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兒戲的約定」第三章 從未

第三章 從未

陽光燦爛,刺眼的使許多人瞇著眼,球場旁的觀眾即使覺得熱仍在一旁觀賞著。
「好熱⋯」劉婕馨才剛開始熱身,就已經感受到陽光的熱情。
「欸妹,周潾兒沒問題吧,會不會暈倒啊」梁宇晏才想到早上周潾兒蹲在角落哭泣的場景,有些擔心柔弱的她會不會禁不起這個太陽跟今天蕭拓可怕的「訓練」。
「我說,你怎麼不先擔心我,先擔心別人」
「啊,你壯得跟頭牛一樣,別說笑話了」
「放心啦,蕭拓不是護著她嗎」
「好像也是⋯」
他們剛說完,周潾兒就穿著蕭拓的T恤緩慢走來,嬌小個子的她,像是穿了件裙子,頭髮盤起扎個小馬尾,白皙的她也被這悶熱的天氣臉上鋪上一抹紅,雖然不及劉婕馨的美麗自信,周潾兒更多的是純真乾淨感,梁宇晏與其他球員也不禁將視線停留在她身上許久。
「蕭⋯拓,這個我洗完再還給你」周潾兒還是有些不自在的跟蕭拓說著話。
「摁」
周潾兒看著面無表情甚至有些嚴肅的蕭拓,不知道他在生氣什麼,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心裡有些疑惑地想著。
-嗶-
「劉婕馨球給我」
「周潾兒擋住她」
哨聲響起,球場上六個人相爭著球權,劉婕馨有別於周潾兒,她熟絡運球、傳球、過人,甚至射籃得分都難不倒她,而周潾兒則是完全不知所措地在球場上聽著蕭拓發號施令。
-刷-
「宇晏隊長,你表妹怎麼這麼強啊」蕭拓隊裡的一名球員喘息的問著。
「哈哈,她高中是籃球隊的啊」梁宇晏奸詐的說著。
「隊長!你太賊啦!」
「阿山,看球」蕭拓會喊著球員專注。
「⋯好」

好熱⋯好喘⋯,周潾兒不管怎麼跑,或是聽著蕭拓的指令,總是慢一拍,況且是本來就對運動不擅長的她,疲憊地氣喘吁吁彎腰雙手撐著膝蓋。
-刷-周潾兒見蕭拓又投入一顆球後,本要跟上他們的腳步,但開始覺得頭暈。
「蕭⋯拓⋯」周潾兒疲憊地對著蕭拓的背影喊著,只見蕭拓停止奔跑,轉過身,往周潾兒方向走去。
「喝⋯還好嗎」蕭拓有些喘息的走到周潾兒面前,一手撫著她紅通發燙的臉。
「我⋯跑不動了」
「暫停,換人」
蕭拓對著一邊還在打球的其他人喊完後,搭著周潾兒的肩膀,讓她靠著自己,走到有陰影的休息區,讓她坐著後,遞給她自己的水,而周潾兒則對於剛剛的近距離接觸感到害羞,只能僵直著身子順著蕭拓。

「你遇到壞人還真跑不遠」
「啊⋯!?」

蕭拓從他的袋子拿出毛巾,蹲在周潾兒面前,將冰袋包覆好後,伸手靠在周潾兒紅通的臉上。
「沒關係,我回來了」
周潾兒聽見後,更錯愕地瞪大眼看著他,蕭拓則是溫柔的拉起她的手接著冰袋後,站起身子輕拍她的頭。
「阿仁,上場」
蕭拓說完就與另一位球員回到球場上。

「剛剛是一個巨大的撒狗糧直播」梁宇晏開玩笑地對著劉婕馨說著。
「哥,我也要下去,好累,剛好可以去照顧潾兒」劉婕馨疲憊的表示。
「好啦好啦,阿里,來,訓練了」梁宇晏對著場下休息的球員喊著。
劉婕馨則雙手撐著腰,喘息踏著沈重的步伐走到周潾兒身旁坐下。
球場上的球員們則又開始奔馳著。

「回魂哦」見周潾兒到自己坐下遲遲都沒反應,只呆愣著看著蕭拓,劉婕馨呼喊著她。
「⋯他剛剛的意思是⋯會保護我嗎」周潾兒這才反應過來蕭拓剛剛的語意,低聲呢喃著。
「什麼什麼?」劉婕馨沒聽清楚周潾兒的話,好奇的問著。
「啊⋯沒事沒事」
「潾兒你現在跟蕭拓是什麼情形呀,剛剛的互動很親密耶」劉婕馨問著。
「其實我也有點搞不清楚」
畢竟這也是她第二天見面,而且今天還算正式相認的第一天。
「那他的女朋友你認識嗎」
「不認識⋯」
劉婕馨完全地提醒了周潾兒蕭拓有女朋友這件事,原本還沈浸在感覺蕭拓還是原本的蕭拓的喜悅,但現在更是感覺有些消沈了起來。
如果都有女朋友了,那剛剛那些行為不就太踰矩了嗎,周潾兒緊抓著手中的毛巾包覆的冰袋。
在這喧囂球場中,劉婕馨跟著球員的走向歡呼喊聲打氣著,而周潾兒則是板著臉看著場上的蕭拓,內心充滿著許多的疑問。

這些年過得怎麼樣?怎麼都沒有聯絡自己?而現在的我還是你認識的那個我嗎,畢竟國小到現在我也是成長不少⋯,你是怎麼看待我的?
周潾兒越想越覺得煩躁的把冰袋放一邊,將雙腿上收踩著椅子,雙手交叉盤疊在雙膝上,將頭靠在上面,皺著眉看著場上打籃球的蕭拓,內心小劇場播映著。

-叮叮叮-此時蕭拓的手機開始的震動著,打斷了周潾兒的思緒,有些好奇的去看來電顯示。
「My love⋯」
周潾兒看見後唸出,落寞及憤怒的憋著嘴有些大動作的站起來,背起包包。
「怎麼啦?」劉婕馨原本還在認真看著場上的人打球,但很難不注意身旁小炸彈似乎引爆了。
「沒事,想先回去了,明天見」周潾兒淡淡地說完,跟劉婕馨揮揮手後,轉身走著,穿過人群後,離開了戶外的球場。
而蕭拓也注意到了周潾兒的離開,雖然覺得疑惑的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但最後還是繼續打著球。

離開球場的周潾兒,搭上返家的公車抵達家裡附近的公車站,再走回家的路上,改變了一個方向,走到了她與蕭拓兒時經常玩耍的小公園。
「那個my love應該就是他女朋友吧」
周潾兒走到公園裡的長椅,坐下後,語重心長的說著,低著頭看見自己還穿著蕭拓的T恤後,將雙腿上收踩著長椅,雙手交叉盤疊在雙膝上,將頭靠在上面,覺得落寞地嘆氣。

「你要等我回來知道嗎」
蕭拓兒時的這句話閃過周潾兒腦海中。
「傻瓜,是你單方面暗戀一個消失六年的人,而妳自己也搞不清楚喜歡他什麼,真是一團亂」周潾兒將臉埋入雙手交叉盤疊中的空隙,這是她心情不好或是覺得混亂時覺得最有安全感的姿勢。
天色漸漸暗了,周潾兒這才離開小公園,走往回家的路,到門口時,才發現自己沒有帶鑰匙出門,按了門鈴,聽到對講機有被接起的聲音。
「我沒有帶鑰匙,幫我開門~」
過了一會兒,周潾兒聽見門被轉動的聲音,門打開後,她想都沒想的還沒看清面前開門的人,以為是自己的爸爸,就直接走向前抱住。
「我今天真的過得很不開心」周潾兒頭則靠著他的胸膛,聞到一股有些陌生但清新的香味,以為是周爸換了沐浴乳不以為意,環抱著他的腰。
「爸爸,你怎麼變瘦了?」周潾兒開始覺得怎麼周爸的腰圍好像瘦了好多圈。
「潾兒,你回來啦」
這時周潾兒才聽見周爸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
那她抱的人是誰?,驚恐的往上抬頭看,瞪大眼看著對自己微笑的蕭拓。
「啊!!」周潾兒趕緊推開蕭拓,往後退一大步,蕭拓則是繼續保持著他的微笑。
「怎麼啦?!你是看到小拓太高興嗎」周爸從廚房走出微笑地說著。
「他⋯他⋯」
「潾兒~~好久沒見了,長得真漂亮」
周潾兒還在錯愕蕭拓怎麼會出現在家裡,蕭拓母親就從廚房走出來,親切熱絡的緊緊抱住周潾兒。
「蕭媽⋯好久不見」
天啊!我剛剛在幹嘛!周潾兒被蕭媽緊抱著,但內心還在錯愕著自己剛剛對蕭拓的投懷送抱。
「潾兒,你趕快去洗手,你媽媽飯都煮好了呢」蕭媽放開周潾兒,雙手落在她雙肩,親切溫柔的笑著。
「哦⋯好」
周潾兒趕緊點點頭,想要趕快逃離自己剛剛的「犯罪現場」,繞過蕭拓及周爸,走進廚房看見周媽正要端菜出來。
「媽!你怎麼沒跟我說!蕭拓他們要來!」
「我哪有沒說,早上你走得匆忙,我就傳訊息給妳啊」
「我手機沒充電,沒電!」
「難怪,一整天都沒你的消息」
「啊你怎麼可以讓客人開門啦!」
「你爸爸就在廚房幫忙啊」
「厚!我剛剛⋯」
周潾兒鼓著雙側腮幫,有些不滿的想表達,可是說出來就更尷尬了,但認為如果周媽有事前告知就不會有剛剛的失誤出現。
「你剛剛怎麼樣」
「沒⋯沒事啦」
「好啦,先洗手吃飯了」
「噢」
周潾兒轉身對著流理臺,將手沖溼,接著拿起旁邊到肥皂開始搓揉著雙手,周媽則是將菜端到外面的飯廳餐桌放著。
「你下午怎麼先走了?」
聽見蕭拓的聲音,周潾兒ㄧ驚訝,停止搓揉雙手,但不敢往他的方向看去。
「我⋯有事」
「什麼事?」
「呃⋯不重要」
周潾兒打開水龍頭,趕緊沖洗掉手中的泡沫。
蕭拓一側靠著冰箱,看著周潾兒的反應,覺得有些有趣地看著她。
「周潾兒」
「啊!?」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誤會⋯,對,我還真是誤會大了⋯
周潾兒聽見後,內心的羞愧感湧上心頭,關起水龍頭,甩乾手上的水滴,面向他。
「啊⋯吃飯了,他們在等我們了」周潾兒忽略蕭拓的話,對著他勉強的微笑後,經過蕭拓離開廚房,而蕭拓則是對於周潾兒剛剛的反應無奈微笑搖搖頭。

飯廳上,周潾兒看著他們彼此有說有笑的,就只有自己一直感覺非常不自在。
「沒想到小拓改變這麼多,阿姨特地煮了你小時候愛吃的菜,多吃點」周媽熱絡招待著。
「琳珊!謝謝你,回國第一件事最想念的就是你的廚藝了」蕭媽回應著周媽,兩人久別重逢,喜悅的心情使她們臉上的微笑沒有消失過。
「說什麼呢~快吃快吃,不過你們這趟回來,打算回國定居了嗎」
「是啊,還是在自己的家鄉比較習慣」
「不過,蕭拓這孩子啊我們見到時還真是嚇了一跳,那天還真是麻煩你了」
周爸舉起茶杯向蕭拓表示謝意,且突然提起昨天的事情,周潾兒差點沒把噎著,趕緊拿起旁邊的水潤喉。
「沒事,周爸」蕭拓舉起裝著果汁的杯子與周爸點頭後,在瞧一眼周潾兒後,嚐一口後放回桌面上。
「怪我不好,真糊塗,把你們的聯絡方式弄丟了,只能這麼多年後才見面」
「你那時離開的也匆忙,不怪你啦,我們現在不就重逢啦」周媽爽朗的說著。
「沒錯!」
飯廳上他們有說有笑的,周潾兒則是默默的夾著菜吃著飯,而此時蕭媽的眼眶注意到周潾兒身上的衣服。
「潾兒,你這件衣服好眼熟,小拓好像也有一件」
「ㄆㄨ-咳咳」周潾兒被蕭媽的突然問話感到有些吃驚,才想起自己還穿著蕭拓的衣服,不小心被飯噎到,反射咳嗽著。
「你這孩子啊吃飯怎麼這麼不認真,咳成這樣」周爸溫柔的輕拍著周潾兒的背部,周潾兒想喝水卻發現自己的水杯沒水了,而蕭拓直接遞給她自己的杯子,周潾兒直接接過喝下,停止了咳嗽。
「還好嗎潾兒」蕭媽擔心的問著。
「沒⋯沒事」周潾兒拿著衛生紙擦著嘴,拍拍胸口。
「人家蕭媽問你個衣服,你反應這麼大幹嘛」周媽一旁覺得好笑的說著。
「那是我的衣服沒錯,下午我們還一起打籃球,我借她的」蕭拓看著周潾兒回應著,並且微笑著。
「妳打籃球?」周爸跟周媽異口同聲驚訝地看著周潾兒說著。
「對⋯啦」周潾兒看了一眼蕭拓後,眼神繼續游移的夾著菜吃著飯。
「小拓你可真行,潾兒對於任何運動一竅不通,體力也不好,這下你回來就可以帶著她鍛煉鍛煉了」周媽開心地說道。
「媽⋯」
「是啊,不過小拓,你不覺得潾兒跟小時候沒什麼太大的差別嗎」周爸嘻笑的說著,暗指著周潾兒個子沒什麼長。
「爸⋯」
周潾兒只能無力小聲的反抗自己的親爹娘一直在外人面前挖苦自己。
終於結束了晚餐時間,周潾兒在廚房洗碗,順便偷聽著他們一群人在客廳聊著什麼內容,深怕自己的什麼糗事又要被爆出。

「要幫忙嗎?」蕭拓走進廚房問著。
「不用⋯你可以跟他們聊天就好」周潾兒聽見蕭拓的聲音,有些緊張地視線看著手裡搓揉的盤子,故作鎮定的回應著他。
「洗好的放哪裡」蕭拓走到周潾兒旁邊,輕碰到她的肩膀,使她往另一邊挪移。
「盤子放上面,碗放下面」周潾兒指著上方的櫃子後再指下方的櫃子說明著。
「上面?」蕭拓往上仰看,尋找著可以擺放盤子的地方。
「這個要打開」周潾兒墊起腳尖,伸手打開一個櫃子,裡面有盤架。
「你平時一定沒在煮飯」蕭拓一邊把盤子放上去後,一邊說著。
「哪有」
「不然這麼高,你怎麼拿盤子」
「我可以踩凳子啊」
周潾兒有些不滿的看著蕭拓,但見他一手撐著上面的櫃子,微彎腰地俯瞰著自己,這個距離瀰漫著有些曖昧的氣息,使她傻愣地靜止不動。
「發什麼呆」蕭拓說完放下靠著櫃子的手,側身且將手掌罩於周潾兒的頭頂,輕晃著。
「啊⋯沒⋯沒有」周潾兒愣了一會後,撥開蕭拓的手,繼續低頭拿起碗盤清洗著。
別老是做一些讓人心動的事好嗎⋯周潾兒內心不滿的低咕著。
「周潾兒」
「幹嘛」
「你想不想知道my love是誰」
「⋯」
他怎麼知道我有看到他女朋友打給他,周潾兒驚訝的轉頭看著他。
「啊⋯這是你的隱私,我想不想知道應該無所謂吧」
「我看你蠻在意的」
「我哪有!」
「你看你反應這麼大,還說沒有」
「我⋯沒有」
蕭拓覺得有趣地挑逗著情緒起起伏伏地周潾兒,因為她就是這麼容易被看穿。
「你認識她,你知道嗎?」蕭拓拿出手機,點出通訊錄,停在「my love」的聯絡資訊,將手機螢幕轉向面對周潾兒給他看著。
「我認識?」周潾兒錯愕看著他。
難道是⋯國小的同學他一直持續有在聯絡嗎?那我呢?周潾兒心裏不滿疑問著。
「是啊,我讓你們通個話」蕭拓直接按下撥通的按鈕,周潾兒則是瞪大眼的伸手阻止他,可他把手機舉高,一手則阻擋著她。
「蕭拓你不要鬧啦!我不認識她」周潾兒跳躍著希望搶走手機,想阻止電話繼續撥通。
「喂?」電話那頭接通了,蕭拓把它貼到周潾兒的耳邊。
周潾兒試著想推開手機,但蕭拓力氣夠大,按住她的肩膀,她只能接著手機,尷尬的回應著。
「喂⋯」
「小拓,你們在廚房幹嘛呀,打什麼電話」
接著蕭媽的聲音從客廳傳進廚房,而電話也同步著。
「蕭拓!!」周潾兒生氣的推了蕭拓,捶打著他的手臂,同時電話那頭及客廳的蕭媽也同步聽見了他們嬉鬧的聲音後,就掛了電話,繼續跟周爸周媽聊著天。
「你耍我啊!」
「誰叫你不理我」
「你⋯無理啦」周潾兒覺得羞愧地雙手捶打著蕭拓的手臂。
「好了好了」蕭拓抓住周潾兒的雙手,笑著看著她。
「傻瓜,跟小時候一樣,愛生悶氣」
「我才沒有生氣」
「不然你是吃醋嗎?」
「我才沒有!」
周潾兒甩開蕭拓的手,羞愧地走出廚房直奔房間關上門。
客廳裡的三人有些錯愕的看著慢慢從廚房走出來的蕭拓。
「他怎麼啦小拓」蕭媽問著。
「我說她都沒長高,生氣了」
回到房間的周潾兒,背靠著門,手撫著胸口快速跳動的心,害羞地臉上充滿著紅暈。
啊啊!我才沒有吃醋!臭蕭拓!

本帖最後由 velten 於 2021-3-21 21:37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