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佛本是道 作者:夢入神機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815962 389 35
正文 第一章 殺人越貨
(更新時間:2006-2-20 11:05:00  本章字數:6048)

  現代都市,一棟老式的公寓裡。哎!周青愁眉苦臉的捧一柄長尺餘,寬兩指,通體晶黃,上面還有少許黑點的短劍。「前個月我終於修到了《引氣入體》的境界,不容易啊,可以驅使飛劍了,只是這飛劍太難弄了啊!上好的赤銅五百來斤,紅毛鋼三百斤,黃金,白銀,玉屑用了我幾十萬,結果搗鼓出來一把,品質太不純了。」周青是個修道者,師承《練器宗》,這《練器宗》顧名思義乃是以練製法器為主的。在修道界是一個極小的門派,小得以至於其他的修道門派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個門派。周青也是運氣好,剛進大學,青春熱血啊,一心做好事,學雷峰。用一瓶礦泉水救了一個路邊的乞丐後就成了《練器宗》的傳人。被那自稱凌雲道人的乞丐收為徒弟,那知道跟凌雲學了一個月修道,凌雲就丟下一本《練器總綱》兩腿一伸,掛了。原來那凌雲在長白山和蜀山劍派的一名弟子為了一塊黃雲晶起了爭執大打出手,結果被幾名弟子群毆成重傷,被周青救起以是奄奄一息了。這樣周青就名正言順的成了《練器宗》的宗主。雖然是個光桿司令。
  本以為自己象無數YY小說中的主角一樣得到了奇遇,從此以後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哪知道還是要夾著尾巴做人。
  夜涼如水,一輪明月高高的掛在天空中,發出淡青柔和的光芒。卻是到了午夜時分。陽台上,周青掏出幾塊晶瑩的玉石。捏了幾個手訣布置了一個小小的隱逸陣,防止修煉時氣息外洩。直從開始修道以來,周青就下定了決心,實力不強大,堅決不暴露自己。免得象凌雲那個老鬼一樣
  周青盤膝坐在陣中,五心朝天,一股月光照在了頭上,便消失不見。一絲絲清涼的氣息順著經脈流向丹田,周青就沉浸在這如水的月光中,用月華之靈氣錘煉肉身,擴充經脈,增加著自己的真力。
  《引氣入體》,修道之人,先修自身一口真氣,常人練氣,修五年才有氣感,十年通周身百骸。而引天地靈氣入體,淬煉肉身,卻要數十年苦功不可。
  周青也算奇才了,短短五年,憑著《練器宗》在修道界二流的功法,硬生生的衝破了周身百脈,達到了引氣入體的境界。這練器宗練氣的功法是二流,陣法卻是一流的,練器是建立在陣法基礎上的。奈何〈練器總綱〉上記載的法門,陣法,練丹,練符,練劍是倒是極為高明的練製法器之法,但是巧媳婦難為無米之炊,練制一柄稍微好一點的飛劍用的鋼,鐵,銅,只怕要用噸來算。
  周青無法,大學畢業之後憑著自己的練器知識,搗鼓起古董玉器之類的生意,一來是賺錢,這年頭,沒有錢,什麼事都干不了。二來看在古董堆裡能不能掏摸出幾件前輩仙人流傳下來的寶貝,要知道練器宗每一代實力都弱得可憐,但是這鑑賞寶貝的功夫可是別的門派拍馬都趕不上的
  幾年的摸爬滾打,周青也有了幾百萬的身價了,在現代雖算不上富豪,衣食也無憂了。但是要練制一件好點的法器,除了天才地寶外,玉石是儲存真元,雕刻陣法的好材料,一快上好的玉石怕就要上千萬不止。幾年來,周青也只收集了小小的幾塊藍田玉,能夠布置幾個威力不大的陣
  從入定中醒來,周青自覺真元又渾厚了一點,「恩!天道漫漫,不急不燥,總有一天會得成大道!」十指纏繞,「疾!」飛劍從頭頂天靈衝出化做一道黃光,在周身盤旋。「材料不好,能練成這樣也算可以了,功力不夠啊,要是能發出三味真火把雜質煉去,想必就可以載人了吧!」周青暗付道。想想那白雲飄飄之上,踩著飛劍遊遍名山大川。周青就嚮往不以。
  「咦!元氣有一絲波動,有人在使用法術!」能引天地元氣入體,自然對元氣比較了解,雖然只是細微的波動了一下,周青還是感覺到了。
  現代社會,無論修道者,還是妖魔鬼怪,都溶入了都市之中,相互牽制,更有幾個較大的門派在人間都有自己的產業,畢竟現在的資源不如古代了,古代修者煉制一柄飛劍可以自己尋找鐵礦,收集五金之英,玉石等原料。現代礦產都歸國家了,想要!好,拿錢來買。真是沒有錢連神仙都當不得。而極品天才地寶幾千年來早就被各大門派收刮了個乾淨。修道這東西,性價比極其低廉,往往一支生長了上千年的靈藥,碰到了修道者幾口就吃得乾淨。僧多粥少啊!偶然出現一件,那為搶奪打架是免不了的,凌雲就是因此喪了命。
  調好硃砂,在胸口畫了一道隱逸符,藏住氣息,一道神行符貼在了腿上,周青朝波動地點悄悄的趕去。
  「小輩,欺人太甚了!」蟒精怒極,為了一支五百年的成型人參,被兩個蜀山劍派的四代第子追了上千里路。自己本是深山的一條白蟒,吸取日月精華,修行兩百餘年,終於蛻去本體,化為人型。在天山發現了這隻成型人參,剛剛採摘準備服下,就碰到了兩未蜀山弟子來搶奪,道行雖比他們深厚一倍都不止,奈何對方的法寶飛劍太過厲害。一男一女都是二十左右,男的使一青色飛劍,青光吞吐之間,竟達幾丈來長,女子也是如此,劍光卻成紫色。紫青兩道光芒纏繞把妖氣攪得粉碎。
  「天生靈藥,豈能落入邪魔妖物手中!」那少女身材修長,柳眉芙面,裝束也很時尚,活脫脫一都市美少女!
  「師妹,和他囉嗦什麼,殺了就是,也算斬妖除魔。」青年男子滿臉傲氣,不耐煩的道。
  「哈!哈!好一個名門正派,連殺人搶寶都說得冠冕堂皇!」蟒精怒極反笑。
  「找死!」青年男子一聲怒吼!「雙劍合壁!」兩男女同時喝道。頓時!紫青兩道光芒威力大增,朝蟒精絞了過去。空氣中發出了刺耳的尖嘯蕩起道道的波紋,彷彿空間被劃破了一樣。蟒精臉色異常凝重,「呔」一聲異響,從口中吐出一雞蛋大小,碧綠色的圓球,正是自己苦練的妖丹!
  轟!劍丹相撞!巨大的元氣爆裂開來,三條人影倒飛出十長開外,蟒精面如白紙,下身本是兩條人腿,現在卻化為了一條巨大的白色蛇尾!道行至少倒退了一半!蟒精苦笑!看著那邊不醒人事的少女,和那以劍拄地,嘴角流著一絲鮮血的青年男子。兩敗懼傷,尾巴一搖,一陣妖風蟒精架風飛盾!蟒精也不是善良之輩,本想上前殺人,又怕那青年臨死的反擊,加上在都市打鬥,雖是郊區,怕也蠻不過修道之人,略為一想,不值!閃了!
  看見蟒精架風走了,青年男子鬆了口氣,收起被妖丹打落的飛劍,走到少女面前查看傷勢,「還好只是被震昏了過去而已,該死的蟒精,竟然弄得我和師妹都受了傷,等傷好了,多邀幾位師兄弟,不把那畜生的皮剝了我趙亮就不是人!」正值盤算,心口巨痛,趙亮低頭一看,一柄黃色上面還帶有黑點的飛劍從自己心口穿了出來,呼吸困難!趙亮艱難的轉過了頭,模糊的見著了一黑衣蒙面人,然後便是無邊的黑暗。
  本來周青的實力遠在趙亮之下,但是趙亮激戰之餘,又受傷不淺,加上週青刻意的隱藏了氣息,又是偷襲,一舉成功。很快的收起了兩把飛劍
  搜身,兩個錢包,一本秘籍,幾塊玉石。一瞬間被搜了個乾淨,整個過程沒有一分鐘!有人來了!兩道神行符打在腿上,周青成功閃人。
  快速用陣法把兩柄飛劍的靈氣封住,周青兜了個大圈子,又到市內的網吧上了一會網,卻信沒有人跟蹤,等天色大亮了,才從網吧出來,回了家。
  殺人奪寶,做這種事不得不小心啊!被對方師門知道了,估計自己會骨頭渣都被打得不剩!回到住處,周青激動不已!收穫不小啊!激動了一下,冷靜了下來。周青開始思考了:自己現在是普通人的身份,想必不回懷疑到自己頭上,至於東西倒不急先動,等風頭過了再說。把自己平時練習的符紙,硃砂,一股腦的收好。
  接下來一個月,周青什麼也沒有干,功也沒有練了,就是每天跑跑古董市場,做做生意。吃飯睡覺,幹著普通人幹的事。小心使得萬年船,周青心想。很快一個月過去了,無事。第二個月,周青晚上小心的練著功,練了一個月,無事。才放下心來。
  室內,周青拿起一柄宛如秋水,長兩尺,通體散發出青光的寶劍仔細的查看著。「好劍啊!通體太乙金精打造,連劍柄都是百年以上的紫檀木心啊!」周青嘆道。要知道這紫檀木心對冤魂鬼物有極大的克製作用,製成木劍,令牌,比百年以上的桃木還要好上幾分。這都罷了,這太乙金精可是稀罕之物,五百斤上好的鋼鐵,用三味真火淬煉,能煉出一克來就不錯了。平常練制飛劍是只要加上一兩,那飛劍的品質就會提高一倍。這兩把兩尺來長的寶劍合起來怕是有十幾斤斤。那得要多少鋼鐵啊!尤其三味真火要《練氣化神》的高手才能發出。
  道家練氣,共分四階段。《引氣入體》,《練氣化神》,《練神返虛》,《練虛合道》。最後成就大羅金仙,萬劫不壞,永恆不滅。
  每一階段的差別那是巨大的,《引氣入體》的修者,引天地元氣淬煉肉身,身青如燕,開碑裂石。修到後期更是御使飛劍,一日千里。
  《練氣化神》則不同 以自身之神念為引,肉身為媒介,不借助任何法器便可以驅動宇宙中各種能量,舉手投足間便可發出雷霆電光,三味真火
  《練神返虛》可長生不死。免去六道輪迴。《練虛合道》更是移山填海,彈指間便可遊遍五湖四海,八荒六合。每一個階段的突破,怕是比精衛填海,愚公移山差不了多少。
  「蜀山劍派果然是富可敵國啊!幾千年的搜刮不是蓋的。連仿製的紫青雙劍都強大無比。要是真的紫郢劍,青索劍。怕是《練神返虛》的高手都有得一拼吧!難怪當年就是萬年血魔也要飲恨於雙劍合壁之下。難道蜀山弟子行道天下都用這麼好的飛劍,那凌雲那老鬼也死得不冤了。哼哼!!搶了兩把上好的飛劍,還有秘籍,實力大增,也算是給凌雲老鬼報了仇了。」這下週青就想錯了,雖然是仿製品,在蜀山派也只有寥寥幾把,畢竟太乙金精不是那麼好弄的,千年的積蓄也不過幾十斤。修為極是傑出的弟子才能得到,加上那趙亮與那師妹的父輩在人間有極大的勢力,財力。蜀山的長老也極為愛護兩人,才被賜予了兩把。不然以兩人引氣入體中期的修為,怎麼能重傷有兩百年道行的白蟒。結成了妖丹就是引氣後期的實力了。一中一後,修為卻是相差三倍都不止的。
  《劍氣凌空訣》翻開這本搶來的老式線裝書籍,饒是周青鎮定工夫極佳,還是吃了一驚,這是高深的劍仙修煉的功法啊!以劍為媒溝通天地,吸取能量,劍越好,吸取的速度就越快,比肉身快多了,難怪古代劍仙橫行啊!「我說那兩小子十幾年就修到了引氣中期呢?」
  一股氣流湧動,把青索劍收入了體內,紫郢劍是給女子用的,周青可沒有傻到也收了,雖然本著決不亂廢的精神,但以現在的修為,可沒有辦法抹去上面的陣法重新練制,只好擱置。
  接下來幾天,周青就寸步不出門,躲在家裡安心用青索劍修煉《劍氣凌空決》,那柄品質不純的飛劍的材料也被練成了一方四寸見方的大印,在練器總綱中記載的上古寶物,周青最感興趣的就是崆峒大聖廣成子的翻天印,可大可小,大時覆蓋方圓千里之地,小時如芥子一般,一擊之下,就是到了練神返虛的仙人級高手也要毀於印下,當真是有毀天滅地之能。這方名為小翻天的印章,單不說材料問題,以周青引氣初期的修為,一點點天地靈氣轉化的真元淬煉肉身就用去了一大半,另一小半就勉強在上面刻了個須彌芥子陣,使印章可大可小,奈何就是周青全力施為,也不過由四寸見方闊大到一米罷了。離那覆蓋方圓千里那是邊都沾不上的。幾塊搶來的玉石也是好貨色,其中從那師妹身上搜來的一塊竟是墨玉,練制隱身符的絕佳材料,周青當然不會浪費。
  江風習習,落日的餘輝在江面上流下點點金光。周青感慨萬千,回想自己修道五年,每件事小心翼翼,當真是如履薄冰。周青深知,這個修道者的世界是一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世俗的法律在修道者眼裡比廢紙強不了多少,更有強者,一言不和,當街殺人,畢竟人家來無影,去無蹤,警察怎麼查得到?
  「哼!!我之所求,隨心所欲,奈何,沒有強大的實力,一切都是空談,從今往後,我定當掠奪一切,以提升實力,什麼道德仁義,什麼大道都見鬼去吧,只要我力量夠強,我就是道。我就是天,天地為什麼那麼強,就是因為它不仁,它以萬物為芻狗!什麼神,魔,仙,佛。都是虛幻無比的東西,唯有那永恆的力量,才是更本啊!!」周青心思如海嘯一般翻滾,咆哮。神色卻甚為自然。
  江邊漫步,走著走著,便到了古玩一條街,這是C市最大的古董,玉器,瓷器交易中心在H省也是小有名氣。天色漸晚,街上行人也陸續回家,各家店鋪的老闆都各自拉下了鐵門,擺地攤的也在小心的收拾著自己的商品。周青快步走到臨街的一間門面。「賀子博,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唔,去了趟西藏,昨天回的家,收了些小玩意兒,正準備晚上打電話叫你來鑑定一下,這不,你就來了。快進來,我關門了。」
  賀子博是周青的大學同學,從小就立志做一名收藏家,畢業後便和女朋友開了這加古董店,不像周青到處打游擊
  「陽晶呢?」周青進得屋來,看了看,問道。「她啊!出去和幾個姐妹逛街去了。要晚上九點多才回來,來看看,我這趟西藏可是收了些好東西來。」
  一件藏青色的法輪,密密麻麻的刻滿了梵語經文。正是藏傳佛教僧侶用來祈福之器物。其中也有修為高深之輩,將佛力加持其上,製成降魔驅邪之法器。周青神念一掃,卻沒有發現法力波動,便知道不過是一件普通的貨色,年代倒是久遠,製作也甚為精細,也算是件上乘的民間工藝品。幾把小巧精美的藏刀,一些古色古香帶有濃厚的藏族色彩的裝飾品。
  隨手挑了幾件,連同那藏青的法輪。周青推到一邊對賀子博說:「這幾樣勻給我,多少錢?」
  「日!每次都這樣,你怎麼不叫周扒皮呢?」賀子博笑罵道,「不過你小子每回都能搞個好價錢,媽的,比我賣的貴多了,真不知道你怎麼找到那些冤大頭的,這樣把,成本價,2300。」
  「好!我拿走了,錢明天給你!」
  「別急,咱們哥兩喝兩杯再走,我這裡剛好有幾瓶啤酒。」
  周青一聽,連忙搖頭,「我可不陪你喝,陽晶回來不扒了你的皮。」賀子博此人酒量極差,卻又視酒如命。為此不知道讓老婆罵了多少回。想想陽晶的恐怖,周青不由打了個寒戰,抓起東西。奪門就走,還留了句「兄弟,你可是頂風作案啊!」賀子博頓時鬱悶不已。
  幾個月的修煉,《劍氣凌空訣》已小有成就。丹田內真元渾厚,肉身強橫了一倍有餘。區區幾個月竟然比得自己苦修五年,周青大為感嘆修道法訣的重要性。但周青卻不甚滿意。
  「凌雲老頭說,那蜀山劍派雖是大派,排名卻還在崑崙,天師,矛山之下。這以劍養氣之道進展雖快,畢竟是落了旁門,根基不穩。沒辦法,要是老子按自己來修煉怕是要個幾十年才到引氣中期吧!恩.....倒是要出去走走,碰到修為地的崑崙弟子搶點法訣來,反正這事老子又不是第一次干。人家可是上古道家傳下來的門派。好東西肯定是有的。」
  叮!叮!叮!法輪隨著周青緩緩的轉動,發出了悅耳的聲音。一股寧靜的禪意在心中流淌。古怪。。。。揀到寶了,周青心想。
  『寧心鎮氣,滅心魔,是佛宗寶物啊!怎麼又看不出半點法力波動呢?尤其上面好像刻的可是失傳了的古梵語啊!實在是古怪到了極點!』
  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它,周青這人生性古怪,卻也不是激進之輩。知道這件法輪不是凡品,在連續變換了三十六種祭煉法寶的手法,法輪卻絲毫沒有反應的情況下,不由嘆了口氣。心神再次沉浸在《劍氣凌空訣》中,一點一滴的天地靈氣溶入了周青的丹田。。。

正文 第二章 相互算計
(更新時間:2006-2-20 11:09:00  本章字數:5045)

  一輪明月高掛在空中,照得遍地生輝,幾顆星星有氣無力的圍在月亮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光芒被完全蓋過,卻無能為力。一道蝙蝠似的黑影落在了十七層樓的平台上。廖小進捂著自己焦糊的胸口,瘋狂的詛咒起來:「媽的!那群老不死,老子上個月才進化成為小小的男爵,就要我幹這麼危險的事,跟蹤教廷的光明祭祀,雖然對方的地位也不高,可也不是我小小的一個子爵對付得了的啊!幸好老子跑得快,不然還不被聖光燒成烤蝙蝠啊!」
  詛咒歸詛咒,廖小進貪戀的吸收著月之精華,一道極其細微的青光從月亮上射了下來,投進了廖小進的嘴中,那被聖光灼得焦糊的胸口漸漸的生長起來。
  「以主的名義,驅散世間的邪惡。」憑空出現的聖光轟在了正在借助月光聊傷的廖小進身上,「轟」的一聲巨響,廖小進被轟出了七八長開外,差點沒有跌下樓,摔個屍骨無存。
  「想不到血族還敢在中國發展後裔!」一個頭髮金黃,眼睛深藍帶著點妖異的外國中年人出現在天台上。看著遍身焦糊,在那裡痛苦呻吟的血族子爵。安東尼就興奮不以。『哦,主啊!一個男爵,在沒有任何魔法防禦的情況下被《神之洗禮》打中後只是受了重傷。沒有死。太神奇了。東方人的體質太神奇了。可是,在主的光輝照耀下,神奇的東方也要被我們所征服。把你的心核帶回去獻給主教大人,主教大人一定會很高興的。這可是東方的血族啊!」
  變戲法似的抽出了一把明顯帶著西洋式的細劍,安東尼得意洋洋的朝廖小進胸口刺了過去,廖小進身上突然爆出一團血霧,濃密的血霧一下就掩蓋住了他的身體,安東尼愣了一下,「血遁魔法,想跑。你跑得掉嗎?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使用血遁魔法,真是給我太多的驚奇了啊!」
  「以主的名義。」安東尼手上的聖光照在三長開外的地方,「啊!」一聲慘叫,廖小進跌落在地,苦笑了一聲,沒有辦法,實力相差實在太大了,雖然自己刻意隱藏實力,想拌豬吃老虎。可是一個教廷的光明祭祀萬萬不是一個血族的男爵對付得了的。就是進化成男爵也不行。
  「媽的,拼了!!」廖小進雙手合在胸前,墨念了幾句咒語,濃濃的暗黑氣息從身體裡冒出來,嘴角生出兩顆獠牙,撕!!背後衣服被撕裂,兩支漆黑蝙蝠似的翅膀從背後伸出。「嘖!!!嘖!!」安東尼英俊的臉上笑容不變,「我小看了你了,想不到快進化成子爵了。可是有什麼用呢?去見撒旦吧!!審判之光!!」看似柔和的一點白光從安東尼頭上冒出,眨眼間整個天台都籠罩在聖光的照耀之下,審判之光,乃是信仰虔誠的信徒引發天上主神來消除世間一切暗黑生物的聖光,威力巨大。廖小進被審判之光一照,渾身黑氣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身體發出了絲絲黑煙,「嗷!嗷嗷!」廖小進發出了痛苦的嚎叫。安東尼卻不催發聖光的威力,好像在故意折磨這個東方血族。
  「急急如律令!五雷正法!」刷!一道青色的劍氣,直接撕裂了籠罩在天台的審判之光,七八丈長的雷光從虛空中降下,重重的轟在了得意洋洋的安東尼身上。風水輪流轉,今年到咱家。正好應了這句古語,此時的安東尼,一身焦黑,發出了糊臭的味道,「誰?!」安東尼被雷電辟得暈頭轉向,剛想大聲發問。就見方圓達四丈的巨大鐵塊朝著自己砸了下來。這還得了,被砸中了鐵定是骨肉為泥,成為一塊肉餅,絕對沒有倖存的道理。
  安東尼大吼一聲,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往邊上一躍,堪堪逃離了被砸成肉餅的命運,奇怪的是那鐵塊砸在天台的水泥板上,卻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在安東尼鼓得差點掉出來的眼睛下,四丈方圓的鐵塊快速的縮小成四寸見方的大印,飛回了站在天台邊緣的一位蒙面人手中。
  「中國的修道士??!!」「法寶?!」想到自己前來中國前,紅衣主教大人千叮萬囑,來到東方以後一定要小心行事,千萬不要和東方的修道士起衝突。安東尼就起了一身冷汗,可怕的修道士!神秘的修道士!主教大人當時說起來自己還有點不屑,現在終於知道了,居然可以驅使雷電作為攻擊的手段,還有那神奇的可大可小的法寶。一切都超乎了自己的想像極限。
  安東尼大腦剛剛短路了一秒種,脖子一陣巨痛,廖小進正苦苦支撐,竭力抵擋審判之光的威力,要不是安東尼存心折磨,早就灰飛煙滅了。突然壓力一鬆,又看見對方一身漆黑,像是受了重傷一般,哪裡還按奈得住,不顧好歹就撲了上去,咬住對方的脖子狂吸鮮血。血族被來就以速度見長,安東尼一時不甚竟著了道兒。
  「啊哈!光明祭祀的血液,大補啊,吸乾了他,我很快就進化成子爵的。」
  又是一聲狂吼,安東尼竭盡全力催發出了體內的聖光,雖然剛才受了一記天雷,體內的聖力被震散了一半,但怎麼說瘦死的駱駝要比馬大不是?叭的一下,廖小進直接被彈出了三丈開外,翅膀獠牙都縮了回去,現出了人的面貌。而安東尼包裹在一團聖光之中,漂浮到了天台邊,就要使用《神聖遁法》逃走。
  蒙面人搖了搖頭, 「斬草要除根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青光再現,一道長十丈,寬一丈的劍光朝那團聖光劈了過去,啊!安東尼慘叫了一聲,元氣大傷的他,那抵擋得住太乙精金所化的鋒利劍氣,一劍就被劈成兩半,隨之而來的巨大鐵印把他砸成了肉餅。無聲無息的,鮮血濺了廖小進一身,廖小進呆呆的看著那蒙面人丟出了六塊玉片,青光朦朧,隱隱有細小符籙閃動的玉片漂浮在空中,組成了一個太極圖形,一道紅光從太極圖中發出,照在地上,頓時殘留的鮮血,肉末被燒成一股青煙,一陣微風吹過來,消失得無影無蹤。廖小進猛的吞了口口水,心想:「此人道法高強,兼之行事狠辣,滴水不漏。是個做大事的人啊!不如拉下關係,說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做了幾年的吸血鬼,廖小進早就學得精明無比了。
  憑著從古裝武俠電影裡學來的動作,廖小進唱了個肥諾:「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晚輩感激不盡!!還未請教前輩尊姓大名?」
  周青差點笑出聲來,自己最近修為大進,真元飽滿,對陣法一途也有了較深的了解,又參悟出了《煉器總綱》上幾個威力不大的陣法,有心試一下威力,苦於沒有試招的對象,誰知瞌睡來了就有人送枕頭,碰巧就有人打鬥,並且打鬥地點就在附近,以周青現在接近引氣中期的修為,哪裡還有感覺不到的。一想到上次自己坐收魚翁之利得來的好處,周青就心熱不以。當看到居然是教廷人員和吸血鬼之間的爭鬥時,就更加好奇了,讀書期間,周青也看過不少以吸血鬼為主角的玄幻小說,對血族有著一絲好感,對教廷那是深惡痛絕的,尤其看到那個血族好像是中國人時,就下了決心要救一救那個可憐的血族。怎麼說也不能讓洋鬼子殺中國人是不?
  安東尼實力頗強,正面打鬥的話,周青要贏也決對不會輕鬆,要殺死對方恐怕自己也要掛重彩。但是偷襲就不同了,太乙精金所化的劍氣何等鋒利,輕易就撕裂了審判之光,加上最近製作的五雷玉符,引動先天閃電精英,安東尼哪裡還有不重傷的道理,不過在重傷的情況下還能逃過自己的三重殺手:小番天印一擊,周青也大大驚奇了一番。要不是那吸血鬼偷襲爭取了一點時間,讓自己凝聚了第二道劍氣,說不定就跑掉了,那可就後患無窮了。
  神智一轉,周青就吸取了這次的經驗教訓,正好就聽見了廖小進說話,對於這個吸血鬼,周青倒不甚擔心,實力太弱,有什麼異動自己確信可以一劍秒殺掉!正好乘這次機會好好問一下外國血族與教廷的情況。畢竟知道的東西越多不是壞事嘛!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
  途中使了幾個小小的迷蹤陣法,轉了一大圈,把個小小的吸血鬼轉得暈頭轉向,周青才把廖小進帶到了自己的住所。
  「前輩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啊!」看見周青面目後,廖小進驚奇了,本來看周青表現出來的實力,怎麼說也應該是一副仙風道骨,長鬚飄飄神仙中人的模樣,誰知卻是這麼年輕。:我們中華的道術真是神奇啊,看來傳說中的長生不老是真的啊!就算是我們吸血鬼,也只能活個千年左右啊,並且還是會慢慢變老啊。廖小進眼睛軲轆軲轆的亂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不用驚訝,我的實際年齡和相貌是一致的,倒是你們血族,我還真不了解,看不出年齡來。」周青自然知道廖小進在想些什麼,語氣中帶點了詢問的口氣。
  「啊!實際年齡和相貌一致,也就是說他才二十幾歲就修成了這般神通,起碼也是我們血族侯爵以上的實力啊!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廖小進的腦袋再次短路了幾秒鐘,聽出了周青詢問的口氣,還是恭敬的回答:「晚輩廖小進,是三年前被變成血族的,晚輩的年紀二十六歲。」雖然知道,對方的年齡可能比自己還要小。廖小進還是自稱晚輩,實力至上,這是任何人,任何存在,都免不了的。
  周青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現在什麼年代了,你以為在拍電影啊!搞笑死了,我叫周青。你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看見周青這麼好說話,廖小進也笑了起來,兩人的距離一下也拉近了不少。「周大哥,你的本事真厲害啊,一下就解決了那個教廷的光明祭祀,想必沒有人是你的對手吧?」廖小進試探的問道。心裡卻在盤算:「啊,哈!挺年輕的,若是從他身上搞到修煉秘籍方法什麼的,那我一定會很快進化的,愛德華那小子竟感搶我的珍尼,我要吸乾了你的血,把你變成我的血奴,還有庫拉克那個老鬼,不就是個伯爵嗎?不是有你撐腰,珍尼怎麼回被愛德華那個小小的子爵搶走。二十年啊,這小子才二十幾歲就比侯爵還要厲害,那我?!」廖小進眼裡閃過了一絲猙獰的凶光。
  「比我厲害的人多得是,我只不過剛剛入門罷了,你胸口一直滴血,看來傷得比較嚴重,怎麼跟沒有事情似的?」周青也比較好奇。這話廖小進倒是沒有覺得驚奇,畢竟周青的實力跟比侯爵要強,但是血族還有公爵,大公爵,還有親王呢!更別說中國大陸了。
  「我們血族的體質再生能力極強,就算一個普通的後裔流幹了血只要及時吸到新鮮的血液也不會死,而我們這種有了等級的血族生長出了心核只要吸收了月光,很快就回恢復。」廖小進如實的回答,「況且!我好像比一般的血族恢復得要快幾倍,進化也比普通的血族要快。」停頓了一下,廖小進還是說出了困繞了自己好久的疑問。借此也算是透露了自己一點小小的秘密,好取得周青的信任。
  「哦,現在正是滿月的時候,」周青走到了窗戶邊,拉開了窗簾,淡青色,如水的月光照了進來,好一個月滿中天,周青暗暗嘆道。廖小進點了點頭,低吼了一聲,翅膀獠牙突然閃現,周青眼尖,只見那青色的月光中,一點點細小的銀白色的東西快速的鑽進廖小進嘴裡,又在心臟部位散現了一下,就消失不見,而身上的傷口緩慢的,肉眼可以隱約看得到的速度生長起來。
  「恩,原來血族是以太陰星的中的至陰之氣修煉的啊!但是從道家的理論上講陰陽不調啊?體內積累了那麼多純陰之氣,沒有陽氣調和,越積越多,遲早要出事,哦!難怪他們要吸血,血液本來就是至剛至陽之物啊!咦!他們怎麼不吸取太陽星的先天真陽之氣啊?那樣陰陽調和不是更好?」周青想不出頭緒,看了看吸得正起勁的廖小進,搖了下頭。 「這血族也是古怪,流了這麼多血,居然還象沒有事一樣?」
  掐動了幾個靈訣,「太極乾坤,道心真火」六塊玉牌丟出,就要把廖小進滴在地上的血液灼去。這是周青最近悟出的手段,以太極之陣,配合自己真元引發先天火元,所發出的道心真火,雖然遠比不上《三味真火》。但是用來熔煉一般器物,煉精鋼鐵,倒是足夠了。
  足以熔金化鐵的紅光高溫,照射在了那團血液上,卻沒有收到效果,血液中點點金光一閃即逝,堪堪抵消了紅光的照射。周青一震,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怎麼可能,雖然自己只用一層的真元催動這個《太極離火陣》。就是一塊鐵板也很快就融化,何況是一團小小的血液。
  「急急如律令!收!」收掉《太極離火陣》。周青飛快的撲到了那團血液邊,伸出手指沾了一滴,仔細的打量起來,一絲微弱的神念透過真元分析著。腦袋裡急速的閃過《煉器總綱》上的記載:《九黎聖血,蚩尤天脈》。
  一瞬間,無數的想法從心中冒出,看了一眼正在全面吸收至陰之氣的廖小進,周青掏出了一個玉瓶,小心的把那團血液收集起來。
  「得給你點好處才是,否則你怎麼會死心塌地的跟著我!」「天地玄牝,太華之力,急急如律令!!!」又是那六塊玉牌丟出,漂浮在了廖小進的頭頂上。這回發出的卻不是道心真火了,隨著周青不斷變幻的靈訣,玉牌組成的太極圖不斷的旋轉起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強大的吸力!!無數道月光被強行拉進了這個太極圖中,隨之,一道茶杯粗細的銀色光柱從太極圖中射出,投進了廖小進的嘴裡了,廖小進先是一驚,隨後狂喜的神色出現在臉上,呼吸都隨之緊促起來。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6-4 17:44 編輯 ]
  • 2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水野琴 +1 低調推
avatar   kelvin12354 +1 一支生長了上千年的靈藥,碰到了修道者幾口.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