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連載五)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連載五)

(七)

        我如約去見導師。像大多數年過半百的英國男人,光亮的禿頂上稀稀拉拉倒伏著幾撮柔軟的金發。在客氣一番之後,他向我宣布:論文被我越改越亂,他越來越看不懂我寫的是什麽意思。他要我另選課題。否則,我就得卷鋪蓋走人。

        我的大腦瞬間好像被挖空了,腳下的地球也離我而去。我的論文因為在國內就已經開始,前後花了我七年心血,要重起爐竈,談何容易!

        我垂頭喪氣回家。妳在等我吃晚飯。桌上擺著香噴噴的飯菜,沒開燈,點著兩根蠟燭。剛邁進門就聽妳問:怎麽樣?我不知妳是問論文,還是問屋裏的羅曼蒂克情調。我沒吭聲。妳察覺到我神色不對,忙擰亮燈。我把導師的話復述了一遍。我說:別無選擇,只能重新開始。

        妳臉色煞白,發了發呆,聲音顫抖地問:那要多長時間?

        三年,也許四年。我說。

        妳的上身搖晃了一下。我連忙上前握住妳的手,想拉妳到我身邊。妳甩開我的手,出門而去。在我最需要安慰時,妳給了我一個無言的消失。

        此後,在鄰居跟前,妳說笑自如,對我卻沈默寡言。深夜下工回來,妳早已呼呼大睡。久違的方便面又像打單身時那樣成了飯桌上的熟客。飯後妳只洗自己的碗筷,而過去妳總是說:擱著,讓我來。有一次的菜特別鹹,我剛說了句:這菜怎麽……妳撂下碗,扭頭就嚶嚶地哭,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我深感壓力,好像對妳負債累累。

        突然之間,妳身邊有了一大堆朋友。妳開始精心打扮自己。過去妳至多在雙頰上撲點粉,唇上抹些口紅。現在要描眉,畫眼圈,鏡子前後左右地照。一出門就是大半天。我忍著、讓著。有一天,妳忽然對我說,妳要去倫敦打工,那裏包吃住。我說不必了,我掙的錢雖不多,維持生活還是夠的。妳說妳想掙些錢,把夢夢接來。妳激動地大叫:我不能把女兒像孤兒一樣丟在家裏,妳有能力接她來嗎?我無話可說,只能由妳去。

        妳要走了,我很難過。我上街幫妳買了一個輕便型的行李箱,回來時聽見房裏有幾個人在說話,是同一屋檐下的那兩位留學生太太在為妳送行。其中一位的丈夫已經接到倫敦國際金屬交易所的聘書,自然說話聲也最宏亮:一去就是五萬鎊年薪,混上個幾年,就能拿十萬,還不算“不拉稀”(BONUS:紅利)。妳羨慕地說:還是妳那口子有能耐。那宏亮聲音又說:老張也是,讓妳去100英裏之外打工,真能忍心!馬上有人接口說:這樣的男人有何用處,辭掉算啦。

        一片笑聲。妳保持沈默,沒有為我申辯一句。如果這時候來個人把我拉出去斃了,我會說:謝謝。

        妳說妳在倫敦的餐館做樓面。這份工比在廚房裏洗碗配菜聽起來體面高尚。開初我還能經常打電話給妳,後來妳不準我打了,理由是省點錢。妳說妳有事會給我打。什麽叫有事呢?妳沒做解釋,讓我就這麽想著、惦著。

        大約半年後的一天,王行忽然來找我。他看上去神色嚴肅,說:妳老兄也別光顧了做學問!我驚詫莫名。他說他夜裏在倫敦唐人街看見妳和一個洋人親熱地摟著腰走。仿佛一悶棍砸在我頭上,我欲哭無淚。老天憑什麽要這樣懲罰我?我決定立即去倫敦找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