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俠字百解》 第三回:雙川匯流必有激浪 | 作者:侍墨

《俠字百解》 第三回:雙川匯流必有激浪 | 作者:侍墨




第叁回:雙川匯流必有激浪



「打擾了。」
斯文青年仍然看著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的眾人,徑直地走進屋內。


「大人,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說了,只是來聊聊天。」
斯文青年坐在桌邊,示意大家都坐下。王淵注意到這位身穿日本軍服的青年,雙手戴著一黑一白的手套,緊貼肌膚的布料顯示出異於常人修長的手指,纖細地卻像女孩子的手,一舉一動仍然充滿著慵懶的氣息,但直覺讓他怎麼也無法對這個人放下心。

尤其是他才剛離開又突然拜訪的舉動...


「我叫長谷川朽,我是滿洲第731部隊(*註一)的一員。」
「但是那裡太無聊了,我申請調來台灣看看。」
「對於這樣的村子,我很有興趣。」
「有茶嗎?我想喝。」
青年名叫長谷川朽,他唐突地對眾人自我介紹,接著又毫無禮儀地唆使柯醫師去準備茶水。


「喂!你們,叫什麼名字?」
「報告大人,太原文野,這是我兒子太原淵川。」
「爺爺你呢?」
「松野清水。」
「你們看起來不像殺過人呢...」
長谷川朽喝了一口茶水,對眾人突兀地說了一句。
柯醫師與王文賢相對沉著,兩人只是直直地盯著長谷川朽,王文賢暗自將氣一沉,隨時準備使力先發制人,而王淵則是在話語甫落心跳就不斷加速,他看向長谷川朽...

長谷川朽的鼻子細細地抽動,態度滿不在乎地環顧柯醫師的屋內,視線落在隱蔽的地下室入口,接著則是嘴角輕輕上揚,回頭望著故作冷靜的三人。

「哈哈哈!開個玩笑!」
「要殺佐佐木先生還是不輕鬆的...你們身上都沒受傷,無理無理...」
隨著長谷川朽大笑,眾人也跟著陪笑,王文賢則是鬆開早已握好的拳頭。


「淵川,你幾歲了?」
「十七...」
「我二十一,我們年齡差不多...不如做個朋友吧?」
長谷川朽伸出戴著白色手套的左手,等待王淵回應。王淵看向父親與柯醫師,待兩人點頭後伸出了左手與長谷川朽握手,在雙手交握的瞬間,王淵突然有一種眼前的人是幽靈的錯覺,那隻手毫無生氣,輕盈如無物的感覺加上從掌中發出的冰寒感...讓他幾乎想馬上把手縮回來。


「我原本要跟佐佐木先生見面,但既然他死了我也沒事了,不如淵川弟弟陪我到處晃晃,晚上我再送你回來如何?」
「大人...」
「好。」
「那,走吧!」
正當王文賢想要替王淵拒絕時,王淵卻一口應下了這詭異的要求,兩人只是緊張的看著王淵與長谷川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晚上我就送他回來了。」
長谷川朽拉著王淵起身,對兩人點頭示意後,將王淵帶出門,走到村口後坐上汽車。


「你多桑,力氣很大吧?」
「他是砍甘蔗的工人,應該力氣不小...」
「放輕鬆,你太緊張了。」
長谷川朽從一旁的置物箱拿出一顆蘋果,給王淵吃。
王淵看了看蘋果,心裡想著若是他想下毒,應該不用大費周章跟自己講這麼多吧?
於是大口咬下,發現這顆蘋果非常香甜。

「老師總是給我們蘋果吃...」
「他會問我們好不好吃,甜不甜。」
「再告訴我們這些蘋果在中國在台灣有得是。」
長谷川朽笑了笑,自己也拿了顆蘋果,咬了一口後往車窗外扔去。

不久,車子到了一棟位於郊區的宅邸,門外看似杳無人煙,雜草叢生的樣貌讓這棟碩大的宅邸的存在感薄淡許多。
長谷川朽帶著王淵下車,走入看似荒廢的宅邸。


「這裡是?」
「樂園。」
長谷川朽笑著推開大門,示意王淵先行走進宅邸。
此時王淵的警覺心簡直提到頭頂了,他一步一步都相當的小心,只怕隨時被襲擊。

長谷川朽帶著他向深處走,時不時會經過一些繁忙的日本軍人,他們見到長谷川朽時都會非常大動作地鞠躬,讓走在長谷川朽前方的王淵有一種莫名的虛榮感,他總覺得這些日本軍就像對著他敬禮。


"啊!!!"
一聲淒厲的慘喊將王淵飄渺的虛榮感擊碎,他頓時緊張地環顧四周,卻被長谷川朽按著肩膀向前繼續走。

沒走幾步,他已經知道慘叫聲的來源。
那是紀本弥的父親,此時正被吊在半空中,底下的日本軍人正拿著烙鐵在他身上來回按壓。
看著熟悉的臉孔在此時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即使目睹了松月亭裡的刺殺,他仍然感到噁心。


他腿一軟,扶住牆乾嘔,他的臉卻被長谷川朽的雙手從左右邊捧起,眼皮被他的指尖撐開。
除了紀本弥的父親以外,一旁的牢房中還有一名男人正無力的懸掛在空中,身上血肉模糊,沒有辦法將他的傷口以道來計算,因為多半都串連在一起了。

那人的臉孔也因滿是鮮血而相當難辨認。

「仔細看,人的痛苦是如此戲劇化。」
「比起喜怒哀樂,痛最直接。」
「你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欣賞我為你準備的表演。」
「看啊!多美!看啊!」
長谷川朽的聲音不再像在村莊裡時那般斯文,此時帶有癲狂的聲線搭配著紀本弥父親的慘叫聲,讓王淵的雙眼泛淚,濕潤沾染了長谷川朽的手套。


「啊...你對新朋友太粗魯了!」
長谷川朽突然鬆開王淵,雙手握拳往自己的臉頰狠狠地揍了幾拳,接著從軍裝外套的口袋裡拿出一支小型的針筒朝自己的右手扎去,隨著針筒內的淡綠色液體注射入體內,長谷川朽也逐漸恢復平靜。


「這是你朋友的父親,對吧?」
長谷川朽整理了自己的頭髮,沒事一般對王淵說。

「是...我朋友呢?」
王淵在驚恐之餘想到了一件事,若是紀本弥的父親在此,那麼她現在在哪裡呢?
想到她可能也遭受著這樣的痛苦,他的呼吸逐漸急促...

「她很安全,但我不能告訴你她在哪。」
「為什麼要給我看她爸爸...?」
「因為我聽說,你也在那,你也去看了戲。雖然認識你的人都說你沒有去,但有一個人有不同的答案。」
「對我來說,他的答案,才是值得相信的。」
「但我知道不是你殺的。」
長谷川朽將無力獨自站著的王淵扶起,拉著他離開牢房區。

「如果我們是朋友,你會告訴我誰做的...對吧?」
長谷川朽看著王淵,停頓著話語等待回應。

「如果不想說也沒關係,我們還會是朋友的。」
「今天就到這吧...我先送你回去。」
長谷川朽帶著王淵走出宅邸,招來了剛剛的轎車,兩人上車向村莊的方向開去。


「你說,有個人說我去看了戲,那個人是誰?」
「東城旭明。」
長谷川朽彷彿沒有打算要隱瞞的意思,當王淵一問他,隨即就回答了。王淵心中的憤怒此時覆蓋了剛剛目睹之慘況帶來的驚恐。


「他說謊。」
「他不會說謊的,他不會。」
長谷川朽胸有成竹地靠在椅背上,拿出一根香菸後搖下車窗,開始抽起煙。


王淵回歸沉默,但憤怒卻難以平息。
在歸途中他沒有跟長谷川朽說任何話,他只是想著如何才能找到東城旭明,並且將他以殘忍的方式殺死,最好像古悠明殺死佐佐木一般俐落又殘暴。


終於,轎車停在村里不遠的田地旁。
長谷川朽示意王淵下車。


長谷川朽將右手的黑色手套慢慢地褪下,此時王淵發現他的手掌有些奇特,肌膚裡竟隱隱透著一股暗綠的氣息。忽然長谷川朽的右手消失在王淵的視線,隨即他感到肩膀一股劇痛。

在那一瞬,長谷川朽面無表情地劈出一記手刀伴隨腥臭味而來,王淵被手刀擊中後雙膝下跪,被擊中的地方竟然泛起綠色的煙氣。

而隨著被擊中的痛楚後,王淵感到自己的身體都在發燙,從肩膀開始的劇痛也開始向下蔓延,讓他在地上毫無反抗力地顫抖。

接著長谷川把左手的白色手套褪去,在王淵肩膀的傷口輕輕按著,隨即王淵感受到一股清涼的感覺傳到體內...原本的劇痛也隨之消散。


「我只是告訴你,跟我相處別害怕。」
「我如果要殺你,隨時都可以。」
長谷川朽輕輕一笑。


「今天給你看的,是朋友之間的秘密。別跟其他人說...」
「我會再來找你出去玩的,朋友。」
長谷川朽坐上轎車離去,隨著轎車排氣管的廢煙味包圍,留下的只有滿身冷汗剛經歷過生死兩端的王淵...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一》731部隊:
731部隊是舊日本帝國陸軍關東軍防疫給水部本部的通稱號。該單位由石井四郎與長谷川政次所領導,因此也稱之為「石井部隊」。「731部隊」同時也可以是指在抗日戰爭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舊日本帝國陸軍於日本以外領土從事生物戰、細菌戰和人體試驗相關研究的所有秘密軍事醫療部隊,也代指大日本帝國陸軍在占領滿洲期間所做的生物戰和人體試驗研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