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不死不滅-還我真尊 作者:辰東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59589 94 31
第一卷 第一章 橫空出世

天宇大陸7840年九國大戰爆發,歷經10餘年四國被滅,餘下五國也元氣大傷,再無力徵戰。五國統階級終於達成共識,簽署了互不侵犯的協議。

大陸一片蕭條,百廢待興。

7878年九國大戰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餘下的清風、敗月、漢唐、無雙和新明五國經過多年的休養生息,已經元氣大復。大陸百廢具興,一片歌舞升平的繁榮景象。

長生谷位於漢唐帝國境內,一年四季谷內始終鬱鬱蔥蔥,充滿生氣。

這裏有一個古老的傳說,相傳遠古時期長生谷內住著一個蓋代魔君,此君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縱橫大陸,傲視當代,難逢抗手。

不知為何,魔君觸怒了仙人,一場仙魔大戰在谷內展開。魔君不愧為天縱奇才,居然將肉體凡胎修到了仙魔之境,強橫的實力另仙人都感到難以招架。

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結果如何,無人得知。很久以後谷外居民才敢進來觀看,只見谷內滿目瘡痍,地上到處是殘枝敗葉,獸骨堆積如山。此後數十年谷內寸草不生,無絲毫生機,一片死寂。

大約又過了百年的光陰,谷內才慢慢的恢復了生機,重現了長生谷內一年四季鬱鬱蔥蔥、生氣勃勃的景象。

即使如此,再也沒有人願意踏入谷內一步。

這些畢竟只是古老的傳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被人們所淡忘。

7878年長生谷迎來了它的稀客,一家四口般進了谷內居住。

三個月後的一個夜晚,長生谷內年輕的女人要生產了,痛苦的呻吟不時從一間茅屋傳出,期間夾雜著老婦人的鼓勵和安慰聲。

一個年輕人在屋外走來走去,臉上盡是焦急只色。而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靜靜的坐在院中的一把椅子上,神態說不出的悠閒。

“言志不要走來走去了,放心吧,沒事的。你娘生你的時候,我可沒你這么慌張。當時我在院中擺了一桌酒菜,自斟自飲,‘敬候佳音’。”

年輕人停下身來,笑道:“怪不得娘每次提起過去的事情總要數落您一番。”

正在這時一聲嘹亮的啼哭劃破了夜空的寧靜。

“生了,生了。”年輕人高興的幾乎跳起來,轉身就想跑進屋內。

但正在這時異相發生了,從小屋之中發出一道耀眼的血紅之光,血紅的光芒剎那充滿了整個長生谷。隨後耀眼的血紅之光直衝天際,星月之光都黯然失色。

年輕人驚呆了,老人也豁地站起身來。

與此同時大陸上數十位追尋武道極境的武者同時心存感應,齊望向長生谷的方向。

無雙帝國插天峰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席地而坐,他身後站著一個英氣勃發的少年。

少年道:“師傅,那衝天的血光是什么?”

老人雙目神光湛湛,望著萬裏之遙的衝天血光感慨道:“是不屈、是不服。”

清風帝國月光殿中一個老婦人喃喃自語:“殺戮來了。”

新明帝國的雲煙閣內傳來低語:“一段湮滅的歷史。”

敗月帝國內一老者道:“破空飛仙。”

漢唐帝國有人道:“仙魔大戰。”

雲山之巔,有人道:“不死不滅。”

…………

…………

…………

衝天的血紅之光持續半分鐘後,突然瞬間消失,無影無蹤。

年輕人如夢方醒,大叫一聲衝進茅屋。

只見他嬌弱美麗的妻子疲倦的躺在床上,而他的母親────老夫人正在逗弄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嬰兒,小嬰兒不哭不鬧,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正在一眨不眨的望著他。

年輕人激動的叫道:“娘,這是我的孩子嗎?”

“噓,小聲點。別把婷婷吵醒了,她剛生產,身體還非常的虛弱。”

年輕人緊張道:“婷婷沒事吧。”

老夫人笑道:“沒事,都已經當爹了,還這么毛躁。還不快來看看你的寶貝兒子,瞧,多么可愛。”

老夫人臉上充滿了溺愛之色。

年輕人伸手接過小嬰兒,忍不住在嬰兒粉嘟嘟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娘,剛才你沒看到一股衝天的血紅之光嗎?”

老夫人道:“竟說夢話,哪裏有什么血紅之光呀,還不快把小寶貝抱出去,讓你爹看看。”

年輕人抱著嬰兒走出屋外,高興的叫道:“爹,是個男孩。”

老者道:“快,抱到我和你娘的屋中去,晚上溼氣大,小心傷了他。”

年輕人和老者走進另一間茅屋中,不久老夫人也走了進來。

小嬰兒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骨碌碌轉來轉去,不停的打量三人。

老夫人道:“你們瞧,這個孩子多可愛,剛生下來就會認人了,而且不哭不鬧。”

老者面色凝重,“老婆子,剛才小寶貝出生時,沒發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嗎?”

“你們爺倆今天怎么了,竟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老者道:“你有所不知,剛才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接著老者將剛才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老夫人聽的目瞪口呆,好半天才開口道:“剛才屋中真的什么事情也沒發生,根本就沒有看到什么紅光。”

老者道:“暫時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們母子平安就是好事。”

正在這時年輕人突然驚叫道:“啊,小寶貝手上有血。”

老夫婦兩人趕緊觀看,只見小嬰兒的雙手握成小拳頭狀,指縫間有絲絲的血跡。老者急忙將小嬰兒的小拳頭打開。只見兩只小手掌各有一個血字。左手“敗”,右手“天”。

老者喃喃自語:“左手‘敗’,右手‘天’,名字自定為‘敗天’。夠氣魄,夠狂妄。小寶貝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手握凝血而生。”

“爹,你在說什么?”

“沒什么,老婆子你和言志趕緊收拾東西,我們連夜離開此地。”

“老頭子,你瘋了。婷婷剛剛生產,孩子又這么小,怎么受得了旅途的勞累呢。”

“娘,爹說得對,我們必須馬上離開。剛才發生的異相必然引會起各方勢力關注,不久就會有大批的人物來此察看。我們繼續住在此地的話,生活將不在平靜。”

老夫人道:“好吧,我去收拾東西。”

“……敗天……手握凝血而生……逆天戰魂……逆天戰魂……”

老者獨自一人站在院中仰望天際,喃喃自語,幾乎不可聞。

次日,長生谷又恢復了往昔的寧靜。然而未過三天,它又迎來了大批的訪客。


第一卷 第二章 如此少年

獨孤敗天出生在一個沒落的武林世家,祖上也有過輝煌的歷史,曾經是大陸武林的神話。一次大規模的外敵入侵,強如天下第一的老祖獨孤戰天也飲恨身亡,家族幾乎灰飛煙滅。外敵是誰?已無從考證,真相早已湮滅在歷史當中。

獨孤敗天的父親是一個本分的武林小人物,沒有什么仇家大敵,事實上朋友也不是很多。獨孤這一曾經極度輝煌的家族早已被武林所遺忘,即使在長風鎮人的眼裏也只能算是個大戶而已。

家族的武功並沒有失傳,一塊兒黑玉石傳承於老祖之手,既是族長信物也是家族秘籍。黑玉石在家族前幾代人眼裏無疑是無價之寶,因為它不僅是權利的象徵也是家族重新走向輝煌的希望。不過在近幾代人眼中,黑玉石和普通玉石沒有什么區別。獨孤敗天的爺爺落魄時曾經拿它當過酒,他父親把它當過磨刀石,在獨孤敗天眼裏它是和街頭混混兒爭霸的必備武器─────板兒磚。

黑玉石當中有老祖的一段精神烙印:“盡學大陸三流武功,終將大成。”

就為這段話,家族的前輩們遍遊天下,學盡三流武功,終使家族沒落如斯。

嚴格來說,獨孤家已不是武林人了。

長風鎮聞名於漢唐帝國,不是因為小鎮有什么特產,也不是因為小鎮的繁華,因為這裏住著一個武林世家。一個跺跺腳,讓漢唐帝國武林顫上三顫的武林世家────司徒世家。

近百年來,司徒世家高手如雲,每每家族中老一輩高手還未曾隱退,家中的年輕高手就已經顯露崢嶸。

沒落的獨孤家和司徒世家臨街相對,兩家關係很好,經常往來。司徒家的當代家主司徒驚雲和獨孤家的主人獨孤言志以兄弟相稱,而司徒家老一輩的人物也與獨孤言志的父親獨孤飛羽相交甚密。

自從百年前,司徒世家搬到此地,再也沒有匪盜前來騷擾。即使在九國大戰之時,潰敗的匪軍也沒敢對小鎮輕舉妄動,在和司徒家對恃一天後悄然離去。司徒家儼然成了小鎮的守護神。

獨孤家的獨孤言志很會做生意,米店、布店、酒樓開了一大票。錢多而不貪,經常施舍小鎮上生活困頓的窮苦人家。獨孤家成了小鎮人眼中的大善人。

小鎮上最出名的人不是司徒驚雲,也不是獨孤言志,而是獨孤言志年僅八歲的兒子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雖然不愛習武,但特別愛打架。小鎮上的同齡人幾乎都被他打過,就連司徒世家剛剛開始習武的那些公子們都不能幸免。

每天鎮上孩子們湊到一起的時候,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今天你被他打了嗎?”

到獨孤敗天家告狀的家長們幾乎快把他家的門檻踩斷了,為此獨孤言志對人家又是賠禮又是道歉,對獨孤敗天更是好言相勸外加大棒伺候。

但他依舊我行我素,這時就連平時對他寵愛有加的獨孤飛羽也不得不站出來對他吹胡子瞪眼。

對此,獨孤敗天道:“爺爺,你的胡子居然能夠無風自動,你的眼睛在你胡子動的時候又大又明亮,真可愛。”

獨孤飛羽氣得胡子都快翹到了額頭上,偏偏又只有這么一個孫兒,又舍不得打他。沒辦法,只好對他道:“你要是再欺負小朋友,我就將你鎖在家中,不讓你出去。”

自此以後,獨孤敗天果然不再找同齡人的麻煩。他將目光鎖定在了十六七歲的混混身上。

他雖然只有八歲,但此子天生異稟,第一次和一個混混打架時就將人家打得頭破血流。自此以後,他腰裏整天別著家傳的黑玉石,專找附近的混混打架,附近的混混們對他能避則避,不能避就逃。

此後,獨孤敗天在小鎮找不到打架的對手,曾經一個人偷偷的溜到鎮外的森林中,找野獸的麻煩。那一天,住在鎮上的人們都聽到了野獸憤怒的嚎叫,嚇得鎮上的獵人都不敢出去打獵。結果傍晚時分,獨孤敗天渾身是血的拖著一只死虎回到了鎮上。他的母親和奶奶驚駭欲絕,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時時刻刻派人跟著他。生怕他哪天興起,再去找什么野豬、獅子的麻煩。

一時間獨孤敗天的大名在小鎮不脛而走。

司徒世家的家主司徒驚雲對他發生了濃厚的興趣,認為他是一個學武的奇才,有心收他為徒。

對此,獨孤敗天的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學,懶得學。”

司徒驚雲不得不慨嘆:“司徒家的家主主動收徒,居然被人拒絕了。傳到武林中去,一定是個大新聞。”

好打架而不愛習武的獨孤敗天名副其實的成了長風鎮的孩子王,走到哪,身前身後總是跟著一大群孩子。就連司徒驚雲的幾個公子都成了他的跟班,而司徒驚雲六歲的小女兒司徒明月更是粘上了他,成了他最忠實的跟屁蟲。

六歲的司徒明月粉雕玉琢,聰明可愛。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對獨孤敗天盡是崇拜之色,整天喊著:“敗天哥哥,我長大後要嫁給你。”

“好,你長大後我就娶你,你可不要賴帳。”這是獨孤敗天對司徒明月的答復。

兩小無猜,青梅竹馬。

自此以後獨孤敗天走到哪裏,司徒明月跟到哪裏。

歲月匆匆,八年轉眼飛逝而過。


第一卷 第三章 花樣年華

年華似水,似水年華,短暫八年飛逝而過。

這一年獨孤敗天十六歲,曾經的天才打架孩童、混混之王已經變成了一個英姿勃發的少年。劍眉虎目,鼻直口方,尤其是一雙眼睛如同黑夜的寒星一般明亮。比常人高出半頭的魁偉身軀,很難讓人想象這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

獨孤敗天站在鎮外的森林旁,他在等一個女孩;一個他深愛著的女孩;小時侯整天喊著要嫁給他的女孩───司徒明月。

不多時,遠處飄來了一朵綠雲,一個婀娜多姿的綠色身影眨眼便到了他的眼前。

“敗天哥哥。”

一個絕美的少女縱身投進了獨孤敗天的懷中。

曾經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如今已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如花少女。少女明眸皓齒,肌膚晶瑩如玉,美麗的如同仙子一般。

“敗天哥哥我好想你。可是爹爹不讓我出來,非要讓我將《明月心經》練到第七重不可,熬了一個月終於練成了。你想我了嗎?”

獨孤敗天笑道:“想,你再不出來,我就要去找你家老頭子拼命了。”

司徒明月嬌嗔:“不許說我爹爹壞話,我爹也是為我好。”

“我哪敢說我未來岳父的壞話呀,萬一他知道了,把寶貝女兒藏起來,我去娶誰。”獨孤敗天笑道。

司徒明月滿臉幸福之色,從獨孤敗天懷中掙出道:“敗天哥哥,我們到森林中走一走吧。”

“好呀。”

此時正是初夏季節,林內一片鬱鬱蔥蔥,婉轉的鳥鳴和偶爾受驚嚇逃逸的小動物更為森林增添無限生機。這片森林不僅是獵人的最愛,也是獨孤敗天和他那些混混兒朋友們的寶地。在這裏他們不僅有野味可打,還可以酣暢淋漓的拼鬥,不受世俗的約束,這是一片屬於他們的天地。

獨孤敗天對這裏熟的不能夠再熟了,而司徒明月卻很少來這裏,主要是被乃父逼著在家練武。

如今佳人在伴,獨孤敗天少不了一番介紹。

“敗天哥哥,你為什么不拜我爹爹為師,和他學武呢。”

“他的武功很好嗎?”

司徒明月白了他一眼,“我爹爹好歹也是個次王級高手,在漢唐帝國這也算是少有的高手了,還不配作你師傅嗎?”

獨孤敗天學著她的腔調:“我岳父好歹也是個次王級高手,在漢唐帝國這也算是少有的高手了,還勉強可以作我師傅吧。”

“討厭,大男人學女孩語調。”

“月兒,小時侯我的確不喜歡武功,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我開始慢慢的喜歡上它了。”

司徒明月高興的叫道:“好呀,你趕快拜我爹爹為師。你不僅可以學到武功,我們還可以天天呆在一起。”

“月兒,你讓我把話說完。我是想學武,但我要學天下第一的武功,對於別的武功我只參考。”獨孤敗天一副豪氣衝天的樣子。

“可是你到哪裏去學呢?”

獨孤敗天伸手從褲兜裏將長條形的黑玉石掏了出來,“這就是我的師傅,我要的武功就在它裏面。”

司徒明月滿臉驚奇之色,“敗天哥哥,這不是你打架時的武器嗎。我記得小時侯你用這塊黑石頭把我二哥的頭都砸出血了。二哥跑到你家去告狀,嚇得你天黑了都不敢回家。”

獨孤敗天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笑道:“月兒的記性這么好,連這點小事都還記得。”

“我還記得是我央求我爹爹出去找你,把你送回家的,結果氣的二哥三天都不和我說話。”

獨孤敗天道:“還是我的小月兒乖,那小子打架輸了就賴皮。不過還真挺想他的,好久沒跟他過招了,什么時候把你二哥偷偷放出來?”

司徒明月笑道:“就知道打架,我可不敢再偷偷幫他逃出來了。上次就因為偷偷幫你給他傳了張紙條,結果被我爹狠狠罰了一頓。我二哥可是我爹爹重點培養的對象,對他比誰都嚴格。不過即使我幫他逃出來,你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切,他可是我的手下敗將。”獨孤敗天嗤道。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我二哥可是一日千裏,而你卻只靠蠻力。一個在天天進步,另一個卻在原地踏步,結果可想而知。”

獨孤敗天道:“好,下次我用事實證明給你看。不過這塊黑石頭我還真是搞不懂它,它的秘密究竟藏在何處呢?”

司徒明月笑嘻嘻道:“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了,我新學了一套輕功,敗天哥哥你來抓我。”

說完,曼妙的身軀一下子飄舞而去,衣衫飄飄,像一只美麗的蝴蝶般飛進了樹林深處。

獨孤敗天在後面大叫:“好,我來了,看你往哪裏逃。”

他健步如飛,隨後跑進了樹林深處。

森林裏充滿了歡聲笑語。

太陽慢慢西沉,晚霞染紅了半邊天。獨孤敗天和司徒明月兩人坐在森林的邊緣,一起靜靜的望著落日的餘輝,神態是那那樣的安詳。

司徒明月滿臉沉醉之色,“好美呀,真想讓時間停留在這一刻,永遠的停留。”

“傻丫頭,時間怎么會停止呢。不就是火燒雲嗎,我看也不怎么美。”

司徒明月嗔道:“真是不解風情的木頭,你就不會順著我說兩句好聽的話嗎。”

“時間就是不能夠停止。”

“你……”司徒明月氣的將臉扭向一邊。

獨孤敗天笑道:“時間當然不能夠停止,我還要和我的寶貝月兒一起相扶到地老天荒呢。”

“壞蛋竟氣我。”說著伸出小粉拳在獨孤敗天胸前捶了起來。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暗淡下來。

司徒明月將頭靠在獨孤敗天肩上幽幽道:“敗天哥哥,其實今天我想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過段時間我可能要離開小鎮了,我們家傳的武功不太適合女子修煉,我爹爹要送我到無雙國一位武學大師的門下去學藝。臨走時我可能來不及和你道別了,你一定要等我回來。等我,好嗎?”

“好,我一定等你回來。”

一輪明月升了起來,皎潔的月光像大片大片潔白的羽毛灑在樹林中。

兩人回到了小鎮,臨分手時司徒明月轉身對獨孤敗天道:“敗天哥哥,你一定要等我,我長大後要嫁給你。”說完,逃似的跑開了。

“好,我等你。”


第一卷 第四章 微酸雨季

歲月匆匆,轉瞬間兩年飛逝而過。

今天司徒世家的二公子司徒傲月終於將家傳《明月心經》練到了第十一重。司徒驚雲非常高興,拉著司徒傲月的手道:“兒呀,你十九歲就將家傳神功練到了第十一重,這在近百年來的家族史上都是少有的。如果以你這般速度修煉下去,到五十歲時就可以將《明月心經》練到第十八重的最高境界。到那時你就可以置身與帝級蓋代高手之列了,家族將在你手中發揚光大。”

司徒傲月望著父親激動的樣子,內心也充滿了衝天的豪氣。叱吒江湖,縱橫大陸,所向披靡,誰不向往。尤其像他這般年紀,正是崇拜英雄,做英雄夢的年齡段。

“爹爹,我會讓司徒世家名震大陸的。”

“好,你有這樣的志氣,我很欣慰。傲月,我放你們兄弟三人三天假,去吧。”

“太好了,謝謝爹爹。我去告訴大哥和三弟。”說著轉身朝後院練武場跑去。

這也難怪,這兄弟三人足足有三個月未出過家門了。司徒世家對下一代要求極為嚴格。武功在相應的年齡段如果不達到相應的標準,是不準離家半步的。這就是為什么司徒世家行走江湖的人都是武功高強之輩的原因。

其實這一代家主司徒驚雲的三個公子都是資質不凡之輩,他們的武功早已達到了相應的標準。但司徒驚雲身為家主,對自己的子女要求極為嚴格,總是高標準要求,這三人在家族同輩中都是佼佼者。

老大司徒皓月今年二十歲,現已將家傳《明月心經》練到了十一重,是目前家族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老二司徒浩月十九歲,剛剛將《明月心經》練到十一重,隱隱有後來居上之勢。老三司徒泯月十六歲,和司徒明月是一對龍鳳胎,晚明月出生半個時辰。受年齡所限,剛將《明月心經》練到第九重,即使如此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高手

不一會兄弟三人從後院來到了大廳,老大身材魁梧,有一股陽剛之美。老二英挺非凡,一臉的帥氣。老三和司徒明月長得很像,非常俊美,如果化成女兒裝的話,也是個大美人。

“拜見爹爹。”三人齊向司徒驚雲行禮,但臉上難以掩飾歡愉之色。

“起來吧。”

“是”

“你們三人這么急著出去,是不是去找敗天?”

三人點了點了頭。

“那個小打架狂如果再要求和你們打架,你們千萬要封住自己六成的功力。這個小子雖然身體強悍的不象話,但你們也已今非昔比了,小心別傷了他。”

兄弟三人點頭,司徒傲月道:“我們明白,上次我們三個人就讓著他的,不過這小子太可惡了。我們明明是讓著他,才會輸給他的。他居然還笑我們的武功沒有用,這次一定讓他吃些苦頭。

司徒驚雲道:“敗天這個孩子,資質奇佳,簡直就是為武而生的。以前我還為他不學武而惋惜,現在看來我是杞人憂天了。”

司徒皓月道:“就那個打架狂?”

司徒驚雲道:“不錯,憑我現在的修為終於感覺到了他體內的那股熊熊戰意,他早晚會追尋武道之路,也許他自己還沒有意識到罷了。”

司徒傲月道:“他真的有那么厲害?可是他年紀都已經這么大了,習武不晚了嗎?”

司徒驚雲道:“他從小到大都在打架,身體筋骨早就鍛煉出來了,根本不晚。況且他不是普通的人,獨孤家果真沒有普通人。”

司徒泯月道:“我就知道姐夫不是一般的人,獨孤叔叔和獨孤爺爺難道也不是普通人嗎?”

司徒驚雲叱道:“你姐姐還沒嫁給那臭小子呢。”接著又道:“孩子們,真正的高手往往默默無聞。你們要記住這句話,好了,你們出去吧。”

兄弟三人在家裏悶了三個月,如今就像剛出籠的鳥兒一般,說不出的輕松愉悅。走在大街上,看什么都感覺新鮮。

獨孤家幾乎和他們家挨著,只隔一條街。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進門就大叫:“打架狂。”司徒泯月更是誇張,“姐夫,我來看你了。”

下人一看,是司徒家的三位公子,趕緊進去稟報。對於這些古怪的稱呼早已習以為常了。

不一會一個高大魁偉的的年輕人走了出來,足足比常人高出一頭半,十八、九歲的樣子。長眉入鬢,鼻直口方,尤其是一雙眼睛如同黑夜的寒星一般明亮。年輕人只穿著一條長褲,赤裸著上身,皮膚成古銅色,結實的肌肉如一條條筋龍般纏繞在身上,盡現力感。一條黑帶扎著頭發,長發隨意飄散在肩頭,狂放不羈,略帶飄逸,大有一副睥睨天下,惟我獨尊的氣概。

此人正是獨孤敗天,他剛剛睡醒午覺。

獨孤敗天壞壞的笑道:“原來是三個小舅子,恕姐夫迎接來遲之嘴。”

司徒皓月怒道:“打架狂,我妹妹還沒嫁給你呢,就是嫁給了你,你也要畢恭畢敬的叫我一聲大舅哥。”

司徒泯月跑過去,笑道“姐夫,三個月不見,你更加英武不凡了。”

司徒泯月和他姐姐司徒明月一樣,從小就對獨孤敗天特別崇拜。盡管近年來功力大進,打架的功夫已經不在獨孤敗天之下,但還是對他無比崇拜。

“還是小舅子好,知道我永遠是那樣的英明神武。”

司徒傲月道:“打架狂,你少在那自戀了,當心呆會我們將你打的跪地求饒。”

獨孤敗天道:“二小舅子,你們要是不來的話,我真的要抓狂了。我剛剛學了點武功,正想找人練手呢,你們來的正好。大舅子,你火氣那么衝,呆會我幫你先瀉火。”

三人大奇,均沒有想到這個自小不愛習武只愛打架的狂人會突然開始學武。

司徒皓月忍不住問道:“你習武了,什么時候?和誰學的?”

“就是三個學前吧,和我爺爺學了點大陸上通用的的三流武功。對付你們就個應該綽綽有餘了吧。”

司徒皓月大怒:“打架狂,我們立刻到城外去較量。”

司徒傲月也道:“本來我們還想拜見一下獨孤叔叔和獨孤爺爺,現在看來只好呆會再見了。”

司徒泯月顯然對這種情況早就習以為常了,在旁邊笑嘻嘻的看著。

獨孤敗天道:“好,你們等我。”

說著轉身朝後院跑去,一會兒穿了一件上衣又跑了出來。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春日,風和日麗,萬裏無雲。春風微微拂動,吹在身上暖洋洋的,使人覺得身輕氣爽。

路邊的小草嫩嫩的、綠綠的,垂柳輕垂綠絲絳,一切都顯得那樣的生機盎然。空氣中蕩漾著一股混合著泥土的草香,無處不顯著春意。

獨孤敗天一行四人已來到了城外,四人邊走邊聊。

這四人是打出來的交情,盡管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均比獨孤敗天年長,但小時侯沒少挨他欺負。直到有一天他不再欺負“弱小兒童”為止,而後因為司徒明月的關係更是“友上加親”。雖然到了一起不是鬥嘴就是打架,但四人之間的友情是真摯的。

司徒泯月道:“姐夫,你到底學了些什么招式?”

“多了,比如說野馬分鬃、金雞獨立,專門為大小舅子準備的甕中捉鱉,為二小舅子準備的守株待兔。”

司徒皓月大怒:“獨孤敗天,我再說一遍,我妹妹還沒有嫁給你,就是嫁給你以後,你也要叫我大舅哥,而不是什么小舅子。”

司徒傲月也怒道:“獨孤敗天,你現在別逞口舌之利,呆會讓你跪地求饒。”

“好呀,真是迫不及待。”

幾人一路杠嘴來到了他們的打架聖地────城外森林。

這時他們發現樹林旁坐著一對青年男女,神態親昵,女孩正在為那個青年擦汗。看樣子是趕路累了,在這裏歇息。

獨孤敗天開始沒太在意,可是他忽然發現司徒世家三兄弟的笑容凝住了。他不由好奇的向那對男女望去,那對男女也正向他們望來。

“轟”

獨孤敗天如遭雷擊一般,腦袋一陣暈旋,思想一片空白,好半天才醒過神來。那個少女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月兒嗎,兩年未見,司徒明月出落的越發漂亮,美的讓人窒息。以前略顯青澀的小丫頭,如今已徹底變成了一個絕色少女,傃麗的容顏嫵媚多姿。然而朝思暮想的人卻和另一個年輕人親昵的坐在一起。年輕人英氣逼人,俊美異常。獨孤敗天明白了,背叛,曾經的愛人已經背叛了他。

司徒明月顯然也發現了這四人,表情尷尬的站了起來,想要拉那個青年人一起起來,卻又把手縮了回去。年輕人到是落落大方,很自然的站了起來。

“大哥、二哥、三弟。”

“哼”

三人齊哼了一聲,他們三人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和司徒明月見面。司徒浩月和司徒傲月早將獨孤敗天看成了自己的準妹夫,司徒泯月更是人前人後的叫獨孤敗天為姐夫。獨孤敗天是司徒世家未來的女婿,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了,然而眼前的事實讓他們難以接受。

“敗天哥哥,我、我……”

司徒明月更顯尷尬,不知說些什么。

此情此景,獨孤敗天心傷欲碎。這就是曾經深愛著自己的女孩嗎?這就是自己深愛著的女孩嗎?這就是兩年前對自己千叮嚀、萬囑咐,要自己一定要等她回來的女孩嗎?這就是從小到大一直喊著:“敗天哥哥,我長大後要嫁給你。”的女孩嗎?

獨孤敗天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曾經的點點滴滴一剎那全部涌上了心頭,一幕幕往事如在眼前一般。

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跟在少年的身後,聲音嬌憨而又甜美:“敗天哥哥,你慢點,我跟不上你了。”

“敗天哥哥,你背著我。”小女孩爬到少年的背上,甜甜的笑了。

“敗天哥哥,我長大後要嫁給你。”小女孩語氣堅定,神情可愛。

一轉眼,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明傃的少女。少女躲到少年的是身後,伸手蒙上了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誰?”

少女拿出香帕細心的為少年擦汗,嬌聲道:“敗天哥哥不要和他們打架了,陪我玩。”

少女嬌憨的依偎在少年的肩頭,“敗天哥哥我長大後要嫁給你。”

轉眼間場景又變了,明傃少女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姑娘,傃麗的容顏嫵媚多姿。同樣是在為一個年輕人擦汗,然而年輕人卻不是他,婀娜的身影和另一個年輕人親昵的坐在一起。

獨孤敗天的眼睛溼潤了。

“啊……”

他大叫一聲,飛快的朝小鎮跑去。他聽見司徒明月好像在叫著敗天哥哥,讓他停下來。他不敢停留,他怕司徒明月看見他眼中的熱淚,怕她聽見他心碎的聲音。

[ 本帖最後由 carserty 於 2006-8-15 06:23 PM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