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科幻] 星際盜墓 作者:古劍鋒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31671 258 24
第一卷 風土星篇 第一章 危機



  「人類是宇宙的強力蛀蟲」,也不知道歷史上誰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不過眼下在易水寒看來這句話絕對是經典。
  風土星正如其名,除了風就是土,沙塵暴這玩意在風土星絕對是小菜一碟,更恐怖的沙陷風暴那才是大餐,如同洪水猛獸吞噬著整個天地,在地表遇到這種風暴,即使是聯盟那些特種裝甲戰士,也甭想活下來。

  兩百年前這顆星球本沒有如此糟糕,但為了掠奪資源這風土星就倒霉了,任意的開發,開採,絲毫沒有節制,造成了風土星現狀。也許當時宇宙環保局那些大老爺們正在某個角落點著開發商的信用點,反正這顆星球處在人類活動區域的最邊緣,媒體如果不是因為譁眾取寵是不會來這裡的。

  「再惡劣的條件下也會有人類生存」,似乎這也是歷史上比較有名的一句話,但易水寒沒有心情評價人類蟑螂般的生命,他所面對著的正是赫赫有名的「沙陷風暴」。

  「娘啊,這是哪位天使大姐和我開玩笑,預測風暴那個是白癡嗎?怎麼會說今天是晴天。」 易水寒幾乎是咬著牙哼出這句話,風沙打擊越來越強勁,在他周圍的一層能量罩已經岌岌可危。

  易水寒在觀測到風暴的同時迅速做出了應有反應,向著自己的鑽探機車衝去,這沙陷風暴來的也太快了些,剛才還目不可測,現在已經快把自己防護罩能量給耗沒了。

  耳朵邊已經分不清楚是什麼聲音了,除了轟鳴,地上的沙漩渦一個跟著一個衝了過來,那沙漩渦被易水寒瞟了一眼就再也不敢看了,每個都有小半個城市大小,這是離遠了看,在近處估計能有一座地下城那麼大。

  眼下不管天不管地,只有鑽探機車映在眼中。

  六十五米的距離,也僅僅這幾秒就能到達的距離卻彷彿天塹般難已跨越了。風暴快,沙陷來的更快,易水寒覺得腳幾乎陷進了沙子中,向前踏出的步子越來越沉重。

  「娘的,要死在沙子裡嗎?」易水寒心中一緊,同時一股疾風鼓動,幾道沙塵抽在防護罩上,「噼裡啪啦」輕微幾聲,易水寒腰帶射出點點電花,防護腰帶宣告報廢,緊接著風勢陡轉,弱了三分,可是把防護罩擊破的勁道帶著易水寒向前飛出去五十多米。

  天無絕人之路,顧不得腦袋嗡嗡直響,易水寒嘰裡咕嚕滾到了鑽探機底下,身份確認之後門開啟一半,易水寒就滾了進去。

  慶幸的是,鑽探機迅速下潛,沙漩渦來之前已經消失不見。

  鑽探機車內,易水寒此刻情形糟糕透了,意識在逐漸模糊,左半身以及後背血忽忽一片,強力的沙子已經打到了他的身體裡,他可不是什麼高手隱士,身體也沒有經過變態的基因強化,再說風土星這種小地方也找不到那種強化設備,憑著頑強的意志力易水寒只來得及撞翻緊急救援包,歪歪扭扭給自己注射了一劑強心針,接下來一切但憑天意。

  也許冥冥中上天聽到了易水寒的祈禱,那劑強心針起到了絕對的作用,傷口微微收縮,從傷口流出來的血液漸漸減少,雖然還沒有脫離危險,但比剛進到機車時候的情景好了些許。

  悠悠中,易水寒不曉得自己昏迷了多長時間,只感覺到彷彿聽到了死去不久的母親在自己耳邊低語,她似乎鼓勵著自己活下去。

  掙扎著坐了起來,易水寒只感覺喉嚨發甜,咳了幾下,一口血沫噴了出去。感覺到噴了口血,似乎好了些許,勉強坐了起來,機車內搖晃的厲害。這麼長時間裡,機車一直執行著鑽探的職責。

  瞄了一下記時表,易水寒有些錯愕,想不到他竟然整整昏迷了七小時二十分鐘。再一看監測表,易水寒的臉都扭曲了,居然鑽了兩千五百多公里,自己情急下居然把速度開到了最大,而且是直上直下的鑽探,再過十幾分鐘恐怕就到地幔與地核的斷層了。

  在平時地下的一千五百公里就已經是開採的極限了,所以這種老爺鑽探機車也就能潛個百八十公里,而易水寒最深一次鑽到過一千八百公里,那還是他和朋友打賭證明自己冒險精神的一次壯舉呢。

  眼下易水寒顫抖著雙手操作起來,企圖把機車給停下來,可惜老天跟他開了個大大玩笑,機車由於連續超負荷工作,連動傳感器已經不聽使喚了,速度只稍微降低了一點,就再也不受操縱繼續向著地下鑽去,氣的易水寒猛捶控制台,怒火攻心,又一口血吐了出去,易水寒只能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等著死期到來。

  易水寒今年二十一歲,為人比較耿直,對人總是熱心腸。由於是個沒有父親的孩子,所以跟了母親的姓氏,而母親卻不願意提起往事,所以這一直是易水寒的一塊心病,而現在他更不可能知道哪怕一點父親的情況了。

  兩個月前母親在一次交通意外中被他所居住的地下城城主的大公子給撞的傷重不治,離世而去。雖然風土星被稱為人類貧民窟,卻也有著一億三千萬人口分佈在四座大型地下城,即使礦藏消耗殆盡,也有著一千多萬鑽探機常年在地下地表搜集礦脈資料,而這裡的城市完全是家族式管理,凡與城主沾關係的人無疑都代表著權勢與財富。

  母親被撞而死,那位城主大公子沒受到絲毫懲罰,只送來十萬信用點給易水寒希望以很「和平」的方式了結這場「不必要」的官司。

  在威脅之下,易水寒也曾反抗過,後來被一幫流氓警察毆打,到最後他終於妥協了,在這裡你想生存下去,那麼只能妥協,感覺到自己沒用的易水寒整天除了喝酒就會把信用點浪費在那些妓女身上,做了三年探脈礦工,手裡面也因為一些發現而積攢下五萬信用點,可短短兩個月,加上母親的那十萬「安慰費」都被易水寒揮霍了。

  幾天前易水寒是被朋友從酒瓶子堆裡拖回家的,當他清醒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信用點可以揮霍了,而自己的朋友更是一幫窮哥們,所以易水寒不得不又幹起了老本行。

  剛從酒精麻醉中清醒的易水寒又遭遇了不幸,本來通過可靠消息他今天所去的一塊地表也許有大的礦脈未被勘探,但還沒等著他查個究竟就遭遇了惡劣的沙陷風暴。

  一分鐘一分鐘流逝,易水寒幾乎已經判定了自己的死刑,他歎了一聲自言自語道:「哎,老媽,雖然不知道老爸為什麼拋棄你,但我們娘倆相依為命多年不容易,這回兒子也能去陪伴您老人家了,不知道是值得慶幸還是悲哀。哎!」

  易水寒又歎了口氣,不小心觸動了身上傷口,痛的有些受不了。他這才想起自己現在也只不過由強心針吊著半條命,身體裡的沙子還沒清理出去,即便自己回去也需要一筆不小的醫療費用,而眼下自己哪有錢去治療自己呢?

  鑽探機車突然劇烈震動,估計遇到了什麼硬傢伙,但這已經不是易水寒該考慮的事情了。

  伴隨著轟鳴聲,機車正在超負荷工作,易水寒打開了監測器,驚訝叫道:「什麼,怎麼可能?」

  




第一卷 風土星篇 第二章 轉機



  監測器顯示鑽探機車正鑽探著一塊超級難以想像的鑽石。
  「娘的,天然鑽石呀!怎麼連監測器都測不出它的大小來,最少有十幾公里那麼大塊吧!」說著易水寒嚥了口吐沫,這真是駭人聽聞的發現,科技發達的今天,天然鑽石也是很有市場的礦物,不過在地下一千五百公里以下就幾乎是開採禁區了,因為把礦藏從那麼深地下運回去就需要著天文數字般的投資,所以再往下根本不會有人開採。

  超級合金鑽頭正在超大號鑽石上開洞,不過易水寒精神了些許,十幾公里的鑽石絕對會把鑽頭給報廢的,到時候自己就會卡在這超級鑽石裡面了,死也有這麼大號華麗的棺材,也算老天對得起自己了。

  當易水寒覺得自己快要昏迷的時候,鑽探機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強打精神,現在他已經失血過多,加上身體中很多傷患恐怕再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他本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按道理自己的機車應該已經卡在鑽石中了,可為什麼還在繼續前進?不過他實在沒有力氣再去看那監測器,只能心裡對自己說:「算了,反正也要死在這機車裡,就這樣叫它去吧。」

  當易水寒再次昏迷之後,機車發出預警嗡鳴聲,但易水寒卻再也起不來了,他已經奄奄一息。

  昏迷中眼前彷彿出現了亮光,但卻沒有灼熱感,有一股清泉順著嘴邊滴淌,再也顧不得一切,易水寒猛力的吸吮,等他覺得滿足的時候再次睡了過去。

  這次昏迷的時間更加長久,感覺到有人在晃動他,易水寒終於睜開了雙眼。

  眼前的影子慢慢重疊,忽然映入眼簾的是位花白頭髮鬍鬚的老人,他疑惑了,難道自己真的到了天堂?

  「小鬼,終於醒了嗎?快起來吧,你這小傢伙可把我害慘了。」

  易水寒這才有機會打量周圍環境,自己應該在一頂行軍帳篷中,只不過這帳篷是最豪華那種,是用可以反覆使用金屬泡沫瞬間堆積而成,裡面的佈置十分講究,甚至對面牆上還掛著那種只在傳說中才有的古代寶劍,不過易水寒認為應該只是裝飾品。

  身前這位老者黃皮膚,黑眼睛,看起來很親近,這是古中國人種,現在可沒有多少了,不過易水寒母親就是純血的古中國人種。易水寒皮膚有些發白,但眼睛和頭髮卻完全繼承了母親,是純淨的黑色,唯一有些特別的是,披肩長髮擋著耳朵,因為他的耳朵有些發尖,這本該是精靈血統才會具有的特徵,卻不經意間體現在易水寒身上,易水寒的母親也非常驚訝易水寒有著這種特徵。

  「您好,我難道得救了嗎?」 易水寒充滿了疑惑,自己可是向著地心而去的,怎麼卻遇到了一位老人。

  老人表情十分豐富,瞪眼看了看易水寒,接著卻哈哈大笑起來。

  易水寒正疑惑的時候,老人說話了。

  「孩子,你很幸運!」老人感慨道。

  易水寒身體被一種奇特的物質包紮起來,身體覺得好多了,嘗試著盤腿坐起來也沒有絲毫不適。

  「如果您說的是我沒死,我能理解您說的幸運。」 易水寒誠懇的回答道,眼前這位老人如果救了自己,那麼這種恩德值得易水寒用命來償還了。

  「我還沒有說完,孩子,你是很幸運,可同時,你和我卻都很不幸。」

  易水寒更加疑惑了。

  老人拍了拍手道:「簡單來說我正在靠近地心的地方做些考古工作,可是你小子的鑽探機車卻順著我鑽進來的通道鑽了出來,十分不湊巧的是我的光輸金字塔被小朋友的鑽探機車給撞壞了。所以暫時我們誰都回不去地面了。」

  「什麼?」易水寒驚叫起來,現在回憶起昏迷前鑽探機車能夠一直運轉,難不成自己無意闖進了這位老爺爺的鑽探通道。

  「大叔,聽說光輸金字塔的防禦系統是最強大絕倫的,那種只在傳說中的東西怎麼會被我的機車給毀壞?」 易水寒本來想以大爺稱呼老者,不過這位老人除了鬍子頭髮花白,面膛也太紅暈了些,似乎並不像那麼老,只是眼神叫人覺得他說不出來的老邁,也許那充滿著一種滄桑,權衡一下,易水寒最後以大叔稱呼自己的救命恩人。

  老人聽到這種稱呼,抖著鬍子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太有意思了,你居然叫我大叔,有意思的小傢伙,我記得五百年前就已經沒人這麼稱呼我了。」

  易水寒聽了這話差點又倒下,這老人家的年紀也未免太大了吧,現在科技是比較發達,但五百年前恐怕還沒有比較完善的轉基因強化技術吧,看來這老爺子不簡單。

  笑了一會,老爺子說道:「我姓木,別人都叫我木先生,你就叫我木爺爺吧。至於可以進行星際旅行並可進行深層鑽探的光輸金字塔為什麼會被一輛鑽探機車給撞壞,那是因為你那輛車好巧不巧的正撞到敞開的大門上,當時我正叫機器人往塔裡搬東西,好在老人家我離的遠,否則也得交代。」

  原來居然會這麼湊巧,易水寒心道好險,連忙介紹自己道:「木爺爺,我叫易水寒,您叫我小易就好,我這條命是您救的,以後凡有差遣我定當全力以報您的恩德。」

  木老爺子眼睛再次打量易水寒冷哼道:「大話人人都會說,老爺子我見多了,如果我叫你現在死呢?」

  易水寒沒想到這老爺子眼睛一橫居然說出這種話來,低下頭咬了咬牙,心想我命都是人家救的,還給人家又有什麼不妥?

  生性鯁直的易水寒想到這,抬頭正看到對面牆上的古代寶劍。

  雖然認定那是裝飾用的,但這種裝飾用劍也絕對是開了刃的,易水寒猛地站起身來幾步走到牆邊,「噌」地一聲就把寶劍給拽了出來,看著那閃閃劍光,咬牙就向脖子抹去。

  預料中的動脈噴血聲沒有,只感覺手中一輕,睜開眼時看到寶劍已經在木老爺子手中。

  「小子,心挺橫啊!」木老爺子似笑非笑道。

  易水寒脖子已經冒出一道血絲,也顧不得擦了,堅韌說道:「我母親教導我受人點水恩就應該泉湧相報,雖然這二十幾年幫助我們娘倆的人不多,但我還是苛守著母訓,我這條命是您的,還給您只需要您說一聲。」

  「哼,幾百年沒遇到過你這樣的倔驢了,居然和我老爺子耍起驢脾氣,腦袋不會轉彎嗎?老爺子要你命來做什麼,你來好言相求我肯定會捨不得你死的,這就你和我,我那塔裡的主電腦也停止運行了,以後還得你陪我說話呢。」

  易水寒有些懵了,這老爺子叫自己死難道就是為了自己哀求他?心裡暗道:「有病。」不過想到這老爺子救過自己,所以萬萬不能這麼詆毀他。

  「好了,沒功夫磨蹭了,我給你找套合適的衣服,快出來和我幹活吧,想要活命就得努力幹活,不過你撞這一下也未嘗不是好事,本來要放棄離開這裡,現在索性安心呆下來,食物夠咱們吃兩年的。」說完,木老爺子從床頭箱子裡翻出一身衣服遞給易水寒。

  易水寒看著手中這身衣服,說是衣服其實是長半米的寬三十公分的長條衣盒,在衣盒上面的晶體顯示器上有衣服的一些數據顯示出來,不過現代人喜歡把這種衣盒說成一身衣服。

  易水寒看向晶體顯示器上的使用說明以及數據突然眼睛就一亮,有些不敢相信,但反覆看了幾次絕對錯不了,這難道是……

  





第一卷 風土星篇 第三章 古戒


  「木爺爺,這難道是探索者套裝?」易水寒有些不敢確認,所謂的探索者套裝可絕對是稀罕物,是由三十多年前的大創師博野明所發明,據說只有那麼百十來套,這玩意還有個另類稱號,「貴族礦工裝」,其性能足可以與正規軍的強化機甲相提並論,更主要的是這裝備是給礦工用的,一些特殊功能非常強大。
  「哦?你認出這套裝備了?不過這可是探索套裝中的極品,被稱作『黃金探索者套裝』,我只收藏了兩套。」木老爺子心裡嘀咕著,是就剩兩套了,自己用的比較費,本來有十幾件,如果能回去一定上博野明那小摳門家裡再搜刮一次。

  此刻,易水寒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他原來的那條防護腰帶據說是先驅者套裝的組成部分,不過那排名二十幾的「破爛貨」絕對不如這前三的套裝,而且居然還是全套。易水寒手中拿著極品,已經把原來自己寶貝不得了的防護腰帶列為破爛貨級別了。

  迫不及待想穿上這夢寐以求的套裝,易水寒按了一下衣盒的按扭。

  「DNA掃瞄開始,請確認是否開始認主程序?」

  易水寒為之一怔。敢情這玩意不是誰都能穿的,還有DNA檢索功能,不好意思的看向木老爺子,

  心中卻如翻江倒海般,做了礦工也快三年了,在網絡上曾經收集過不少關於自己職業的裝備資料,眼前就有著傳說中的套裝,卻需要一道可怕的認主程序,無奈之中還有著一份企盼。

  木老爺子楞了一下,說道:「看我幹什麼,趕快認主穿上啊,還要幹活呢。」

  「木爺爺,聽說這麼強大的裝備可是有唯一性的。」

  木老爺子笑道:「哦,你這小子認為我小氣,區區一套裝備我還沒放在眼裡,算是給你見面禮,再怎麼說你是後輩,另外告訴你,這套裝備的衣盒有維修功能,只要成功收回衣服主體,破損百分之五十以內都可以修復的。」

  易水寒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向木老爺子,心裡已經把這老人家感激壞了,救了自己一命還給了自己這麼一套裝備,就這裝備在網上黑市最少能賣八千萬信用點,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現在,

  就算老爺子叫他死個十次八次也認了。

  易水寒急忙進行第一次DNA確認,心中吶喊著:「這可是寶貴的第一次啊!以後就算睡覺也要抱著你。」

  「吱」地一聲,易水寒手心一痛,一道電流在掌心竄起,轉眼間消失不見,緊接著顯示出是否確認裝備。

  那還客氣什麼,易水寒按了上去。

  幾條電光忽然出現圍繞著易水寒,手套,腰帶,頭盔,鞋子,瞬間出現,無數光影罩來。易水寒眨了一下眼睛,甚至還沒來得及欣賞這酷酷的出場光效就已經穿戴上了探索者。

  手套伸縮性能超級棒,剛一穿上就有金屬泡沫開始填充,形成兩道奇型護臂,兩條古中國的圖騰龍圍繞在小臂上活靈活現,這創意還真高明。鞋子,頭盔,形相都是一流,不過易水寒怎麼看怎麼不像給礦工用的,倒有點像個中古的盔甲。

  「嘿嘿,形象還蠻不錯的!」木老爺子看著傻傻站在一旁的易水寒,急忙上下打量他。

  「這?這肯定不是探索者。」 易水寒大叫道。

  木老爺子瞪著眼道:「怎麼不是,我老爺子還能撒謊嗎,不過我說了這可是黃金探索者套裝,當然與普通的探索者套裝有些不同了。」

  易水寒的心涼涼的,這怎麼是礦工用的東西呢,跟網絡上看到的也差太多了,雖然很酷,但搞地質勘探與發掘工作的誰還要在地下擺造型呢?

  護臂上顯示出光屏來,一些他自己的身體數據與裝備數據被掃瞄出來,看了一下,這裝備的功能還是很強大的,不過按照歸類,自己的身體強度居然只有二十一,而完全發揮裝備的強度值居然是四千,精神力也只有二十一,其完全發揮值也是四千。

  「啊?怎麼只有二十一?」木老爺子張大了嘴巴。

  「我沒有進行過身體強化呀,木爺爺。」 易水寒有些心虛的道,這麼好的一套裝備因為自己身體強度不夠,肯定發揮不出多高的水平來,看來自己剛才一心歡喜了,完全沒考慮到自身因素,辜負了木爺爺的一片好意。

  木老爺子緩過心神道:「我看你有精靈血統,以為你的精神能量會很高,沒想到卻是低的離譜,不過身體強度卻屬於正常,給你治療的過程中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古中國血統,這從你眼睛與頭髮很容易辨別出來,可你精靈血統應該佔了很大比重,沒道理會這樣子。」

  在這個時代,精靈是一種比古中國人更為稀少的類人生命體,據說是古代地球變異基因人所轉化而成,但那終究是傳說,在銀河系中也有精靈星球,不過精靈對於人類並沒有什麼好感,只在第一次銀河聖戰中出過手,有一些精靈空間戰士甚至引起宇宙磁爆來懲罰敵人,可見其精神力強大之極。

  現在銀河系的統治者是人類,九千年來經歷過無數場戰爭才確立了人類在銀河的霸主地位,而銀河系的第二種族摩根人個體都十分強大,只不過數量卻比人類差了太多,所以屈居第二,在數千年的戰爭中人類的科技也曾一度倒退,所以比九千年前先進不到哪去。

  「先別管你精神力的問題了,先跟我出去把你那輛破機車從我的金字塔中弄出去。另外這戒指給你保管好,這是我以前用的次元空間戒,有一百立方米空間,怎麼樣,我老人家用的東西還可以吧?」

  易水寒狂吞口水,我的媽呀,這老人家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出手都是高級貨,聽說這次元戒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在宇宙中的次元空間裂痕本來就少,再把那些次元空間與戒指進行聯繫,沒有強大的能量是不可能的,這東西只在貴族手中存在,真要給自己卻萬萬不敢接受。

  「拿著吧,以後你的好處還多著呢,老爺子我這一生奔波,大概兩百多年沒人陪在身邊了,你小子與我有緣分,同時困在這個地方,而你又是後進來的,這幾乎是億萬分之一概率,難道冥冥中真有安排?」歎息一聲,木老爺子繼續道:「這戒指裡好像還有些不用的垃圾,沒及時清理,你幫著清理清理吧,另外這東西也有DNA確認系統,你這麼弱的小傢伙看來用一下會保險些。」

  木老爺子把次元戒強行塞到易水寒手中,慈祥地看了看他,笑著出去了。

  易水寒也感覺到與這老人有著不解緣分,也許是母親在引導自己前來這裡吧,索性瀟灑一回,把手套脫下來,帶好戒指。

  戒指樣式古樸,轉著圈刻著銘紋,在銘紋中青光流轉,一看就不是凡品,剛一想這東西怎麼啟動,一道十公分長寬光屏憑空浮現在眼前。

  光屏上羅列著物品清單,沒想到這戒指不裡面空間已經被佔用了一小半,裡面有袖珍氧氣裝置五套,小型機械人六個,激光劍三把,激光弓三把,殘破光甲一套,生命徽侯恢復劑九筒,抗生素十二支,以及一些功能不同藥品。

  「天啊,這些東西可都有很高價值呀!」對於生長在貧民窟般星球的易水寒,即便是老爺子淘汰下來的垃圾對於他都是寶貝。

  不能叫老爺子久等,急忙進行DNA認定,之後易水寒把探索者套裝的衣盒塞進戒指,果然很方便,青光一掃便消失了。

  當易水寒出了那頂豪華行軍帳,外面的景像帶給他的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震撼」。

  






第一卷 風土星篇 第四章 墓地



  放眼望去,縱橫交錯的晶體遍及整個世界,空間被一種火紅色所渲染,頭頂上那顆巨大火紅「太陽」散發出的光暈更為這層世界憑添了幾分壯觀,那太陽應該就是地核了,不過這一切還遠談不上使易水寒震撼,真正叫他吃驚的是正前方一公里處的人造物。
  這是怎樣的一件物體,彷彿一支古代金屬長槍插在水晶般地面,這支長槍用目測應該有五百米長,外形古拙。真正叫絕的是這巨大如塔的長槍槍身用巨大的晶體螺旋環繞裝飾著,看那些晶體絢爛的光彩以及不斷撥撒開的光暈就知道肯定不是凡品。

  以古怪金屬長槍為中心向外形成一種力場,這才可以阻擋住地心那巨大的吸引力與壓力,易水寒還能隱約看到槍身上的古怪回型紋路,那些紋路彷彿活物般聚集形成某些圖案,只不過離的稍遠,易水寒實在看不清楚。

  木老爺子的光輸金字塔就在帳篷後面不遠處,它的存在也十分壯觀,足有百米高,並且是那種完美的四稜錐,同時散發出黃燦燦地誘人光澤。

  據說,光輸金字塔是最堅固的宇宙飛船,並且還可以有效的聚集宇宙能用來增強其主人的能量強度,不過這些知識都是隻言片語般存在於易水寒的腦海中,現在也不是細緻思考的時候。

  金字塔下方開了一道十米長的口子,易水寒那輛老爺鑽探機車就嵌在裡面,木老爺子正調派著幾架小型工程機械蜘蛛組裝工具,易水寒來到他身邊時瞧清楚老爺子正在組裝一套比較複雜的滑輪系統,另一頭的引力光帶已經固定在機車上。

  「木爺爺,我該做些什麼?」易水寒感覺有些插不進手,木老爺子正對著微型電腦光屏核對計劃,看來這老爺子的工程學有一手。

  「等會你和老爺子我一起拉就好了,靠那幾個纖細的工程機械蜘蛛還不足以把這大傢伙給弄出來,你這一下撞的可挺狠的,當時我把你從機車中弄出來也費了好大勁。

  易水寒只能揉著腦袋嘿嘿傻笑,看來自己還真是個闖禍鬼,人家在地下兩千五百公里還被自己撞了個實在,這概率也未免太小了點,換做被撞那人是自己,也會對著老天說倒霉的。

  木老爺子速度還是比較快的,之後又開始搭建一套傳感動力系統,一邊工作一邊搖頭道:「老了,要不是在戰場上受過傷,現在我單手就可以拎動這小小的機車。」

  這話聽在易水寒耳朵裡卻不以為然,心道:「你就吹吧,那麼大個傢伙就算你駕駛二十五米高的戰鬥機械人也未必能拔出來,光機車鑽頭那種超合金的重量就不是你能吃得消的。」

  心裡雖然不贊成老爺子胡吹的性格,不過易水寒有一點好,人孝順,也不是愚笨之人,木老爺子對自己有恩,那麼自己當然盡可能順著老爺子來。

  突然想起距離這裡一公里那奇特的造物,同時也充滿著對此地的好奇,易水寒說出了心中疑惑:「木爺爺,那邊那柄長槍是做什麼用的,怎麼那麼奇特,這地心怎麼會有這麼古怪的東西?」

  從易水寒好奇問出這個問題開始,木老爺子就開始詮釋一位長者的風範了。

  放下手頭的工作,木老爺子捋著鬍鬚道:「你很好奇吧,這個世界其實充滿著無數秘辛,在歷史的背後也隱藏著無數故事,恆河星宿浩淼無常,人力又能探索幾分呢?光眼前這翻景象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破解的,但老人家我之所以被人稱呼為木先生,其實我的這個木字是墓地的『墓』。」

  易水寒覺得老人高深起來,在說了一串與問題無關的話之後看向自己,自己應該如何表態呢?

  易水寒這個時候開始全力動起腦筋來,木老爺子是比較怪的那種人,自己說報恩就叫自己去死,但卻不是真的叫自己死,希望自己求他,這老人的怪癖思維肯定希望自己表現出比較驚訝比較好奇的心態,準沒錯。

  揣測一翻之後,易水寒果真很入戲,急忙裝做非常感性趣的姿態詢問道:「怎麼會是墓先生?這實在叫我猜不透,您能不能說清楚些?」

  木老爺子的表情叫易水寒知道自己猜對了,這位老人家也許久未與人交流所以有幾分怪,希望別人按著他的思路走。果然木老爺子一副就知道你好奇的表情開始繼續講述。

  「那是因為我對考古學比較在行,但是先輩們的科技在某一個時段曾經達到過令人嚮往的輝煌卻又再次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所以為了探詢那些遺失的過去,我就著手於先人們墓地開發,索性收穫還是比較可觀,我算一算,幾百年間我似乎挖了……」

  木老爺子說到這裡開始估算起來,這時候易水寒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這位老人的職業,原來是個盜墓的。雖然知道這行不太光彩,但木老爺子開始一通誇耀自己考古以及發現遺失科技的崇高性先入為主,易水寒想著自己也挖東挖西,本質上與老爺子還算半個同行呢。

  木老爺子一拍腦袋叫道:「老了,腦袋不好使了,具體數字是統計不出來,不過我估摸著起碼我已經挖了兩千個墓穴了吧。」

  「什麼?」 易水寒驚訝了,這老頭真是執著的地下工作者,居然掘了人家那麼多墳墓,在銀河系萬年的歷史中雖然有過不少王朝,但看老頭的架勢,工作絕對保證質量,說不定哪個皇朝的皇陵就有這位老人家舊日身影。

  「嘿嘿,給你那枚次元空間戒就是五千多年前波旁王朝的遺物,我是從他們一位大公墓地裡淘到的,不錯吧?」

  易水寒聽了這話就覺得一陣冷風在後脊樑猛吹,常聽說有的墓地為了防止老爺子這樣的人特別修建能夠聚集宇宙雜質能量的裝置,日積月累之下會形成沒有意識的幽靈能量生物,不過易水寒是鐵了心不放那枚古戒了,畢竟他是死過一回的人,心裡承受能力也算是鍛煉出來了。

  「木爺爺,你到這裡來,難不成那邊的奇特人造物是一座墓地嗎?」

  木老爺子呵呵笑道:「沒想到你心這麼直的人還挺聰明的,這裡的確是一座墓地。」

  易水寒心中想:「我肯定比你想像的還要聰明,既然你用的東西都是不義之財,等摸清你的脾氣之後,我索性也來個劫富濟貧,反正自己的次元戒指還有很大的空間。」想到這易水寒瞄了一眼老頭手上的三枚戒指。

  木老爺子認定了易水寒是憨厚青年,並沒注意他的眼神。

  其實易水寒除了頭髮長點,綁在腦後,順便遮著耳朵,長的虎頭虎腦,給人的印象就是直腸子人,不過易水寒雖然講義氣,卻也不是笨到可憐那種,權衡利弊的本事怕是最高明的,往往這種人才是具有大智慧的,否則大名鼎鼎木先生也不會陰溝翻船。

  「小子,其實你看到那個奇特的長槍是一種記載著功績的豐碑,同時也是進入墓穴的鑰匙,不過常人是絕對不得門徑而入的,即便我研究了一個月也沒能突破。」

  易水寒點了點頭,疑問又同時產生,這裡究竟是誰的墓穴,居然在地核縫隙中建立,剛要提出疑問就覺得地面「嘣嘣嘣」開始顫抖起來,那感覺如同地震。

  「怎麼回事?」

  此刻,木老爺子也前所未有地緊張起來,大聲叫道:「怕是要不好,這種前兆難道是地核耀斑噴發?」

  顧不得老爺子在說什麼,易水寒只看到空中那巨大的太陽向自己方向噴射出洪流,鋪天蓋地的光焰掩蓋了一切。

  

[ 本帖最後由 wlps 於 2006-12-10 00:23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10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showchenpan +10 中肯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科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