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七年級武俠 作者 : kingken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40558 48 6
第一集
開端
序:

「背叛者,死。」

銳利眼神的男子,有著冷竣的語氣,字字皆撼動著寧靜的星空,身上披掛著黑色大衣,如斗蓬般在深夜寒風中飄動著;散發著死神的氣息,沒有手持鐮刀,而是一柄幾近融入黑夜之中的短劍。

「算命的說過,除了我自己,誰也殺不了我。」青年口中所發出來的一字一句,迴盪在空氣之中:「你要殺我?先違抗命運吧。」

相隔不到十公尺的兩人,唯一的差別就只在於年紀不同,所給人的感覺有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但並不是指著長相相似。

同樣的深黑穿著、犀利憂鬱的眼神、以及絕對的過人自信,讓即將展開的死鬥,更增添了一種難以預測的玄機。

時間流逝的速度在此時卻是被殺意所凍結。

潃茪H臉上同時顯現微笑,讓一觸即發的氣氛像是消逝在無形之中,但有如實質般的殺氣,卻否定了這個結論。

這微笑,分別代表不同意義。

男子的笑,包含著他無法控制的野心,同時代表他還活著,且將會持續下去。

而青年的笑,是對著心中所閃過的畫面,是曾經讓他羞愧、無奈、且極欲脫離的世界。在那個單純的時空所發生的點點滴滴,讓他不禁嘲弄了起來。或許這就是命運,但他只不過是貫徹自己的信念。


雖然回想當時,自己根本沒有信念。


我把用來書寫的筆蓋套上筆套,放在藍色記事本旁邊。雖然很久沒有寫字,但我是個作家——字寫的歪七扭八的作家。甚至忘記了許多字要怎麼寫,所以絕大部分我的作品都是用電腦打字,但現在身旁卻只有藍色記事本,及一支漏水的鋼筆。

翻閱記事本所記載的情節,畫著圓圈連線,連接到另外一個圓圈。

每個圓圈裡都密密麻麻記載了幾行小字,有些連我自己都看不出來到底寫了些什麼,不過那些故事,卻是像是烙印般的記在我的腦海裡。

我相信奇蹟,畢竟,以我過去所經歷的,不得不令我相信。

更確切說,每個人可能有奇蹟,只不過大部分人卻寧願選擇”合理”。

事情發生在十年前的一個夜晚。

在我十五歲的一天夜晚,我遇見了我的師父,他讓我知道很多事情,不像表面一樣只是天馬行空、荒誕不經,不過是被隱藏起來罷了。

--------------------------------------------------------------------------------小說頻道首發


第一章:無力大俠


我叫做喬峰。

但我既不是丐幫幫主,也不會降龍十八掌,更沒有深厚內力。最令人煩惱的問題是那時正值血氣方剛的我,居然連一個紅粉知己也沒有。更別說像小說裡,有自己送上門的可愛妹妹。因為這個名字,從小到大讓我受盡恥辱。稱得上有交情的人都叫我”大俠”,但卻是……肉腳大俠,且那時我就有江湖混名——”無力幫主”。

悲慘的經歷,讓讓我暗自立誓,且堅定了改名的信念

那是一段難以忘懷的慘淡歷史,在過去不知名某一天,某個恐龍胖妹叫出了我的本名之後,笑到氣喘發作不支倒地。身為始作俑者的在下,卻只能在一旁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以我當時的年紀,就算閉關參悟,再加上想破頭,但是始終還是不明白,這到底有什麼好笑?

雖然說往事已矣,但那時從正常人的眼光來看,一個成績一般、相貌平凡、拿著顯微鏡去照都很難找到優點的少年,若勉強要說有長處,大概就跟多拉A夢裡的大雄一樣,只有”善良”了吧。不難預料想像,人生在無奈中度過的機率趨近於百分之百,面對著每天枯燥乏味的課程,迎接著接二連三的考試,唯一能夠得到些許的成就滿足感,就只剩下虛幻的網路遊戲。

每當打開電腦,所作第一件事就是連上網路,登入遊戲伺服器。化身成一名真正的大俠,手拿倚天劍、腿跨赤兔馬、行俠仗義、斬妖除魔。儼然跟現實生活之中,有著截然不同的面貌,在虛擬世界裡,展現出驚人耐心以及無比毅力,同時也投入了所有的時間,當然……也花了不少新台幣。這一點微不足道的付出,所能換來的竟是難以言喻的快感。漸漸地,我沈迷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裡。

不過命運,令我人生的路途上,有了一條新的分岔。


這天,無預警的網路斷線。

打電話跟客服人員抱怨的漫長路途,聽了將近一個小時客服小姐錄製的優美嗓音,依舊沒有達到最主要目的:恢復網路連線。我憤怒地用力掛下電話,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淒厲叫罵聲……

「阿峰,你在幹嘛!電話要是壞了,你這個禮拜就別想拿零用錢了!」,讓我連忙閃回房間,輕聲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免得又再度得罪家裡的霸主——我的母親。

無奈兼無聊之下,一股腦的往床上一躺,看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頓時感到像陷入了五哩霧之中,失去了方向。

抓了抓頭髮,像是要把腦細胞的功能,用按摩的方法稍稍恢復一點,經過貧乏的邏輯推演之後,面前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繼續聽客服語音,讓中X電信再多賺一點電話費。

第二:就是”上、網、咖”。

在紅塵裡打滾的這十幾個年頭裡,最基本一件事;那就是移動力的重要(以我來換算,一格移動力等於台幣五十元),簡單說,沒有錢哪都去不了。掏了掏口袋裡的零錢鈔票攤在手上,約略的點算了一下。將近十格的移動力,要去網咖是綽綽有餘。

此時的我,有如換了一個人似的,眼中精芒一閃,立馬翻身而起,擺脫了守衛家門的蓋世霸主及狗頭軍師之後,迴盪在門內的聲音…….

「記得好好唸書,別太晚回來啊。」

不過,這早已被拋在腦後,且絲毫沒有半點猶豫遲疑,向著網咖飛奔而去。

我穿著洗到微略變白的牛仔褲,廉價輕便但有著名牌標示的T恤,稍長卻未經整理的毛燥髮型,從任何一個角度看來,”平凡”是種很貼切的形容。不過在馬路上不要命的狂奔,且接連以行人的身份,闖了好幾個紅燈,卻是相當有種。

被驚嚇到的無辜駕駛,反射性的狂念三字經。但我根本沒放在心上,如此興奮的真正原因,其實也是蠻無聊的;短暫脫離傳統包袱之下,功利主義掛帥的小康家庭。其所用的方法也是相當一般,傳說中的一百零一招老招;去同學家看書。雖然招式老了點,卻比如來神掌最強殺招”萬佛朝宗”還有用,既不用百年內力,也不用過人天賦。附帶一提,這招的使用年齡層是越來越低。

終於,我來到了江湖。

來到了網路星球。推開了玻璃門,刺耳高分貝的槍擊聲響,以及刀刃相交的金屬碰撞音,直接灌入雙耳。從眼裡看去,裡面的生物個個是兇神惡煞,且每個都手持一個類方形的小盒子在到處殺戮,眼看著即將被同化,我笑了,面臨著血腥悲壯的死鬥,毫不畏懼且迫不及待想要就戰鬥位子。

不料,在此有著同樣想法,且已在浴血奮戰的人不在少數,在我鉅細靡遺的搜索之下,終於找到了角落的一個空位。而後,移山倒海排除萬難坐上了位子,隨即發出十成功力的正宗少林獅子吼。

「小姐!開台。」當說話的同時手也沒閒著,為免宵小偷記,熟練飛快地鍵入帳號密碼,在等待登入的短短幾秒內,從我睜大的雙眼以及興奮的神情之中,不難發現,我已被同化了。

赤兔馬依舊在跨下,安穩忠實的等著被驅使。這種懷念的感覺,讓心裡浮現了一個「爽」字。

當正目不轉睛的盯著畫面上角色飛快的移動的同時,卻有一股”浩然正氣”將我拉回了現實。沒放在滑鼠上的左手被用來掩鼻,但是氣味依舊猛烈的刺激嗅覺。

我不禁打量著身旁的老頭,有如丐幫洪七公再世。像是幾年沒洗過的衣服,以及渾身散發出來的男子氣概,的確是讓人肅然起敬,不過……是敬而遠之的”敬”。

但這裡已沒有其他位子,無奈之中,我偷瞄了老頭正在玩的遊戲。若不看也罷,一看就讓心裡著實嚇了一大跳:「挖勒!跟我玩的遊戲一樣,連暱稱都叫洪七公,等級高到嚇死人,跨下坐騎居然是龍!」此刻表情頓時時凝結,我絲毫沒料到眼前這名令人難以忍受的糟老頭,居然是個高人。

七公也察覺到身旁的異樣,但只不過用眼角瞄了我一眼,繼續騎著龍到處打怪,絲毫沒把我這個眼神呆滯的小毛頭放在眼裡。

經過了一分鐘回神,我硬頂著臉皮鼓起勇氣,對著七公說:「阿……這位前輩,可否讓小的看一下你的裝備?讓我瞻仰一下前輩的風範。」

七公雖然有著不悅的表情,但是還是移動游標將道具欄打開,讓有著好奇心,但卻十分失禮的我一探究竟。

當看到七公所擁有的裝備,剎時之間有如五雷轟頂般,眼前一片恍惚,驚訝的張大了口,受局部反物理之相對重力影響,我的下顎重量彷彿增加了十倍。

我心中正不停吶喊著:「天啊!全部都是加九的道具!……錢是我的一百倍多,捲軸密笈全部都是有錢也買不到的高檔貨!」

「看夠了沒有?」突如其來的聲音,將一切非常態的異象恢復原樣。

「嗯啊。」但我依舊還在失神狀態之中,還是只能像個低智商的生物般,發出一些無意義的聲音。

觀看別人所擁有的道具之後,必須也將自己的道具展示出來,這是網路玩家的基本禮節,但是在還沒恢復正常之前,七公只好自己動手,當約略瀏覽之後,七公搖頭說道:「少年仔,真遜。」

就在這個時刻,在網路上自命風流、高人一等的我,居然連半點恥辱感都沒有,悲傷無奈嘆了一口氣,心裡想:「技不如人,技不如人阿!」

看著我一臉頹喪的表情,七公拍了大腿一下後說到:「小子,來城門前。讓我賞你個痛快。」

高人有命,哪敢不從。連忙施放了傳送術,沒命似的來到了城門,七公已經在城門前丟下了一些裝備。

「快撿吧,不然被其他的小白撿走,我可不負責。」七公神態自若的說道,像是丟在地上的道具像是垃圾一般。

一聽此言,我急轉滑鼠,也沒來得及細看,就只有手指在按鍵上不停的狂點。

而後當清查所得到的施捨,則讓我既驚又喜:「挖靠!全部都是加七的道具。」甚至眼眶之中,還有泛出些許的閃爍淚光。

但畢竟身為一個老手,我還是勉為其難故作清高地說:「嗯阿。這些先借我就好了,等我打到同樣的東西,我就會還你。」

七公一聽完話,不禁咧嘴大笑:「照你的練法。小朋友阿,等你打到這些,不知道要到民國幾年喔。」

最後七公乾脆好人作到底,帶著我在網路上到處練功,也講解了不少秘訣。單單這兩三個小時,我所練就的角色等級加了十級,錢也爆增許多。

這就是我與師父的第一次見面。

從此之後,每當經過網路星球的時候,就能發現一老一少像是爺孫的兩人,正在不停的鬥嘴,以及研究各種不斷推陳出新的網路遊戲攻略。



再說說我的學校生涯,可說是有數不清的痛苦回憶以及恥辱。在還有記憶的過去裡,好像沒有啥好成績,也沒有啥可以值得感到驕傲的事情,在日積月累之下,唸書這件事,對我來說就像是一種可有可無的事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學校的時候,總是在腦海中編造著一些奇異的冒險。雖然在老師們眼裡還是跟智障沒兩樣,但是在我看來彷彿呆滯的表情之中,總是充滿了幻想。

雖說是讀到了高中,但是人呀,跳脫不出那壁壘分明的界線,在一個班級裡有著一個個的小團體,每一個人都有他們所屬的空間。看著他們的舉動,只是心中暗暗覺得好笑。觀察他人快變成是我的一種習慣了,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虛偽,但是卻又享受那一種感覺,就如同看電影一樣,在幽暗的自我空間之中,體會著不同的人生。

只不過,這是真實世界。

雖然,我對於搞小團體很感冒,但是通常到了下課時間,我還是會跟幾個算是志同道合的同學們,一起討論網路遊戲的心得。跟七公練遍所有大小ON-LINE GAME之後,也漸漸有了口碑,肉腳大俠已經不再是以前肉腳大俠了,那時的我儼然是個網路遊戲「名嘴」。各種大小疑難雜症,我都略知一二。雖說有時會覺得很煩,差點連小白都想罵出口。但是懦弱的我,除了在網路遊戲上有點厲害之外,我也想不出來我有啥優點值得他們與我相交。(前後句不連貫)

在班上同學中,有玩網路遊戲的人真的不少,這算是一種時代趨勢吧。目前班上那些人有玩哪些網路遊戲、暱稱是啥、在那個伺服器,我早已可以倒背如流。令我意外的是,原來班上女生有在玩的也不在少數。

時代真是變了,想當初我開始碰網路遊戲的時候,遇到十個女的,有八個是人妖(另外兩個可能是恐龍)。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可能遇到十個男的,就可能有兩個是女的。就連我們班上的班花,都有在玩。

說到班花方晴雪,她是我第一個看到過美貌與智慧並存的女生。

雖然每個同學都自認自己目測是最準的,但以我當時自稱「移動SCAN機」的眼中來看:身高一六三,體重四十六,三圍是三十三B、二十四、三十(相對誤差百分之五),清純可愛,有著飄逸細柔長髮,大眼睛像似在挑戰水的表面張力一樣,隨時都可能有淚水會溢滿出來,全身上下散發出「發育!完全。」的誘人訊息,唯一可惜在於那兩道劍眉,向上一挑所散發出的「生人勿進」的訊息,對於膽小如鼠,或是心中有邪念的人們,有著實質的殺傷力。

我曾經有極短暫的一段時間曾暗戀過她,不過在第一次段考之後,現實無情的打擊,讓我徹底死心,倒數第三的低等生物,怎麼配得上正數第二資優生;智障的人權在大部分女孩眼中,大概比路上的流浪動物還不值。

唉,真是難受。第一時間,我已經失戀了。這種感覺雖然說是比被當面拒絕來的好,但是一樣是有著一定程度的破壞力。但相信我;想吃天鵝肉的癩蝦蟆,絕對不會孤單!各年級各班,前仆後繼來送死的人不少,相信班花在這學期收到的情書,全部加起來,可能比一本古文觀止還來的有份量。

我有沒有提到班上正數第一名?他的名字是任天翔,長相我不想形容,而我都叫他”任天堂”,我對他專屬的挑釁技,就是在他的面前模仿馬利歐跳躍,但這個人只能用八面玲瓏衣觀禽獸來形容他,跟送情書被留下來存證的人比起來,他的手段高多了。假借著各種名義來接近班花,總是貼心的噓寒問暖,卻也總是不表態,雖然他從無知、空虛、苦悶、以貌取人的無知少女們手中所收到情書,就算不比古文觀止,但也有少年快報一樣厚了吧。我相信在他畢業之前若沒女朋友,光打著學長身份,成就必定超越古文觀止。我佩服他的耐心以及毅力,或許這就是我所最缺乏的東西。

雖然,我欠缺的東西還多著呢。

打了上課鐘。

在數學老處女一進入教室裡第一句話劈頭就罵:「再過兩個禮拜就要期中考了,你們還不好好努力用功。下課還不好好溫習功課……」

「期中考」,這東西對我來說意義不大,但是身為一個學生,一個台灣的學生。要證明自己,除了成績、還是成績。看著大部分的同學,才高一就忙著補習做題庫,除了被抹煞的無知童年之外,就連少年時光都要被消磨殆盡。

想想自己過去的日子,國中時期天天在補習以及輔導課中度過,當兵是數饅頭,當學生則是數雞排。每天晚餐雞排加泡沫紅茶的苦悶日子,我也不是沒經歷過。國中補習班老師常說:「上了高中,日子就輕鬆了。可以放心的交男女朋友,也可以參加社團活動,高中生活是多采多姿的,但你要先考上,考不上一切都是白說。」曾經,無知兼愚昧的我被騙過。直到上了高中才知道,這不過是另一個苦難的開始,只是高中替換成大學而已。而我就要再繼續痛苦三年,而且勢必要接受。現在的我,單單僅是在無奈掙扎。



「大俠,今天晚上要不要去火龍窟屠龍阿?」

說這句話的是我上高中以來第一個朋友,他叫做林耀前——”寧要錢”,他是個死要錢的傢伙。請客這世界通用的感情交流方式,對他來說是比不可能的任務還要不可能;但他也不讓別人請,這一點是我最欣賞他的地方,不過這也只在現實生活上。在網路遊戲裡,他的摳門可以想見。他最大的樂趣是裝女生,跟別的玩家要裝備要錢,為了這個什麼噁心的話都打的出來。

為了辯解他的行為,他有一連串似是而非的歪理:「這不是單純的乞討,這應該說是一種買賣,出賣時間安慰沒馬子的弱小心靈,收取一些報酬也不為過吧。」

「屠龍?你行嗎?去了你也只是仆街吧?」我攤手搖頭,總是有人愛去送死。

「不要緊。有人會幫我復活啦。」耀前晃動著食指,得意的笑道。

「你又要去裝可愛,跟別人乞求復活喔?」對於他的老招,我不予置評。

「說乞求那麼難聽,我是去讓空虛寂寞的男性有成為英雄的機會。」耀前一本正經,且臉上帶著充滿使命感的微笑。

「挖勒。這麼神聖的工作,你自己去吧。」我捕了他一個中指。

「吼……真沒義氣。」耀前立刻用雙槍回應。

小心!奪命粉筆!

出自老處女之手,以她二十幾年教書的經驗,發出的粉筆,有如殺人利器一般,從講台上居高臨下飛射而來,完美的弧形劃過天際,沿著弧形速移呈現著不規則的旋轉,有如變化魔球一般讓人難以捉摸,以只能用快、準、狠形容的破空之勢,夾著殺意,朝著我的面門如迅雷疾風一般直撲而來。

「趴!」這一聲所發出的震盪,完全被我的手掌吸收。

我攤開握緊的手,被捏成兩節的白色粉筆,從手掌掉落到地面。

「靠!大俠你太猛了。」

我連忙坐正,把頭埋在書本後面,乘隙對耀前指了指前面講台。

老處女青筋暴露,兇狠的目光活像是夜叉附身,若不是顧及到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或許明年的今日就是我兩的死忌。

教書教二十幾年,這應該是老處女唯一一次被接殺吧?

「到後面半蹲!」老處女用著要幹掉瑪麗亞凱莉的高音,歇斯底里地狂吼。

我乖乖的到後面垃圾桶旁邊,伸直雙手,紮穩馬步。

我可不想再度刺激一個處於狂暴狀態中的女人,搞不好再繼續刺激她,最後讓她發揮女人的執念,練成了百發百中的小李飛刀,到時有十條命都不夠死。

「什麼?我也要嗎?」耀前像似依舊沒搞清楚狀況,對看著老處女憤恨眼神,沒來由地冒出這一句。

這句話讓我開始想幫他寫墓誌銘。

當他在旁邊蹲好的同時,臉上也多了一個三色板擦印。

「你要不要考慮去唱國劇?」我忍住笑問他。

「不要,會變成同性戀。」

自從霸王別姬電影受到全世界矚目那一刻起,在耀前的心目之中,國劇已經跟GAY劃上等號,「霸王別姬」已經變成了霸王別”雞”。

才一打完下課鐘。

台上老處女悶哼一聲,放下狠話:「哼!我記住你們兩個了!下次再這樣,有你們好受的。」雖然這是她第二十八次記住我們,但是她總是不厭其煩地強調。

老處女前腳一走,耀前後腳飛也似坐回位子,整個人攤在椅子上。

「呼…...好久沒有這樣運動了。」耀前用書本邊搧風邊說道。

「這還不是要託你的福。」我正用著雙手按摩著大腿,這是過來人的經驗,若是不乘著現在好好處理,到時酸痛真的會讓人想把腿剁掉。

「其實是你太臭屁了,敢把奪命必中斷魂粉筆徒手接起來。太不給那老處女面子了。不過誰叫我們是好兄弟呢?當然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耀前露出一副寬宏大量的表情,像是在赦免我的過錯一般。

果然人一死要錢,就會推卸責任。

「最好是,我正在專心上課,是你過來找我說話的。」我把他用來搧風的課本奪走,毫不客氣的往他的腦袋敲下去。

「別干夠了,專心上課?看你的眼神一直往窗外看,天知道是不是在想那個女人?」耀前果然是天淫地賤,最後一句還特地放大音量尾音拉長,想陷我於不義。

八卦幫門人疑道:「真的嗎?大俠?難怪你最近,看起來不太一樣。」

八卦幫首徒逼問道:「說啦!是誰阿?」

「一定是在網路上遇到的不知名美少女,讓我們的大俠陷入愛的漩渦裡了。」

該死的耀前!居然還在我面前煞有其事說的跟真的一樣。

「等等!沒有的事,別聽他亂說。」我站起來嚴正否認流言。

苦悶處男甲:「長的如何阿?改天介紹一下啦。」

自私處男乙:「你想太多,大俠自己享用都不夠了,還介紹給你?」

無知處男丙:「大俠大俠,教一下在網路上如何把馬子?」

越是否認,也只不過是越描越黑,而身旁關心八卦的人也越多。

天阿!索性乾脆來個相應不理。

但~經過不到五秒的沈默……

「大俠默認了!」卑弊小人耀前,再度捅我一刀。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步田地,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我倔強的將頭一撇,一個正巧跟方晴雪四目相接,她正對這裡的吵亂不悅,但現在是下課,就算她是風紀股長,也不能說些什麼。

她甩動長髮,不屑地回過頭。

這很明顯的是一種輕視。

在她的心目中,我可能從來沒有被看得起過。

畢竟有時,連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只不過是一個眼神,又能代表些什麼呢?



雖然如此,但是我卻還是感到心中一把無名火,正熊熊燃燒著

「夠了吧!」我用力拍桌面怒斥道。

我的爆發的怒氣,不過只讓人群散開,當他們離開了我的座位四週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回到座位上的竊竊私語暗自竊笑。

「要說你們就去說吧!我不在乎。」我催眠似的不斷告訴自己。




上課下課,時間總是會戲弄著你。下課時間快點,上課時間慢點。對我來說,上課只不過是另一個下課前的準備工作。

但我忘不了那個眼神:輕蔑的眼神。

放學之後。

今天被陷害的事情,讓我一直心情很差。

回家的路途之中還不斷想著報復計畫,但卻沒有任何一個可行的方案。畢竟,要打穿耀前的超厚臉皮力場,進而羞辱到他不是一件容易事。

在回家的路上,一群抽著煙的小流氓們,正在虐待一隻可憐的流浪狗。狗不停的低鳴,這是一種無力的嘶吼。

我不禁露出了反感的表情,欺負小動物,這是我國小時才會幹的幼稚舉動。

我還記得以前我曾跟三五好友組織了一個”虐待動物協會”。回想到此,我不禁笑了出來,但這一笑,卻造成我相當大的痛苦。

我連吭都不敢吭一聲,更別說是求救了。

結論是;當流浪狗的感覺很不好。

他們每個人打了我幾拳,踢了我幾腳我都記得一清二楚。

「總有一天會討回來的!」這個念頭是支持我的最大動力,但是潛意識告訴我——我……想太多了。

不可免俗的,我一定要聽一遍:「今天的事敢說出去,我見你一次打一次。打到你滿地找牙。」

一般而言我一定會照著作,這才是悲哀。

而且我要說給誰聽?這世界上還有主持正義的人嗎?

我認同九把刀的名言:有一種東西,叫正義,正義需要高強功夫。

沒有高強功夫的正義,只能趴在地上,像我一樣。
--------------------------------------------------------------------------------小說頻道首發

[ 本帖最後由 Tiger_1688 於 2006-12-8 22:21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