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青春校園】 熊之蒼穹 (45)密室療傷

45.jpg

夜半時分,等其他室友都睡了,我打開房間裡面昏暗的小黃燈,並喚醒躺在床上的大熊。

全身只剩一條大尺碼卡通內褲的大熊掙扎著起身,盤腿坐在床上。

「現在還會流鼻血嗎?」我用濕紙巾擦去大熊臉上的血漬。

「看樣子應該是止住了。」儘管這麼說,但大熊的語氣似乎不太有把握。

「那傷口呢?」

「傷口短時間內應該沒辦法復原吧。」大熊滿臉無奈。

「對不起……」我又將大熊深深擁入懷裡,想到是自己草率的決定而造成這樣的後果,我感到萬分愧疚。

「對了,你還沒吃飯呢。」我從桌邊提起微波過的餐盒。

本來大熊想移動身體,但卻被我擋下。

「沒關係,我餵你就好。」

說到這裡,我和大熊同時臉頰一紅。

就這樣,我一口接一口的餵大熊吃飯。

大熊也很溫和,就這樣默默接受我對他的好。

餵完後,面對大熊厚實有肉的背部,我從外出急救用的醫藥箱裡面,拿出剪刀、OK蹦、藥水、藥粉、繃帶跟紗布。

在封閉空間及昏暗燈光的襯托下,那時的情境像極了武俠小說裡面的密室療傷。

「我這方面不太擅長,等等要請你多多包涵哦~」我吞了吞口水。

聽我這麼說,大熊給了我一記微笑當作鼓勵,隨後,我開始幫大熊檢查傷口,並塗抹起來。

「啊嘶……」當藥水觸碰到傷口時,大熊疼的抽搐幾下。

「很痛嗎?」我輕聲問大熊。

「還好。」大熊的表情像是已經咬緊牙根。

「你騙人。」

「真的,有你在就不疼。」大熊笑了笑。

在塗了些藥水跟藥粉後,我十分不專業的用OK蹦、紗布及繃帶將大熊的傷口依序包紮,在包紮的時候,大熊寬闊的厚背及濃厚的體味,讓我忍不住想入非非。

我就喜歡這種體味重的,啊嘶……

就在長長的繃帶纏繞過大熊肩膀的時候,我趁機吃了一下大熊的豆腐,朝他熊奶抓了兩下。

「阿青,不要胡鬧。」大熊微微轉頭看著我,但語氣十分鎮定。

「大熊……」我忍不住從後面環抱住大熊,用下巴開始在大熊的耳後厮磨,並感受他炙熱的體溫。

「謝謝你一直對我這麼好,如果不是你,那當初在海濱沙灘那晚,我可能已經……」說到這裡,我俯身輕輕吸吮大熊已然激凸的奶頭。

彷彿是觸動發電的開關般,大熊的身體抽動幾下,他轉過身子和我面對著面,我感覺到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而臉則紅的像是顆熟透的番茄。

「阿青,我想繼續對你好,一輩子都對你好。」大熊深情的看著我。

我摸了摸大熊的耳朵,發現他的耳朵變得好燙。

大熊伸出右手,撫摸我曾被大奶壯熊特訓過的胸肌,並露出小孩般貪婪的神情。

我也害羞起來,移動右手食指,在大熊的臉上畫畫。

「台、平……」

畫到一半,大熊卻本能性的閃躲起來。

「怎麼了?」我緊張起來。

「臉上的小瘀青跟傷口還沒全好。」大熊輕輕的說。

在昏暗的燈光下,我仔細看了看大熊臉上的傷口,在確定好位置後,拿藥水及OK蹦幫他包紮。

在包紮完後,看著大熊貌似天真無邪又渾圓可愛的臉龐,我忍不住朝他額頭親了一下。

大熊呵呵呵笑了出來,似乎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我環抱大熊的身體,在昏暗燈光的催情下,和他濕吻起來。

還好大熊沒有口臭,整個過程我只感到鹹鹹濕濕,而沒有其他刺鼻的臭味。透過嘴唇相貼,我感覺有濕濕的液體流進我的嘴裡,那想必是大熊的唾液。

在交換彼此的唾液後,我將自己全身衣服脫光,只留下一條內褲。透過昏暗的光線,我看到大熊的四角褲呈現不規則狀的隆起。

在慾望作祟下,我一股腦將大熊撲倒,隨後我們又開始一陣激吻,在激吻的同時,我伸手右手,試圖將大熊全身最後一條防線扯下。

「阿青。」大熊阻擋著不給脫下。

「怎麼了?」壓在上面的我,一頭霧水看著大熊。

「今天先不要好嗎?」大熊看著我。

「為什麼?」

我衣服都脫了,現在才跟我說這個?

「你很好,可是我不隨便。」大熊用平和的神情看著我。

「這跟隨便不隨便沒關係啦。」說完,我又急著將大熊的內褲扯下。

「阿青,請你尊重我!」雙眼緊閉的大熊,雙下巴瘋狂的晃動。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原則,這點是我的堅持。」大熊用手緊緊護著內褲,絲毫不讓我越雷池一步。

「什麼?」我感到訝異。

莫非……大熊真的是處女座?而這就是處女男莫名的矜持?

「我的身體只會留給我的另一半,不管這個人是誰。」大熊睜開眼睛看著我。

「哦,那好吧~今天就先不要了。」說完,我覺得自討沒趣的仰躺在床上。

「阿青,對不起。」大熊落寞的抓著棉被,那表情好像很怕失去我似的。

從生澀的反應看來,我猜大熊應該還沒破處。

「台平是處男」這五個字,從我腦海快速閃過。

「對不起啦,有機會會補給你。」大熊在旁道歉。

「那今晚抱著睡,可以嗎?」我轉頭望著大熊。

「可以。」大熊看著我。

「那抱抱。」我敞開雙手。

「抱抱。」大熊迎合上來。

在冷氣的吹拂以及大熊肉體的撫慰下,那晚的太虛幻境特別的香甜、美妙,我只記得後來我們兩人維持抱睡的姿勢入夢鄉,至於幾點睡著、是不是一起睡著,這我不曉得,但也不重要了。

----

一早醒來,大熊還在我身邊呼呼大睡,通常胖子的鼾聲都很大聲,LATTE如此、大奶壯熊也是如此,而大熊的鼾聲也不落人後,那音量可說是如雷貫耳。

「大熊,該起床囉~」我在他耳邊輕聲呼喚。

大熊睡眼惺忪的看著我,露出幸福的微笑,不過隨後又傳來痛苦的表情,這讓我想到他昨天的傷應該還沒全好。

在確認饅頭跟鳳姐都出門後,我攙扶大熊到浴室盥洗。

趁大熊在浴室刷牙洗臉的時候,我一邊整理房間,一邊把昨天大熊送的那個用熊熊包裝紙包裝的小禮物拿出來。

「感覺很精緻,不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就在我咕噥的時候,房門被輕輕推開,原來大熊已經盥洗完畢回來了。

「怎麼了?」大熊睜大圓眼看著我。

「在看這個你號稱是神秘的小禮物啊。」我笑了笑。

「這可是我猶豫了一陣子之後,鼓起勇氣才決定的。」大熊露出既神秘又害羞的表情。

「你可以透露一下裡面是什麼東西嗎?」

「你拆開來看就知道了嘛!」大熊的臉微微紅了起來。

「幹嘛突然臉紅?」我突然覺得哪裡有點不太對勁。

「先拆再說嘛!」

在大熊的鼓舞下,我小心翼翼將包裝紙拆開,在拆開的過程中,陣陣刺鼻味傳來。

等包裝紙完全打開,我看到裡面居然是……

一條內褲。

更精確來說,是一條穿過的內褲!

為什麼我知道這條內褲穿過?因為那上面有使用過才會有的皺褶跟汙漬!

「這個是……?」

「我穿過的原味內褲。」


本帖最後由 熊小猴 於 2021-10-13 23:04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