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青春校園】 熊之蒼穹 (35)圍剿大會

35.jpg
為了這件事情,鳳姐變得瘋狂,常常在宿舍高談闊論,宣洩自己對校方保守作為的不滿。甚至,他還在課後四處穿梭在各大學院,藉由連署、發傳單的方式來試圖改變校方的決定。

這就是我欣賞鳳姐的地方,他是個不折不扣的行動派、街頭革命者,任何理念如果只是空談,那就只是淪為口號,唯有實際作為,才能讓理想被實踐。

「一浩,你可不可以幫鳳姐這個忙啊?」終於,饅頭受不了跑來問我。

「這……我不知道我要怎麼幫他。」對於饅頭提出的要求,我哭笑不得。

「我覺得你可以做一個橋梁。」饅頭用充滿希望的眼神看著我。

「橋梁?什麼意思?」我一頭霧水。

「我覺得你很適合當鳳姐跟學校之間的橋梁。」

「為什麼?」

「因為鳳姐各方面都太前衛、太極端了,很容易被誤解。」

「是這樣嗎?」

「死馬當活馬醫嘛,反正大不了再被駁回一次而已,最壞的情況也不過就是這樣。」

「那你怎麼不去幫他?」我反問饅頭。

「我反應跟口才又沒你好,鬼點子也沒你多。」饅頭一臉囧樣。

「最好是。」我哼一聲。

「真的啦!」饅頭哀號。

「不過……你這次怎麼會那麼認真的幫鳳姐?」我搔搔下巴。

「這就說來話長了……」饅頭神秘的說。

「感覺事情不單純喔。」

「好吧,偷偷跟你說,其實是鳳姐託我問你的,這你可別跟他說。」饅頭壓低聲音。

「鳳姐?他……」有股話卡在我的喉嚨說不出口。

「鳳姐大概覺得,至少在這件事情上,你是能夠幫上一點忙的吧。」

「沒想到……好吧,那我找時間去跟鳳姐聊聊。」

在和鳳姐當面確認後,我答應下禮拜跟他一起去社輔會找學務長。

----

既然答應鳳姐了,我不想隨便幫他做做,所以我跟鳳姐要了關於新社團的各種資料,並藉此做好幾十頁的簡報及企劃書。不過在答應鳳姐的同時,我也請他給我保證,這次簡報內容我需要事先保密,而且以審核可以過關為最終目的,至於方式如何,他都不能干涉我,或強制要求我修改。

很快的,約定好的那天就來臨了,當我跟在鳳姐後面,走進行政大樓社輔會會議室的那剎那,我差點沒暈倒。

因為坐在會議室裡面的人,人數比我原先想像的還要多。

原本我以為只是要面對學務長一個人而已,沒想到當天除了學務長以外,還有另外10名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評審,虎視眈眈坐在那裡。

學務長和評審們圍成馬蹄形座位,用馬戲團看戲的姿態看著我們,這氣氛真是說不上來的怪。

這不就單純一個新社團的審議嗎?怎麼可以搞到這麼大排場?

鳳姐也不怯場,大剌剌走到講台,並拉開後面的椅子坐下。

「隨身碟。」

鳳姐一說,我把隨身碟從口袋掏出來插入USB孔,並打開電腦跟投影機。

在電腦跟投影機開機的過程中,學務長率先打破沉默:「兩位同學午安,我是學務長,負責學校內社團相關的業務,你們要不要先自我介紹一下?」

一如往常,鳳姐用高冷的姿態把自己的姓名、科系、年級報上,從他說話的口氣,我嗅到一股濃濃的火藥味正在會議室裡瀰漫。

「你,我們認識很久了。」學務長用銳利的眼神盯著鳳姐,然後又轉頭看向我:「至於你,也請你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王一浩,中文系大四雙主修政治系,現在是性學研究社社員。」我朗聲回答。

「性學研究社?」這五個字除了讓學務長瞳孔瞬間撐大外,還引來全場一陣譁然。

「你也是性學研究社的?」學務長那獵鷹般的眼神緊緊盯著我。

我點點頭。

突然,學務長嚴肅的臉孔放鬆了一點,他笑了笑,問我:「那你們性學社平常都是在做什麼的呢?」

「探討生命的意義,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什麼?」學務長旁邊傳來騷動不安的聲音。

學務長冷笑了一聲,「那貴社還真富有教育意義。」

「謝謝學務長誇獎。」

「你已經大四啦。」學務長旁邊一個捲捲頭中年婦女,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你看起來很年輕欸。」

被她這樣一說,我也不知道這樣是褒是貶,但我總感覺這是明褒暗貶。

「很多人都說我長得比同輩年輕,但我個人推估,應該是因為我時常保持一顆年輕的心吧。」我呵呵呵想含混過去。

包含捲捲頭中年婦女在內的幾個人,曖昧的笑了幾聲。

「你們今天來,是想來談新社團重審的,對吧?」學務長低頭翻閱手上一份文件。

「對,或許大家對社團還有點誤解,今天是想跟大家說明一下這個富含創意的新社團。」我將會議室燈光調暗,用轉接頭接上投影機,在打開PPT簡報後,簡報內容透過放映機映射在會議室牆壁上。

「什麼?」全場又是一陣譁然。

「寵物關懷社?」

「對,我們想成立的這個新社團,是以關懷寵物為出發點,打造一個主人跟狗狗緊密關係的社群。」在我向其他人說明的同時,我的眼角餘光瞄到鳳姐的表情充滿憤怒及不悅。

「這什麼跟什麼……」捲捲頭婦女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我拍拍手,饅頭敲敲會議室大門後,跑了進來。

「這是我家的寶貝狗狗,今年26歲。」我拿出項圈套在饅頭脖子上,搔搔他的頭,饅頭立刻乖乖蹲下,並做出吐舌哈氣的表情。

「等等!」學務長左前方一個戴粗框眼鏡的男生,氣急敗壞的說:「我認為這社團除了敗壞風氣外,還會有安全性的疑慮!」

我站在原地,將項圈從饅頭脖子上慢慢拿出,展示給全場看:「想請教一下在場的各位,這個項圈,跟一般貓狗項圈有什麼很大的不同嗎?」

「沒什麼太大的差異……」可能想了想覺得自己說的不對,粗框眼鏡男轉變口氣,怒斥道:「那又怎樣?」

「所以學校裡面有個貓狗寵物社,沒有安全疑慮,而同樣的東西換到了新成立的這個社團,就會有安全疑慮?」

「但人的生命比貓狗值錢!」粗框眼鏡男咬牙切齒。

我從講台底下的包包掏出一條繩子,展示給全場看:「那我想再請問一下,這條繩子,可不可以拿來登山?」

「可以,那又怎樣?」

「所以同樣的繩子,可以拿來登山,也可以拿來做其他不同的事情,有時候問題不是東西本身,而是使用的人怎麼去用,對吧?」

全場沉默了幾秒,我接著說:「就我所找到的資料,近七十年來,台灣發生了超過400件山難,其中學生山難就佔了快一半,而有人統計過,學生發生山難事件的頻率,是其他一般民間社團山難的近7倍。同樣的,游泳、衝浪、烹飪或攀岩也是類似的道理,那我想請問一下在座的各位,有哪間大學因為安全性的理由去禁止過這些社團?有些時候,公開說的理由都不是真正的理由,真正的理由不能說,因為真正的理由是看不順眼,對吧?」

「現在是資訊流通的時代,今天就算沒有這類型的社團,學生們還是會私底下偷偷去玩、去嘗試,與其讓學生私下接觸卻得不到使用上的正確觀念,那何不由社團來聘請經驗豐富的名師來上課,由他們提供安全、正確的使用觀念,以避免學生因為錯誤的嘗試而走彎路呢?」

聽我說完,全場又是一陣靜默。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