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青春校園】 熊之蒼穹 (4)新人自介 (連載中)

4.jpg
前一篇:
https://ck101.com/thread-5325242-1-1.html?extra=page%3D1

很快,社團新人茶會到來了,時間是在晚上七點半,活動大樓地下室一樓。

第一次到新社團,而且還是gay友聯誼社,我內心蠻緊張的,原本以為社團外面會擺放桌椅、茶水招呼新進來的成員,卻沒想到教室外面空蕩蕩一片,不只沒有任何擺設跟茶點,連個招呼新生的人影都看不到!環顧四周,只有教室牆柱上面,用大大的布條掛著「性學研究社社員,歡迎光臨」幾個大字,再搭配箭頭圖案指向教室門口。


我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緩步走進教室裡,原本以為已經有很多人在裡面,結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空蕩蕩的,沒有人,一個都沒有!


正當我準備離開教室的時候,教室外傳來兩個人的爭論聲。


「我就說這個地下室有股霉味!」一個高尖的嗓音抗議。


「霉味?只是空氣不流通而已,對我來說,這裡可是乘載著我的陳年回憶。」另一個低沉的聲音回答。


「我說社長,你要享受你的陳年回憶是無所謂,但這裡可是未來社員群聚的地方欸~結果什麼地方不挑,你居然挑了個發霉的地下室!」


「我們登記的社員太少,教務長不願意給我們更好的地方啊!」


「那就把那些隱藏社員通通列進去啊。」


「你不能用你的標準套用在所有人身上,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那樣的公開。」那個低沉音蹭了一聲。


「不只這件事,我對社團宣傳的社名也非常~非常的有意見,都21世紀了,連招生都還要遮遮掩掩、掛羊頭賣狗肉?」


正當問號佈滿腦中的時候,這兩個人出現在教室門口。


「你是……」兩人張大眼睛。


「喔,我是想加入社團的人,我叫一浩,今年升大三。」


「哇……叫一浩啊,好好聽的名字呢。」剛剛那個高尖嗓音的男生走了過來,他用雷射般掃描的眼神緊盯著我,讓我打了個冷顫。


低沉嗓音的男子,年紀則比我們兩人高出不少,目測應該已經中年,他走過來距離我不到一隻手的距離,說:「歡迎你,一浩,我是社長老木,我曾經從這裡畢業,後來又回來攻讀博士班,歡迎你加入性學研究社。」講到性學研究社,老木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身邊這位叫做鳳姐,現在是副社長,今年大四。」老木指著身旁這位高尖嗓音的男生。


「所以……整個社團只有我們三個人?」我有點傻眼。


聽到這裡,老木哈哈大笑:「你覺得整間學校只有我們三個人嗎?」


「當然不是。」


「那你又為什麼會覺得,在這間人數破萬的大學,這個社團會只有我們三個人呢?」


老木的回答讓我一時之間無法回辯,但他的邏輯又讓我覺得哪裡說不上來的怪。


「所以你也是gay吧?」鳳姐拋出的問題直白到讓我震懾了一下,我愣在那邊,幾秒說不出話來。


鳳姐想繼續講,卻被老木制止。


「我懂……」老木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抽了起來,「你是個還在迷路、還在流浪的人,對吧?」他看著我,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總有一天,你會接受你自己是誰,然後找到一個真正屬於你的地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老木的神情變得迷濛,似乎在回憶著某些往事。


就在我們交談的時候,陸陸續續有幾個人進來,老木數了一下人數後,示意鳳姐將教室門給關上,他熄滅菸蒂後,清清嗓門說:「歡迎大家今晚來到性學研究社。」他掃描了底下一圈,又繼續說:「我相信也許每個人都不同,但進來這個社團,一定都有他的目的或想法,不管是什麼,只要是正面的,我們都歡迎你們。」底下傳來稀稀落落的掌聲。


「我是這個社團的社長,你們叫我老木就好了,旁邊這位是副社長鳳姐。」


「鳳姐?」一陣疑惑聲傳出。


「我知道你們對這個社團,以及我們兩人都還很陌生,為了能讓你們更快速熟悉並融入環境,等會我會請每個人都要自我介紹,由我跟鳳姐開始,然後我會依序CUE你們每個人,所以趁還有點時間,你們可以想想要怎麼自我介紹。」


聽到要自我介紹,底下發出誤入賊船的騷動與不安。


約莫五分鐘後,老木開口了:「先從我開始介紹起。」他喝了口水後,說:「我是這間學校的博士生,從大學畢業到現在已經超過二十年了,想想時間還真的是過得很快。回想以前學生年代,社會還沒像現在這麼開放,能夠那麼公開的談論各種前衛的議題,我在這裡再次重申,我尊重你們每個人來到這個社團的目的,也許每個人都不同,有些人也許想探索知識、有的人也許想交友、有的人想消磨時間、有的人想享受社團資源吃吃喝喝……這些我們都不反對,因為都是你們的自由,我們尊重你們的自由,也希望你們未來在這個社團,都能找到當初進來的時候想找到的東西,以上。」


說完,老木將麥克風遞給鳳姐。一上台,鳳姐就吸引全場目光,因為他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特質實在太特殊,讓人難以忽視。


「大家好,我叫鳳姐,我現在是戲劇系大四。」鳳姐用自我的眼神俯視台下,「很多人都會問我鳳姐這個綽號的由來,因為太多人問了,所以我習慣在剛開始就先介紹這個綽號的原因。」在頓了頓後,他問我們:「你們誰有看過紅樓夢的?」包含我在內的兩個人舉手。


「你們知道紅樓夢裡面,有個角色叫王熙鳳嗎?」我和那個舉手的人都點頭。


「我自認我就像那個王熙鳳……好強、潑辣、三八……」說到這裡,鳳姐露出陶醉、勝利的表情,「從小,我就愛玩芭比娃娃,我那藏在骨子裡頭的靈魂,是個女人,不是男人。」


頓了幾秒,鳳姐又問:「那你們有看過白先勇寫的孽子嗎?」這次舉手的人比較多一些,「有時……我又覺得自己有點像孽子裡面的阿鳳,敏感細膩、狂放不羈。偶而我也渴望得到愛,可是我卻找不到我的龍子,或許,小說跟現實總是有段差距的吧。因為我比較感性,所以有時候會比較情緒化,如果我發作的時候,希望你們能多多包涵。」


說到這裡,鳳姐停了下來,露出多愁善感的表情,輕輕嘆道:「以上,就是我的自我介紹了。」見到我們表情拘謹,他卻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今天是我們大家第一次見面,自我介紹也是上台前幾分鐘臨時擬出來的,希望你們大家會喜歡,聽完回家不要做惡夢哦~呵呵~」或許是因為他的情緒起伏很大,鳳姐下台後,他的神情跟話語還印在我的腦海裡,久久難以散去。


「好的,謝謝我們情感豐富的副社長進行一段精彩的自我介紹。」老木笑了笑,「接下來我會開始一個一個CUE你們,被叫到的就勇敢上台吧!」


「你先吧」,老木看著我,我帶點緊張的上台。


「大家好……」我吞了吞口水,「我是中文系大三的學生,大家可以叫我一浩就好了。」


「你可以介紹一下為什麼想參加這個社團。」老木在台下問我。


「我是看到這個社團的文宣,想說可以多認識一下朋友,不然平常下課也是閒著。」


「嗯嗯,那你還有什麼想讓大家多認識你的,都可以說。」


「我是想在這裡多認識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志同道合?」老木笑了笑,「不錯,我蠻喜歡這個成語的。」


「嗯嗯。」


「那你還有沒有什麼要分享的?」


「沒有了。」


「好吧,那下一位。」老木繼續CUE下一個。


一個濃眉大眼、身材高挑的人上台,他的身高目測超過180,整體身形看起來很像籃球選手。坦白說,他長得很帥,有點像剛出道時候的金城武,尤其是那股渾然天成的滄桑味,讓人不曉得他年紀輕輕,人生到底經歷了多少風雨。


「大家好,我叫宇誠。」宇誠的嗓音低沉,跟他的長相十分相搭,「我是機械系的學生,很高興可以參加這個社團,只是我平常課業蠻忙的,所以可能不見得每次社課都會出席。有些人覺得我有點冷淡,甚至帶點高傲,但其實我只是個性悶燒而已,熟了以後沒有那麼難相處的。」


「嗯,那希望宇誠有空可以多來參加社課喔。」老木笑笑,宇誠酷酷地點頭回應。


「那下一位。」老木又指向另一個人。


一個戴著粗框眼鏡,身材瘦小、馬桶蓋頭,整體外表不是很起眼的人上台,上台的時候,他顯得靦腆害羞缺乏自信。


「大家好,我是定邦,我是生科系的學生,很高興可以認識大家。」說話的時候,定邦的聲音帶點顫抖,「我有個綽號叫小瓜,你們以後叫我小瓜就可以了。」


「小瓜,還有什麼可以讓大家更認識你的嗎?」老木問。


「還有哦,我是台南人,如果下次有機會的話,可以帶大家一起去台南玩。」


「那麼巧?我也是台南人欸。」老木笑笑。


「是喔……那真的好巧。」


「你住台南哪裡?」老木問。


「我住安平。」


「哦,我住火車站附近。」老木笑,「那我看未來有機會辦社聚的話,就來個台南行吧!」


「好了,那最後一個,壓軸,就是你了。」老木看著靠在角落牆壁的一個龐然大物,當他站起來時,我目測他身高大約175公分,體重應該有120公斤以上,經過走道上台時,兩旁的桌椅都被擠開。


「大家好,我是阿志。」阿志邊走邊喘,用緩慢的腳步上台。


「我今年大四,可是我今年已經25歲了。」聽到這裡,教室裡傳來驚呼。


是怎麼樣坎坷的人生,能夠讓一個人25歲還在念大四?


「我是資工系的學生,大家都知道,資工系的學生通常……都蠻宅的。」說到這裡,教室傳來一陣爆笑。


「我從小就很宅,考上大學還是一樣很宅,所以我沒有談過戀愛,從出生到現在都是自己一個人。」


「那可以談一下你延畢的故事嗎?」鳳姐提問。


「因為我大一開始就很愛翹課,程式設計被當了三次才過,演算法的教授很討厭我,但偏偏這是系上的必修課,所以我就延畢了,然後這一拖,就拖了兩年……」


「不對啊……」老木掐指一算,皺起眉頭:「那你今年應該是24歲不是嗎?」


「因為我大學重考。」全場又傳來混雜同情的驚呼聲。


「學校會感謝你多年的付出,我說學費。」老木致上敬意。


「反正……我今年一定要畢業!我只剩演算法這堂課了!」阿志握緊拳頭。


「對了,以後大家就叫我饅頭吧,這是我從國小到現在的綽號,如果有人叫我阿志,我反而會有點不太習慣。」饅頭科科笑。


「好了,好不容易所有人都介紹完了。」老木低頭看錶,露出時間似乎不多的表情,「你們四個就是性學研究社的新社員,也是終生榮譽社員。」


挖哩,居然還有榮譽社員這一招?


老木重新走上台,此時教室燈光暗下,鳳姐打開投影機,一個大大的字映在螢幕上面:「性」。


老木拿著雷射筆,以學者般專業的口吻說道:「性,是自有人類以來一個相當重要的課題。性蘊含著許多複雜的議題,所以我們需要去理解它、探索它,所以這就是我們社團成立的目的。」


老木向鳳姐示意,於是投影片又繼續往下一頁。


放映牆上出現幾張圖片,「不管東方還是西方,自古以來都有關於性的傳說與文化。以中國來說,無論是新疆、內蒙還是寧夏,都有男性生殖器的岩畫,這些岩畫反映了中國古代的性崇拜。而在希臘神話裡面,厄洛斯是掌管愛與愛慾之神,這個形象到了羅馬神話裡面被保留下來,並進一步成為我們較為熟知的愛神邱比特,性可以說是貫穿人類歷史發展的一個重要環節。」


「從科學的角度來看,人類有個跟其他動物很大的不同,是人類沒有明確的發情期。以貓狗來說,母狗一年平均會有1-3次的發情期,一般落在春季及秋季,一次會持續大約1-2個星期。至於母貓每隔2-3週就會發情一次,每次持續大約4-6天。有些人探討為什麼人類沒有明顯的發情期,他們得出了一個結論,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饅頭舉手,「我有看過一本書提過一個觀點,人類之所以沒有明顯的發情期,或著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發情,是因為雌性隨時都能交配,才能把雄性留在身邊,讓雙方產生更緊密的聯繫。」


「這或許是一種可能。」老木笑笑,「還有人有其他看法嗎?」


現場沉默了幾秒,這時鳳姐打了個岔:「這個我覺得有一種可能,因為靈長類動物有時會有殺害競爭對手下一代的情況,因為殺死對手的下一代,已經懷孕的母猴才會再次發情,所以在這種環境條件下,母猴為了保住孩子,就會偽裝進入假發情期,以避免自己的小孩被殺害。在長久的演化之後,最終就變成沒有明顯的發情期。」


「這也是流傳的一種說法,但我不愛這個假設。」老木笑。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小瓜睜大眼睛。


「我認為人類在邁向高等智慧動物的過程當中,所謂的性交,已經脫離了單純繁衍下一代的作用。對於動物來說,交配是為了繁衍,但對於人類來說,更多是為了彼此的愛。心理層面的變化,讓性行為本身不完全受到生理的支配,最終導致發情期的不明顯。」


「不過,青春期的女性大約一個月排卵一次,這就算人類的發情期了吧?」宇誠靠在椅子上,身體後仰。


「所以我開頭才提到,是沒有明顯的發情期,而非完全沒有發情期。」老木回答。


我的天……我倒抽一口氣,我很意外自己居然來到一個專業的學術社團,而且專門探討性!


「好了,今天畢竟是第一天見面,我們把重點擺在自我介紹,未來還有很多機會可以討論、交流。」老木低頭看看手錶,「今天就差不多這樣了,下課吧。下週同一時間、同一地點見面!」

本帖最後由 熊小猴 於 2021-4-24 18:02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