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現代都市] 春光乍泄 作者:天堂雨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63273 126 6
第一章 公車美女

“喂!等等!”
  天仇大聲叫喚,然後趕過來擠上了公共汽車。
  隨著車門關上,天仇剛投幣,司機馬上吆喝讓剛剛上車的乘客們往後面站。
  現在是早上上班時間,車裏面早就沒有位子了,雖然還不至於擠得貼在一起,但是車廂裏面已經站了很多人。
  “對不起,讓一讓!”天仇一邊說,一邊往後面走,就算沒有座位,他也不願意站在前面,因為等下肯定還有人上車,會擠著他。
  早上上班的人們全部還是昏睡沉沉的樣子,有位子的都閉目養神,在車上稍微補充一點睡眠,反正這都是天天坐的路線,不會誤站。站著的人也有的閉著眼睛,還有一些翻著死魚眼,雙目無神地看著外面。
  天仇往後面擠的動作讓不少人皺了皺眉頭,但是沒有人說話。不過看到天仇的樣子,所有人都感到有點奇怪。
  天仇也沒有在意別人的眼光,舉著手一直擠到了後面車門附近,才停下來。這個位子不算很擠,所以他可以把手稍微放下來。
  站定之後,隨著車子的走動,天仇的眼睛也瞟向了周圍。他的鼻子裏面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這絕對不會是空氣渾濁的車廂裏面應該有的味道。他也已經分辯過了,也不是自己手裏捧著的大束玫瑰花的味道,對花的香味,他還是很瞭解的。
  天仇的眼光稍微轉動了半圈,馬上停了下來。在他邊上,有一個女孩子扶著靠近車門的欄杆站著。
  天仇的眼光馬上直了,焦點全部集中的這個女孩子身上,眼光從上往下,來回快速的掃視著她,再也沒有移開。
  不是他沒有見過女孩子,也不是沒有見過美女,但是真的沒有見到過如此美麗、如此有氣質的超級美女!而且還是在公車上面!
  這個女孩子顯然也是上班一族,穿著的是淡灰色的職業套裝,頭髮盤在腦後,臉上化著淡裝。她的眉毛細緻、睫毛卷翹,眼睛是無法形容的迷人,再配上精緻的小巧挺鼻、任何人見到都想要一親芳澤的美妙紅唇、櫻桃小口,雪白肌膚襯托出的是一張異常美麗的臉!
  天仇感覺自己要窒息了,他喉嚨“咕嘟”了一下,有點不雅地吞了一下口水,腦子裏面只有一個資訊,這個女孩絕對是自己見過最美的女孩!這讓他心裏燃燒起了渴望。
  雖然這是震撼人心的美麗,但天仇還是非常有“自製力”的,他的眼光並沒有完全被吸引住,他還是移開了。他把目光往下移,從上往下看到了露出一截的雪白脖子,還有死板套裝無法掩蓋的曼妙身材,套群下麵露出的絲襪美腿,更是令他的心跳到了半空,真的懷疑自己有沒有流鼻血了。
  那個女孩子顯然感受到了身邊帶有侵略性的目光,她的柳眉稍微蹙在了一起,過了一會兒,感覺到天仇還是在“鑒賞”她,讓她非常的不自在。她眉毛一揚,順著天仇的目光,瞪了他一眼!
  天仇的目光和她一撞,馬上感覺到被電了一下,他努力想要微笑一下,但是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停使喚,他趕緊灰溜溜的把眼光移開,看著手裏的花。
  那個女孩子看到天仇的目光被自己逼退,稍微輕鬆了一點,也不由暗暗搖頭,這些男人們怎麼都是一個德性呢?
  天仇看著手裏的玫瑰花,要不是已經呆住了,他幾乎要把花送給那個女孩。他現在正深刻在“自我反省”:不就是一個漂亮美眉嗎?值得這麼大驚小怪的嗎?簡直太丟臉了,愧對江東父老呀!
  他稍微冷靜了一會兒,馬上讓自己的眼睛充滿了電力,射出了一道集發哥、哥哥、偉仔深情目光優點於一身的迷死人的目光,讓她見識一下。
  但是很可惜的是,那個女孩的目光已經轉到了車窗外面,天仇那自認為深情無敵的目光只能看到一個秀美的背影。
  公車又到了一個站,沒有人到站下車,反而又有不少人擠了上來。
  隨著司機向後走的吆喝,又有不少上班族擠了過來。
  天仇小心的舉起了手裏的花,不能讓他們擠到了,身體含有私心的往那個女孩身邊靠了靠。
  公車又繼續開動了,天仇現在可以在側面看到那個女孩的美麗臉龐,他默默享受著這緣分般的“豔遇”,發癡的腦子開始構思如何才能跟她認識,直接搭話嗎?她的美麗讓人畏懼、讓人自卑,就算是天仇的臉皮,也實在是難以開口,再說這樣的人可能非常的多,無法贏得她的好感。
  過了一會兒,天仇看到那個女孩的眉毛似乎又皺了起來,他心裏一驚,自己現在可是從側面看她,並沒有正面騷擾她呀!
  這時,他發現了旁邊有兩個男人正往女孩身邊靠,他們顯然也發現這個驚人的美麗人物。這是兩個衣冠楚楚的斯文年輕人,其中一個戴眼睛的正用手裏的公事包頂了頂女孩的纖腰,看樣子他是想要試探一下女孩的反應,如果她回頭出聲,可以解釋為太擠,如果她不敢出聲,那說不定就會跟進一步動手了!
  天仇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菜鳥,一看那兩人的動作,雖然他們眼光正經的看向別處,他還是明白了他們的意圖。雖然他自己也頗色,但是對於這些公車色狼,他一向是絕對鄙視的。意淫一下沒什麼,但是只有那種自卑的變態才會真的在公車上做出這樣猥瑣的舉動。
  天仇的身體橫了過去,一下子攔在了那兩人與女孩之間,嘴裏低聲說道:“小心一點,別太靠近!”他順勢把自己的花舉在了中間。
  看到天仇的樣子,那兩個人厭惡的瞪了他一眼,怨恨他打擾了他們的好事。
  天仇自然不會把這兩個小子放在眼裏,看到他們看過來,不由低聲喝道:“幹嗎?不服氣呀!”他一臉的痞子相,惡狠狠的盯著那兩個人。
  那兩個人本來就心虛,看到一八三身高的天仇的表情,沒敢吭聲,悻悻的看了那個女孩的背影一眼,然後轉開了頭。

第二章尾行色狼

那個美女的後背已經被天仇擠著了,但是她顯然明白了天仇的意圖,也聽到了他低聲的話,知道他是得罪那兩個人來保護自己。這讓她有點側目,忍不住稍微轉頭看了天仇一眼。
  誰知道他是不是也是一個色狼呢?說不定只是一個更加大膽張狂的色狼而已!
  女孩當然不敢相信天仇。
  過了幾站,如坐針氈的兩個人灰溜溜的下車了。天仇則非常享受的聞著女孩身上的淡淡幽香,不過現在陸續有人下車,沒有那麼擠了,女孩也用不著這樣“貼身保護”了!
  天仇向後面退了退,那個美女感覺到了他沒有別的意圖,轉頭對他低聲說了一句謝謝。
  天仇聽到她向自己說謝謝,非常激動,這可是美女主動找自己搭話呀!
  我可沒有主動,是她主動找我哦!帥哥也無奈呀!他陶醉了一下自己的魅力,正想要趁機跟美女攀談起來,這個時候公車轉了一個急彎,所有人都東倒西歪起來。
  而正要轉身的美女腳下不穩一下子摔到在了天仇的懷裏!
  天仇這個時候猶如武林高手一般,好像練過馬步,穩穩的站住,同時顯露出了一個泡妞高手應有的風範,雙手不顧一切的扶住了那個美女的腰身!
  他一手扶住美女的柳腰,拿花的手環住了美女的身體,好像情侶一般抱住了那個美女,玫瑰花則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雖然這是意外,但是這個身材高挑的美女倒入自己的懷裏,天仇非常的驚喜,一邊感謝上天的安排、一片感受著懷中的軟玉溫香。
  天仇正想要趁機安慰一下,可是未等他的理智反應過來,身體已經有了行動!
  美女的身體全部貼在他身上,他下身的神秘兵器隔著薄薄的套裙,感應到了富有彈性的緊翹粉臀,哪里還能控制得了?小二馬上“高舉鄧小平偉大理論的旗幟”!
  身後的反應,讓那個美女的臉頓時紅了,她馬上扶住欄杆站好,脫離了天仇的身體。她心裏暗罵了一聲“大色狼,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沒有再看天仇一眼。
  但是她還沒有逃脫天仇的“魔掌”,他的手還放在她的腰上!
  “把手拿開!”美女低聲嬌嗔。
  天仇正在“運功調息”,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這可是公眾場合,不要再支撐帳篷了。聽到女孩的話,趕緊把手鬆開了。
  有了這樣的意外,天仇不好意思再搭話了,只能默默的站在那個美女後面,和她保持著適當的距離。
  經過幾站之後,聽到月臺號,那個美女繞過天仇身邊,沒有看他一眼,從後門下車了。
  天仇看著她美麗的身影飄然下車,不由一陣憧憬,心裏也是暗暗猶豫,要不要追過去呢?錯過了可能就再也遇不到了!
  聽到公車開始報下一站、就要關門了,天仇猛然一驚,趕緊沖了下去。
  那個美女出了公車,長舒了一口氣,終於感受到一絲清爽。心想終於可以擺脫那些臭男人了!
  但是很快,她不經意的回頭,發現剛才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那個高大男人也跟著下車了,而且他東張西望了一陣,竟然跟在後面,尾行而來!
  畢竟是大白天,那個女孩並沒有慌張,但還是下意識的加快了步子。
  走了一會兒之後,女孩發現天仇一直跟了過來,不由停下了腳步,轉身冷冷的盯著過來的天仇。
  看到她停下來,天仇不由一怔,但是不得不承認她的目光還是那麼的迷人。
  現在這會兒,天仇已經恢復了自然,他輕鬆的對那個美女說道:“美女,停下來幹嗎?等我啊?”
  那個女孩狠狠的瞪著他,厭惡地說道:“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你不覺得無聊嗎?”她的話有點尖酸,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鄙夷。
  天仇又是一愣,不過坦白講這個超級美女就算是生氣,也是非常美的。他並沒有往心裏去,依舊嬉笑著說道:“沒想到你又漂亮又有氣質,就是生氣的樣子,也是那麼的可愛。”
  女孩臉上一寒,冷冷地說道:“有本事你就再跟著來,看我不揍你!”
  天仇聽到她的話,不由覺得好笑,簡直太可愛,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居然說要“揍”自己。他正想說“被你揍我也是心甘情願”,忽然覺得女孩的目光有點淩厲,套用一句形容詞,有點像是“凶光一閃”,她不會是哪個黑幫大佬的女人吧?
  想起自己還有事情要做,天仇勉強忍住逗她的心思,正經地說道:“小姐,這條路又不是你的,我只是剛好要走這裏而已,幹嗎不准我走?我是要送花到這附近的明日公司,正在找地址,我又沒有跟蹤你!”
  “真的嗎?”女孩眼睛裏面充滿了懷疑,顯然覺得天仇這是被自己揭穿之後的藉口。
  天仇一臉無奈地說道:“要不這樣吧,要是你覺得我真的得罪你了,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電話號碼留下來,我改天請你吃飯賠罪!”
  那個美女不由瞪大了眼睛,這個男人也夠不要臉的,明明是暴露“狼心”想要趁機問自己的電話號碼,還要轉出無奈的樣子,還說什麼給我機會!
  “你這個大色狼,臉皮比立交橋還厚呀!”她忍不住譏笑說道。
  天仇見自己的企圖被她當面揭穿,反正不認識她,也沒有過分的尷尬,嘿嘿笑了一下,“那你就記下我的電話號碼吧,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吱一聲……”
  “得了,不要套近乎了!你別跟著我!”女孩厭煩地說道。
  天仇無奈,舉了舉手裏的花,“可是我還要……”
  “我告訴你明日集團怎麼走,但是你不准跟著我,等我走了你再去!”那個美女瞪了天仇一眼,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她也不等天仇說話,迅速說了一遍從這裏如何到達明日集團,緊接著快速離開了,還不時回頭看天仇有沒有跟著過來。
  天仇看著她美麗的纖瘦背影從前面消失,不由做出了一個決定,嘴角上揚笑了起來,低聲自語說道:“你是我的,你別想跑掉,我一定會追到你的。”見到這個美女之後,他感覺以前遇到過的所謂美女,都是一些庸脂俗粉,根本不值一提。

第三章 春光乍泄

天仇心裏已經有了計畫,所以也就不急於一時,為了不讓她的印象加壞,沒有跟著那個女孩。等美女的身影看不見了,他才按照她說的方向找了過去。
  明日集團非常有名,不但是城中數一數二的大企業,放眼整個國內,他們都是大企業,跟國際方面又有很重大的貿易往來,在亞洲乃至歐美都有一定的影響力。天仇縱然沒有親自來過,也知道他們的大廈是在這一帶,現在有了那個美麗女孩的指路,更是很快就找到了明日集團的大廈。
  明日集團的辦公樓不是租用的專業寫字樓,而是一棟集團自己設計建造的超級漂亮豪華的辦公大廈。天仇是花店送花的,這種情況也見多了,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直接就走了進去。
  馬上有保安人員攔住了他,對於他這樣一看就不像是客戶、也不像是有身份的人員,保安經過查問之後,登記了名字身份證才讓他進去。
  天仇只是一個送花的,對於受到這樣的待遇,也沒有太多的不爽,反正很多地方對他們都是這種態度,早就習慣了。其實公司裏面能讓送花的進去,已經是不錯的了,如果這些大公司不允許送花,那花店就要少掉很多生意了。這個明日集團,大概是按照國際標準,或者人性化管理,沒有限制這些小事。
  他現在盯著這個豪華的辦公樓,心裏不免有了一絲羡慕,要是自己可以在這種地方工作,那該多好呀!這簡直是身份的象徵啊,而且還有著非常廣闊的機遇空間!
  “喂!你是幹什麼的?”看著他捧著一大束花走了進來,前臺的接待小姐明白是花店送花的,但還是沒好氣的問道。
  天仇馬上恢復了專業本色,收起了剛才有點‘土包子’的形象,堆起笑臉說出了自己的來意。對於他來說,這些看門的、接待的,甚至比最終簽收人更加重要,要是他們不讓你進去,你怎麼可能把花送到收花人手裏呢?所以對於他們,心裏可以鄙視加咒駡,但是表面上還是必須陪笑臉。
  對於他們這些送花、送外賣之類的,這些訓練有素的接待員,並沒有露出專業的笑臉,只是冷冷的詢問了花要送給誰,在得知姓名之後,告訴了天仇要找的人在幾樓,然後指了指電梯的方向。
  天仇對於漂亮的女孩子,也介意她的態度,他很客氣的道謝。之後正好走,忽然又轉過了身,笑著對那個小姐說道,“小姐,我好像聽到你的筆掉地上了。”
  “是嗎?”那個前臺小姐信以為真,彎腰低頭去找。
  這個時候,天仇抓緊機會,眼光從那個小姐的領口飄了進去!
  雖然前臺小姐身材很高,但是天仇的身高有一百八十三公分,所以不用墊腳尖,眼光就能夠看過去。而由於那個小姐正彎腰看前面地上,胸前馬上春光乍泄,讓天仇從垂開的領口看到了兩半白嫩的豪乳!
  前臺小姐有好幾個,天仇沒有繼續看下去,轉身走向了電梯。他心裏冷笑:小三八勢利眼,看不起我們送花的。不看看你的身材,簡直白來了!不過,嘿嘿,前臺小姐是公司門面,果然有點料。
  一大早,大家都是忙忙碌碌的,他們這種大公司更是講究迅速進入工作狀態。有人送花來,在這裏也是很常見的事情,所以也沒有什麼人注意天仇。
  天仇來到了前臺小姐所說的樓層,按照詳細地址找到了那個什麼投資部,然後向旁邊的工作人員打聽了一下薛海若小姐的位子。
  大概這個薛海若小姐經常收到花吧,那個工作人員看到大束的玫瑰,並沒有覺得驚訝,也沒有起哄,只是隨意的指了指一個獨立辦公室。
  居然是經理辦公室!難道這個薛海若還是投資部的經理?天仇有點難以置信,在明日集團可以混到經理的女性,肯定是爬了N年,可想而知是多麼令人“尊重”的儀容了。
  來到經理辦公室的門口,天仇被一個年輕的女秘書攔住了。
  “送花的?給我簽收就好了。”女秘書也是司空見慣,直接對天仇說道。
  “不行,我們花店的規定是一定要親自交到簽收人手裏,如果中間出了差錯,我們可不好交差,所以——,這位漂亮姐姐,還是麻煩你通報一下薛海若小姐。”天仇雖然是笑嘻嘻的態度,但是口氣卻非常的堅決。雖然想到裏面的可能是一個老姑婆,或者一個大嬸級別的小姐,但他還是很有專業道德。
  那個秘書有點愕然,隨即笑了起來:“噢,這樣啊?你們花店還蠻講究的嗎,不過我們經理每天要收好幾束的花,可沒有時間給你一一簽收。”
  天仇繼續笑著說道,“可是我們不能讓人隨便代簽收的,因為不但可能涉及丟失延誤的情況,而且還可能洩漏隱私,所以——漂亮姐姐,你就幫幫忙吧!”
  前面都是同事,聽到天仇接連叫她漂亮姐姐,那個女秘書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低聲說道:“好啦,看你嘴那麼甜,我就讓經理自己簽收,我替你問一下,她不一定有時間的。”她說完打電話進去了。
  過了一會兒,秘書領著天仇敲開了經理辦公室的門。
  秘書小姐進去之後,向薛海若小姐彙報了一下之後,然後就退了出去。
  天仇剛剛進去這個經理辦公室,還沒有來得及看這個收花的薛海若小姐到底長得什麼樣,突然之間腳下一滑,然後整個人摔了下去,一直摔到了一張辦公桌的前面。
  天仇稍微抬頭,看到的是一雙包裹在白色透明絲襪裏面的超級美腿,就在自己的面前。他頓時熱血沸騰,下面的東西也好像“千斤頂”一樣,幾乎要把俯摔在地上的天仇的腰部頂起來了!
  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呀,天仇可不認為自己是什麼正人君子,趕緊趁美腿的主人移開之前抓住機會,眼光順著美腿往上面瞄去!這個角度甚至可以看到窄裙裏面的部分春光!
  他已經忘記了這個薛海若經理應該是一個已經上了年紀的女性,不過他的經驗告訴了他,如此嬌嫩的絕世美腿,不可能是保養出來的。

第四章 偷窺無奈

天仇看著如此美腿,幾乎要流口水了,正想要進一步“勘查”的時候,突然之間身體猛烈震動了一下!
  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現在已經是晚上了!
  天仇不解地看了看周圍,不由長籲了一口氣,自己真的是在床上!只是到底是自己看偷看美女被打暈送了回來、一直睡到現在,還是剛才的情形是做夢呢?還是在美女裙下睡著了做夢回來了呢?
  想了一會兒,天仇感覺自己好像成了莊子,到底是我是莊子,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呢?還是我是蝴蝶,夢見自己變成了莊子呢?
  天仇可不想成為哲學家,他努力捏了自己一把,讓自己徹底的清醒了下來。
  然後他明白自己是在做夢,剛才送花的一幕全部是做夢。可是剛才夢中的情形,怎麼如此真切呢?就好像發生的事情一樣,歷歷在目,閉上眼睛,那誘人的美腿還在眼前晃動。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體,果然,身上的被子腰部以下被撐起了很高!顯然是那個豔夢的功效。這樣雖然空氣流通較好,但可是容易窩藏蚊子呀!
  一切竟然是一個夢!不過開始夢到的那個女孩實在太美了,也只有在夢裏才有如此完美的理想人兒。想到這裏,讓天仇非常的沮喪,沮喪到撐起的被子失去支撐點,自動掉了下去,貼在了身上。
  會不會真的有這麼一個人呢?他有了一絲期待和興奮,同時也有一絲不安。
  “唔……喔……”
  清醒之後的天仇,正想要起身去“放水”,忽然耳中傳來男女壓抑的呻吟之聲。他當然明白那是什麼聲音,聽到叫聲,他的被子不由又迅速冒起了。
  天仇並不是自己一個人住,他是和好朋友張禦林一起住。
  張禦林和天仇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兩人的交情堪稱莫逆,除了女朋友之外,什麼都可以共用,現在兩人都是在花店打工。由於兩個人都沒有什麼錢的緣故,所以只能在這個大都市裏面合租一個單套房,還是那種最普通的出租房。
  雖然沒錢,但是生活還是要過的,女朋友也還是要交的,遇到其中一個要帶女朋友回家的時候,另外一個就只好犧牲一下,跑路到外面去“避避風頭”。遇到哪天誰表形比較神勇、比較有興致的時候,在外面的人就只好去電影院看通宵了。(有些電影廳的通宵場座位是大沙發,看的人又不多,這就成了他們的便宜旅館。)
  天仇這段時間,已經呈“閉關修煉”狀態,暫時沒有女朋友,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萬水千山走遍,心中已無留戀,需要用心沉澱。”當然,這只是他的玩笑話,他和張禦林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子,怎麼可能長時間沒有女朋友在身邊。
  張禦林現在的女朋友是也在花店打工的小梅,剛開始的時候也是趕天仇出去,事後小梅見到他還不好意思。但是時間長了,就沒有那麼害羞了。最近張禦林乾脆在房間裏面拉了一個布簾隔開,鐵床也加了床簾,小梅就時常夜宿在這裏了。
  雖然說大家很熟沒有什麼尷尬,但是有別人在同一個屋子裏面,他們還是不敢“輕舉妄動”,也無法安心投入。想要“翻雲覆雨”的時候,都是等天仇睡著了,或者他還沒有回來的時候進行。
  天仇聽到他們的戰況正逐步激烈,雖然不想聽,想要馬上睡著,但這又如何能夠馬上入睡呢?他現在不要說上廁所放水,就算稍微有點動靜,都會被驚擾鴛鴦,所以只能憋著尿,無奈地轉頭看著牆壁。
  “喔……啊——……”
  屋子另外一邊的兩個人正越來越進入狀態,喘氣聲、呻吟聲、鐵床搖動聲,聲聲入耳。天仇更是無法入睡,他聽得心頭火氣。
  但是慢慢的,他沒有再留意他們的大戰,而是思考起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這樣下去行嗎?一直這樣下去,人生會變成什麼樣子?
  他想到的是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前途,小時候充滿了雄心壯志,但是這些年已經把他的鬥志磨滅了,只是得過且過而已。他想起夢中明日集團大廈的情景,有點不忿,憑什麼那些人可以衣冠楚楚的在那種地方工作,出入有名車、居住有別墅,而自己就只能過這種生活?
  天仇當然非常清楚自己與別人的差距,沒有學歷、沒有技能,就註定只能從事最簡單的工作,這麼多年一直沒有餓死,已經可以算是奇跡了。
  但是他也清楚的意識到,這樣下去,肯定沒有前途,越是從事簡單的工作,越是在周圍平庸的生活圈子裏面打轉,就越是無法覓得機遇,最終會越來越差。
  必須走出去!必須要改變!
  這個念頭,天仇也有了很久,但是一直沒有用心去做,無法找到有前途的工作,他就不去找;沒有學習的就會,就不去學。但是現在今晚夜半夢回,給他很大的刺激,拉了簾子的房間裏面已經沒有什麼剩餘空間,和最好的朋友住在一起,他們要親熱還要偷偷摸摸。這讓天仇心裏非常的不舒服,他很想改變這種狀況,雖然他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天仇想了很多,他又一次開始清點自己擁有的“本錢”。這次他是認真的了,他沒有再去想自己沒有學歷、沒有技能這些困擾他很久的東西。
  現在他想的是,怎麼才能讓自己有技能、有學歷?怎麼才能找到不需要靠技術、學歷,又有發展前途的工作?怎麼才能發掘出自己其他的能力?他一直相信自己,除了沒有敲門的學歷、以及專業的技術之外,他不認為自己是個沒有能力的人!
  天仇想了很久,沒有留意張禦林他們的折騰是什麼時候停息的,他不停的在腦子裏面構思預演,直到太困了眼睛合上為止。
  但是他還是沒有做出什麼決定,誰知道明天又有幾分熱情呢?
  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明天有一份驚喜在等著他。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