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獵艷江湖夢(全集) 作者:陳苦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571524 246 33
第一集 狩獵之神

序 章 九陽傳說

「那是一個古老的傳說,傳說裏,天上有十個太陽,一個很強壯的獵人,拿起一把弓,就把其中的九個太陽射下來了。」

「他得到了名譽和美女。他自以為是英雄,以英雄自居,最終使得這個叫嫦娥的美女厭倦了他,而寧願躲到寒冷黑暗的地方,也不願與他生活在一起。這一切皆因這個被世人稱之為英雄的獵人,是一個只懂得射箭而不懂得生活情趣的男人。一個女人如果和這樣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得到的只是永恒的寂寞和孤獨。」

「許多年來,我的心中一直存在著這樣一個問題--他為什麼要把那九個太陽射落呢?天上只剩一個太陽,這個活在世人眼中的太陽有多寂寞呀?或許那獵人本身就是這麼一個人,他不懂得寂寞,因為他是英雄,而英雄是最能忍受寂寞的,他只知道要為世人除掉那九個禍害人間的太陽,他做到了,並且得到世人尊敬,可是他卻害了九個太陽,也使得最後的一個太陽承受著世間最恒久的孤獨。」

「他也害了一個女人,他太出名了,每時每刻都有許多人排著隊來叫他去射獵,他在射死無數生命的同時,上蒼也給了他一個懲罰,那就是他的妻子忍受不了他對她的冷落,直奔冰冷的月宮。在月宮,至少還有一隻活生生白兔陪著她,而不是死兔--要知道,她的丈夫實在英雄了得,在她生活的地方,方圓百里之內,沒有一隻動物出入,只要有一點聲響,他丈夫的箭就會『嗖』那麼一下射過去。」

「他恨這個女人,他想把月亮射下來,但他的箭沾滿了鮮血,太沈重了,再也無法射落明月。」

「他也恨那最後的太陽,是這個太陽把明月照亮的,他要把這個太陽射下來,但他沒有成功。」

「因而,孤獨的太陽仍然承受著永久的寂寞,它常常想起另外九個太陽,它們落在哪裡了?它不知道。」

「孩子,無論你以後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都好,你不要去當英雄,我寧願你是人人唾棄的魔鬼,也不要你是人人尊敬的英雄。」

「你要為你的生命負責,你就是你,你不是別人,你若要愛就愛、要恨就恨,有所愛就必有所恨,但全是你自己的意志,你不能像那獵人一樣,為了世人的所恨,而去毀了太陽的所愛。」

「孩子,你替我把那九個太陽找出來,我知道還有幾個太陽在暗黑的角落生存著,如果找尋不到,你就創造另一個傳說。記住我的話,孩子。」

青年的手在老人圓睜的眼睛上滑過,老人的眼閉上了,他永遠地沈睡在黑暗的山洞裏。

青年磕了三個響頭,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挺立在山洞裏,鬼魅似的可怕。

「父親,其實你就是那最後的太陽,我會讓那些射殺你的獵人知道什麼是悲哀,我將讓他們看到你傳給我的血紅色的光芒,只有這種光芒,才是人世間最壯觀的景象!」

他緩緩地轉身,冷峻的臉龐在洞裏的微弱光線中,閃爍兩道血紅色的光。


第一章 山村頑童

環山村,顧名思義,村莊的周圍都是山了。村民都靠打獵和耕種為生,民風淳樸,與世無爭。

村莊總是很平靜。大人忙於幹活,所以村裏的孩子都有極大的自由。

受到打獵風氣的影響,孩子們除了愛玩,男孩們從小就養成尚武之風,幾乎每個男孩都愛打架,夢想把別人打趴地下,使自己成為村裏最強壯的人,才不負此生。

這裏面又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就是打鬥的雙方,若有一方認輸,則打鬥就結束。因而孩子們打來鬥去,除了得到一身傷痛之外,也沒什麼大礙,回去休養幾天,下次依然能夠再打。

現在的大人,以前也是這樣打架打到大的,所以對此並不反對,且大有「優良傳統,應以發揚」之態。因此,打架如同打獵一樣,是環山村一貫的生活方式。

中午時分,孩子群裏又起風雲了。

平靜的環山村,傳來女孩的哭喊聲:「求求你們,不要打我二哥!」

一個七八歲模樣的小女孩,正被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抱著,女孩一邊掙扎一邊哭喊道:「水牛哥,你放開我,我要去救二哥,嗚嗚!」

水牛道:「小月,別去,妳二哥不會有事的,只要他認輸,四狗和大風就會放開他了。」

小月道:「可是,二哥是不會認輸的。」

兩人看著不遠處那三個打成一堆的男孩,只見兩個十來歲的男孩正把一個八九歲模樣的男孩按倒在地上,其中一個道:「大海,你服不服?」

被壓在地上的男孩掙扎道:「你們欺負我妹妹,搶走她的風箏,害她哭!你們不向她道歉,我就和你們沒完。」他使勁地動了幾下,但被兩個大了自己兩歲的男孩控制住,實在難以翻身。

大海似是累了,漸漸安靜。

大風道:「服了吧?」

「哼!」大海怒瞪了他一眼,扭頭一邊。

另一個叫作四狗的男孩道:「有種!」

「當然有種。」這聲音讓在場的每個人心頭一跳。

小月驚喜道:「希平大哥!」

一個小男孩向他們走過來,他似乎營養不良,很是瘦削,然而一雙眼睛卻是明亮之極。

他先是看看打鬥的三人,又看著水牛道:「放開我妹!」

脫了身的小月兔子般撲到希平懷裏,道:「大哥,他們欺負月兒,還打二哥,你快叫他們不要打了。」

希平用他的小手把小月的淚擦乾,道:「大海不會有事的,男子漢被打幾下很正常。乖,別哭!待會大哥揍得他們個個喊求饒,好不好?」

小月止住哭,道:「嗯。」

「乖月兒,到一邊站好,大哥要為妳出氣了。」說罷,朝打鬥的三人走去,道:「四狗、大風,放開我弟,有種跟我打。」

「跟你打就跟你打,單挑不夠你打,今日我們合力把你打趴地下。」

「別牛了,待會眼淚鼻涕落到地上的時候,你們才知道什麼叫做厲害。來吧!放了我弟!」

話剛說完,希平就突然跑過去,一腳踢在大風的小腹,把大風踢到一邊呱呱大叫,然後又轉身撲倒正準備從大海身上站起來的四狗,騎在他身上,兩隻小手左右出拳,把四狗打得鼻青臉腫。

他道:「服不服?」

四狗道:「不服,你偷襲,我們還沒有準備,你就……」

「彭彭!」又是兩拳,四狗大叫道:「希平,服,我服了,我認輸,這次我認輸了。」

希平笑道:「這還差不多,輸就輸嘛!何必找藉口?」他站起來又道:「大風,你叫夠沒有?死不了就向我妹道歉,還有,以後別欺負女孩,把我們男人的臉也丟盡了。」

此時,被水牛扶起來的大風道:「希平,你給我記住,下次我也要你叫苦連天,有你好看的!」

希平朝他做了個鬼臉,道:「我記住了,這是你第八十九次發誓了。」

大風紅了臉,道:「你、你、你……」

希平道:「我很好,不必嘮叨,嘻嘻!」他轉身牽住小月的小手,又道:「大海,我們回家。」


「我左拳出,右拳出,再是連環腳踢出,把你打成大肥豬……」

三兄妹蹦跳著朝回家的路走,希平止住歌聲,道:「大海,你一直都不打架的,今天怎麼跟他們打起來了?」

大海道:「大哥,他們把小月的風箏放丟了,我才和他們打的。」

希平道:「傻瓜,他們兩三個人,個個都比你大,你怎麼夠他們打!你是個乖小子,不會打架的,以後要打架找大哥去,包管不吃虧。」

說罷,他很是有些洋洋自得。

大海道:「可是,我覺得大哥剛才不夠……不夠光明正大。」

希平聽了,猴子般跳起來敲了一下大海的頭殼,在他面前喊道:「什麼?什麼?光明正大?你傻呀!他們個個比我大,你叫我光明正大去和他們鬥?嘿,光明正大值什麼?能替你出氣嗎?對我黃希平而言,打倒對方才是最實在的,而要打倒對方,除了武力,智力也很重要。這就叫做智勇雙全,明白嗎?」

大海目瞪口呆,道:「還是不……」看到希平又要敲他的頭,忙改口道:「哦!明白了。」

希平饒過他,道:「好了,月兒,妳不用傷心,回家後,大哥再做一個風箏給妳,和妳的金魚一模一樣的,好嗎?」

小月歡喜道:「我要蝴蝶。」

「好!蝴蝶,蝴蝶,風兒吹,風兒吹,蝴蝶飛,飛出百花叢,飛上了天空,飛到我妹妹的睡夢中……」


夕陽西下,環山村在夕陽的餘暉照耀下,顯得格外寧靜。

環山村總共有兩百多戶人家,除了村長之外,比較富裕的就算黃洋家了。

黃洋這人長得瘦高,總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讓人一見就想親近。他是村莊最有學問的人,也是環山村裏唯一的大夫。他十五歲時,就離開村莊到外面去闖蕩了。

十年前,黃洋突然回到環山村,同時帶回來一個妻子和一個兒子。

村莊的人都覺得黃洋有出息。

黃洋的妻子叫春燕,剛到環山村的時候,村莊的男女老少都來瞧熱鬧,看到春燕的模樣兒,驚為天仙下凡--哪裡來的美人兒?

春燕如今已經是三十出頭的人了,有了三個孩子,就是黃希平三兄妹。她的美麗依舊,更多了一份成熟的風韻,只是作了村姑打扮--是個極為美麗的村姑!

這幸福的人兒此刻站在門口,向村口張望。

屋裏傳出沈穩的聲音道:「燕,孩子們還沒有回來嗎?」

「嗯!」她的聲調突然又揚起,道:「看見了,在村口哩!」

三個孩子一溜煙跑到春燕面前。小月一個勁兒投入她的懷抱,撒嬌地叫了一聲「娘」,希平和大海也叫了聲「娘」。

春燕道:「希平,你又打架了?」

希平道:「娘,他們欺負大海和小月,我才打他們的。」

春燕看著一聲不哼的大海,道:「大海,你也跟去打架啦?」

大海低著頭不說話。

希平道:「娘,妳誤會了,大海沒有跟我去打架,而是被人家打了。妳想呀!大海平時那麼乖,怎麼會去打架呢?不被別人打已是福大了,唉!」說罷,他輕搖了幾下小腦袋。

春燕看著他的模樣,不自覺地笑了,道:「好了,打就打了,沒事就好,到屋裏去,開飯了。」


飯桌上,黃洋吩咐道:「明天我要到山上採藥,你們三個可要聽你們娘的話。」

希平道:「我們一直都很聽娘的話。」忽然又瞪大眼睛道:「爹,我也跟你去採吧!」

黃洋看著這個麻煩兒子,道:「你明天不用打架了嗎?」

希平搔頭,道:「我決定放自己幾天假。」

黃洋一臉的不解,道:「放假?你當打架是什麼?」

希平理直氣壯地道:「鍛鍊身體。」

黃洋徹底被他打敗了,道:「好吧!明天你跟隨我去。」

希平大叫「萬歲!」,同時夾了一塊肉給黃洋,感激道:「謝謝爹,這是我孝敬你的。不必客氣!」

黃洋一看,大喝道:「死小子,你給老子夾的是什麼?」

小月用清脆的聲音道:「雞屁股。」

黃洋喊道:「氣死我也!」

是夜,風輕,各種蟲鳴交織在一起。

黃洋夫婦的房裏,兩人正在細聲交談。

春燕道:「洋,你真要帶平兒上山?」

黃洋道:「我知道妳放心不下!平兒是頑皮了點,但他也漸漸地長大了,是該學點東西的時候了。我本來打算再過一兩年才讓他跟隨我上山的,既然他主動地要跟我上山,就讓他去吧!妳放心,不會有事的,別想太多,睡吧!不早了。」

春燕道:「我怕平兒到了深山裏,玩性又起,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怎麼說他都還是小孩子。」

黃洋道:「我懂,我會儘量看住他的。」

春燕還是不依,道:「你也小心點。」

黃洋摟住她的腰,暗裏親了一下,哄她道:「我知道了,美人兒,晚了,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哩。」

翌日,黃洋父子到深山去採藥了。


黃洋父子走後的第三日。

黃昏時分,春燕正和兩個孩子吃晚飯的時候,有人敲響那未掩的門。

三人同時往門口看去,只見門外多出了一對中年男女,大抵四十多歲光景,男的高大飄逸,女的俏麗典雅。

兩兄妹看著這對男女,眼睛都忘記眨了。

春燕走了出來,道:「請問,兩位有何事?」

婦人道:「打擾妳了!我們夫婦是從外地來的,到達這裏已經天黑了,妳能方便我們一晚嗎?」

春燕看了兩人好一會,才道:「你們若不嫌棄,請進來吧!」

婦人道:「謝謝!」

兩人跟隨春燕進入屋裏,一起在飯桌旁坐好了。

春燕道:「兩位還沒有吃飯吧!我進去再多煮些。」

婦人道:「麻煩妳了,大妹子。」

大海和小月此時才記起要說話,小月道:「叔叔阿姨,你們好好看耶,你們是從哪裡來的?要在我們家住嗎?」

這小丫頭不說則已,一說就像是放鞭炮一樣。

男人看著兩兄妹,臉上露出了微笑,自言自語道:「不錯、不錯,可造之才。」

婦人不解地看著他,道:「清風,你說什麼不錯?」

男人道:「玉芬,妳仔細看看那小女孩,我看她也不錯哩。」

說罷,他對大海道:「你叫什麼名字,幾歲了?」

大海道:「我是大海,今年十歲。」

男人道:「到叔叔這裏來,讓叔叔抱抱你。」

大海猶豫了一會,走到男人面前,讓他抱著。

男人的大手在大海的身上摸了一遍,笑道:「好、好,太好了,老夫不負此行了。玉芬,妳說呢?」

婦人道:「恭喜你了!我沒有那個心,不過既然遇上了就是有緣。小妹妹,妳過來讓阿姨抱抱,好嗎?」

小月沒等她說完,已然朝她撲去,道:「阿姨抱抱,月兒也要阿姨抱抱。」

婦人抱著在她懷裏撒嬌的小月,道:「月兒喜歡阿姨嗎?」

小月道:「喜歡!阿姨也喜歡月兒嗎?」

婦人笑道:「嗯!月兒好聰明,知道阿姨也喜歡月兒。來,讓阿姨親一個,月兒好香!」

此時,春燕從廚房裏把做好的飯菜端了過來,道:「讓你們久等了。」

婦人道:「勞煩妳了,真過意不去!」

大家接著吃飯。飯後,婦人對春燕道:「大妹子,咱們到外面說幾句話,有件事想和妳商量。」話一說完,婦人便挽著春燕一起出去了。

春燕和婦人回來時,眼睛有些潤濕,她把兩個孩子抱在懷裏,看了他們好一會,道:「今晚,你們和娘睡。」

待春燕收拾碗筷入了廚房,男人問婦人道:「玉芬,怎麼樣了?」

婦人道:「她好像不願意讓她的孩子習武,我費了好大的勁才說服了她,你要怎樣感謝人家?」

男人笑道:「我當然是以身相許了。」

婦人笑道:「去你的大鬼頭!」

小月好奇地問道:「阿姨,什麼是以身相許?」

夫婦倆你看我,我望你,忽然大笑。


黃洋父子在第五天的黃昏回來了。

希平一到門口就喊道:「大海、小月,大哥回來了。山上真好玩,有好多沒見過的東西,還有奇怪的動物、黑黑的山洞……你們快出來,看看我採的藥,比爹採的還要多哩。」

然而,他只見娘一個人出來,沒有見到大海手小月,他道:「娘,他們都出去玩了嗎?」

春燕摟著希平,看著他,眼睛竟有些濕潤了,彷彿有淚在眼眶裏打轉。

希平覺得有些奇怪,又不知怎的,就是不敢說話。

春燕幽幽地道:「是的,出去了,要好些年才回來的。」

希平道:「大海和小月去得很遠嗎?」

春燕道:「嗯!很遠。」

希平道:「那我以後就不能見到他們了,是嗎?」

春燕道:「傻孩子,怎麼會見不到?等你長大了,他們就回來了,到那時,他們可本事了哩。」

希平道:「我可以去找他們嗎?」

「不可以!」春燕摟緊了希平,道:「難道平兒不喜歡和爹娘在一起嗎?」

希平道:「喜歡,我不會離開爹娘的,我會跟娘一起在家等他們回來,那時我再和他們說山裏的新鮮事兒。」

春燕放開希平,道:「平兒,到屋裏去吃飯,我和你爹有話要說。」

希平走進屋裏,少了兩人的影子,總覺得屋裏空蕩蕩的,心裏有種酸酸的味道,他自己也說不出來,只是心裏不舒服罷了。

這小子把頭一甩,心道:「別想了,吃飯去。」


是夜,黃洋夫婦睡下後。

春燕道:「洋哥,你不會怪我讓他們帶走大海和小月吧!我本來不願意讓他們去學武,從而踏入江湖是非之地,但我看他們愛極了大海和小月兩人的天賦,我若不讓他們帶走,他們竟要住下來傳授武功。他們在武林中的聲望極高,而且和你同屬一源,把大海和小月交給他們,我也不太擔心,我只怕他們留下來看見希平,更是硬要收希平為徒了,所以我就狠心地讓他們把大海和小月帶回去了。唉!江湖是非多呀!但願孩子別出什麼亂子。」

黃洋道:「別擔心了,小心傷了身體!也許這是孩子的命--我每每看著他們,總覺得他們不會長久地待在環山村,如今果然出去了,所幸去處也是好的。我想他們將來會有出息的,只是苦了平兒,他更是練武的奇才,妳卻不讓他習武,唉!」

春燕道:「這也是沒辦法的,小姐不讓他習武,怕他身上的魔血不受控制,你也看到了,他小小年紀就這麼好鬥了。」

黃洋道:「不見得,平兒雖然好鬥了點,卻是本性善良,或許是因為他體內有一半他母親的血源的緣故。據我所知,他是九陽重體之身,天生陽剛正義,絕不會成魔。但是,九陽重體之人也很麻煩。」

春燕道:「為什麼?」

黃洋道:「九陽重體之人,在床上很強悍,至於強悍到什麼程度,我也說不清楚。因為這個緣故,他的性慾自然也旺盛之極。」

春燕道:「什麼九陽重體,全是你瞎編的。我只知道平兒將來一定是個大帥哥,我們女人的天敵。」

黃洋把嘴湊近她的耳邊,道:「我卻是妳的天敵。」

春燕突然驚呼出聲,道:「死人,你又……嗯!」

她的聲音忽然中止,好像被什麼塞住嘴了,說不出任何的語言。


日月如梭,轉眼已是三年過去了。

希平已經十五歲了,他比以前長高了許多,卻還是瘦,身子骨很是結實,臉部的線條也開始起了明顯的變化,只是稚氣未脫。

為了讓他安靜些,黃洋經常找些書來讓他讀,並且要他每日默背了一定的課程才准他出去玩。原以為這樣,他就沒有時間出去玩了。豈知,本該需要一天時間才能背讀完的書本,他看過兩三遍之後就倒背如流了,於是把書一丟,就跑出去了,喊也喊不住。

這天傍晚,希平帶著滿身傷回來,衣服沾滿泥沙,有些地方還被撕破了。

春燕皺眉道:「真是的,幾乎天天打架,你不煩嗎?」

希平得意地道:「沒辦法,他們總想贏我,我能不接受他們的挑戰嗎?唉!戰書如雲,我只好捨命陪君子了。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春燕看著她這個寶貝兒子,有點哭笑不得,道:「好了,沖洗乾淨,吃飯了。」

用餐時,黃洋道:「平兒,這幾天有些藥缺了,明天你再到山裏去採些回來。」

希平一邊吃飯一邊回答道:「好的,爹。」

這一年多來,希平獨自到深山去採藥已經有好幾次了,每次都能順利地完成任務回到家裏,這讓黃洋夫婦很是放心,也使得他自己感到莫大的驕傲。


希平到深山裏採藥已經有三天了,他早就把要採的草藥採夠了,只是他還不想這麼早回去,想在山裏多逗留幾天,四處找找有什麼新奇好玩的東西。

此時,希平站在某處懸崖上,面前是座峽谷,以前他來到這裏就止步,繞道而行。現在他卻有個大膽的想法,他要到底下去看看。

於是,他攀住懸崖邊上粗長的藤蔓一點點地往下爬。到達懸崖的一半時,發現懸崖上有一個被藤蔓掩蓋了的洞口,剛好能夠允許一個人鑽進去。

希平費了好大的勁,總算進入到洞裏,卻被洞內的景象驚呆了。

只見洞內有兩隻巨大的動物盤踞在洞的兩邊,右邊一隻長得似獅似虎,全身金黃,威猛無比;左邊是一條粗長的血紅色的蛇,蛇鱗片片閃爍著血色的光芒。再看過去是一池水,那水很是奇怪,竟是乳白色的。

在兩隻動物對峙的上空,兩個閃耀著金黃色和血色的光球交纏、相撞、追逐,煞是好看。

希平看得有些傻了,張大的嘴巴也忘記了合攏。

事有湊巧,那兩個交纏的光球竟然向希平張開的嘴突射過來,從他的口裏進到他的胃裏,瞬間融化。

他只覺得在那一刻,他全身的血液在沸騰、在燃燒,只見他的臉色漸漸變得血紅,雙眼彷彿要噴出火來,放射著魔性的火焰。

他大吼一聲,把身上的衣服撕得粉碎,同時衝往那乳白色的水池,嘴裏不停地喊道:「水、水,我要水!」就一頭撲入水池。

原來這兩隻動物是很有一番來歷的。

那似獅似虎的動物叫做火雲獅虎,是獅虎雜交的偶然,牠的內丹屬於至陽之物,人吃了它之後,體力會變得異常驚人。而那條血紅色的蛇乃是千年血蛇,天下至淫之物,人一旦吃了牠的內丹,耐力就會變得無窮無盡。兩者同屬天下至陽、至淫之物,在剎那間引發了希平的九陽重體,幾乎令他的身體在瞬間爆炸開來。

俗話說,無巧不成書。

希平跳入水池,剛好救了他自己一命。這池水叫做地泉乳,至於怎麼形成卻是不曉得。世上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這水是至陰之物,對修煉陰寒之氣的人有極大的作用,也剛好可以調和希平體內似要燃燒的九陽之氣和兩種動物的內丹之氣。

因此,他不但沒有死去,反而因禍得福。


希平在水裏泡了三天三夜之後,自動醒轉過來,他發現自己身在水池裏,也是莫名其妙。

水池不深,卻足以淹沒他。他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他還會活著,也就乾脆什麼都不想了。

他雙腳用力一蹬,出了水面,突然一驚:「這水怎麼變成透明的了?那兩隻怪物呢,怎麼不見了?」

希平想來想去終是想不出個頭緒來,於是把頭往水裏一沈,試圖清醒一下,卻看見水底有一個紅色的盒子,更覺驚奇,便把盒子從水裏取了出來,上了岸。

他一看,只見盒子正面寫著:「能夠浸泡在此水池而不死之人,即是有緣。」

盒子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很沈,卻沒有上鎖。

希平很輕易地就打開了盒子,見到裏面疊放著一塊白色的紗布。他取出來一看,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體,他依照著順序看了下去。

此神功為「天地心經」,修練此神功者必須是九陽重體之人,修成之後,包管君征戰美女,所向無敵--此經面世一個時辰後,字將遇空氣而消失,請君緊記。

後面署名是一代情聖。

「這個情聖也太小瞧人了,說什麼『請君緊記』,這麼一點文字,老子三兩下就能倒背如流。咦,還說什麼『所向無敵』?」想到這裏,他猛的又往那四個字看去,大是開心,道:「好,就衝著你這『所向無敵』,我就辛苦一下,勉強試練,省得你小子到閻王爺面前說我不給你面子。」

他果然就地躺下,按經上所寫練習起來。


這一躺竟是兩天兩夜。

醒來後,希平身心俱爽,始想起該回家了。一想到回家,他才苦惱起來。

原來他此時全身光溜溜的,怎麼回去?衣服都被他自己撕爛了,沒辦法,只好從地上撿起一塊比較大的衣布,往自己的腰部一圍,同時發現胯下的小兄弟長大了許多,但他也不是很在意,用破布圍好下身,把藥簍子往背上一掛,就出洞去了。


黃洋夫婦是在希平回來後的第二天早上,才發覺他們的兒子已經回來了。

那時,希平還在床上安眠。

原來他怕被人看見,特別選擇在深夜時分,村民都睡了的時候,才輕悄悄地偷偷摸回自己的房間,連黃洋夫婦也不知道。簡直是神不知鬼不覺,令他有好幾天都要自稱是「天才」,把自己崇拜得有些飄飄然了。

[ 本帖最後由 Tiger_1688 於 2006-12-7 01:25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huahua88 於 2014-10-9 18:12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