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今年,似乎是韓劇在全球大爆發的一年。

前有《D.P:逃兵追緝令》拿下豆瓣9.1分,後有《魷魚游戲》連續27天登頂全球電視劇排行榜。此外,愛情劇《海岸村恰恰恰》和犯罪劇《My Name》也同時躋身該榜單前十,口碑、流量雙收。

現在又來了一部新劇《地獄公使》,正式開播前已獲得廣泛關注。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它是首部受邀參加多倫多國際電影節 ,以及唯一入選BFI倫敦電影節“LFF Series Thrill Strand”單元(Thrill Strand 旨在介紹“緊張刺激的作品,會讓你腎上腺素飆升,如坐針氈“),並且獲得首播機會的韓劇。

11月19日全球上線後,立馬刷新了《魷魚遊戲》創造的紀錄:在首日強勢奪下全球電視劇排行榜首位。

這是韓劇首次在上線24小時內登上Netflix TV Show收視率排行榜TOP1。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BBC報導說:“繼大獲成功的韓劇《魷魚遊戲》之後,《地獄公使》再次證明了韓國影視業的國際影響力。”

那麼,《地獄公使》品質到底咋樣?特別在哪裡?能超越《魷魚遊戲》嗎?

1、先天的基因優勢

首先,《地獄公使》是原始基因太強,從故事、幕後團隊到演員,每一項都接近最優,從「出生」就具備了火爆的潛質。

故事改編自人氣網絡漫畫《The Hellbound》,評分高達9.77,被評為“漫畫史上最令人震驚的作品”。

劇集開篇就很高能。故事發生在2022年,看起來普通的一天,一個中年人緊張地坐在咖啡館裡,盯著手機上的時間。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與此同時,咖啡館有幾個年輕人,在看一個宗教人物的講座,他表示神派了公使來奪走某些人的生命,並展示了東南亞某國一段怪物殺人的視頻。

這時候時間到了下午1:20,那個緊張的中年人幾近崩潰。突然遠處傳來轟鳴聲,幾秒之內,三隻猩猩式的怪物衝進咖啡館,最終在眾目睽睽的街道上燒死了這個人,然後消失。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接著,韓國有其他人也收到了預言,告訴她將在幾天后的幾點幾分下地獄。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這些怪物真的是神派來的嗎?神為什麼要這樣做?背後是不是別的陰謀?

這個先聲奪人的概念,可以說相當成功,在病毒、喪屍、外星入侵等等末世題材之外,開闢了新的道路。

導演和編劇是2016年因執導《釜山行》名聲大噪的延尚昊,第一部真人長片拿下當年韓國本土票房冠軍,實力不容小覷。在演員方面,劉亞仁三個字已經足夠亮眼,剛35歲,就攬下三尊影帝獎杯和兩尊視帝獎杯,而且這是他繼《芝加哥打字機》後的四年里首部劇集作品。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除此之外,《商道》的女主金賢珠、《從邪惡中拯救我》的朴正民、“素媛”李來、靠《啊,荒野》拿到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配的梁益準等,都很值得期待。

因為種種優勢,韓媒曾把《地獄公使》選為2021年底OTT最令人期待作品TOP1,開播後熱度也和預期一致,一路狂飆。不過,《地獄公使》的口碑不高,而且有點兩極分化的趨勢。爛番茄新鮮度高達100%,IMDb和豆瓣分別只有6.9分、7.0分。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喜歡的人很喜歡,血腥和暴力場景接連不斷,演員表演極佳,濃烈的宗教意味和反轉,讓故事它像是一個深刻的醒世寓言,諷刺意味十足。許多人覺得,《地獄公使》比《魷魚遊戲》更好看、更具回味感,甚至認為它“超越所有今年的韓國電視劇”。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不滿,主要集中在敘事節奏和情節展現上。單場戲都演得很慢,觀眾已經完全接受到信息、且看到奇觀了,但這段戲遲遲不結束。比如開篇戲,從聽到轟鳴聲怪獸出場到中年男人被燒死,就拍了近4分鐘。

整部劇中,演員們的一個哭泣、一個震驚表情,都給出了相當長的時間,讓節奏顯得拖沓。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另一方面,大情節上又很倉促,有跳躍感。

原漫畫總共有兩季,每季的主題不同。主線故事外,還有多條不同的人物故事線。然而延尚昊把兩季故事拼在一起,前三集講新宗教的建立,後三集講新宗教的崩塌,明顯感覺到篇幅不太夠,很多事情沒展開。

於是,人物不夠豐滿且bug也很多,變得工具性。也並未充分展示政府、軍隊、其他宗教、其他國家對“地獄公使”的看法,故事非常迅速跳躍到四年之後,導致代入感、可信感降低。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2、多元的現實隱喻

即便口碑好壞參半,但不影響《地獄公使》最大魅力所在:你原本以為它是科幻恐怖,最後才發現它是一部指向現實的寓言。

以鄭晉守(劉亞仁 飾)為首的新真理會,非常了解媒體和輿論,他們籌謀多年,終於通過直播一個女性被“地獄公使”燒死的畫面,確立了宗教地位。“演示”現場,甚至有權貴帶著面具,在VIP席位近距離觀看“神”的殺戮。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VIP席位是女子的鄰居們出租了房子,新真理會拆掉了附近大量的房屋,確保電視台、媒體、民眾能夠看到這場死亡。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眼見為實”,親眼目睹了“地獄試演”全過程後,人們因恐懼臣服於神,紛紛膜拜起了新真理會以及會長鄭晉守。

影視作品來源於生活,近幾年一直有韓國邪教的傳聞。去年疫情期間,韓國邪教團體搞非法集會導致新冠擴散,曾引發不小的轟動。 《地獄公使》的宗教議題,似乎也與韓國邪教盛行有關。鄭晉守強調“傳播神的旨意,希望人類活得更加正直,是新真理會的唯一教義”。

然而,我們看的是,新真理會的狂熱份子「箭鏃」各種打砸搶燒,把持懷疑態度的刑警陳慶勳(梁益準 飾)和律師閔慧珍(金賢珠 飾)視為敵人,以正義之名,執行私刑。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被預告死亡的人,失去尊嚴和人權。

未經司法程序調查,人們就堅信被宣告的人,一定是罪犯,一定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那些被宣告者,不但要等待死亡,個人信息還被曝光、私生活被污名化、遭受網絡暴力;女兒舉報、揭發父親屢見不鮮;一人宣告、全家有罪,死者家屬遭受長期的歧視、虐待。

因此,一些人在非公開場所被宣告後,不敢曝光,只能選擇提前自殺,保全家人。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在第一個被宣告的女子被焚毀後,領頭人鄭晉守也公開號召過大家:“擺脫慣常做法,積極行動起來。”社會各處都是新真理教的耳目和狂熱信徒,法律形同虛設。

這一幕幕如此熟悉,很像過去兩年疫情給世界帶來的變化。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地獄公使》:開播就打破《魷魚遊戲》紀錄,能贏嗎?


《地獄公使》就像一個警鐘,它在警醒什麼?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感受。

正如Decider網站裡的一句評價:“《地獄公使》雖然緩慢且不連貫,但是它創造了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可以延伸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劇集的最後,新真理教因為另一場“直播”面臨崩塌,曾經是信徒的警察,逮捕了祭司,暗示著法律重新回歸。當我們以為故事要結束時,彩蛋帶來了更大的衝擊

這裡就不劇透了,但《地獄公使》因為這個彩蛋有了續集的可能,“神”究竟是誰,“神”的目標是什麼,全世界對“神”的看法是什麼,怎樣對抗“神”,可能都會在續集出現。

個人簽名檔

吃飽就睡,睡飽就吃,秉持著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的廢宅精神!
等我睡醒了,立刻送上腦中夢到的故事給你們!快來Follow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