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十色> 日暮(連載中) 1,2章

簡介

易喜看了一部關於廚房的連續劇,開始有了當廚師開餐廳的夢想。
因緣際會進了廚房,遇到了極有默契的夥伴,還有帥哥主廚,以及看起來很滄桑的
bar tender。她開始了有趣的人生。
當她開始正視自己的感官與慾望,廚藝也日漸精湛。

這是一個女生角度的故事,追尋自我與愛情是重點,肉是配菜。
但是也肉得很直白

易喜從一開始就不知道該選擇誰
而羅仲錫說:道德是誰定的,與其三個人都痛苦,
為什麼不三個人都快樂

一個關於餐廳餐飲業的故事

此故事仍在po18連載中

第一章
1.        面試
「接觸過餐飲業嗎?」宋子祺問。他是十色餐廳的行政主廚,一頭烏黑及腰
的長髮整齊束起。他鼻樑很挺,膚色很白,眼睛不大不小,眼神非常的凌厲。看起來有一種難以接近的冷漠感。
  易喜被他面試,本來就緊張的心情更加緊張。「學生打工的時候當過外場。」易喜照實說。她試著直視宋子祺。宋子祺赤裸裸得打量她:身高還可以,身材還算適中,長相清秀,說不上好看,但眼窩下方淺淺的臥蠶讓她看起來有人緣。
「既然只當過外場,為什麼不應徵外場?我們外場有缺人。待遇和廚助一樣。」宋子祺說。
「我對做菜有興趣。」易喜怕自己空白的經歷被否決,馬上表明自己的想法。
  宋子祺看她認真又堅毅的表情,一點也沒被感動,反而輕蔑得笑了。「你知道餐飲業很辛苦,廚房更辛苦嗎?」
「我知道。」
「你不知道。這跟你在家裡做菜不一樣。廚房又熱又粗重。」
「我能想像廚房工作辛苦,我相信我能勝任。」易喜連忙表達自己的堅決,她感覺到宋子祺的態度訕訕的,不太想錄取自己的樣子。
「怎麼想像?就憑你這細皮嫩肉的模樣,怎可能想像出廚房有多辛苦?最近『料理人』這部偶像劇很紅,你看過嗎?」宋子祺問。
  易喜連忙點頭:「看過看過,我就是看了那部偶像劇,得到啟發。想要進廚房學習,希望以後能開自己的店。」提到這部劇,易喜眼睛都發亮了。確實是因為看了這部劇以後,易喜大膽得投了廚房廚助的履歷。
  宋子祺毫不掩飾得訕笑:「你大概是第十個因為看了這部戲而來應徵的人。十個都表現出充滿理想的樣子,然後十個都走了。為甚麼這世界上天真的人這麼多。」他不耐煩得翻了翻易喜空空如也的履歷,順手把她的資料放到一旁,顯然就是不打算錄取的樣子。「你考慮看看,如果想做外場,我請外場經理來面試你。」他說。
  易喜本來是緊張的,但是宋子祺的輕笑讓人覺得不舒服。他的笑,讓她覺得自己的夢想很可笑,可是自己的夢想不就是成為一個廚師,開一間店?到底哪裡可笑了。易喜抬起頭來直直注視他:「我想問一個問題?」她說。
「你問。」宋子祺連看都沒看易喜,專注得翻著下一個人的履歷。
「我的履歷上明明白白寫著我無經驗,既然嫌棄我沒有經驗,又何必發我面試通知?既然前面十個人讓你覺得可笑,你為甚麼又叫第十一個可笑的我來面試?」易喜想:反正也沒機會了。於是不畏不懼得問出這些問題。她覺得宋子祺態度傲人,縱使不想錄取,也沒必要句句羞辱。
  宋子祺一愣,抬頭望向易喜。他的眼神向來銳利,易喜卻也無懼得直視他,一掃剛才緊張文弱的態度。眼裡透露出來是一種據理力爭無所畏懼的堅毅。宋子祺瞪著她幾秒,她就瞪回去幾秒。兩人僵持了一分鐘。她本來目光堅定,後來被他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臉上微微發熱。易喜發現他雖然戴著黑框眼鏡,瞳孔卻非常深邃,好像會看透靈魂一樣。她幾乎聽見自己心臟的跳聲。
「到底敖不熬得住辛苦,不是用說的。」宋子祺薄薄的嘴唇揚起一絲笑意。易喜低下頭,心想:宋子祺必定要用更刻薄的言語羞辱她。沒想到宋子祺接著說:「星期一早上九點報到。讓我看看你能做多久。」就這樣,易喜成為了十色餐廳的一員。當下她也懵了,看不明白他是怎樣的人。
  於是,易喜,二十四歲,毫無廚房經歷,當學徒都算年紀大的人,進了知名的十色餐廳當廚助。從今以後,她進入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進入了一個充滿理想又充滿瘋子的修行場。
  她離開餐廳時,稍微和宋子祺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了。而宋子祺正倚著櫃檯和外場經理確認晚上的訂位。他只微微瞟了她一眼。

第二章
夢想有的時候會從天上掉下來插進你的腦裡,但是敢去面對敢去追的人並
不多。下定決心,追求夢想的過程,總要有些犧牲。
  易喜一直都是個好孩子,用功讀書,考上不錯的學校,然後讀了教育學程。有一個已經考上正式教師的男朋友,兩人也已進入同居階段。她該做的就是邊當代課老師,邊努力準備甄試,考上正式教師,然後和男朋友結婚。這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但在幾個月前,「料理人」開始播放,內容是在說主角進入餐廳工作,在廚房裡的鍛鍊與奮鬥過程。非常熱血的連續劇,收視率非常高。易喜非常著迷這部連續劇,她本來就對烹飪有興趣。突然間她非常嚮往廚房裡的工作,廚房裡的生活,還找了許多書來看,譬如波登的「廚房機密檔案」。
  易喜花了許多時間在看食譜和關於廚房的閒書上面,等到這一學期,代課學校的聘期結束,她打算真的去找一份廚房的工作。
「你到底有甚麼問題?」王鍾延,易喜的男朋友聽到她不打算被續聘,還試著要去餐廳工作,覺得不可思議。「餐飲業又辛苦,薪資又低。」他說。王鐘延比易喜還中規中矩,是一個對自己會寫規劃書,然後一步一步也照著規畫書實現的人。
「我覺得我沒有當老師的熱誠。」易喜說。
「你可以去問問大街上每一個人,對自己的工作有多少熱誠?拜託,熱誠只是一開始,生活穩定最重要。」王鐘延聽到易喜的說法,非常得不以為然。
「我就想試試,如果真的做不來,頂多明年再來當代課老師,繼續準備教師甄試就好了。」易喜低著頭玩弄著自己的指甲,此刻非常不想看到王鐘延那種自以為在教導人的神情。
  王鐘延皺著眉頭,語意裡面有怒氣:「你以為代課老師是這麼好找的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文科畢業的,還很多人找不到代課老師缺。」
  聽到王鐘延講話益發大聲,易喜也動怒了:「我就一個二十四歲的人,還這麼年輕,追求夢想錯了嗎?」
「你還不懂問題在哪裡?」王鐘延說:「問題就在你的夢想是個屁。」
  易喜抬起頭來惡狠狠得瞪著王鐘延,怒道:「你再說一次!」
「你的夢想是個屁,我沒說錯。薪水那麼少,開開倒倒的餐廳這麼多,完全沒有保障。拜託你動動腦袋想一想。」他說教著,但神情是那麼得不屑:「你追求你的夢想,也連帶影響到我,你懂嗎?」
「你繼續當你的老師,我哪有影響你什麼?」易喜的眼眶已經模糊,淚水再打轉,但倔強得忍著。
  王鐘延嗤之以鼻得說:「影響可大了,你收入突然少了一半,我們怎麼存結婚基金。我規劃我們在二十八歲結婚,希望買房有頭期款。我們都要有穩定的工作,才能繼續繳貸款。你的決定嚴重影響我的規劃。」
  易喜聽到這理由,安靜了半晌,才說:「你的人生規畫最重要,而我易喜本身快不快樂不重要?」
  王鐘延沒有再回話,可臉上也沒有後悔之色。
「我的規劃變了,我對自己的人生劇本和你的不同。」易喜說。其實事態至此,她還是想好好溝通的。
  沒想到王鐘延抬頭就說:「那你搬出去這間房子。道不同不相為謀。」
  易喜一愣:「你要分手?」從大二,十九歲交往到二十四歲,五年的感情就因為今天易喜沒聽他的話要分手?
  易喜覺得不可置信。但她也有他的自尊,怎可能在這時候哭著說不要分手。氣勢是不能弱掉的,她拿出行李箱開始收東西,倉促得尋找分租套房。
  其實在她收東西時,還在偷偷等待王鐘延來道歉。搬出去時,王鐘延沒有幫忙,後來在新租屋處等了幾天也再也沒有他的電話。易喜這才真正的覺得自己分手了。
  易喜以為只要自己願意做,就能輕易得找到廚房的工作。沒想到事情比她想得困難,投出了許多履歷都沒有回音。投到易喜都快要懷疑人生了,今天終於有回音,而且竟然是評價很好的十色餐廳。明天就要開始自己的夢想了,易喜覺得自己又是緊張又是輕鬆,緊張新的開始,而心情輕鬆得是:新的開始終於開始。
  已經十一點,易喜覺得自己應該要馬上睡著,明日才有精神。但是翻來覆去,完全睡不著,未知太讓人興奮了。易喜的手伸進自己的褲子裡,覆在下身的唇瓣上,隔著底褲畫圈搓揉。每次失眠得時候,只要讓自己高潮,接下來就能很快睡著。
  她閉上眼睛,嘴唇微啟。身體好久沒有被愛了,今天心情輕鬆下來,所有的感官都開啟了。她屈起腿,腿心大大分開,讓敏感的蒂頭從裂縫中露出,直接摩擦著內褲的纖維。快感從那點慢慢散開,穴口開始濕潤,覺得有點癢有點空虛的感覺正在爬升。
  光是內褲的摩擦讓她覺得不夠了,她脫了內褲,食指直接壓在陰蒂上摩搓。另外一手的兩隻手指頭直接插進陰道裡,淺淺的抽插。她很喜歡小穴被插東西的感覺,只有這樣才有真正的滿足。
  易喜從十四歲就知道自慰的美好。那時剛進入青春期的她,對於胸部攏起,還是長毛之類的性徵都不覺得困擾。困擾的是下身的異樣感,看到令人興奮的電視或是有點色情的文章時,小穴會不自覺得收縮,像是看到美食不自主吞嚥口水一樣。這種飢餓讓她坐立難安。當時很流行十八禁的羅曼史小說,男主進入女主之前肯定要粗暴得前戲一番。有次看到文裡的男主搓揉著女主的下面,她就學他搓著自己的下面,從未想像過得舒服之感從自己的下身散開。當時易喜覺得很羞恥,但是強烈的舒服感讓她停不下手。一但搓揉了,只能一直一值得搓揉下去,周邊的聲音都會變得渺小,只有腿心傳來的快感能鋪天蓋地得捲來,快感到了至高點,陰道裡,子宮裡就會強烈得收縮。一定要高潮才能停下手。有一段時間,她覺得罪惡。但現在她已經不會覺得罪惡了,這是一個很健康,抒發自己管道。
  兩隻手指頭在穴裡淺淺得抽插,她淺淺得勾起手指頭,揉搓通道內敏感的那一點。這要感謝成長過程加藤鷹的爆紅,讓人更輕易摸索體內的那一點。易喜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很濕,閉上眼睛,宋子祺冷漠的面容竟然出現在她的腦海裡。今天看他寫字時,手指又白又修長,那樣修長的手指頭插進自己體內的話,是不是能更深入?
  他的嘴唇又薄又紅,人家說嘴唇薄的人很寡情。但是冷漠又寡情就有一種讓人想追尋的性感,易喜想像著他用薄唇掃過自己的肌膚。宋子祺的身形很修長,下身綁著整潔硬挺的白圍裙。圍裙下,會藏著怎麼樣的碩大?她抽插著自己,無法停止自己的想像,手指上都是戳白的黏液。手指不停得愈來愈快,快感堆疊到一個高點,易喜悶哼了一聲,下身抽搐了一陣。
  通常高潮一次她的身體就能滿足了,但腦裡想像著宋子祺讓她感覺這樣淺淺的高潮身體更空虛,身體的深處很想要被填滿。易喜試著抬高臀部,捨不得撤出的手指繼續往深處挖,都不是她想要的感覺。她的小穴想要一根肉棒好好得安慰。其實早就想買一支按摩棒,但王鐘延對性事似乎很保守,言語之間,對於女生表達出欲望很唾棄。兩個人平淡無奇的性生活,都讓易喜覺得自慰比做愛爽多了。只是兩人同居,如果買了按摩棒,有點不知要藏哪裡。
  易喜看到床頭櫃上有一瓶噴肌肉痠痛的藥罐,罐長二十公分,圓筒形罐身的直徑大概是四公分,算是粗細剛好。忍不住就拿來往下體塞。這件事情她早就想做了,只是和王鐘延在一起時,總是不好意思面對自己淫蕩的一面。
  塑膠的瓶身塞進去時還有點阻力,後來下身因為興奮更加濕滑,再用力一點用一捅到底了。易喜深深呻吟了一聲,她將藥罐抽出來一點再往裡面送,巨大的痠麻感覆蓋住她。為了方便抽送,易喜蹲了起來,她閉上眼睛想像宋子祺在她身下抽送著肉棒,狠狠得幹著她。光是這樣想,藥罐只是慢慢得抽送,才插到深處,身體又攀上了高峰,緊緊收縮了起來。易喜爽到腿到軟了,身體軟趴趴得慢慢在床上,享受那持續的餘韻。藥罐因為肉穴濕滑,啵得一聲,自己掉了出來,濕漉漉得橫躺在床上。
  藥罐看似一個普通的尺寸,實際上能有這尺寸的男人也不多。易喜突然覺得好險王鐘延不要她了。跟他在一起五年,至少也做過一百多次,竟然沒一次這麼爽過。跟王鐘延在一起之前,高中的青春年華,還交過兩個男朋友,當時也有做愛,也覺得男女交往做愛很正常,沒什麼不對。王鐘延卻很在意她的過去,弄得她只能假裝很生澀,假裝沒有特別喜歡做愛。
  易喜在極度的放鬆中沉沉睡去,她心中好慶幸,不管廚房她能不能撐下去,至少對這段感情覺悟了。至少不用假裝一輩子。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