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瓦瑟洛》第二十九章 長篇小說連載

《瓦瑟洛》第二十九章 長篇小說連載


前言+第一章




    幻夢城,人山人海。


    成千上萬的年輕人聚集在街上,他們如軍隊般秩序排列,跨步,站立時動作整齊劃一,頭上綁著紅色頭巾,每一排的最前列高舉用白獸皮製成的旗幟,上面寫著血淋淋的幾個紅字:「生由天死由我」。


    「生由天,死由我。一百精彩,兩百剛好,三百太老。反對『地獄說』,追求『生死權』,生由天,死由我……」他們高喊口號,一手握拳舉高,配合口號揮舞。


    為首之人是一個短髮年輕人,名為白鍊,是小柔的朋友,和她一樣在學院備受關注,影響力很大。他當初親眼目睹小柔墜樓,她死前的燦爛微笑一直縈繞在心頭。


    白鍊對於人苟延殘喘活到一千多歲這件事感到反感,就偷偷召集幾個志同道和的朋友,組織一個團體。勇木點燃東區養老院大火的同時,也點然各個年輕學子心中的大火,團體人數暴增,才有今日的規模。


    也因為那場大火,這個團體更名為「燎原」,他們想要用星星之火,燃盡這片腐朽。


    白鍊自豪的看著街上抗議的人群,不由想起幾天前的事。


    某間密室。


    極少數人知道,在勇木放火前,曾單獨找白鍊討論了一些事。


    「勇爺爺,您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


    「燎原不是在宣導人們自由選擇死亡嗎?」


    「是的,怎麼了?」


    「那你一定會對這項東西感興趣。」勇木肯定說道,並拿出一片葉子。


    確切地說,那是一片紫色,因烘烤過而乾枯的葉子。


    勇木看到白鍊的疑惑,抬手制止他的提問,接著說:「別小看它。這是一片可以改變不死域命運的葉子。」


    白鍊洽到好處的表現出驚疑。


    「如果長生粉,喔,長生粉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老師有簡短介紹過。」


    「如果長生粉是毒藥,那這片葉子就是解藥,能讓人迎向死亡。」


    勇木邊說邊將葉子置於桌上碗內,拿著小型木棒,壓、碾、磨,把葉片磨成汁液。他拿起水杯,倒進碗裡,不到半刻,桌上就多了碗紫色濃稠藥水。他順手拿出另一個碗盛裝幾滴汁液後,把碗推到白鍊面前。


    「但是我發現另一件事,那就是,當人們無法死亡時,嚮往死亡,但當能夠死亡時,卻畏懼死亡。」勇木面帶微笑,十指交叉抵著下巴,雙肘倚在桌上,身體前傾,平淡說道。


    「那麼問題來了,當你可以選擇死亡時,你要如何選擇?」勇木起身離去。


    「對了,應該只需要一滴就能將身上的長生粉消解。」勇木走得倉促,走得瀟灑。


    留下一大碗據說可以改變生死的藥水,和一個艱難的問題。


    密室寧靜地令人發狂。


    喝?不喝?這是個問題。


    白鍊陷入天人交戰,手幾度前伸,觸碰木碗後,又似被燙傷般縮回。他發現勇木說的沒錯,儘管一個人再渴求死亡,面臨這一刻仍會猶豫。


    喝?不喝?人活一百歲好,還是活一千歲好?


    白鍊痛恨自己的懦弱,趴在桌上,將頭埋著。


    時間過了很久,白鍊也不清楚究竟過了多久,當他一覺醒來後,毅然決然端著木碗,輕泯一口,他感覺身體飄飄然,變得好輕鬆。我現在只有一百歲了,所以我要活得更精采。



  來不及享受精彩人生,白鍊意識到自己的愚蠢,現在吃解藥,之後又會再攝取長生粉,解藥不就沒有用處?


    解藥要給一、兩百歲以上,本該死去的人吃才有用。






    思緒被打斷,白鍊回到現實。他帶領燎火的團員繼續走,他們以未來塔做為起點,繞過東區眾多被焚燒的養老院,還有眾多著名建築,最後目的地是——城主府。


    沿途民眾有所觸動,不少人加入隊伍,朝城主府前進。


    一小時後。


    城主府近在眼前,白鍊停止腳步。


    一旁團員搬出不知從哪搬來的高台,白鍊順勢站上,轉身朝身後的群眾喊話。


    「各位朋友、街坊鄰居,我們研發出能改變未來的藥水,只要一滴,就能讓自己不受長生荼毒,但,你們願意嗎?」


    白鍊把自己曾遇過的難題丟給眾人,看到眾人的遲疑和退散的狂熱,他的心情稍微好轉,看來這是所有人都無法解決的難題。


    白鍊招一招手,剛搬完高台的兩人又扛了一個水缸上來。


    「這是勇木先生在過世前交給我的,能夠讓人們安祥、毫無痛苦地死亡。」


    眾人倒吸一口氣,被這消息震驚,一時忘了討論。


    「根據他的遺願,我們燎原將無償提供這個藥水給所有一百歲以上的老人,讓他們能自由選擇死亡,也請各位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自由。」


    「至於不足一百歲的民眾,因為服用藥水也無效,所以就不提供,在下深感抱歉。」


    在場以年輕人居多,但畢竟他們離死亡太遠,所以他們也沒多遺憾、難過。

    有幾個比較大膽,早有死志的老人走到白鍊面前,連連道謝後,取走缸裡的幾滴水滴,直接坐在街道上服用。


    他們坐成一條線,渾身環繞紫煙,頭一歪,一同悄然離世。


    越來越多人排隊,領取藥水。


    「停下,都停下。」一道突兀的聲音打斷他們。


    護衛隊隊長帶著五十名士兵氣勢洶洶從城主府跑出,他們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利劍,硬生生打斷眾人領取藥水的自殺行為。


    「白先生,你涉嫌組織叛亂團體,煽動人民自殺,請跟我們來一趟。」


    在隊長指示下,士兵粗魯把白鍊拉下高台,並用盾牌把他和群眾隔開。


    群情激憤,前幾排舉著旗幟的學生一擁而上,用旗子的竹竿作為武器攻擊士兵,想把他們的領袖救下。


    場面混亂,隊長用力推開學生,拔劍把旗子斬斷,利劍指向群眾,大吼:「都給我退後,誰敢反抗,統統抓回去。」


    士兵們挺起胸膛,拔劍重複吼道:「退後!退後!」


    群眾沒想到護衛隊會對他們刀劍相向,愣在原地,士兵則趁勢把他們向後推。


    白鍊看到折斷的旗子、流血的群眾、不斷被推擠的團員,只覺氣血上湧,他掙脫抓著他的兩隻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破士兵的包圍,回到群眾身邊。


    白鍊潔白衣裳被撕破,擺著手勢讓群眾後退,隻身站在群眾和士兵中間,發出野獸般粗重喘息,雙手張開,擋住兇猛的士兵。他說:「今天,我不會退,也不能退。」


    「白鍊,你要拒捕?」


    「是的,人生來便是自由,連死的自由都沒有,是多麼可悲?」


    隊長看著白鍊瞪得比烈陽還大、還炙熱的眼睛,心頭狂跳,莫名感到畏懼,他輕罵:「這小瘋子。」


    隊長把劍和盾敲擊,發出尖銳響聲,說:「護衛隊聽令,逮捕白鍊,如有反抗,就地正法。」


    「我看誰敢!」年邁聲音從街口傳出,如有魔力般讓士兵和群眾停下動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