒解。即使他沒有表現出來,薰也感受到了。

   「莫,你不要生氣…再兩天就好,我會告訴你的。」

   「為什麼是兩天!?難道現在不行嗎?」

   「…………」薰沒有回答。

    屋裡漆黑。但莫能見她哀傷得低著頭,有口難言。

   「好,我答應你,這兩天我不再提起這件事。但到時候你一定要說清楚讓我知道。」

    薰笑著答應了。莫也只好遵守承諾,兩天不再提問這樣的問題。

    梳洗後,莫在房間地板上為自己鋪了棉被。

    莫睡地板,薰睡床上。即使感情再好,也還是守著最後的底線。

    熄燈許久。兩人平躺望著天花板,遲遲沒有睡著。

    薰開口「莫,你睡上來好不好?」

   「……!?」

    莫一驚,心想都已經成年那麼久了,不可能不知男女間的事情。但她又怎麼會變得那麼…主動?難道這幾年時間,讓她性格有了轉變嗎?

    薰見莫在猶豫又說「如果你覺得不妥也沒有關係。」

    莫爬上了床。

    黑暗中兩人對望。薰看不見莫的臉,莫卻看得一清二楚。那是孩子安心而笑的臉龐。

    莫這才明白,原來她一點也沒有變,還是那個單純的孩子。

    莫忽然伸手臂,環過薰的頸部,將她摟進懷裡。

    這讓她又驚又喜,害臊得不知道手應該往哪擺。最後放在了莫的胸膛上。

    兩人都想著,如果能這樣睡著那肯定很幸福。

    但當兩人身體靠得近,碰觸到對方身體,更聞了彼此的氣味時,喘息聲竟然同時變得急促。心跳也比平常跳得用力,根本不可能睡得著。

    此刻兩人明白了一件事。原來我們已經長大了。明明只是單純的擁抱,卻已經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單純依著對方的溫存。

    莫放開擁抱的雙手,挽著薰的手說「我們睡覺吧。」

    薰笑得幸福「好。」

    隔天兩人悠悠起床。餐桌前,享用美好的早餐,愉快的聊了好多好多話。

    多年不見,仍熟悉著對方的存在。這得歸功於莫床頭上的那箱信紙。

    莫遵守諾言沒有提起心中的疑問,早晨在美滿幸福的氣氛下度過。

    午後,莫坐在書桌前忙工作時,薰又黏了過來,從背後環抱住莫的頸椎。

    莫讓她抱了一會說「你這樣子我怎麼工作呢?晚上我再陪你,你說好嗎?」

   「嗯,你說的喔!」薰很乾脆的答應了。

    莫對於薰黏人的行為,解讀成是長久壓抑思念而導致的。

    自己偷偷一笑。有薰在的日子,總是讓自己覺得安定。真是一股奇妙的魔力。

    一轉眼,烈陽已經翻紅落到山頂不遠處。

    書桌前伸了懶腰,起身走走喘喘氣,見床頭上薰的包包裡有個突兀的紙袋。

    莫好奇打開。紙袋裡是一罐罐黑色玻璃瓶。

    搖晃玻璃瓶,有一粒粒硬物的撞擊聲。八成是藥品。

    瓶身沒有任何標籤,是什麼藥,不得而知。

    有醫療背景的人,隨身帶些藥品或許是件正常的事情…

    然而把藥品舉高到陽光前,卻見藥罐裡有減少的痕跡,像是被吃了一陣子。

    薰生病在服藥嗎?難怪薰的體力差了些,氣色也不太好。但她是生了什麼病,需要這麼多藥…?

    心正在絞痛,痛得闔上了眼。

    薰…為什麼你不願跟我說?難道我不值得你信任嗎?

    莫換上一大口氣,壓下憂傷。把每一罐藥都倒一顆出來,收在抽屜角落,隨後走出了戶外。   

    屋外天空晴朗,連紅夕都刺眼得莫舉起手臂遮擋。

    綠山、白雲幾乎被夕日給染紅,連飄逸在空中的金雪也不例外。

    橘紅的世界裡,有個孤獨的背影,坐在自己常看星星的草地上。

    是薰。她抱著雙膝,若有所思的看著遠方。

    莫走近,自然得坐到她旁邊。

    然而這舉動竟讓她嚇一跳,更見她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又抹了抹鼻子。

    薰在哭…!?為了什麼?

    突然間,薰撲了過來,躲進了莫的懷裡。

    莫摸摸薰的頭,溫柔的說「怎麼了?想到什麼難過的事情嗎?」

    這樣的薰讓莫想起小時候,自己也常這樣跟媽媽撒嬌。

    還記得那時媽媽會說「說出來讓我聽聽如何?把難過分給別人,會好得快一點喔。」

   「…………」

    薰沒有答覆,只是把莫抓得更緊些。

   「薰,你最近是不是生病了?我看見你包包裡有好多藥…」

    只有一瞬間,但莫感受到薰顫抖了下。

    莫不安到了極點。

    他很想知道薰到底經歷了什麼,卻又想起昨天彼此答應的事情。

    心想再忍到明天就好,薰會一五一十把事情原委交代清楚,沒有必要現在急著追問。

    莫彎下腰,牢牢將薰緊抱,將自己所有的溫柔,給予了她。

   「薰,有我在不要害怕,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陪著你。請你相信我。」

   「…………」

    薰依舊沒有回應,但同樣把莫抱得更緊。又一次把莫的衣服弄濕了。

    日落西山,莫趁著薰去燒飯,從箱子裡翻出好幾本有關藥品的書籍。

    剛剛薰把她的背包拿了出去。莫慶幸自己有事先藏了些藥起來。

    迅速從抽屜抓出一顆顆藥丸,翻開書本資料作比對。

    莫想了解薰吃的是什麼藥,是治療什麼疾病用的。

    除了形狀,顏色,氣味,甚至還用舌頭舔了一下,嚐了味道。

    過去很少碰這類的書,短時間很難比對出來。

    唯有一顆帶有刺鼻草味的黃藥,有點印象。鎖定了其中一本書籍一頁頁翻找,終於找到。

    但連帶答案而來的是沮喪。

    莫反覆確認。這黃藥特產於傑艾南方卡卡山,是一種會讓人產生幻覺並上癮的毒品。

    雖說黃藥能作為醫療用途,卻沒有醫病能力。往往只是用以麻醉病人,止痛為主。能使重傷、重病痛不欲生的患者,短暫的緩解痛苦。

    類似於當年梅子伯死前,助理醫生所使用的藥物。

    那也意味著,病人已經無力對抗疾病,只能續命殘喘。

    然而這些都只是自己的揣測,也不能肯定薰有在服用它。但究竟為什麼薰會有這樣的東西,也只能等她親口說明了。

   「莫,晚飯我煮好了,趁熱來吃吧。」從廚房傳來薰的呼喊。

   「好,我馬上來。」

    莫提著滿滿憂慮去吃飯。很想直接開口問薰,但又想著忍到明天就好。

    薰讓莫先吃。她自己則在廚房收拾鍋碗。

   「薰你先來吃啦,不然菜就要冷了。等一下我們再一起收拾就好。」

    莫坐在餐桌前等薰來,聞了菜餚香忍不住先吃了點。

    那是令人懷念的味道。許久沒吃到薰煮的飯菜了,暗讚她的廚藝又比以往更進步了。

    一會兒,薰從廚房走了出來,背著手彎腰問道「好吃嗎?」

   「嗯,很好吃。」  

    薰見莫吃得滿足,開心得笑了。她淺淺的微笑顯得慈祥。

    莫很想多瞧上一眼,卻被那溫和的美麗給羞退,低下頭塞了口飯。

   「莫,光是看你吃飯我就覺得好幸福喔。要是每天都能這樣,那該有多好。」

   「這有什麼難的。如果你每天都為我煮,你不就每天都能看到嗎?」

   「說得也是。我也很希望每天都能為你煮飯,就像你的妻子一樣……本來以為還能再多待一天的。」

   「…?什麼意思?」

    莫茫然停下了筷子,抬頭看向薰。只見她笑著臉,卻從瞇笑的眼角旁滲出一絲淚光。

    薰說「還記得以前吵架,我從來沒吵贏你。你可以好幾天不理我,也好像一點也不在乎我。我不想先認輸,還一直賭氣,可是每次我都很難過。」

   「薰…你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到後來我才知道,你其實也跟我一樣難過,也只是不想認輸。原來你也是那麼得喜歡我…還等了我那麼多年…」

    薰睜開眼睛,眼白布滿了紅紅血絲。她的笑臉不見了,只剩悲傷醜醜的哭臉。

    莫站了起來,忽然覺得雙腳沒力,連忙用手撐著桌子。

    他忽然想起飯菜薰一口也沒吃,才驚覺菜餚被她下了藥。

    為什麼……??

    沒多久,莫的手也使不上力。撐不住身體而倒在了地上。

    薰走到莫的面前蹲下身子,悲傷的說「我本來是不想讓你見到我的。我只是來看看你,看你過得好不好,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薰…」

   「我期望著你還記得我,更期望著你已經忘了我,好讓我死心。不過你昨天追上我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好開心,好開心…你還記得我…嗚……」

    薰話說到一半,被她自己的眼淚打斷。

    莫憑著最後的意識,勉強說出「不要…走…」   

    薰聞言,哭泣的臉龐揚起了一絲笑容。

   「就知道你不會讓我走,所以我才這麼做。但也因為這樣,我才能好好跟你道別。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恐怕說到天亮也說不完。」

    薰把莫拉到一旁,倚牆而坐。還幫莫蓋上毯子。

   「這樣你就不會感冒了。」

   「薰…」

    莫瞪大眼睛,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周圍的靈也無法凝聚,只有睏意不斷湧來。

   「偷偷告訴你,我在王都認識了很多不錯的男生。可是…我發現我最喜歡的果然還是你。」

   「…………」

    薰上前一步跪下雙膝,前傾身軀使臉靠了過來。

   「莫…我還記得。上次黑龍去溪邊時,你說你喜歡。不知道這樣你會不會也喜歡?」

    薰把長髮撥到脖子後方,闔起雙眼吻上了莫的脣。

    莫的四肢沒了知覺,脣上的感受卻十分強烈。

    薰的脣濕潤又柔軟。更見她闔緊的雙眼,流落滾滾淚珠。

   「莫…我愛的永遠只有你一個人…但…請你去愛別人,一定還有比我更好的人。拜託你…拜託你…不要再來找我了。見到你我只會更難過。我不確定下次我還捨不捨得離開你……」

    薰越說越哀傷,淚流不止。她的熱淚水又一次滴濕了莫的衣衫。

    莫見她的唇有所起伏,似乎還有話想說。但自己已經聽不見她的聲音了。

    很快的,眼簾也闔上了。悲傷、滿臉淚痕的她,成了記憶中的最後一幕。

    在完全失去意識前,忽然感到身體一沉,熟悉的香味隨之而來。

    是薰。

    她柔軟、溫暖的身子正賴在自己身上。

    莫很想抬起手將她給抱住,並再次告訴她"不要走"。

    但…自己什麼做不到。

    漸漸的,連最後的觸覺也失去了。這份溫暖與重量,再也感受不到了。

    ……薰離開了。

    莫做了一場美夢。兩天快樂的時光,突然的夢見,又突然的醒來。

    莫醒來時,摸了摸自己的脣,回想起那時的情景。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窗外光線昏暗,氣溫稍冷,還能聽見鳥鳴。

    肚子還不是很餓,應該只是過了一個晚上。大概是隔天的清晨吧。

    莫忽然發覺,地上散落著鮮豔的金色毛髮,仔細一看是安潔。她居然也躺在地上。

    桌上的飯菜都還在。難道她也吃了被薰下了藥的飯菜?

    莫撐起無力的身軀,扶著牆走了過去。才一走近安潔,便聞到濃濃的酒氣。

    原來她只是喝醉了,而且還是爛醉。

    莫試著叫醒她,卻怎麼搖也沒反應。

    順手撿起地上毯子蓋給了她。待體力恢復後,收拾了家裡,整理了遠門的行李。

    正打算寫張紙條給安潔時,她醒了。

    此時太陽已經升起,窗外陽光刺眼得安潔睜不開眼睛。

    她迷迷糊糊的說「你要去哪?想通了要去找貝亞姊了嗎?嗯?小薰呢?」
   
   「沒有。我要去傑艾卡卡山。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你不在家記得鎖門,這個家就交給你了。」

    莫說完背起背包,開了門就揚長而去。

    安潔半夢半醒,完全沒搞懂狀況。她抓著毯子覺得溫暖,只是這樣的溫暖卻也給了她孤獨。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完)

插圖小薰有字.jpg
(感謝巴友-白所繪)

巴哈小屋(建議使用)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36575
每週五晚上10點更新章節。
若讀者喜歡此作品,歡迎留下感想,協助作者我精進創作。
感謝讀者們的閱讀,及購買書籍支持。
電子書完整版:https://reurl.cc/yyq7aM(Google Play圖書)
本帖最後由 和珖 於 2020-9-4 21:20 編輯

個人簽名檔

新手上路,請多指教。

封面

封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