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引花眠 作者:王少(全文完)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01592 144 9
正文 第一卷
    第一章被人捉姦
    當一件事養成習慣的時候,很難改掉,包括偷情.偷情的地點也是一種習慣,我也無法改變,於是我常常被人捉姦在床,結果隻有一個,我被女人的老公秒掉——王小銀語——
    在富麗寬闊的豪宅裏,燈光很暗,暗的看不清十米外的人影,可我非常喜歡這種光線,特別是在偷情的時候.
    聽著身下婉轉動聽的呻吟聲,我再次加快抽動,果然不出所料,小荷又淒美的尖叫著攀上快樂極巔,銷魂而貪婪的喘息著,像八爪魚一樣纏著我,甯可窒息也願離開我半分半毫.
    撫摸著小荷潔白年青的胴體,我覺得這半個月的苦心沒有白費,一切都在她的身上得到了超值的回報.
    「小銀…嗚,你好棒,啊…我從來沒想會這麼舒服….嗯嗯.」她似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斷斷續續的說出這番話,卻被我又一陣急速的蠕動而中止.
    小荷是逐鹿城城主——囂張狂刀的新夫人,和她上床後才驚奇的知道,她還是第一次,無論在遊戲還是在現實.我為囂張狂刀而悲哀,為自己而祈禱歡呼,為小荷而癡迷.
    是的,我用了癡迷這兩個字,這是以前玩過數百女人中從未有過的事情,心底突然有種懼怕感,懼怕會真的愛上小荷,因為這是在遊戲中,若是在現實中,我會更加懼怕!
    —「女人比毒蛇還可怕!」這是我下山時,刻在自己心中的符咒.我貪戀她們的身體,卻拒絕任何感情.
    迷亂中,我也快到達極限,她舒愉的迎合著,嘴裏發出奇異的嘶鳴,皮膚變得緋紅.
    正在這時,緊閉的房門發出巨響,搖晃兩下,不甘的滾落在地闆上,刺目的魔法燭火照亮香房,我不用回頭,就知道囂張狂刀回來了.
    我暗暗叫苦,兩個時辰前他還在玉溪城打九須魚BOSS,怎會這麼快就趕回家,上床前我把通迅器關掉了,就算泥鰍有心通知,我也收不到信息.
    想再多也沒用,狠狠心以更快更猛的速度突刺著,在這種別樣的氣氛下,我們都達了前所未的高潮.
    囂張狂刀似乎驚呆了,雄壯的肩背半彎,像狗熊一樣喘著粗氣,手中的魔法燭火隨著他的呼吸而忽閃忽滅,直到我們從高潮餘波中甦醒過來,他才暴怒的喝道」你們….好個…姦夫淫夫,我囂張狂刀跟你沒完」他把魔法燭火掛到牆上,抽出背後的大刀,殺氣遙遙鎖住我,面容扭曲的問」你就是引花公子?」
    我盯著他手中的仙器血魂刃,隻是輕輕一笑,抽一條被子蓋住小荷,毫不在意的穿上自己的衣服,隻是被他的殺氣逼的有些不舒服.我知道,在他43級的攻擊力下,我擋不住一招,如今我才21級,而且還加錯了點…再來個而且——我還沒有轉職.總的來說,我是一個無職業的廢物.
    「啊,你是引花公子?」小荷在被子下穿著衣服,聽說我是<複古>遊戲中赫赫有名,專門勾人老婆的家夥,她滿臉吃驚,似乎不敢相信.
    我轉臉衝她微笑,淡淡道」囂張狂刀說的沒錯,我就是引花公子.」
    小荷聽後,微微苦笑,美眸中積滿了水氣,我略有不忍,傾身爬在她耳邊說」不過,我隻跟你說過我的真實名字,記得要保密哦.」
    是的,在《複古》遊戲中,珊瑚國的人都知道」引花公子」這個名號,卻不知引花公子的真實名字叫王小銀.這個名字,也是我現實中的名字,因為我不太和社會上的人交流,真名假名都無所謂,反正也沒人認得我.
    小荷聽我這麼一說,本已佈滿的水霧眼眸突又亮了起來,她迅速的穿上衣服,從床上跳到我身邊,沖囂張狂刀冷聲道」什麼姦夫淫夫,我隻是被你纏的無耐,才答應當城主夫人的,哼,這個房子你住去吧,我們走!」
    她拉著我就要離開.
    囂張狂刀的臉由紅轉綠,由綠轉青,憤怒之火燃燒漫身,無邊的殺氣向四周擴散,卻一閃而逝,猛地跪在小荷跟前,苦苦哀求道」小荷,我….我不計較今日之事,求你別走,繼續當逐鹿的城主夫人好嗎?」
    小荷沒有說話,隻是用瞬移飛出宅院,拉著我飛快的跑向傳送點,」小銀,咱們快點逃出逐鹿城,若是那家夥發佈禁城令,我們就出不去了.」
    既然知道我是引花公子,也就會知道我的一無是處,在<複古>遊戲中,每隔一段時間,總會傳出我被人捉姦在床,然後被女人的老公秒掉的糗事.
    為什麼會被捉姦,這個很好解釋.在遊戲中,我沒錢買房子,住客棧也有可能被抓,而且還沒有在女方家裏那種奇特的刺激感,於是我漸漸愛上了這種習慣,一直沿用到今天.
    「小荷,你沒有必要幫我逃走,大不了一死,三分鐘後,就可以重生了!」我生怕與小荷產生某種感情,看她因不斷瞬移而蒼白的臉,忍不住說道.
    「不!」她連跑邊喊道,」我不要你因我而死掉,哪怕你能別很底,我愛你,你也愛我的,不是嗎?」
    我說不出話來,我承認最初接近她,是貪戀她的美色,後來對她產生了好感,比喜歡又進一層,但絕對不是」愛」,我心裏拒絕這個詞,在現實中,也同樣包括網絡的虛幻愛情.—雖然在嘴裏不斷的對女人虛偽地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
    街上的行人也感到有大事將發生,從慌亂的守城兵士可以看出.耳邊傳來全城戒嚴的通告,我知道囂張狂刀發怒了,無所謂,大不了我從21級再掉回20級,我早記不得這是第幾次20級了.可是…小荷這丫頭卻因為我而受到連累,這是我最不願看到了事.不是因為我是多少心善慈悲,而是不想在心底留下什麼愧疚與不安.事情總是不因人的意志而改變,遠遠的,我們就看到出城傳送點旁邊的全副武裝的城衛.
    「小荷,你走吧,隻要不管我,他們不會對付你的.你現在39級了,不容易,掉一級很難練上來的.」我們放慢腳步,心裏都清楚,就算用瞬移跑進傳送點,也無法出城,因為已經禁城.
    囂張狂刀唬著臉,滿嘴的虯鬚迎風散亂擺動,握刀的手,不知是因憤怒還是緊張,微微顫抖.他低聲用通迅器吩咐幾聲,四周剎時佈滿了兵士,我們被包圍了.
    「引花公子,你若是個男人,就走出來單挑,不要躲在娘們後面,他奶奶的,非把你砍成十八塊,扔到河裏喂王八.」
    我望著粗獷略帶憨狀的囂張狂刀,為他貧乏的罵人詞彙而感到羞愧,甚至有點可憐他了,他在高手排行榜上第9,擁有一個不大不小的逐鹿城,混得還算可以,隻是他的新夫人不應該太漂亮了,特別是小荷根本就是被纏無奈才答應的.這個還未成親就被扣了綠帽子,實在有點諷刺.現在居然動手全城的能力來抓姦夫,實在有點冒失,而且有點愚蠢.
    我掙脫小荷的手,帶著不屑的笑意,走向狂刀,」要動手就快些,知道我的等級,擋不住你的一刀,想掙臉的就快點動手,別讓手下兄弟看笑話.」
    狂刀被我的一席話說懵了,臉色驀然變紅,連說三個」好!」,抽出長刀,帶著滾滾刀氣,呼嘯而至.我閉上了眼睛,聽到刀風的同時,似乎還聽到女人吟唱咒語的聲音,」流星火焰!」
    夾著淡香的魔法護罩包裹住了我們身體,小荷從後面抱著我,向左瞬移十幾丈,躲過了囂張鬆散的一擊,她迷幻般的柔聲說道」小銀,你看天空的流星好看嗎?」
    隔著魔法護罩,我仍能感覺到空中的炙熱,如流星一般的火球,千萬個擠在逐鹿城上空,明亮的火焰照亮了夜空,囂張狂發的手下,發出恐懼的喊叫:「啊,是禁咒,怎麼可能,她居然用了火系禁咒,兄弟們,快逃!」
    我睜開眼睛,望著頭頂無盡火球,柔聲問道:」小荷,為什麼要同歸於盡?值得你這麼做嗎?」
    她滿臉深情說:「我不能眼看著心愛的人被別人殺死,所以我甯可親手殺掉你,也不讓他們得逞.放心,我會陪你死,不會讓你寂寞的.小銀,我愛你.」
    我的心被狠狠的抽搐一下,滾熱的淚水從眼角湧出,「我也愛你,小荷.」那一刻,我被感動了,說出了有幾分可信的話。
    她笑了,她笑著吻著我.在熱吻中,我們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天際,像流星一樣,炙熱而明亮.
    死亡的哀樂在我耳邊不隻重複了多少次,這次卻感到異常的沉重.我沒有選擇複活,而是摘掉頭盔,擦拭眼角的淚水.齊肩的藍色的頭髮遮住了半邊臉,髮絲沾上淚水,也變得像藍寶石般晶瑩.
    「我是不是錯了?」抬頭望著斑駁破損的天花闆,我長長吐出一口悶氣,」小荷?愛情?偷情?」
    從椅子上站起,離開屋內唯一幹淨的地方,我不知道該往哪蹲,蜘蛛網佈滿僅僅十八平方米小房的每個角落,床上雖然很髒,但還可以睡.不過還有三天這裏就要拆遷了,真知道該往哪去.
    「小銀哥,開門!」泥鰍的聲音在門外傳來,破舊的木門被他一拍,灰塵亂飛.」掛了沒?剛才聽說逐鹿城禁城,我就知道你出事了.」
    我微微苦笑,拉開門,讓這個下山後我唯一認識的朋友進來.

[ 本帖最後由 golive 於 2006-12-11 03:39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