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最近在中國「打工人」的梗爆紅,各行各業不管做什麼職業的年輕人,都開始稱呼自己爲打工人。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社群平台也被:「早安,打工人!」給占滿,這些文案看起來好玩,但仔細看發覺,這難道不是現實嗎?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比起名媛每天五星級飯店打卡喝下午茶同時,中國有許多人沒有出過國,6億人收入僅千元(約新台幣4000元)。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當你大罵房租太貴的時候,可知道,有一群底層女人就住在2元(約新台幣8.5元)一晚的女子宿舍? 2005年到2010年,電視台記者將鏡頭對準一群住在市中心勞務市場附近,沒社會保險的底層女人,拍下一部紀錄片《女子宿舍》。 豆瓣(中國社群媒體網站)只有395人評價,卻打出了9.5的高分。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女子宿舍包含著這群女農民工的日常生活:白天出去打零工,晚上回來交2元(約新台幣8.5元)的住宿費。 她們十幾年如一日地如此活著。可惜已經找不到原始影片了,但有一個2010年鳳凰衛視35分鐘版的採訪節目。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那時,宿舍已由2元(約新台幣8.5元)調整爲4元(約新台幣17元),但住客的境遇似乎並沒有什麼改變。 仍然是20多個4、50歲的中年女人,擠在不到10坪的房間裡。 這些女人通常都是逃婚出來,不然就是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無家無業。 睡在高低不平的床鋪,破舊的床單很久沒換洗,隨處可見蟑螂,只有床頭2個逐漸漏氣的紅氣球,像是對生活僅存的希望,殘酷現實讓人觸目驚心。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方淑珍從54歲開始,在這裡生活了8年。 48歲的時候,丈夫吃喝嫖賭,把她趕出家門。她獨自一人從農村老家來到陌生的城市,前2年還能在建築工地幫忙。 如今年紀大了,打零工也沒人要她,只能去醫院當老人看護。 每天只吃1塊錢的饅頭和豆腐。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沒有醫療保顯,也沒有積蓄,她早就想好了自己的出路。 等老到什麼都做不了的時候,就喝點農藥,痛快點地死,也不給兒子添麻煩。8年來,方淑珍把眼淚當飯吃,直到眼淚也留幹了。 她開始不再恨生活。因爲「懷著恨很難活下去」,這句話是一個沒上過學的女人,從幾十年的艱辛生活中領悟到的。 這一句話,就是她的半輩子。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王淑琴獨自生子,沒錢看病或生活,沒有工作可以做的時候,就其他女宿舍同伴在一起,她們是同命相憐,都是被丈夫拋棄的,而且王淑琴還被拋棄了2次。王淑琴17歲就嫁人了,生了2個兒子,丈夫長期對她家暴,頭髮扯起來打,脖子到現在都有後遺症。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34歲離婚後,她又嫁了一個男人,懷了孕,卻被男人以自己身體不好、不想拖累她爲理由,將她趕回了老家,王淑琴是一個堅強的女人,獨自生下小兒子,再苦再累也沒有求過別人,能做的農事都自己做。最艱難的時候,3歲的兒子打翻熱水瓶燙傷了半邊身子,她沒錢治療。最後去城裡求人捐錢,才買了藥,兒子沒讀完小學就去餐廳打工,她也住進了市中心的女子宿舍,生活難以爲繼時,她會打電話求助在哈爾濱當官員的2個兒子,他們偶爾給她幾千塊錢,但她捨不得拿這個錢去檢查看病。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17歲的小芳是女子宿舍唯一的年輕人,爸爸死於非命,老家的地被人強佔,她從3歲到17歲,都和母親擠在女子宿舍的一張窄床上,直到不能再免床位費,小芳13歲開始打工,只要打工的地方能提供住處,她覺得薪水少也無所謂。她討厭勞務市場主動湊上來的男人,還有那些送蘋果給她、寫情書的男人,那令她窒息。 她始終認爲自己不屬於這裡,因爲這裡的人都爲了找尋下頓飯活著,她們眼裡只有「錢!錢!錢!」。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小芳總是天一亮就出門,一分鐘不願意多待,她去網咖玩遊戲,認識幾個網友;她不相信太假的偶像劇,卻又愛玩網路上的一種結婚遊戲,因爲新人可以穿著婚紗,在海島上度蜜月,美極了,她覺得媽媽屬於那個宿舍,而她不是。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女子宿舍老闆孫世清,30多歲離婚帶著兒子獨自生活。 一開始在市場的街頭賣煙,6年後租下女子宿舍,給和她一樣苦命的老姐妹,一個可以安身的避難所。 宿舍裡沒有服務生,所有的事情由她一個人打理, 從獨自開店起,她的一顆心就是懸著的。 曾經有一個老太太,晚上打工回宿舍後,倒在了廁所,腦袋出血。 她花了70元(約新台幣280元)車費,帶著老太太去醫院,回刀老太太家時,發現家裡一個智能障礙兒子和一個啞巴女兒。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經歷過許多風浪後,她最怕的還是寂寞,她需要這些吵鬧的老姐妹。 她並不覺得自己是老闆,大家都是打工的。但是她還是決心用一生所有的積蓄,把宿舍買下來。 旁人說,這個精明的商人賭的不是房價,而是賭這群人不管怎樣,也走不出這裡。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她們是微不足道的,但已付出所有能量去活著,但當所有的不幸都降臨,而你一無所有的時候,你該怎麼辦? 小說《活著》也曾寫出了生命的怪誕:「一口氣,一滴水,抽一次血,吃一次豆子都有可能置你於死地。」 但是又必須「活下去,就這麼活下去。」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現在,這間位於吉林的女子宿舍已經消失,但在底層掙扎的人們還在。 今天,這些人可能被叫做打工人、社畜、房奴、假名媛,他們可能在大街上不再穿著破爛、拾荒乞討,但是與過去的住在女子宿舍的人一樣,他們仍舊為生活所苦。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電影《寄生上流》劇照 雖然貌似戴著都市中產階級奢華而焦慮面具,但是誰比誰高貴,誰又比誰低賤呢?
「睡一晚10元 20個女人擠10坪房」全中國最卑微的底層打工人:像活在地獄!

這個社會裡還是存在著許多巨大的差異阿!像這樣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女工們,本身是沒有什麼能力替自己發聲的常常我們也很難關注到他們,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存在;因此只有我們對這個社會多一點關懷與包容,才能把這些身處於社會底層的弱勢拯救出來,讓貧窮不要代代延續下去。

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o_pWxD2yEAV02jZygdU16g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7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