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青春校園】 熊之蒼穹 (31)揹著大熊走沙灘

31.jpg
「要死了……」夜色茫茫,在通往入口的木棧道上,我把大熊當成沙袋揹在身後。

汗水不斷從毛細孔滲出,在我額頭結成斗大的汗珠,並順著臉頰滑落至地面。

明明不是夏天,但此時流的汗卻比夏天更多。

「死大熊!臭大熊!沒事吃到這麼胖幹嘛啦……」我邊揹大熊邊咒罵,畢竟這「重量級沙袋」讓我快要吃不消。

「你不知道我現在快被你壓扁了嗎?」

「如果不是因為你幫我,我才懶得揹你離開這。」我上氣不接下氣。

「等回台北,我一定要去看醫生,檢查我手有沒有脫臼或骨折……」雖然我一路邊走邊罵,但大熊依舊動也不動,完全呈現昏迷的狀態。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考驗體力的時刻,我使盡吃奶的力氣,好不容易才揹著大熊來到入口處上坡的瀝青小路,從這裡下去,就能夠回到永鎮廟,那邊或許會有人可以幫忙送大熊到醫院。

好不容易都到了這節骨眼,我的身體卻開始不爭氣的發軟,已經沒力的我,無法再用揹的方式繼續下去。

還是先回到山下停車處,用機車運下去呢?不過這斜坡太過陡峭,大熊體型又如此龐大,我的機車前座應該駕馭不了。

就在束手無策的時候,突然我靈光一閃:打萬能的119。

我顫抖著雙手,將手機掏出來,靠夭……沒電。

我又是一陣晴天霹靂。

現在是夜半時分,周遭到底還有誰可以來幫忙啊……我絕望的想。

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把大熊放在地上,猶豫接下來要怎麼做。

還是把大熊放在這邊,先下去找人上來呢?這似乎成了目前比較可行的選項。

就在我打算要這麼做的時候,原本一動也不動的大熊,突然全身抽搐、冒起冷汗來,我緊握大熊的手,集氣道:「該死,大熊你撐住啊……我們要一起健健康康的回台北!」

屋漏偏逢連夜雨,遠方傳來了類似狼嚎的叫聲,原來是一群野狗在吹狗螺,他們在昏暗處齜牙咧嘴嬉戲打鬥著,彷彿是個隨時想開戰的戰士。如果我放大熊一個人在這裡,那最糟的情況,他的身體可能會被這些野狗啃食,這畫面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好,俗話說好事做到底、送佛送上天,我欠大熊一個人情,所以他的命我非得救到底不可!

想到這裡,我決定咬緊牙根,用連拉帶拖的方式將大熊拖下山。

要移動一個體重近百的胖子,這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我只能一點一點將他往下拉。如果找得到施力點的話,那搬移起來會比較輕鬆一點。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手捏得太深,還是在慌亂中有碰到大熊的敏感帶,在朦朧的夜色下,我發現大熊居然……

居然搭帳棚了。

我差點沒暈倒。

早不硬,晚不硬,現在才硬。這下可好了,現在搬移的時候,我還要特別繞開他聳立的「山丘」。

遠處那些在嚎叫的流浪狗,不知道是不是嗅到了什麼奇特的味道,居然在這時候發現我們,在吼叫幾聲之後衝了過來,

「媽啊!」我是個怕狗的人,一群不受控的野狗衝來,足以讓赤手空拳的我嚇破膽。

即便我想盡辦法用最快的速度把大熊拖回平地,但在最後還是被這群狡獪的野狗給團團圍住。

其中一隻比較帶有侵略性的野狗,跑到大熊的「山丘」聞聞嗅嗅,嚇得我趕緊揮舞拳頭驅散。

「不可以咬大熊的寶貝!」已筋疲力盡的我,那拳頭也只能嚇得牠暫時倒退幾步而已。

在摸清我們兩人的底細後,野狗們擺出戰鬥姿態,為即將到來的血腥做準備。

難道……我跟大熊今天就要命喪在此了?

就在情況緊繃的時候,背後傳來幾聲大吼,一個男子衝了出來,張開雙臂擋在我跟野狗之間。

說也奇怪,這些狗彷彿認識這個人似的,看到這人出現,居然奇蹟般的鳥獸散了。

「你沒事吧?」男子操著台語口音問我。

「沒事。」我汗水直流,「請問你是……?」

「我是管委會的人,這邊半夜很危險,你怎麼跑來這裡?啊他又怎麼了?」男子蹲下來看著大熊,當他目光移到大熊「山丘」的時候,我彷彿看到有三條線從他面前刷下。

「我朋友暈倒了,拜託請送他到醫院!」此時的我已口乾舌燥。

「好,你先待在這裡,我開車過來。」

在廟方人員熱心幫忙下,大熊終於被送到附近的醫院掛急診。

----

告別驚心動魄的一夜,醫院裡,大熊吊著點滴,我則坐在旁邊陪他。

看著大熊蒼白虛弱的模樣,我覺得於心不忍,也對大熊在緊急時候願意幫我的這件事情感到十分感激。

與其每天對著我說「我愛你」,還比不上危急時候幫上我一把。

反過來說,大奶壯熊空有好的皮囊,但在外表底下所潛藏的,卻是一顆無比醜陋的心。

對於先前大奶壯熊一連串怪異的行為,這陣子我也理出了一些頭緒,我推測大奶壯熊應該有些債務上面的問題,而他的焦慮跟這有關,他是為了利用我才跟我交往,根本不是真心愛我!

無論如何,我暗自決定,大奶壯熊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未來我一定會追查到底。

反正……這圈子很小,要探聽到一個人的下落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就在我思緒翻騰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大熊的呢喃聲。

「阿青,請你不要離開我……阿青……」

我撥開大熊額前的瀏海,摸了摸他的額頭,不冰冷,但也沒發燒。能說話,就代表大熊恢復了點意識。

「阿青……」大熊任性的把被子踢到一邊。

這個病房除了大熊以外,還有另一個高齡的插管病人在旁邊,我不確定那個人有沒有意識,不過隨著大熊聲音越來越大聲,有可能會吵到他,甚至是驚動到院方。

「阿……」就在大熊準備失控鬼叫的時候,我靈機一動,把右手食指塞進大熊的嘴巴裡。

咕嚕……

大熊乖乖的含著。

這招果然奏效,含著「棒棒糖」的大熊頓時安靜了下來,看來可能是口腔期未滿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