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 • 乾坤#1-1

呵呵,《光之傳人》似乎至今都還沒有下落嘞~安內,不慌,我有在寫好不,而且就算我沒寫,那也是小弟靈感沒了的因故喔~

不過,我還是一如往常的,又掰出了一個故事,作為沒靈感時,可以勉強藉慰的作品了w

看吧~
————————————————————————
逆 • 乾坤

一、荒漠中的友情—1

傳聞,每隔兩千年,便會有一綠光之星,於極北荒原的夜空,閃閃發亮。有人曾經說過,只要天空出現綠星閃過在夜空之上的時候,便是不詳之物降臨之時。

如若他仍然沒有被殺死,那麼人界或將噩兆連連,輕至天降災難,重則顛覆六界。

這個傳聞雖然不知真假,但實際上,他似乎已經是被眾人所相信的事情。

為何會有這個事情呢?

因為現下正走在這荒漠之中的那個人就是這種人。

然而,那個人早已不知道自己之前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自己生於哪住於哪、不知道自己屬於六界中的哪一界、甚至於不知道...自己真實的來歷。那個人只知道,自己曾經遭遇大難,只有一死,然,有個「救命恩者」救下了自己,並且安置好了自己。後來的那段期間,那個人一直都在處於沉睡狀態,直到某一天,他醒過來了,並準備要試圖回到自己所認知的「故土」,而「救命恩者」便給他自己,一顆具有卍符號的綠寶石,並道:「這塊石將會指引你,找到他們,並且喚醒他們。我等在此……便指望你了。」

當然,救命恩者具體目的是啥,那個人並不知道,因為恩者並沒有說,只是曾暗示他自己的那句話「這塊石將會指引你,找到他們,並且喚醒他們。」這句話的含義,是否意味著,他讓自己帶著這塊綠寶石,有其用意所在。

不過現在呢,那個人想先找回自己曾經的家園。

至於那個人的名字嗎?很久沒有人叫他的名字了……只知道他有個稱號,叫做阿浪,原因很簡單,因為嘛,阿浪確實流浪多時了。

不知道阿浪在這六界的邊界,打轉了多久,眼看恩者給阿浪的糧食水源逐漸不足,所以他決定,這次必須在半日內,在這個荒涼之地尋找到任何一個族群的村落,並請村民們恩賜我一些糧食水源,並且給予我休息住宿的地方。



阿浪現在所踏的這塊大地……各族皆有說法,不過這裡還是有一個統稱「盤靈大陸」——這個稱呼~絕對不是從哪裡抄過來的詞,只是這裡分佈的族群,可以十分多元,且生靈眾多,才有這「盤靈」兩詞。而這塊大陸上,除了那神秘莫測的噬靈族之外,有位於西南處,於崇高山巔之上的神族;位於大陸中央,居於黃土與山河之間的人族;位於黃土以北,在荒漠、草原之中的獸族;位於西北之地,依附於大火山下的魔族;以及位處東南山丘,彷彿世外桃源般的精族。如此多元的一塊大陸,方圓之大,卻沒有任何一地,屬於阿浪曾經的「家園」。

隨著流浪了將近一年的時光,從東南山丘,一路繞到大雪山,在繞到位於上游的河套綠洲,他現在逐漸走到了,位於人獸兩族邊界的沙漠之上。

...

「話說...這裡真是荒涼。」

面對著這滾滾黃沙,阿浪心裡忍不住低咕了一番:「這應該是我看過最荒涼的地方了,獸魔邊界最起碼還有幾片綠洲,怎麼人獸邊界就這麼荒涼內?怪了……」

此時,阿浪感知到地上有點動靜,於是他停了下來。

他仔細的用他的倆赤腳來感知地表,而地表則很明顯的告訴著他,有一票傢伙正在靠近。

他心裡如此的推想:「這個答答的聲音……人族應該造成不了這種奇怪的聲音……是人族騎兵嗎?但感覺也不該這麼笨重才對……看來是獸人無疑了。」

只見在他的前方,也就是沙塵飛揚的遠方,有不少的身影逐漸浮現。

很快的,那些身影逐漸的清晰可見,而他很快便更加的確定了,那是一群正在狂奔的獸人群。

只見他們看起來,有著牛一般的身體、然而卻又長著人的上半身,頭則長著兇煞十分的臉孔,重點是……他們的犬齒都外露在嘴巴外面,實在有夠醜內。

此外,他們的手上都有一把很大一把的斧頭,靠在自身的肩膀上,而他們正來勢洶洶的過來。

「這應該是我看過最醜陋的族群了吧,夭壽,」阿浪心中如此的評斷他們的長相,「居然比魔族人還要醜陋,你們也算是本事了。」

不過說到底,小弟還得活下去呢,不然我怎麼報答我救命恩者的恩情呢?我可是答應過他,會死命的活到最後的。

...

其實讓我挺震驚的是,這句話還是由我那救命恩者所說,而他那時候便是這麼說的:「雖吾救了汝等,但是星象暗示了吾,汝之命將會很坎坷。記住了,無論如何,頑強的活下去,就對了!真到了這個時候,屆時,吾自會相助汝……」



又或者救命恩者實際上壓根就不是會講樂觀話的料。

「人類!!」此時一粗獷的吼聲,迎風而來。

對齁,那些獸人正在靠近我嘞,小弟居然忘了。

很快的,那些個獸人便逐漸的停下來,捲起的沙塵滾滾而來,不得不說,害得我咳嗽得險些沙啞,畢竟小弟可是一段時間沒有水喝了,再加上風沙亂入,這麼一咳,我壓根很難不咳個半死……

「你!就是你!」此時其中一位,眼睛似乎瞎了一顆的「牛瞎子」拿著斧頭指著阿浪喝斥道,「還真是有膽子啊,居然闖進我獸族的地界!人類,你等真是愈發的放肆了!」

而且還一直狂噴口水……

阿浪見狀後立刻倒退幾步,避免被口水噴到,後來他便表示冤枉的回應:「先等等先等等,你若是這麼說的話,那你這就冤枉我了,我可不屬於人族啊!」

那牛瞎子聽狀後,不信阿浪所說的言語,並駁斥道:「可笑,你看起來就是人類,你居然說不是人族?想從我這呼嚨過去嗎?沒門!」

這真的冤枉我了。

「不,不是,你真冤枉我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自己屬於什麼族嘞!」

是啊,本人並不清楚我屬於什麼族群,聽起來可笑,但確實如此。當初我離開恩者的地域後,我嘗試的試探一下自己的氣息,然而我的氣息很奇怪,因為這種氣息,似乎並很不像六界才有的氣息。

再稍微的說清楚一點,我去過的地方……魔族、神族、精族、人族,以及現在的獸族,沒有一個氣息跟我融合,既是這個結果,就意味著我不屬於這個族群。傳聞還有那稱之為「噬靈族」的族群,雖相對的更加偏遠,說實在的,我也不太可能走到那裡,也暫時沒有到那裡的理由,更不可能跟那裡扯上關係。總之,就目前為止,我只能居無定所的徘徊在各個族群的邊界。

然而,那些個獸人,紛紛用很無言且不信的眼神,就覺得我一定就是人族……

想著想著,阿浪也能無奈的低咕表示:「也是啦,就我這人模人樣,第一印象一定就是認為我是正統人族,換做其他族群,也是差不多的結果。」

牛瞎子冷笑了一聲後,便伸出其手掌,大力的試探阿浪的氣息,並一直嚷嚷著:「我告訴你吧,你講了八百萬次也是一樣,你從頭至尾便是人類,不會是其他族群!你就死了意圖偷天換日的心吧!」

~~~

然而,很快的,牛瞎子便露出了驚詫的表情,因為不出意外的,阿浪的氣息,完全並非人族。

很快的,一群獸人便也在幾秒鐘內,紛紛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互看著彼此。

「用了心靈感應與彼此溝通嗎?」阿浪見他們的神情跟反應,推測出他們可以用心靈感應來與彼此溝通,「還真是神奇啊!」

「你……當真不是人類?」牛瞎子如此驚詫的再次詢問,彷彿還是不太敢相信這個結果。

「是啊,」阿浪則完全不感意外的冷冷回應,「都說了我不是人族了……這下你們總相信我了吧?」

~~~

此時那些牛人又相互的用心靈感應溝通了一番,似乎是在盤算著什麼……然而本人壓根聽不到,所以我也只能故作無聊的盯著他們,等到他們講完。

「不過……你畢竟也闖入了我獸族地界,」此時牛瞎子又開始「振振有辭」的說著阿浪又犯的另一個事情,「雖然你並非人族,但……我等的地界,也是你說闖就闖的嗎?」

「不會吧?你們?」阿浪再次覺得傻眼的無奈心想,「我從之前離開綠洲後,便再也沒有看到你們的石碑,只有人類的城牆而已,誰知道你們的地界在哪裡?」

於是阿浪便再次表示自己冤屈的回應:「你們哪來的地界?我壓根沒看到!人界好歹一大城牆定位的卡在邊界上、精界好歹也懶懶的放了塊厚實木板,上面還寫著我看不懂的文字。你們倒好,蝦米攏某,我係怎麼知道你的地界到底跑到哪裡去?不要跟我說被人族的給拆了!」

然後他們再次啞口無言了一陣子了。

看來我似乎無意中講了個大實話:他們沒有真正明確的「地域觀念」。

「這……」此時牛瞎子開口時,遲疑了一下,似乎在想著他該說什麼,後來他便繼續說著,「我獸族……都碼以四海為家,能擴展到哪裡,就是哪裡唄!」

「說的真是中肯,」阿浪則有點苦笑不得的回應,同時心裡也肯定了獸族沒有地域觀念的事實,「也難怪你們都不怎麼想在固有的領土上放著疆域標記了。」

不得不說,小弟現下突然強烈的好奇:當今獸王是真的犯傻玩遊牧,還是真的有要一統天下的打算?

「不過說到底了……」然後阿浪又接著繼續低咕「如果是真的如我所思,他們乃遊牧族群的話,某種意義上,他們都跟我一樣的處境,只不過,他們跟我不一樣,我因為自由之身,是可以到處溜達,但他們沒辦法,而且還就這麼荒涼無比的黃沙之地,到處跑著……他們能一直撐到現在,也算是本事了。」

「怎麼?」此時牛瞎子開口問道,「又在盤算著什麼?一直在那邊低咕!」

不會吧?他們聽到了我在低咕?

「呃沒什麼,只是……」於是阿浪趕緊回應,儘管帶著點心虛的表情。然……我還沒把「是」的尾音說完,我的肚子就突然的咕嚕咕嚕叫。

尷尬了。

算了,繼續如往常一般的乞討食物吧。

「呃……實際上,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的了,而且現下我也沒有水了,所以……我主要都是來找個食物吃,或者給點水喝。」

「嗯嗯嗯……」眾多獸人聽狀之後,又相互了心靈感應一段時間。

阿浪見狀之後,心中如此的哀號道:「還不信任我嗎?唉,又在討論。拜託別不讓我吃東西,我現在超餓啊!」

「嗯哼!」此時牛瞎子清了清喉嚨後,開口提出了條件:「你似乎仍然有事情瞞著我等……如果我說我會帶你去找糧食、水源的話,你會把瞞著我們的事情告訴我等嗎?」

「瞞著的事情?比如?」阿浪聽狀有些疑惑的問。

「嗯,我看你似乎多少有點了解……關於人族的事情,以及我等的事情。我想要更多的資訊。」

「哎呦~」阿浪一聽到人族,立刻臉色一變,並一臉無奈的回應,「我壓根就只是看到人類的長城而已,其他的壓根沒看到,就被那些人類轟走了,根本沒機會進去啊!」

「竟是如此,」牛瞎子聽到這裡,臉情又變得驚詫的喃喃自語,「看來這人還真非人族之人啊……」
此時阿浪聽狀後,心中更加傻眼且無奈的低咕著:「不會吧?現在才覺得我不是人類?!難不成我稍早說的一切,還是未能說服他們嗎?我太難了!」

此時牛瞎子稍微改變了以往的那傲視之樣,而是以邀請阿浪的口氣問話:「那……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不如跟著我等,去狩獵去?」

「狩獵?」

當阿浪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牛瞎子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又再次顯現了。他自信的表示:「沒錯,在我族,最快取得的食物方式,便是狩獵!而你運氣好的是,我,痾驖!乃狩獵經驗最為豐富的牛人。你能有遇到我的運氣,說明你今天的晚餐是不用愁了!」

「竟是如此嗎?」阿浪聽狀後十分驚訝的驚問,「這樣……真的可以吃到東西嗎?」

「哈哈哈!那是自然,大大,」痾鐵聽狀後,大笑了幾聲後回應表示。

「喔!!」

聽到這些後,我的眼睛瞬間為之一亮的心想:「如果真的如痾鐵所說,有著一流的狩獵技巧,那麼……這就意味著,今天晚餐終於會有豐盛的飯吃嘞!」

……應該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