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瓦瑟洛》第三十章 長篇小說連載

《瓦瑟洛》第三十章 長篇小說連載


前言+第一章




    青玉拄著拐杖慢慢走到眾人面前,所有人的視線都跟著她移動,無一例外。


    青玉那孱弱的身軀如山橫在隊長和白鍊中間,她又說了一次:「我看誰敢!」


    白鍊恭敬說:「老師,您來了?」


    「我不來,你就死了。」青玉斜斜瞄了白鍊一眼。


    隊長如臨大敵,喝道:「青玉,護衛隊執行要務,你確定要插手?」


    青玉沒有理會隊長,踱步到其中一個士兵面前,抬起拐杖敲打那士兵,斥責:「呦,小李,長大不少啊,都趕把劍指向我了。」


    那名士兵扔下劍和護盾,用肩膀、胸口承受青玉的拐杖,焦急應道:「學生不敢!」


    「哼!你還知道我是你老師,看來良心還在。」


    青玉走向一旁,繼續敲打另一名士兵,斥責:「大張,你忘了是誰推薦你來當護衛隊員了吧?」


    「學生不敢忘!」


    「小王……」


    「學生不敢忘!」


    「阿三……」


    「學生不敢忘!」


    令人瞠目結舌的是,五十名士兵足足有三十多位是青玉的學生,原先銳不可擋的士兵頃刻間被青玉一人「殺」得丟盔棄甲。


    青玉的聲音拔高:「不敢忘?我看你們忘得一乾二淨,你們甚至忘了當護衛隊隊員的意義是什麼。」


    「護衛人民。」士兵異口同聲回答,像在學院上課般整齊而響亮。


    隊長被青玉的氣勢和士兵的服從嚇到,怒氣沖沖朝青玉吼:「你別得意,晚點再抓你。」


    說完話,隊長放下盾牌,舉劍作勢要抓白鍊。


    「我看誰敢!」青玉把拐杖抬起後大力拄在地面。


    隊長繼續前進,一步、一步戒備地往前,走得很慢,邊走邊說:「你們這些蠢兵,不想當兵了?」


    其餘二十名士兵舉起護盾,跟在隊長身後。


    青玉被幾名士兵圍住,苦口勸導:「老師,您還是趁現在離開吧!」


    「閃開。」青玉走回白鍊、隊長中間,曾是他學生的士兵沒有退開,面向她圍成圈,隨著她移動,形成奇異的一幕。


    「好,我離開,但你們不能抓他。」青玉的話擲地有聲,明明被風颳一下就會被吹倒的身軀,卻屹立不搖,擋在中間。


    「老師,您又何必呢?這不關您的事。」


    「不關我的事?」青玉的聲音再度拔高拔尖,尖銳地如要刺穿他人的耳膜。


    青玉用拐杖敲擊地面,說:「他是洪荒學院的學生,是我的學生,那便關我的事,我看誰敢抓他。」


    「你們抓我可以,但抓他不行。」


    「不為別的,單單因為他是我的學生。」


    「我的學生。」


    「你們誰敢動我的學生,我就跟他拚命,拚上這條老命。」


    青玉堅定的話語如木柱撞擊在眾人心口,這一刻,無關乎立場,無關乎年齡性別,所有人都動容了,就連隊長也愣住,握劍的手稍稍放鬆。


    「因為——我是老師,他是學生,所以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被抓走,不能看他被你們用各種罪名陷害。」


    白鍊早已泣不成聲,想把青玉拉到身後,但青玉不肯。


    隊長被感動一剎那,但隨即變回鐵石心腸,跨步前行,大喝幾聲讓士兵跟上。圍著青玉的士兵知道勸不了青玉,應聲閃開,退到隊長身後。


    五十幾名穿戴齊全的士兵對上一個弱不經風的老嫗、一個手無寸鐵的年輕人。


    隊長喊話幾遍後,發現兩人執迷不悟,不願配合他們的行動。


    暴怒之下,隊長朝白鍊揮劍,可是白鍊站在青玉身後,所以勢不可免,會先打到青玉。


    青玉驕傲昂起頸部,用脆弱的皮囊、堅固的意志力迎向長劍,迎向那輕易可以取走她生命的長劍。


    有人驚呼;有人遮眼;有人意圖阻止。


    青玉沒有躲閃,沒有移動,死死盯著長劍從上往下揮砍,像個冷漠的旁觀者。


    她面不改色。她悍不畏死。


    她的堅持異常霸道,她一句句話仍迴盪在場——因為我是老師,他是學生……你們誰敢動我的學生,我就跟他拚命,拚上這條老命……


    奇蹟出現,青玉的身軀並未被切割。

    長劍驟然停在青玉鼻尖,劍勢帶來的風凌厲地把青玉的頭髮吹亂。


    隊長收手,沒有砍下去,也不能砍下去。他害怕招惹眾怒,他更害怕——之後會有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無數個人如青玉一般站在他面前任他揮砍。


    他們也許是這幕的見證者,也許是青玉的學生,他們將不畏生死,因為在不死域,最廉價的就是生命,顯然,死亡不是件值得害怕的東西。


    而護衛隊,將死無全屍。


    隊長自認無力抗衡這場恐怖的風波,他告訴自己,也許該用緩和一點的方法。人無時不刻都在妥協。這不是件丟臉的事。


    於是,隊長以溫和的力量扣住青玉,說:「好,我先抓你進去,」他把手指向白鍊,「小子,今天就先放過你,趕快把團體解散了,不然再抓你進去。」


    青玉邁步跟隨,揮手說:「大家都散了吧,不用擔心我。」之後,她就被關進一間暗無天日的牢房。


    江凌發現青玉被逮捕後,慌忙感到城主府,尋找方法解救青玉。結果他反而被當作犯人,只能暫時逃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