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青春校園】 熊之蒼穹 (32)大熊先生

32.jpg


隔天,大熊已經恢復意識並醒了過來,當我們兩人面對面時,我覺得有點害羞又有點尷尬。

「對不起,我是真的忘了那天後來發生什麼事了。」躺在床上的大熊看著我。

「你後來就昏倒啦,我怎麼叫你你都醒不過來。」

「可能是太累了。」大熊揉揉眼睛。

我壓低聲音,細聲告訴大熊:「而且……你那天還偷偷搭帳棚。」

「搭帳棚?」大熊睜大圓眼,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

「是啊,當我搬運你的時候,你起了生理反應。」

「難道……你看到了我的……」大熊的臉紅了起來。

「我才沒那麼壞心好嘛!」我嘟起嘴巴,「我那時候滿腦子都想救你,才沒心思把你的東西翻出來看。」

「其實我還蠻想被你翻的。」大熊癡癡的笑。

「想得美哩。」我發出嘖嘖的聲音,「不過,透過帳棚外觀目測,我隱約知道你的SIZE。」

「這麼厲害?」

「感覺是粗短型的,不過我有心理準備啦,胖子通常都這樣。」

「感覺你經驗很豐富喔。」大熊露出吃味的表情。

「才沒有好嗎!很久很久以前的數據歸納而已,那些都是過去式了,再說……我未來可能暫時想先休息一下。」

「休息?」

「對啊,經過這次事件之後,我的心想休息一下,不然我覺得好累。」

「嗯。」大熊認真的看著我。

「昨天發生的事情,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我低頭看著地板。

「所以,你不打算回拓網了?」大熊問我。

「暫時應該是這樣。」

「那……」

「怎麼了?」我看著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大熊。

「那以後,我還能繼續參與你的人生嗎?」大熊看著我。

被大熊這麼一問,我突然覺得心頭一暖。

「可以,當然可以。」我點點頭,從桌邊拿出紙跟筆,在上面寫下一些字。

「這是我的MSN帳號,歡迎你參與我的人生,也謝謝你讓我走進你的人生,未來還請大熊先生多多指教。」我把紙條遞給大熊。

大熊緊緊捏著我給他的紙條,端詳了好一陣子,然後抬起頭來看著我。

「阿青。」

「又怎麼了?」

「你還記得這是我們第幾次見面嗎?」

第一次是台北車站喝咖啡、第二次是貓空跟動物園,我數了數快速算出答案:「第三次。」

「對,你之前有說過,至少要見三次面才會想透露本名給對方,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了嗎?」

我回想了一下,這其實是我當初為了避開麻煩才臨時掰出的話語,卻沒想到我的一言一行,大熊都記得這麼清楚。

我伸出食指,指尖在大熊厚實的掌心上來回滑動。

「我叫一浩,王一浩。」

「我叫台平,林台平。」大熊的臉頰出現淡淡的紅暈。

就在粉紅泡泡逐漸佈滿整個房間的時候,突然傳來幾聲敲門聲,房門打開,一位護士走了進來,原來是來查看隔壁那位病人的狀況。

我們兩人的手瞬間縮回,在不確定護士有沒有看到的情況下,我突然覺得有點害臊。

「我先去廁所一下。」我在大熊耳邊輕聲說道,然後起身去廁所。

----

走出病房,迎面而來的是狹長昏暗的走道,我也不知道明明就是一間大醫院,為什麼連電費都要省。

依照告牌指示,我走到一個轉角處左轉,前面有扇隔門,門推開之後是條死路,死路的盡頭就是廁所。

走到廁所門口,我發現不知道是燈泡壞掉還是電路秀斗,裡面燈光一閃一閃,像極了日式恐怖片的場景。

我走到尿斗前面,拉開拉鍊,開始解放起來。正當我上到一半,突然外面有詭異的腳步聲傳來,之所以說這腳步聲很詭異,是因為從聲音判斷,這人的步伐鬼鬼祟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我靈機一動,用最快的速度把還沒上完的那一點點「卡斷」,然後躲到最裡面的隔間,將門輕輕關上。

說也奇怪,就在我躲進隔間之後,那個怪異的腳步聲就不見了。我使盡軟骨功趴在地上,透過門底的隙縫,觀察等等到底會有誰進來。

一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一個人都沒有,所以剛剛那個人是……離開了嗎?

好吧,或許可能是因為這兩天太累了,所以產生了幻聽,我的問題。

我揉揉眼睛,走到洗手台打開水龍頭,用清水洗了洗自己的臉,在整理了一下儀容之後,便轉身離開廁所。

沒想到前腳剛踏出廁所門口,入口處隔門外面又傳來腳步聲,跟之前那個鬼鬼祟祟的步伐不同,這次的步伐顯得相當急促,似乎急切想尋找些什麼。

又來了!?

我站在廁所門口屏息以待,因為接下來即將真相大白!

磅一聲轟天巨響!隔門被粗魯的推開,一個臉戴粗框眼鏡、頭剪馬桶蓋造型的年輕男子闖了進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尿好急啊~尿好急啊~」馬桶蓋頭男狂摳胯下,往廁所這裡衝來。

就在我們兩人快要撞上時,我趕緊閃到一邊,在擦身而過後,這人頭也不回的衝進廁所裡面。

上廁所能上到如此猥瑣,這位仁兄也可稱得上是古今中外第一人。

----

海濱沙灘揹大熊,害我去中醫診所針灸推拿整整一個月。

隨著將錢付清,這件事情逐漸告一段落,我也恢復了過往正常的生活,而從那天開始,大熊在我的心目中,就是那個「最特別的好朋友」,一個曾經在我患難時,對我伸出援手的好朋友。我曾經思索過,按照那晚沙灘的氣氛,如果大熊沒有昏倒過去的話,在擁抱之後,他很有可能會跟我告白,那是否……是否我們的關係就不只現在這樣呢?不過保持現在這個進可攻、退可守的狀態,卻也未必是件壞事,我剛擺脫跟大奶壯熊的關係,我需要時間療傷,在還沒完全摸清楚自己心之所向,以及對方真實面目的情況下,就盲目投入下一段戀情,很有可能會重蹈上一段感情的覆轍。

就這樣,我跟大熊保持在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誰也沒說破。





本帖最後由 熊小猴 於 2021-10-4 22:00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