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連載三)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連載三)

(四)

        當我1999年踏上英國的土地時,我是幸福的丈夫和未來的爸爸,也是一個雄心勃勃的男人。不僅在學術上期待著有所作為,還要肩負起為我的家庭開辟美好生活的擔子。我已三十四歲,早過了滿腦袋夢想的年齡。我知道應該怎麽去做。

        我發現做訪問學者和研究學問之間差著十萬八千裏,倒是與打工仔靠得近些。我所在的大學有好幾十名訪問學者,平素根本見不到人影,都星散在大街小巷裏的中餐館和外賣店了。想想也是無奈:訪問學者每月的生活費只有四百鎊,要在倫敦吃住行,靠這點錢頂多半饑半飽。特別是幾乎所有的訪問學者均肩負重任,要給家裏帶錢回去。別無他法,還得打打工。我的壓力更大:訪問學者只能做半年,我必須盡快找到一間接受我讀博士學位的大學,還得有獎學金。否則只好卷行李走人。我可不敢就這麽回去,我怕妳嘲笑我無能,我怕見到妳失望的眼神。

        那時我一天打兩份工。白天為一公司挨家挨戶送免費雜誌,晚上到唐人街一餐館洗碗。倫敦唐人街實在不是個有趣的地方,街道狹窄,兩邊擠滿了破舊的矮樓房。遍地是餐館,仿佛中國人除了一張好吃的嘴,就再也沒有什麽可以向洋人炫耀的了。洗碗是兩個大水池,約半人深。一個洗,一個清。旁邊擺張小桌,放些白毛巾,用來擦幹洗凈的碗盤刀叉和筷子。我通常從晚上六點洗到十二點。周末忙時,要到淩晨四點。深夜放工,我渾身累得快散了架,走在路上,東倒西歪。有次巡邏的警察起了疑心,問我是不是喝醉了,要不要幫助?我只能苦笑。

        為了便宜點的房租,我在頭半個月搬了三次家。倫敦交通以區劃分,區與區之間價格不同。每次去大學,為節約錢,我從五區走到三區乘車。人人皆知市場上的雞肉便宜,我發現雞翅膀比整只雞價更廉,於是頓頓吃雞翅膀,翻著花樣吃:煎、鹵、燒、烤、燉。從此我也落下了美名:“張雞翅”。

        也許,妳討厭我去翻這些陳谷子爛芝麻。但我還得說。不說,我憋得難受啊!妳來信要錢,我寄。我知道妳帶孩子不容易。我說我在打工,卻不敢講實情,擔心嚇著妳,讓妳擔憂。我想到妳喜歡服裝與首飾,就寄了一本厚厚的印刷精美的商品介紹回去,要妳挑選。無論妳選中什麽,我立刻買下托人帶給妳。我也盡我所能買英國的嬰兒用品給夢夢寄去。我是丈夫,我是父親。再苦、再累,我心甘情願。這就是男人的命。

        好消息終於有了:位於海港城的S大學答應給我學費全免,生活費自理。這是最好的結果了。我剛開始讀博士學位,妳立馬就要求陪讀。我同意了。孩子才兩歲,妳把她留給妳的母親和保姆去照顧。妳堅持這麽做,我不放心,但我總是依著妳。

        妳的即將到來令我忐忑不安。我的境況沒有多少改變:繼續讀書,仍然打工。我們住的房間裏,只有一張搖搖晃晃的木桌子,上面堆放著我的電腦和文件夾。雙人床占了三分之二的空間,加上一個大衣櫃,只剩下站的地方。地毯破舊骯臟,至少二十年沒換過。唯一的好處是租金低。妳將在這裏和我共同生活。

        在希思羅機場的出口,我看見妳朝我走來:依然那麽清純、雅致,臉上帶著我在夢裏也思著想著的微笑。我以為我的生活又重新充滿溫馨,我怎麽也想不到危機就在眼前。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