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犬神傳 作者:百世經綸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752548 336 46
犬神傳 第一集 初入道門 第一章 施救

    銀蛇飛舞,大地被披上了一層白色的棉襖,晶瑩剔透的雪花活像一個個雪的精靈在天空中自由的舞蹈,漫山的松樹就像一頂頂的雨傘,依山而立,組成了一幅美麗的畫卷,這樣美麗的雪景對於富裕的人家來說是一種美妙的享受,但是對於貧窮的人們來說卻是一種痛苦的折磨。

    一條5、6個月的小狗瘸著後腿,蹣跚行走在鋪滿了厚厚積雪的山間青石板路上。小狗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有的地方黃色的皮毛已經沒有了,全是一塊塊腐爛的傷疤,身上的一切都襯托出小狗心酸的經歷;後腿的殘疾是搶東西吃的時候被人摔的,那次它已經餓得不行了,在飯店外面徘徊了許久,為了一根別人扔在桌下的骨頭,它衝進去搶骨頭的時候,被店小二狠狠地扔了出來恰巧後腿撞在了門稜上,摔斷了一條腿;身上的傷疤是平時和其它狗搶吃的東西被咬傷的,由於它是最小的一條狗,所以傷得最重。

    小狗一瘸一拐向前面的小鎮走去,寒冷刺骨的風雪掠過,它的滿是傷痕而又弱小的身體禁不住一陣顫抖,因為它已經三天沒有吃什麼東西了,現在對它來說沒有什麼東西比吃的更重要。小狗每向前移動一步,後面就留下三個深深的爪印和一個淺淺的印記。

    "你他媽哪來的小崽子,到我的領地幹什麼?欠咬啊!"一條凶悍的黑狗衝著它吠吠吼叫著。

    "我的爸爸媽媽都死了,我餓得受不了,才到這裡的,我……我這就走,還不行嗎?"小金毛犬一邊繞開黑狗,一邊懦弱地哼著。

    「快給我滾,別再讓我見到你,不然對你不客氣,小崽子!!!」黑狗又是一頓狂吠,顯示著它的領地不可侵犯。

    忽然一陣濃郁的飯菜香味飄來,小金毛犬突然提起了精神,不禁加快了腳步,一瘸一拐的向著香味的方向行去。

    那是這個小鎮唯一的一個小飯館,飯館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名叫:「有間飯店」。飯館顯得十分寒蟬,幾乎就是用大塊的木頭和瓦片組成的,可能和這裡的環境有很大的關係,周圍全是荒郊和群山,稀有人煙。在這天寒地凍之際,也有少數的旅客要上幾個小菜,邊吃邊喝,借酒驅寒。

    小狗蹲坐在飯館外的大街上,眼神裡充滿了希望,它多想有一個善良的人能可憐它,扔給它一塊剩饅頭也好,它又不敢進到飯館內,生怕再次遭到食客的冷眼和腿腳,就這樣默默地蹲坐著,默默地用眼神掃瞄著來往進出的人們。

    沒有人可憐它,但是小狗依然堅持著自己的信念。

    幾隻狗的怒吠聲傳來,隨著一陣爪子抓地的吱吱聲傳來,小狗感到了危險。

    「不教訓你,你不知道大老黑的厲害!」紛亂的腳步聲中,伴隨著一隻大黑狗的吼聲。

    「小崽子,你還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嗎!」又是一隻額頭上一圈白毛的黑白花的壯狗在一旁怒斥著。

    「轟走它!」「乾脆咬死它!」群狗激奮,齜牙咧嘴的衝了上來。

    「我太餓了,只要一點點吃的就行了,你們可憐可憐我,好嗎?」小狗低著頭發出探尋的聲音。

    沒有狗可憐它,沒有人可憐它。群狗二話不說衝上來就是一頓狂咬,飯館內的食客在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切,沒有出來阻止反而流露出一種亢奮的神情。

    小狗在痛苦的翻滾,在流血,在哀鳴。但是鮮血的噴灑卻招來周圍起哄的叫好聲。

    小狗已經站不起來了,躺在路邊的青石板上,眼睛慢慢失去神采,卻多了滴滴的眼淚,看到越來越近的大黑狗的利齒,它想到了它的爸爸媽媽,就要到很快地見到它們了,它彷彿又看見自己小時候在媽媽懷裡歡快的撒嬌,在爸爸的腿邊轉圈嬉戲,想到這一切馬上又可以重現,它反而靜靜地躺在那裡不動了,它期待著死亡。

    一塊石子準確無誤的打在大黑狗的鼻樑上,黑狗不得不改變了要咬死小狗的初衷,哀叫著向相反的方向打了一個滾。隨即一條扁擔落在了群狗的身上,狗兒們嗷嗷一個個轉身逃跑,跟棍子斗可不是它們的強項。

    「嘿,打狗還看主人呢!小道士,你吃錯藥了吧?我家大黑要是有什麼毛病,我找你師傅算帳去!」一個三十多歲的婆娘大聲地喊叫著,摟住黑狗撫摸著它的鼻樑,嘴裡還振振有詞的嘀咕著。

    「是啊,是啊。何必跟狗一般見識呢!」有的食客發出了別有用心的挑唆,唯恐天下不亂。

    小道士狠狠的瞪了一下說風涼話的人一言不發,轉身來到小狗的身邊,看見小狗全身已經傷痕纍纍,沒有一塊地方是好的,蹲下來傷心的撫摸著小狗,晶瑩的淚花在眼裡打轉。他用自己的稚嫩潔白的小手輕輕地抱起小狗,小狗心裡感覺到一陣溫暖,舒服的躺在了小道士的懷裡,此刻在它心中這裡似乎是世界上最安全最溫暖的地方。

    小道士走進飯館向老闆說道:「老闆能給我一些剩菜湯嗎?小狗已經餓得不行了。」

    飯館的老闆被小道士的舉動觸動了,將客人剩下的一些殘羹剩飯給了他。小道士用施捨的一點剩菜湯,灌進了小狗的嘴裡。

    小道士把小狗放在竹筐內一塊軟軟的地方,蓋上了他擦汗的棉布,柔柔的對小狗說道:「小狗狗,跟我回家好嗎?」小狗好像聽懂了他的話,嘴裡艱難的嗚了兩聲算是答應了。

    小道士說完便跳起扁擔,快步向山中走去,消失在大雪紛飛的街道上,小鎮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

    五雲山,由五座連著的高山而得名,高、峻、險是五雲山的特點,民間傳說如果你有福氣的話,你能看見五座高山由赤、橙、紫、藍、綠五色雲彩托襯著,所以這裡的百姓也把這裡稱為五雲峰。五雲山是一個靈脈彙集的地方,數條靈脈從這裡交叉而過,所以這裡從來不乏靈氣,是修真之士的首選之地,這也是當初紫炎道長將自己的山門定在了這兒的道理。由於靈氣充足,五雲山的花草樹木生長得極其茂盛,參天古樹連接成林,也有許多煉製丹藥的藥材,珍奇異獸也時有出沒。

    齊雲觀,名符其實。地處五雲峰距峰頂不遠的地方。晴天時,從山下的小鎮還能看到齊雲觀三清殿黃色的琉璃瓦頂,其餘的時間都隱沒在層層的雲霧之中。

    普通人對五雲山齊雲觀這個地方可能並不熟悉,但是在這一帶的修真界裡這裡卻是大名鼎鼎,觀主紫炎道長是修真界的一代宗師,唯一一個渡劫成功達到大乘期的人,修真界裡無不敬仰識為泰山北斗。但是紫炎道長平時行事比較低調,屬於那種只想一心修行探索無知世界的人,對俗事很少涉及。

    齊雲觀說是道觀,其實還沒有一個大戶人家的莊院大,進得山門,就只看見諾大的三清殿,兩邊除了山牆,連廂房都沒有,石道兩邊種滿了平時吃的菜蔬和草藥。繞過大殿,就是五棵蒼松環殿圍繞,過去就是幾間簡陋的小石房。石房後面便是順勢而起的山脈,連後山牆都沒有,只有一個黑黝黝的山洞。道觀沒有什麼可說的,只有一件奇事,那是誰也不知道的。令人叫奇的是,無論風雪冰雹,或是寒秋落葉,整個道觀彷彿與世隔絕一般,從來是乾乾淨淨,不用打掃,三清道觀一塵不染,栩栩如生,就連蒲團底下都沒有一絲灰塵。

    齊雲觀只有紫炎道長和靈俊天徒弟二人,紫炎道長一向認為貴精不貴多,成器徒弟一個就行。每每說到靈俊天,紫炎道長都是樂不可支。徒弟居然是自己拿饅頭騙來的。那是紫炎道長雲遊訪友的時候,見到一個三歲的小乞丐,發現其根骨極佳,而且是純寒性的體之質,若不收為徒弟,豈不終為懊悔,而且自己修煉到現在依然是閒雲野鶴般單身一人。便買了三十多個大饅頭,用繩串起,掛在脖子上,方便徒弟飢餓時吃,背著徒弟回到了齊雲觀。

    山下救了小狗的小道士就是靈俊天。如今已長到七歲。他奉師命下山,是領取紫炎道長醫救病人所給予的施捨,後恰逢小狗受難,施救後,挑著擔子匆匆趕回道觀。

    其實靈俊天從小的遭遇並不比小狗好多少,他從出生就沒見過自己的父母長什麼樣,在嬰兒的時候就被扔在了街邊,路上的老乞丐收養了他,老乞丐用自己的辛辛苦苦要來的食物將嬰兒養大,嬰兒沒有奶喝的時候他就跑到很遠的養牛場去偷牛奶,中間也挨了不少黑打,不過好景不長,靈俊天三歲的時候,老乞丐由於身體長時間的被折磨終於不支而離開了人世。

    老乞丐死的時候,靈俊天哭得死去活來,因為老乞丐是他唯一的親人。不過老乞丐臨死前叫他好好的活下去,年紀小小的靈俊天為了生活又繼續走向街頭過上了乞討的日子。

    也是在寒冬臘月大雪紛飛的一天,小靈天裹著一件破得不能再破的舊棉絮躺在路邊的屋簷下,發黑的棉花已經全已經露在了外面,根本抵擋不了寒冬沁人骨子的冷氣。小靈天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了,瘦弱的身軀裹成了一團不停地顫抖著。

    正當小靈天快要支持不住暈過去的時候,一個熱呼呼的大饅頭出現在他的面前。小靈天欣喜若狂,一雙小手正要抓向大饅頭的時候停住了。小靈天將水靈靈的大眼睛睜得圓圓地盯著拿饅頭的人,仔細打量了起來,由於長期在外的乞討和老乞丐的教導,雖然他們是靠乞討為生,但是陌生人給的東西也是不能隨便要的,窮人的生活讓小小的靈俊天成長了不少,也讓他擁有了這個年齡不應該擁有的東西。

    來人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道士,面容看起來大約五、六十歲左右,但是頭髮、眉毛和鬍子都成純純的銀白色,寬闊的額頭竟然沒有一絲皺紋,深邃的眼睛似乎隱藏著無限的智慧,單薄的身體只穿了一件深藍色的粗布道袍。但是他彷彿感覺不到寒冷微笑地拿著熱呼呼的饅頭看著自己。

    這個老道士正是紫炎道長,他正好拜訪一位老朋友回來,路過小鎮的時候發現了路邊這個只有三歲大的孩子,他用神識感覺到這個孩子體制特殊,居然是極為難得純寒性體制,而且骨骼奇佳,忽然動了收徒的念頭。自己平時忙於修煉根本沒有注意這些事情,長期是孤身一人,仔細想想自己已經快要飛昇了還沒有一個徒弟,飛昇之後齊雲觀無人管理,而且修真的心得和功法也沒有傳人,那豈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紫炎道長在街邊買了一個熱饅頭遞給靈俊天,滿以為靈俊天會拿著就吃,沒想到靈俊天的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去。紫炎道長心裡暗讚,這個小孩子居然能在極度飢餓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自己冷靜的思維,更加堅定了他收徒的決心。

    靈俊天打量了一陣紫炎道長,覺得十分和藹可親,有和老乞丐在一起的感覺,而且不像是壞人,就怯生生地指著饅頭問道:「這……這是給我的嗎?」

    紫炎道長慈祥的點了點頭,說道:「對,孩子你餓壞了吧,快吃吧。」靈俊天的小眼珠轉動了一下,問道:「沒……沒有有其他要求?白給我吃的?」他平時見到許多利用乞丐去幹壞事的人,老乞丐以前也給他講了許多。

    紫炎道長笑呵呵摸了摸長長的鬍鬚,說道:「沒有任何要求,只是想你當我徒弟,呵呵。」「徒弟?徒弟是什麼?徒弟幹壞事嗎?」紫炎道長笑道:「徒弟就是我的弟子,跟著我學東西,絕對不幹壞事,哈哈~」

    靈俊天畢竟是小孩子,反正不做壞事就沒事,一把抓過紫炎道長手中熱呼呼的大饅頭狂啃起來,紫炎道長心疼的撫摸著他消瘦的背脊,輕拍著說道:「慢點吃,慢點吃~~」

    靈俊天一邊啃著大饅頭一邊哽咽的說道:「做……做徒弟可以,但是我……。有個要求,我要天天吃熱呼呼的大饅頭。」紫炎道長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這個可愛的要求,一直等著靈俊天將饅頭吃完,又去飯館買了三十個大饅頭用繩子串了起來掛在靈俊天的胸前,讓他餓了就吃。靈俊天欣喜若狂,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大饅頭,一手一個拿著就這樣被紫炎道長拐跑了。

    紫炎道長後來每次提起這件事都要將靈俊天調笑一番。

    靈俊天背著小狗回到了齊雲觀,紫炎道長見到他回來十分高興,迎上來說道:「乖徒兒回來了,事情辦好了嗎?」靈俊天乖巧的點了點頭,說道:「師父,你交代的事情我都辦好了。」紫炎道長慈祥的撫摸著他的頭,誇獎道:「不錯,不錯!!!」

    靈俊天將竹筐放下,抱出小狗對紫炎道長說道:「師父,我回來路過小鎮的時候看見這只無人要的小狗太可憐了,差點死在街上,我後來救了它,將它抱了回來,師父我們收留它好嗎?」紫炎道長心裡對靈俊天的天真善良十分高興,表面上顯得十分為難。靈俊天以為師父不同意,心裡十分著急,拉著紫炎道長的手撒嬌道:「師父你就答應徒兒吧,徒兒以後一定天天認真學習道法,不再偷懶,天天將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紫炎道長裝著很勉強的說道:「好吧,那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學習不能偷懶哦。」靈俊天見師父答應了高興得跳了起來,每天和師父在一起差點把人悶死,現在有小狗可以和自己一起玩太好了。

    紫炎道長將傷痕纍纍的小狗從靈俊天手裡接了過來,仔細看了一下,說道:「乖徒兒,快進房去,再不救治的話這隻小狗我們就不用收留了。」小靈天聽了師父的話,心裡焦急萬分,急忙將小狗抱過來,跑進房去,嘴裡還不停催促著師父。

    小狗其實早就不行了,只是一種本能的求生意志讓它支撐到了現在,就在它即將陷入昏迷的時候,一隻人類溫暖的大手攀上了它瘦弱的身軀,它感覺到手上傳來陣陣的熱能,那不是一般的熱能而是生命力的凝聚。一陣辟里啪啦的響聲過後,小狗突然發現自己並沒有死,而且還精神了不少,殘疾的後腿居然也有了感覺,只是受創以後身體還十分虛弱,有些傷口還十分疼痛。

    小狗順著晶瑩潔白的大手好奇地抬頭看了看醫治自己的人,居然是一個鶴髮童顏的老人,動物天生的靈性感覺到了眼前老人的與眾不同,小狗朝著紫炎道長嗚了兩聲表示感謝。

    剛才紫炎道長用真元力將小狗的身體仔細檢查了一遍,小狗內腹的創傷他都用真元力認真修補了一遍,還將一部分真元力留在了小狗的身體裡,以便加強內腹的運作功能。

    紫炎道長朝小狗點了點頭,背負著雙手站了起來,輕輕歎了一口氣,說道:「難道是天意?」小靈天被紫炎道長的感歎弄得莫名其妙,傻傻的問道:「師父,你說什麼是天意?」

    紫炎道長笑著擺了擺手,說道:「你現在還不懂,等你懂的時候師父自然會告訴你,好好照顧你的小狗吧,將來說不定我們都要依靠它哦,哈哈~~」

[ 本帖最後由 tus911074 於 2007-11-13 12:36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