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青春校園】 熊之蒼穹 (48)體檢

48.jpg
許多人生的重要大事總是在畢業前來臨,就好比當兵體檢,當我收到體格檢查通知單的時候,內心充滿著忐忑不安,畢竟從小到大聽多了關於軍隊繪聲繪影的傳聞,所以即便軍教片拍得再怎麼搞笑,在收到通知單的那個當下大概也笑不太出來。

為了體檢這件事,我還特地搭客運回台中一趟。

整體的流程並不複雜,大致就是帶著體檢通知單、大頭照、身分證,以及一些相關的證明文件,就可以前往指定的體檢醫院檢查。

報到當天,首先會在報到處確認身分及填寫表格,接著現場人員會引導到更衣室更衣,在穿上體檢袍後,就會開始進行一連串的體檢。

體檢可以想像成是比較完整、比較複雜的健康檢查,諸如X光、身高體重測量、抽血驗尿、牙齒檢查、心電圖、視力檢查、外科、量血壓、精神狀況……等等,而傳聞已久,讓人聞風喪膽的外科「檢查生殖器」關卡,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誇張,或許是運氣問題,不同人遇到不同的醫生會有不同的作法吧,我遇到的只叫我做起立蹲下之類的動作,至於檢查生殖器只有目測,根本一點碰觸都沒有。

比較麻煩的是眼科,那個眼科醫生不知道那天是哪根筋不對勁,不斷反反覆覆來回做了好幾次測試之後才放我一馬。在歷經大約1個多小時的檢查後,我離開醫院前往台中客運站,等待1-2個月後最終體檢報告出爐。

在搭客運回台北的路上,我打手機給大熊,閒聊今天體檢發生的事情。

「那看來今天體檢還蠻順利的呦。」在電話那頭,大熊一貫暖男口吻。

「我覺得我應該會是替代役體位吧。」我靠在客運椅背上。

「怎麼確定的?」大熊問我。

「因為我是高度近視,我有事先查過相關資料,按照我的度數,應該是替代役體位沒錯。哀哀,其實我內心還蠻渴望可以當常備兵,趁機鍛鍊一下體魄的說。」我握緊拳頭。

「我過幾天也要去醫院體檢。」大熊在電話上告訴我。

「真假?」我眉毛一揚。

「對啊,沒意外的話,我今年會畢業,所以我也收到體檢通知單了。」大熊深呼吸一口氣。

「你之前不是說你免役嗎?」

「其實還不一定欸,因為我的BMI剛好卡在尷尬地帶,所以具體要看那天體檢的結果決定。」

「替代役跟免役,感覺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生規劃。」

「這我倒是放寬心,反正就按照平常心面對就好了。」大熊呵呵笑。

沒想到世事難料,大熊不知是否業力引爆,他在體檢前幾天亂吃東西吃壞肚子得了急性腸胃炎,整天拉了又吐、吐了又拉,體重直直掉了好幾公斤,我是不清楚他在最後關頭有沒有垂死掙扎努力大吃大喝,但總之最後體檢出來的體重按照體格表換算,應該會落在替代役體位。

大熊免役夢碎。

「當替代役也蠻不錯的。」我安慰大熊。

「其實我比較想當常備兵。」大熊如是說。

「呃……那下輩子應該有機會。」我也不知道該多說什麼。

反正木已成舟,既然體檢已經結束,那接下來與其去擔心體檢出來是什麼體位,或是入伍會發生什麼事情,還不如好好放寬心努力衝刺學業,以迎接畢業以及兵單的到來。

----

好像一些平常不會發生的事情都會在畢業前發生,四月份除了體檢報告出爐外,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饅頭死會了。

先說體檢報告出爐後的事情吧,就如同我原先所預估,因為從小高度近視的關係,我毫無懸念被判定為替代役體位。至於大熊,因為BMI的關係,最後也被判定為替代役,我很欣賞他跟我一樣堅持想要當常備兵的那顆心,只可惜世事無常,因為命運之神的作弄而讓我們兩人紛紛夢想破滅,最終必須放棄對穿上迷彩服的妄想而改服替代役。

根據兵役流程,在體格判定之後就是抽籤。如果是一般的常備兵,抽籤是按照教育程度、科系、所抽的籤票來決定服役的軍種兵科,如陸、海、空、海軍陸戰隊等,以及之後的入營順序。如果是替代役就單純一點,直接抽籤決定入營順序而已,如果當天沒到場的話,就由公所人員代為抽籤,之後就是等待畢業後的徵集令了。

至於饅頭死會的這件事,我也是無意中和他聊天才曉得,對方是透過臉書社團認識的,綽號是本本。說起本本這個人的長相,我覺得他長得蠻像F4裡面的仔仔,就連身材跟講話方式都很像,我覺得如果今天他不是喜歡男生的話,應該會迷死一大票女生吧!

饅頭從以前就喜猴,所以我對於饅頭找了個猴猴當男友完全不意外,意外的是本本居然住嘉義……嘉義跟台北是遙遠的距離,尤其對手頭還不寬裕的學生來說,光來往的交通費就足以壓死一個學生對愛情的渴望及想像,然而這似乎沒有熄滅饅頭想追求真愛的熱情。自從和本本交往之後,饅頭假日總是三不五時會撥空往南部跑,而本本也不時抽空北上和他相聚,原本身為饅頭好友的我,應該要為好友死會感到開心,不過或許是因為仔仔跟瀧澤秀明都是走花美男路線,因此每當本本放假跑來太虛幻境和饅頭幽會,我和本本不經意在走廊或樓梯口撞見的時候,我總會想起Tony這個人。

說起Tony這個人,當初在王品洗手間跟他約法三章之後,他就這樣人間蒸發了,我們之間再也沒有任何的聯繫。當然對我而言,我不想要、也不需要跟他產生交集,只是單純對於這個人無端消失感到好奇罷了。

或許他真的忘了我,或是已經放下這段孽緣了?

拜託請他繼續消失、永遠消失,我暗自這樣希望著。

無論如何,因為仔仔跟瀧澤秀明風格有點像,所以每當我和本本對到眼的時候,一股奇怪的感覺總會油然而生。除了上述這點以外,其他的我都樂見其成,並打從心底給予他們深深的祝福。

我想人生難以預料,而愛情也是,當初跟饅頭在王品牛排打賭的那時候,我只是隨口說說,卻沒想到最後真的應驗。

這場愛情打賭,最後輸的那個人,是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