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紀實文學連載四)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紀實文學連載四)

(五)

        臨時充當司機的,是我朋友王行,我請他來幫忙,並非想省幾個路錢。王行在英國呆的時間長,見識廣,又是關不住的話匣子。我期待他能講些開心的事,打發途中的寂寞。王行當初也算是個人物,曾獲全國二胡演奏一等獎。當我把王行介紹給妳時,妳嚷嚷起來:我有妳的CD盤,我最愛聽妳拉的“二泉映月”。王行又驚又喜,也是好不容易在國外碰著個知音吧,就說:妳要真想聽,我可以整天為妳拉,在鬼佬身上我算是白搭工夫了,那二胡曲到了鬼佬耳朵裏,就像老牛拉破車的“嘎吱”聲。

        妳笑得嘴兒彎彎,腰兒閃閃,快活得恰似藍天下翻飛的小鳥。

        很快,我感到了不安。

        妳不停地問王行:掙多少年薪?買房子沒有?拿到英國護照了嗎?我至今也莫名其妙的是妳問他:每年到西班牙海濱曬幾次太陽?聽起來似乎英國沒有太陽或者雖然是島國卻沒有海濱似的。我猜想是有人在妳面前擺闊時這樣炫耀過,於是妳就學著用來探測王行的“腕”有多粗,“款”有多大。

        王行仰著頭“啊啊”地應著,那表現活像武林中的敗將,在拳腳糾纏時只有招架的功夫。妳後來抱怨說:王行說話怎麽像嘴裏含著一塊石頭。妳不了解他的難言之隱。這些年王行越活越像瞎子阿炳的真傳弟子,專在街頭巷尾擺攤子賣藝。逢年過節,當地的中餐館老板設宴歡慶,常請他拉曲助酒興,就這樣在異國他鄉靠拉二胡掙些細碎銀兩,哪敢有“年薪、房子加西班牙曬太陽”的夢!有一次我聽見王行激動地說他要回國,一秒鐘也不想呆了。可是第二天醒來口氣又變了,說還是熬著等拿到護照再走。

        妳理解這樣的男人嗎:失意時脆弱得就像裹著一層薄皮的傷口,最怕人去捅,打碎了牙齒寧可咽下肚也不吐出來。妳最感興趣的那些東西,他是一樣也沒有。男人最怕讓女人瞧不起,那種感覺如同刀架在脖子上。王行別無選擇,還得硬撐著,拿張笑臉給妳看。說話又怎能不含糊其辭。

        當汽車接近我們的住處時,我的憂慮加深了。妳詢問王行的話實際上就是對未來的我的期望。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攀上這座高山。有時我真的很迷茫:愛,究竟是什麽?難道它的生命力要靠英國的護照和西班牙的陽光才能蓬勃茂盛?

(六)

        打開房門的一剎那間,本來一直貼在妳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這棟老式住宅的擁擠程度遠遠超乎妳的想象:一共四間房子,住了兩對留學生夫妻加兩個單身漢。妳站在屋子中間指指點點:這些家具在國內是白送也沒人要。妳聽說有個後花園,倒是興奮了一下,擡腿就往外走,立馬縮了回來:半人深的灌木野草,差不多可以埋伏一支遊擊隊。英國還有這樣的地方?妳臉上掛不住的失望。

        送走王行,回到我們的“家”。當房門合上時,我的心突然騰騰直跳。我走近妳,想吻妳、抱妳。妳把我推開,說妳累了。我知道妳不滿意,我不怨妳。我把淋浴開得熱熱的,把床鋪得暖暖的。妳睡下時,背朝著我,似乎睡著了。我不敢觸摸妳,我怕驚醒妳。就這樣妳一直睡到中午。

        那天我沒去大學,帶妳去了海邊。海風攜來陣陣涼意,海浪緩緩爬上沙灘。海鷗從水面掠過,妳驚叫道:燕子!燕子!我大笑。在攔海的堤壩前,我講了博士論文的進展:再努力一年就能完成,最多再做點補充修改,再有半年就能通過答辯。

        拿到學位以後呢?妳急不可耐地問。看來這個問題在妳心裏存放多年了。我說在最後階段時,我將給美國的海軍實驗室、貝爾實驗室,以及英國的兩個研究中心寫信。我竭力顯得氣壯如牛地說:找份事做不難,年薪也決不會低!

        終於妳有了笑。回家路上,妳對我的愛仿佛也深沈了幾許,把頭倚著我的肩,身體相依相偎。我說我要去餐館打工了,淩晨一點才能返家。我要妳先睡。妳捅我、擰我,嬌嗔地說:我不嘛,我要等妳嘛!我仿佛又看見了從前的那個愛撒嬌的妳。

        真的,妳在等我。我換掉沾著油煙氣的衣褲,洗去滿手姜蔥味的辛辣,來到妳身邊。妳倒在我懷裏,雙頰緋紅,渾身綿軟,和昨天冰涼的妳判若兩人。妳輕輕躺下,伸手勾住我的脖子,雙眸噴發出欲望的火焰,急切呼喚著我的進擊。這一夜的恩愛纏綿,無論如何我也忘不了。

        往下的生活是平靜的。破敗雜亂的居室在妳的調養下有了整潔、舒適。一直相安無事的蜘蛛網們被掃蕩以盡,地毯讓吸塵器來回滾過幾次後,妳宣布進屋必須換拖鞋。哇,有人為我做飯啦。

        精明的妳打聽到城外有一處專賣便宜食品的露天集市,一聲令下,我就成包成箱往回扛。我忙於給論文潤色,妳幫我打字。每天我忙得精疲力盡,妳勸我暫時辭工,我堅持著。S城的中餐館少,幾個留學生爭奪一個空缺,我舍不得丟。

        論文交出後的那些天,是我們最輕松的日子。我們去湖區旅遊。回來時接到系裏的電話,說導師要找我談話。妳有點擔心:不會有問題吧?我自信地說:不會!又說:等見了導師後,我立刻就著手寫信找工作。我拿出能把地球踩在腳下的氣概,拉高嗓門問妳:妳說,妳想去哪個國家?妳快活地大喊:當然是美國!妳直撲到我的胸前。妳的身體因激動而顫栗不已。我在妳的耳邊輕聲說:我要買一棟大房子!妳問:為什麽?我說:我想要兒子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