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紀實文學連載七)


張樸:大男人的眼淚(紀實文學連載七)

(九)

        夢夢帶來了歡聲笑語。為了活得像樣些,我又租下一間房。負擔更重了,我又多打了一份工,早起去大學打掃辦公室。那年冬天特別冷,妳說夢夢需要大衣。我們去購物中心轉了一整天,看著價格就心驚肉跳,最便宜也要六十鎊!無奈,我去附近的慈善商店,花五鎊錢買了件二手貨。妳陰沈著臉。

        我們的分居就是從這時開始的。妳說妳想“清靜”,要我“跟論文和電腦睡去吧。”

        戰火的硝煙開始在我們之間飄蕩,我極力想避免,終於有一次我爆發了:妳收到來自國內的賀卡,被我發現,上面的圖案是一顆被箭射穿的心。這是妳當過什麽什麽系主席的老情人寄來的。妳承認在回國時去看望過他。我勃然大怒,一連摔碎好幾個碗碟。妳沈默地躲進了自己的屋裏。

        我的直覺告訴我,妳正在離我而去。我像一只走投無路的困獸,每天都在焦慮與絕望中度過。深夜放工回來,我再也不像過去那樣首先打開電腦,埋頭構思論文。我會長時間地停留在黑暗裏,睜著眼睛,茫然四顧。有一天我突然驚恐地跳起來,沖進妳的房間,一把拉開燈。妳和夢夢從漆黑中露出來,我懸著的心才落下。

        妳讀起了政府出錢開辦的會計課程,妳在策劃自己的未來。有天傍晚,妳說要去參加學校的聚會,叫我照顧夢夢。妳著意打扮,穿上紫紅色連衣裙,腳蹬雅致的高跟鞋,噴著香水,裊裊婷婷地走了。這天正碰上我忙著收集數據,急需利用大學的超級電腦進行運算。我請鄰居布賴爾幫忙看管夢夢,他家正好有一個年齡相仿的男孩。

        誰知夢夢就被汽車撞了……

        我得到消息,從大學趕往醫院,一路走,一路哭。我的眼前混亂交替地閃現著夢夢血肉模糊的畫面。我痛恨自己,為什麽就不留在家裏,那些鳥數據有多重要,難道明天我就死了不成!我在心裏不停地呼喚:夢夢呀,夢夢,千萬別從我生活裏消失。我還沒來得及多抱抱妳,多親親妳,多聽妳叫幾聲爸爸。當妳出生時,爸爸就不在身邊。為了這個家,為了妳的幸福,遠渡重洋,到異國他鄉去拼搏、去奮鬥。如今真要沒了妳,我活著還有什麽意義?

        醫生的話令我卸下千斤重負:夢夢只是擦傷,不嚴重,主要是受了驚嚇,需要調養。妳也趕來了,邊哭邊沖著我罵:讓妳管一次,夢夢就出事了。我看妳既不是好丈夫,也不是好父親!我埋頭不做聲,心裏叮囑自己:就忍了吧,只要這個家還能維持。

(十)

        又有了一段相安無事的日子,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寂靜。

        那天我正在看書,妳走進來,模樣有些古怪。妳說妳想和我談一談。忽然妳顯得有些怯場,像初登舞臺的演員,嘴唇直哆嗦。妳說妳有了男朋友,他對妳好,答應跟妳結婚。妳要帶著夢夢一塊兒離開。夢夢已見過他,很喜歡他。

        我沒有狂躁激動。在經歷了種種打擊和折騰之後,我終於可以做到心平氣和了。把夢夢給我留下。我說。

        妳的臉上掛起一縷譏嘲般的微笑:妳有能耐管好她嗎?

        我說:我是她的爸爸,我有這個責任,也有這個能力。

        這時候我看見夢夢的小腦袋在門口晃動了一下。我奔上前,拉住她問:夢夢,妳愛爸爸嗎?

        夢夢用小手摟著我的脖子說:愛,我愛爸爸。

        妳願意跟著爸爸嗎?我立刻說:媽媽要離開,妳就跟爸爸在一起,好嗎?爸爸送妳上學,爸爸給妳做好吃的,周末爸爸帶妳出去玩。

        夢夢眼裏露出了恐懼:妳那麽忙,媽媽走了誰來管我?我不願意去布賴爾家。我要媽媽!

        剎那間,我明白了什麽叫毀滅。

        分別前的那個夜晚,妳摟著夢夢睡覺,我整夜坐在床邊,一動不動地看著妳們,想了很多很多。這些年來,我一直竭力要做一個好丈夫、好父親。我出國,我讀書,我打工,我省吃儉用,我咬著牙拼命奮鬥,都是為了什麽?命運啊,為何對我如此不公?

        妳不要我送妳們。妳叫了出租車。出門時,妳遲疑了一下,忽然對我說:我是一個女人,我需要安定和舒適。妳好像終於說出了已在心頭醞釀很久的話,臉上有了一種解脫。

        當我的信寫到這裏時,眼前又浮現出妳和夢夢最後離去的場面:妳牽著夢夢急急忙忙一路走去,再也沒有回頭。夢夢跳跳蹦蹦的,不時轉過身,向我招手,甜甜地叫著:爸爸,再見。爸爸,再見。

(全篇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