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一棟專屬女生的共享公寓,會是怎麼樣呢?

上海有這麼一間女性共享公寓(Co-living),陌生人自建社區,自定規則,入住之前先互相面試。客廳和廚房公共區域會定期舉辦集體活動,按照需求加入,社恐也能交到朋友。 探訪了幾名住客,以下是她們的感想

6個空巢少女合住一棟上海老洋房


25歲的Sharon在搬進共用公寓前是個典型的「空巢青年」(與父母及親人分居、單身且獨自租房的的年輕人。)她來上海1年半,做第一份工作時和2個同事合租,每天一起上下班,回到家後就各自封閉。曾有人提議每周固定時間一起看綜藝,但幾周之後就不了了之。「一個要談戀愛,一個要追星,大家都有自己的安排。」Sharon說。

半年後她換到青年文化機構工作,在離公司近的地方,Sharon和一名做話劇的女孩合租一間一室戶。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室友住原本的臥室,客廳和陽台歸Sharon。沒有沙發,沒有飯桌,廚房小到只能站一個人,有一次她和室友點了份宵夜一起吃,卻發現根本沒地方站,最後只能把食物放書桌上,一人坐椅子,一人坐床邊上「是真的沒有空間讓人可以有更多的互動。」

疫情後,Sharon開始在家辦公,80%的時間都放在工作上,一天中唯一的社交生活就是室友回房時經過客廳,和她打個招呼。有時在書桌前一坐一天,顧不上開燈,屋內黑漆漆一片,只有電腦螢幕亮著。Sharon不喜歡這樣的生活狀態,「就有點行屍走肉」。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了一家女性共享公寓的招募通知。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這是一棟4層別墅,共有6間3.6到7.5坪的單人房,底層留出21坪的公區用來辦公、聚會。頂層有露臺,從一樓後門出去是個院子,夏天可以乘涼,冬天可以曬太陽。

招募裡寫「每月會定期舉辦Citywalk、小飯桌等活動」,Sharon想像著搬進共享公寓後,和室友們在公區聊天看電視,一起工作、吃飯的生活,彷彿現實版的《六人行》,太心動了」。

只是房租要佔Sharon每月將近一半的工資,那時6間房只剩2間未出租,決定租之前她給遠在廣州的父母打了通電話,「貴一點我也忍了」,Sharon很快搬了進去。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一邊交好友,一邊做自己

第一次和室友見面是在飯桌上,6個女孩都是設計或媒體行業,20、30歲的人都有。大家相處直來直往,最小的女孩18歲,從小父母離異,高中畢業後就不再讀書,隻身來到上海,過著每天四處遊逛的生活。

40歲的姐姐性格直爽,對女孩說「你這樣是沒有前途的。」另外2個女生見狀立馬呵斥:「怎麼說話呢?」,一邊吆喝大家「喝酒喝酒」。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滬漂1年半,Sharon終於擁有了客廳。沙發在中間,後面是一整排木質書櫃,正前方的白色牆壁用來投影。Sharon會和室友在這一起看片,爲了製造氣氛,她們網購了幾支綠色的螢光棒。每到周五的晚上,關了燈,舉起螢光棒,在客廳裡爲喜歡的樂隊吶喊。

「感覺已經很久沒這麼high過了。」Sharon說自己和室友們「社畜」指數都很高,能偶爾在家裡這麼釋放一次,內心會好受很多,感覺到「自己也是有生活的」。

女孩們彼此照顧,在小事上惦記著對方。18歲的女孩感情不順時,姐姐們幫她分析,一起罵「渣男」,發現她喜歡攝影,又在公區爲她舉辦個人攝影展。有人順嘴提了一句自己喜歡某某脫口秀演員,沒過幾天,實習的室友就帶回來了幾張簽名照。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Sharon的室友

嘗試共享居住這4個月裡,Sharon很少感到孤獨。一個人在家辦公時,她會在6個人的群裡訴苦:「今天家裡又沒人誒。」有人聽見,孤獨就會很快消解。

飯桌是她們討論的地方,最近一次聚餐是關於要不要帶男人回家,有人觀點很激進,認爲這既然是女性公寓,男人連門都別想進,做建築設計的女生覺得女性公寓不是尼姑庵,帶工作伙伴進屋是她的自由。最後兩人折衷:男人可以進屋,但不能發生性關係。

像不洗碗,不倒垃圾,客廳很亂,貓屎很臭,都會直接說出來。Sharon說,「有時情緒上來了言語會很激烈,但最後都會互相說一句沒事,我們表達出來就好了。」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女性公寓裡養了3隻貓

其實Sharon一開始不習慣這種方式,但共享公寓逼著她學會與人溝通。她很在意垃圾分類,但室友們覺得沒必要,爲了說服室友這麼做,Sharon要耐心解釋,必要時還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理解之後她們在我面前會好好做,我不在就不知道了」。

久而久之,在工作上她也懂得爲自己爭取了。忙不過來時會直接和主管說,「再來一個會議我接受不了,能不能往後延?」
一棟全是女孩的「共享公寓」規矩超多:住進來卻不想走

而讓Sharon感受最深的一點是,以前和人合租時那種疏離感不見了,她可以放心做自己。Sharon有鼻炎,一打噴嚏,整棟樓都能聽見。合租的時候,她總是特別不好意思,覺得自己吵到人了。但在這間共享公寓裡,她的噴嚏卻成了室友間的默契。

住在三樓半的女孩每次被她的噴嚏吵醒時,都會在群裡說「醒了」。之前她去北京出差了一周,回來之後打噴嚏,有室友感慨,又聽到了熟悉的噴嚏聲。如果哪天Sharon沒打噴嚏,她們就會問,誒你今天怎麼不打噴嚏了?

Sharon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性格內斂,公司的同事會評價她「內向」和「文靜」,但室友們聽了都說「信你個鬼」。現在每當別人這麼評價她時,Sharon都會對他們說,「你只是沒看到我人來瘋那一面。」

如何共處真的是一門學問,不全是甜蜜,彼此之間的衝突也很多,但只要有規則解決,一切都不難,大家嚮往這種生活嗎?

來源:wechat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