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天書傳承者 第1 - 13集 作者 : HelpHero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94537 47 12
天書傳承者   第1 - 13集  作者 : HelpHero  (已完成)

第一章

夏日時分,在一間學校的宿舍裡面。

我一邊打著我的電腦,一邊大喊著:「熱,真的好熱喔。」「這真不是人住的,為什麼宿舍沒有冷氣呢?」

我的一個室友佳宏說道:「不要叫了,我們要去學校吹冷氣了,你自己在這邊慢慢撐吧。」說完後便跟其它幾個室友一同前往學校了。

我心裡面盤算著:「昨天才浪費了一天,如果今天再跑去圖書館的話,那後天會不會交不出作業被罵啊?」

我一邊看著螢幕上面的英文文件,一邊說道:「算了,被罵就被罵,反正這種天氣我也做不下去。」收了收東西,背起了我的萬用背包,就往圖書館去了。

嗯,果然還是圖書館比較好,雖然空調不是很冷,不過聊勝於無嘛,我一鼓作氣的奔上了五樓,這是我們學校圖書館裡面收藏比較舊的書籍地方。

學校的圖書館一共有五樓,一樓是櫃檯和展覽處,二樓則是雜誌、報紙放置的地方,三樓和四樓是中、英文的專業書籍置放處,至於五樓是存放一些平常少人借閱的書籍。

其實我也不是什麼特立獨行的人,我之所以會上五樓是因為二樓放雜誌的地方太多人了,特別是一旁還放了很多電腦讓人查詢書籍,只是很多人都公器私用,在那邊聊天、看信。

學校又是窮的要命,總是不換那種沒有聲音的鍵盤,還用著被計中淘汰的機械式鍵盤,我承認我自己也很喜歡打那種有聲音的鍵盤,只是如果我坐在那邊看書的話,總會被吵的不能專心。最扯的是,我曾經看過有人還帶著耳機在那邊聽歌、聊天,不經意之中還常常放聲大笑,真不知他懂不懂的羞恥兩個字要怎麼寫呢?這種環境下我也只能選擇逃離了。

至於三、四樓的專業書籍我是一點都不會想碰,平常上課還有在網路上看的東西已經夠多了,犯不著把生命浪費在那上面,再加上五樓的人很少,那邊冷氣感覺起來也比較冷一點,所以我常常跑上五樓去看書。

說真的,五樓的書對於我們這種理工科的學生來講,顯然是深奧了一點,如果講得難講一點的,就是有點對牛彈琴了,很多都是中國文學敘述的書,甚至有很多書連我想看都不一定看得懂,那種文字真讓我覺得學校不知道從那邊收刮來的?

曾經聽一些裡面的工作人員說過,這些東西好像是從世界各地來的,這個就不得不講講我最引以為傲的校長了。

說起校長真的有點肅然起敬的味道,因為他不只是世界上有名的學者,更是一個成功的教育家,自從他來到學校後,學生們莫不加緊的用功,因為校長宣布如果能上學校百大的話,一個學期的學雜費免費,而如果能上十大的話,就可以讓學校裡面的親善大使陪伴參加學期末的期未舞會。

我也不知道這個校長到底適用什麼辦法威脅每一屆選出來的十位女生去陪伴這些十大的學生,說老實話,能進十大的學生連我看得都不禁搖搖頭,難怪他們得書能讀的那麼好,因為他們除了讀書以外根本一無可取。

曾聽過一個笑話,好像是上一次的期末舞會吧,那一次學校的第一名劉莫學和全校的親善大使一同去舞會,在舞會當中因為兩個人沒有同樣的話題所以一直沒有辦法愉快的聊天,親善大使為了討好劉莫學不得已就說了一個三角函數的東西,結果這麼一講,從畢式定理到三角函數,劉莫學整整講了三個小時,讓那位親善大使頭上飛起了小烏鴉,臉上劃上了三條黑線。

誰知道劉莫學越講越有勁,畢竟這是他和這位女生唯一的話題,讓他捨不得停下來,到最後這位親善大使實在忍不住了,拿了一杯冰水,給了劉莫學,然後要他喝下去,劉莫學二話不說的灌了下去,等劉莫學喝完後,她又拿了一杯給他,這樣一杯接著一杯讓劉莫學喝完整整三公升的水。

等到劉莫學跑去上完廁所回來去,才發覺佳人已經毫無蹤跡,但最可笑的是,他竟然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跑掉。

這件事情頓時傳遍整間學校,雖然當事人並沒有承認過這件事情,但在我看來,這個劉莫學,的確是這樣的人。

只是過了一個學期後,這學期劉莫學又上了十大,不知道這一次接待他的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了?

這還不是我最佩服校長的地方,我最佩服校長的地方是,自從他來了之後,學校的感覺竟煥然一新,讓人覺得是不是換了一間學校讀了。

以前我記得我在學校裡面常常看到有人亂丟垃圾,明明垃圾桶就在旁邊,但他們就是從花圃裡面丟進去,記得有一次他們被校長抓到之後,校長問他們說為什麼要把垃圾丟到那裡面?

那幾個學生還不知道悔改,竟然嘻皮笑臉的說道我們丟一些有機肥料讓花圃裡面的花草能長的更好啊。

校長聽完後還讚美他們說道真是為學校設想的好學生,這樣以後學校的花圃就不用另行買肥料了,直接都丟垃圾就好了。

那幾個學生聽完當場傻眼,校長又接著說這樣好了,那這個花圃就讓你們看管吧,我以後就叫校工不用照顧了,如果我在期末之前看不到漂亮的花草,你們就準備退學吧。

這句話引起旁邊圍觀的學生熱烈的呼歡,大家都知道這個校長說一是一,從來不會打折扣的,我記得那個學期末,那一區的花圃長出的花草最為鮮豔,也最為茂盛,最後校長也鼓勵了他們,讓他們也能和親善大使一同參加舞會。這種有仇必報、有恩必還的態度讓我太欽佩他了。

但是讓我最印象深刻的殺手招式則是全校攝影系統,我們的偉大校長利用他的專長在全校每一間教室都安裝一個薄型螢幕,平常時是不會打開的,但要是讓他看到學園裡面如果有什麼好玩的事情,便會全校播映,讓全校的同學都能看到。

記得有一次竟播放一個考試的場地,標題還打上「武林絕學」,當場看著有幾個同學先利用傳紙條的方式互相傳答案,最後他們交卷後,紛紛站在窗戶旁邊,比著答案給裡面其餘的同學,之後越來越多人在窗外比答案,看著百家爭鳴的手勢,的確像是武林絕學,也讓那一班的同學登上了學校校刊的頭版。

而作始蛹者,也是第一個傳出答案的人便是敝人在下我了。那一次我雖然沒有被記大過,但上學還是被指指點點的,害我下次再也不敢幫人家作弊了。

校長總是說在學校裡面,好玩的東西要跟各位同學一起分享,所以不管是任何事情,只要被校長逮到,就是全校知道了,雖然學校曾經引起一陣隱私權大戰,但校長說學校是大家的,既然他們願意在學校做這些動作就是願意跟大家分享,如果想要隱私權,只要能上百大便有一個學期的隱私權,除此之外只能默默接著這種不平等的待遇。

雖然校長有點野蠻,但我想他的出發點是為學校好的,呃……我想應該是吧,假如我沒有看到校長室裡面的架子上,那一堆寫著學校爆笑的光碟,也沒有看到那十幾份英文的簽約文件,向十幾個海外國家的媒體無限量的供應校園爆笑鏡頭。

更是沒有聽到那個老傢伙數錢的時候,口中唸道原來辦教育這麼賺錢,老子何必這麼辛苦研究啊,還分著錢給那些親善大使,口中也唸著謝謝你們了,多虧你們的奉獻,我才能利用那些傻瓜跟別校校長進行賭博,贏得這麼多錢。

如果這一切都是幻想的話,那我想校長一定是為了我們的未來人格,在塑造著我們成為一個品學兼優的國家棟梁吧。

至於五樓的這些書籍,就是校長利用一些方法凹回來的,聽校長說很多學校看到我們的學風盛行,便慷慨解囊的把這些書捐給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希望能造就更多的人才,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到其中學校的圖書館裡面,總是看著他們的書櫃上空空如也,隨便查幾本書的預約都排到學期末了,但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卻從來沒有人預約過?

我想一定是校長的誠意感動了他們,否則不會每次他們來送書的時候,總是一副感動……甚至帶著哭泣的臉情,看來校長真的為我們學校做了很多的事情。


記得昨天看了幾本中醫的書籍,介紹了一些中國歷代的中醫名人,從華陀下來一直到民國初年的中醫流傳歷史。

書籍之中,還介紹了一些判斷的方法,那個方法說穿很很簡單,有的只是看看眼睛的特徵,有的只要看看舌頭的顏色還有上面苔的特徵。

當然也有比較複雜的,就是需要摸一摸手上的肌肉和骨頭,這個我到學不太起來,畢竟人太少了,也沒有機會讓我實作。不過「看」的方面我倒是還學得有模有樣,昨天回去我便小試了一下身手,看了我幾個同學的症狀,全部都是肝火過旺,還有一些是血液循環不好,只是我並沒有說出來,因為我知道他們不會相信我的,連我,也都不會相信我自己的。

記得前幾天我還看過一本關於穴道和血液循環之間的關係,他上面寫人身體裡面的氣會隨著血液慢慢的流經全身,而穴道則是聚合處,更指出了哪一個時辰就是哪一個穴道發揮作用的地方。

我偷偷被了一個時辰和穴道,回去以後,找了一個比較壯的同學測試一下,在時間到了之後,假裝跟他嬉戲,並且打了他的穴道一下,看他並沒有任何異狀,還以為我錯了,又打了一下,但是他也沒有任何情況發生,之後我便不了了之了。

隔天,卻看到他上課一直咳嗽,我問他怎麼樣?他是講昨天冷氣好像開大了一點,身體著冷了,但我一直在猜想會不會是我昨天那兩下的影響,因為他曾經對我講過一輩子還沒有感冒過。這點我始終得不到答案,因為我再也不敢亂拿人體測試了。

今天我又穿梭在這些書堆當中,準備在找一本書來看,忽然間有一本書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本書外皮都是黃色的,而且非常的鮮豔,連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印刷出來的,畢竟在五樓裡面算是比較密閉的空間,平常時沒有開冷氣的話,有點陰森潮濕,甚至可以講根本就是會漏水。

因為學校窮了一點,上一次九二一之後,五樓便常常會被旁邊大樹上的露水侵入,有時候莫名其妙的坐在這邊看書都會被這些水滴滴到滿身濕,但是大家也不知道漏水的地方在那邊,因為這些水總是隨著天花板上的管子四處流走,什麼時候會滴下來誰也不知道,久了誰也不在意。

只記得有一次,有幾位愛玩得同學一同打賭著誰能避開這些水滴的攻擊,他們在下完雨之後,馬上衝到圖書館的五樓,各自選好地方後,便靜靜的坐著,看誰是最後一個沒有被水滴到的。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本來十幾位的同學紛紛的出場,在場只剩下兩位而已,而這時又有一滴水低落下來,讓原本緊張得情勢頓時有了答案,只見那個沒有被滴到的人站起來起喊道:「我贏了,我贏了。」

可是樂極生悲,自古如此,就在他喊完之後,儲存已久的雨水一鼓作氣地全部從他的頭頂灑了而下,原來他所站的地方正是有裂縫的地方,等到水一滿之後自然全部從那邊下來,讓他頓時成為落湯雞,校長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讓他上了全校焦點,秀了好幾天的畫面。

而這個可憐的主角自然便是我了,連同上一次作弊的畫面我已經上過兩次大螢幕了,校長還曾經說過只要我能超過五次的話,便頒給我一面獎牌,上面會寫著笑留母校。

有點扯遠了,只是我懷疑在這種環境之下,這些書想保持著這麼鮮豔的顏色似乎是很難的一件事情,於是我便好奇的拿起來翻翻看,結果竟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當我第一次用手一翻,快速的一直讓書翻頁而過的時候,竟然看到有一個人向不同變換姿勢,本來我還以為這一本書是像漫畫書一樣,畫了很多人物,所有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但是當我一頁又一頁的翻著的時候,卻沒有看到有任何的圖像,變成了很多我看不懂的符號。

「怎麼會這樣?」

我又再一次的快速翻著書,這一次並沒有上一次的人像出現,反而是出現了一個符號,而這個符號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腦袋,讓我覺得雖然沒有看到這個符號,但它卻帶給我一種安心的感覺。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我雖然不懂,不過我卻對這本書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我就再一次的翻開書的第一頁,想看看有沒有我看得懂得部分。

誰知,原本是一堆莫名的符號竟然變成剛剛的那一個符號。

而且下面還有一堆解釋,我慢慢的讀著:「雙龍護航,飛燕展翅,心無掛礙,常保平安。」

我看了看,突然福至心靈的拿起了指頭在書上畫了畫。

雙龍護航,那就是兩條直線代表,我就上面畫了兩橫。

飛燕展翅,那就是一個M的形狀,我在畫在下面。

雖然沒有真正的圖案出現,但我手簡單的比了一下,說道:「這不是一個哭臉嗎?這樣哪會常保平安啊,不要帶衰就很不錯了。」

瞬間,有一股電流從書上經過我的手指頭傳到我的頭腦裡面,而我的手指頭又開始畫著圖案,先是畫著左邊一個半圓,右邊一個半圓,兩個半圓互相背對著,下面則是一個V型。

等我的手指頭畫完之後,跟書本上的圖案完全吻合,而這一個好像靈活靈現的動了起來,在我的頭中盡情得飛舞著,讓我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我的思想在這一刻完全的解放了開來,往無邊無際天邊奔馳而去,所到之處竟是我從未接觸過的領域,雖然我的言語沒有辦法表達出那種情境來,但那真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伴隨著思想的飛馳我漸漸看到了許多世界的另外一面,那是個生命共處的好美地方,在那邊每一種生命都受到尊重,每一種生命都有存在的價值,也都各自的為這個平和的世界付出他們的心力。

我也融入了這一種情境之中,慢慢把思想在這邊沈澱了下來,忘記真實世界的紛爭,也忘了我為什麼會來這邊?在這一刻只會讓人想要靜靜的享受著生命所帶的不同感受。

不知道多久之後,我的耳邊響起了一股音樂,這是圖書館要關門前所放的音樂,我才又回過神來。

我大大的喘了一口氣,說道:「怎麼一下子就關門了?我記得我才進來沒多久啊?」

我看了看手錶,發覺竟然已經快五點了,怎麼今天時間過得這麼快啊?

算了,不要想這麼多了,我就很自然的把書放進去我的背包裡面,然後走出了圖書館。

直到我離開圖書館之後,才忽然想起怎麼我並沒有借書但圖書館的警報系統並沒有響呢?我又打開了背包看了看,那本書還是安穩的放在我的背包裡面。

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第二章

正當我走出圖書館之後,忽然發現這個世界突然不一樣了。

奇怪?雖然眼前的景象還是平常的模樣,只是我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衝上心頭,就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會不會是……我等一下會被車撞啊?在這方面我可是蠻相信我的預感的,因為只要我的心裡面有點怪怪的,通常那一天都會有一些流血事件發生。

慘了,我彷彿覺得今天可能會很衰了,唉,不要想那麼多了,還是早一點回去宿舍,然後都不要出來吧。

打定主意之後,我便走出了圖書館的大門,往宿舍走去,想不到在行走當中,竟看到一個奇怪的老人坐在走道旁邊的木椅上。

這些木椅本來就是讓人坐在上面,旁邊還種植很多大樹可以讓人乘涼的,我之所以會感到奇怪是這個老人的身上穿著。

這個老人穿著一件灰色的衣服,上面沾滿了許多灰塵,而且還補上了很多不同顏色的布,頭髮有黑有白互相交錯著,他將長髮綁成了一條辮子,身上還背著一個布袋,布袋上面還寫著一些草草的書法字,我是看不太懂了。

我不禁喃喃自語的唸道:「不知道是瘋子還是什麼的?學校怎麼會讓這種人隨便進來啊?如果不小心傷到學生怎麼辦?」就在我說完之後,那個老人突然一驚的看著我,疑惑的問道:「年輕人,你看得到我啊?」

「當然了,為什麼會看不到你?」沒想到這老人竟然問我這種白癡的問題。

那個老人臉色突然有生氣了起來,用著興奮的口氣說道:「想不到幾百年了,終於有人看到我了。」

幾百年?我臉上冒出了許多問號,問道:「你在說什麼啊?」

「沒有、沒有。」那個老人似乎在隱藏什麼事情,但接著他說:「年輕人,你能不能坐下來陪我聊聊天啊?已經很久沒有人跟我講話了,我在這邊好無聊喔。」

我想了想還是不要跟這種人扯上關係的好,說道:「不要了,我要早點回去吃飯。」

老人卻很親切的對我說道:「不要這樣啦,老人家我很久沒有跟年輕人聊天了,你就陪陪我講些話吧。」

聽到他這句話,我聯想起他可能是因為兒子出外工作而一個人居住的孤單老人,心裡面升起了一股不忍,點頭說道:「好吧,那要聊什麼呢?」

「聊什麼都好,只要你喜歡就好。」

我看到老人家一臉期盼的眼神,也不忍心只說幾句敷衍他,只好在他身旁坐了下來,對著他問道:「老伯伯啊,你怎麼會獨自坐在這邊啊?」

「因為我沒有地方去啊。」

喔,看來他是一個遊民了,我又問道:「那你沒有兒子還是女兒嗎?」

「有啊,不過都死了。」老人家講這句話的時候就像講著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不過卻讓我感到很訝異。

兒子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啊,他怎麼會用著這麼平淡的語氣啊?是不是太過於傷心所致呢?

我便帶著安慰語氣,說道:「世事無常,很多事情是注定好的,你就不用太傷心了。」

「傷心?」老人家有點失笑得說道:「都幾年了,我怎麼可能會傷心啊,我反而高興他們解脫了。」

「這樣啊,你還真看得開啊。」我心裡面有點敬佩的說道。

「哈哈,等你到我這種年紀的時候,很多事情都能看得開了,特別是生死之事。」老人家灑脫的說道。

看著這位老人在講話的時候,我覺得他並不是一般遊民一樣一無可取,反而覺得他好像是那種傳說當中的世外高人一樣,讓我心裡面升起了孺慕之情,對他說道:「老伯伯啊,我看你好像不是一般遊民,你是做什麼的?」

「我啊。」老人想了一下回答我說道:「我做過的事情可多了,記得我曾經幫過皇上編寫四庫全書。」

「嗯,那你不就是紀曉嵐啊?」我有點好笑得說道:「你是不是最近連續劇看太多了啊?」

「紀大人是負責四庫全書的總纂,而我是編寫其中一部份的。」那老人像是若有其事的說道。

我看他講得煞有其事,疑惑的問道:「老伯啊,你再怎麼老也不可能超過一百歲,你知道紀昀都翹了幾年了嗎?怎麼可能你跟他是同事啊?」

「哈哈哈,我的確活的不久,我記得我死的時候才四十出頭,那時候我學問正好,正想一展長才的時候卻染上了肺病,自此一病不久最後就這樣死去了。」老人回想著當初的情況說道。

我聽完後,張大著兩顆眼睛,對著他說道:「你說真的還是假的啊?那你不就是……鬼了?」

老人呵呵笑道:「對啊,所以我才很高興你能看到我啊。」

我楞了一下,本來想拔腿就跑,但我忽然想到,太陽底下哪有什麼鬼怪啊,便嗤之以鼻的說道:「老伯啊,你就算要騙我,故事也要編的真實一點,誰不知道鬼是不可能在早上出現的,雖然現在太陽快下山了,但陽光還是這麼亮眼,怎麼可能有鬼啊?更何況……」

我忽然看到這老人真的沒有影子,我不管從哪個方向去看都沒有他的影子,這時候我真的暈了頭的說道:「你你你你你……」

「我什麼我啦?」老人看到我這樣,感到好笑得說道:「你想說什麼啦?」

我一鼓作氣的說出我心裡面的話,道:「你真的是鬼啊!」

「對啊,這可以假裝的嗎?」老人很平常的點著他的頭說道。

我整個人突然起了雞皮疙瘩,心中只有一股念頭,跑,快點跑,跑得遠遠的,跑出這個地方。

只是我腳好像跟我分離一般,一點也使不上力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人家所講的,腿軟了!

老人看到我這樣,又對我說道:「你不用太害怕啦,我又不會害你,幹嘛這麼怕我呢?」

我當然不知道他會不會害我了,但我知道我盡量的不要去說一些惹他生氣的話,只是說道:「那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去轉世投胎,而一直留在這裡了?」

「因為我在找一個人。」老人說出了原因。

找替身鬼嗎?這下讓我更緊張了,小心翼翼的問著道:「找人?找誰啊?都找了這麼多年了,難道還沒有找到嗎?」

老人並沒有直接回答我,先轉頭看著我說道:「年輕人,你難道不會覺得奇怪,我明明是清朝的人,為什麼現在卻在台灣呢?」

想到這個到也奇怪,只是我剛剛被「鬼」沖昏了頭,哪有可能想到這種細節,只是他都這麼講了,很明顯就是要我接話,便問道:「的確是很奇怪,你……應該不是飛過來的吧?」

老人聽完後,哈哈大笑得說道:「你不要以為鬼就是萬能的,我是搭著當初國民兵的船隻和那些人一起來台灣的。」

這時候換我感到好笑得說道:「你在說笑啊,人家國民軍是因為打不過了才來台灣的,你幹嘛跟著他們過來啊?」

老人聽完後,表情變得很慎重的說道:「因為,他們帶走了中國最珍貴的東西。」

「最珍貴的東西?什麼東西這麼珍貴啊?翠玉白菜嗎?」我好奇的問道。

老人點頭說道:「那也是其中之一,但我指的並不是這個。」

「那是?」

老人的表情突然變得很認真,並且嚴肅的說道:「他們把書給帶到台灣來了。」

我聽完後先楞了一下,之後又哈哈大笑得說道:「老伯啊,我覺得你真的很有說相聲的天分,你以前是不是在北京有公演過啊?怎麼總是能在不經意間讓我會心一笑呢,你如果說他們帶走了金條我還不會感到驚訝,帶走書?都什麼時候了為什麼他們還要把書帶走啊?人都不一定走得掉了,還帶書。」

老人看到我嘻笑得表情,臉上有點不悅的說道:「那是因為你不知道那些書有多麼的貴重。」

「喔!」看到老人這麼慎重的表情,我也不得不重新打量到底是什麼樣的「書」可以比什麼東西都重要呢?

我又問道:「那老伯,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是什麼書讓他們感到這麼重要,還將它帶到台灣來呢?」

老人搖搖頭的說道:「年輕人,這個我就不能告訴你了,因為這是一個牽扯很大的秘密,如果曝光的話,說不定整個世界會因此發生戰亂,尤其在現在的局勢更是緊張,很多事情盡量能不曝光就不曝光。」

「奇怪,我怎麼越聽越感到不明白啊?」

老人說道:「年輕人,我想很多事情你還是不懂比較好,一個人能過得平凡是最好的,雖然平凡中沒有高潮迭起,但淡淡的生活卻是最能讓人品嚐生命的意義。」

雖然老人家話題轉開來了,但這段話倒是也讓我蠻贊同的說道:「老伯,這些話我蠻認同的,我也覺得我一輩子只要過得平淡就好了,閒暇的時候我可以看看書、下下棋、四處去走走這樣我就很滿足了,至於作大事就讓有抱負、有本事的人去幹了。」

老人說道:「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有這種個性了,否則我也不會跟你講這麼多的。」

我最後開門見山的問道:「那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呢?」

老人說道:「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能看到我,因為我已經看過你很多遍了,但你一遍也沒有看到我,直到今天你卻突然的看到我,讓我覺得很驚訝,也讓我感覺到或許你就是我等待百年的人!」

「你看過我很多遍?」我不解的說道。

老人點點頭說道:「這多虧了你們這邊的校長,設置了這個大銀幕,讓我這個老頭子生活不置於太無趣。」

我看著圖書館前面的大螢幕,大概知道老人所指的是什麼事情了,苦笑說道:「原來是這樣看過我啊。」

老人先是淡然一笑,又說道:「我就直接跟你講了,我這邊有幾本書,也是當初從中國所帶過來的書本,這是紀昀在編修四庫全書的時候所要毀掉的書籍,被我偷偷的保存下來了,現在我把他們交給你,希望有一天你能幫他們找到適合的主人。」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你剛剛所說的珍貴書本就是指當初編修四庫全書時被刪掉的書籍嗎?」

「不錯。」

這時候的我頓時趕到不可思議,急忙說道:「我聽說當初紀昀刪掉很多部分,想不到竟然還有保存的書籍,那你這些便是全部嗎?」

老人搖搖頭的說道:「不是,當初在毀書之前,我記得曾經和幾位同伴帶出了將近百本的書籍,我們每人各至保存一部份,但在我死了以後就也沒有他們的消息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們手上那些書籍流落到那邊去了,而現在我手上的書除了我當初保留的書以外,還有幾本是我這幾十年慢慢收集的。」

「難道紀昀當初只準備毀掉這百本書籍嗎?」

老人嘆口氣的說道:「豈止,當初毀書的數目超過千本,而有刪改的書籍更是不計其數,我們之所以會挑出這百本書籍來,是因為這幾本書籍乃是中國文化當中最珍貴的部分。」

「是什麼呢?」

老人並沒有說明,只是說道:「你大概看不懂這些書吧,而且最好也不要嘗試去弄懂他,因為懂得越多,責任越重,麻煩越多,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的。」

我聽完後,覺得也是這樣,便點頭說道:「好吧,既然你這麼看重我,我就幫你保管這些書了,只是誰是有緣人我也不知道,你要我怎麼幫你找呢?」

老人說道:「很簡單,當書本遇到適合的傳人,自然會給你某些預兆,這些預兆千羅萬象,但我想你一定可以感受到的,只要跟著你的心走,一定會找到的。」

我想了想之後,拒絕得說道:「我看我沒有辦法達成這個任務吧,我只是一個平常人,哪有這種辦法去找這些書的主人呢?」

「我會遇上你絕對不是巧遇,這是上天的安排,安排你去完成這個傳承的任務,不然我在這邊幾十年了,為什麼只有你能看到我呢?」

「我只不過是因緣巧會的看見你而已,不一定就是你說的有緣人,我看你還是再找找比較好。」我還是認為不妥的說道。

老人嘆了口氣,有點頹然的說道:「這幾天也是我老人家的大限之期,過了之後我便要消失了,既然能讓我在最後關頭遇上你,就一定是有他的道理,或許你不一定是這些書的主人,也或許你並沒有義務去幫他們找到主人,但我之間你跟它們之間一定有其關連的,所以我拜託你把這些書保留下來。」

我聽完後一直沈默的想著到底該不該接下來,老人見狀更是說道:「難道你忍心看到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就斷送在這邊嗎?忍心看到前人的心血沒有辦法流傳下去嗎?」

聽到這些話,我心裡面也沒有辦法拒絕,只好點頭說道:「既是如此,那我就答應了,不知道書在那邊呢?」

老人看到我答應了,高興的從他的背包裡面拿出了一本書來,並將它交給我說道:「這本書當成是我對你的謝禮,雖然他裡面的東西比不上其它的書籍,但我想對你的幫助應該很大,而其餘的書籍全部都在這個袋子裡面,你拿去吧。」

老人便將他身體上面的袋子拿了下來,並將他交給了我。

我並沒有背上他,只是將這個袋子放進我的背包裡面,老人看到後,說道:「這樣也好,行事小心一點,不要太張搖才不會招來麻煩。」

老人在最後又對我說了一句,道:「年輕人,這條路可能不好走,我想你一定會遇到很多困難的,但我送你的那本書裡面都能找到一些解決的方法,能不能走到最後就看你的福緣了,不過我相信這些書本的作者都會默默的祝福你,並且感謝你為他們找到適合的傳人的。」

就在這一句說完之後,老人的身體慢慢的淡化了起來,並且消失在這個天際之間,留下的只有沈思當中的我而已。

我摸著自己得頭,不停的思考著,剛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個清朝的人……嗯,應該是鬼吧,給了我一堆中國的書籍,要我幫他找到這些書的主人,天啊!這可比連續劇的情節更讓人匪夷所思。

難道我真的遇上了奇遇?

我看著手上的書本,心中想著這一本有可能是奇遇當中,每個主角都會獲得的武功密籍嗎?那我是不是也要跑到深山裡面去隱匿個三、五年後,在出現江湖呢?

想到這邊我自己也笑了出來,搖搖頭唸道:「我看我是想太多了,先回去吃飯再講好了。」

講到吃飯,看一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如果不能準時回去宿舍餐廳吃飯的話,我看我就只能挑剩菜了,唉~當學生,有時候比寵物可憐啊。


第三章

正當我拿著飯盒,在點菜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一陣聲音道:「明道,還真是剛好啊。」

原來是我的一個同學,林儀軒。

我點完菜後,便拿著飯盒到儀軒那一桌,跟他一起吃著飯。

儀軒開頭便問道:「這幾天過得怎麼樣啊?」

因為儀軒並不是住宿生,所以如果排課並沒有排到的話,常常都是幾天才見到他一次。

「還不是那樣。」我吃著飯的說著。

「聽說你這學期修的課都很硬啊?」儀軒看著我問道。

畢竟是剛開學而已,大家修什麼課都還沒有確定,我也只是淡然說道:「先去聽聽看吧,如果真的太難我就退掉了。」

儀軒語重心長的說道:「明道,記得,要趁早把握機會啊,你不是不知道自從那個校長來了之後,我們班上已經有幾個被退學了。」

我當然知道這個慘狀了,雖然校長來了一直激勵著全校得學生努力考取好成績,但對於成績不好的同學卻一點都不會手軟,該退學的學生就一定讓他們走路,沒有什麼情面好講。

如果有學生不識相去求校長的話,那就會看到大螢幕上打著「為了成績,沒有尊嚴」幾個字,之後又會撥放哀求校長的又被校長百般刁難的可憐畫面。

唉,說老實話,這種暗地裡在被人捅了一刀實在令人難以承受。

我想起那些畫面後,點點頭的說道:「我知道啦,吃飯的時候就不要說這種掃興的事情了。」

「好啦。」儀軒喝著湯,也順從我的話,換了一個話題道:「你知不知道我們班今天的聚會?」

「我知道,要到陽明山去夜遊嘛。」我點點頭說道。

「你要不要去。」

我搖搖頭的說道:「不要,今天中午都浪費在圖書館了,不能在混了,我想我還是乖乖的留在宿舍寫作業好了。」

儀軒笑道:「唉啊,幹嘛這麼拼啊,反正還有退選機會,最多退掉而已,哪有這麼硬的,才剛開學就逼人要交作業,我拍胸脯跟你保證,那一門一定開不成的。」

我贊同的說道:「嗯,有可能,我記得我上一次去只有十出頭個,後面又有幾個去退選了,大概剩下不到十個,只要在一、兩個退選大概就開不成了。」

「就是說嘛,那你幹嘛為什麼課去寫作業呢?只是浪費時間啊!寫一寫結果課開不成,不是更幹嘛?」

「但是我不太想去,夜遊好累喔,明天起來又會沒有精神。」

「那就不要起來啊,反正才剛開學老師不會點名的啦。」

「奇怪,這些對白我好像蠻熟悉的,不過我記得角色應該不是這樣啊?」

儀軒邪笑的說道:「死明道,難道你忘記上學期開學的時候你就是這樣拐我跟你們去唱歌的嗎?」

「說拐就不好聽了,那是你自己也很想去,我只是幫你個忙,編了一些好的理由,讓你能夠名正言順的跟我們去唱歌而已。」

「就是這麼一唱歌,讓我唱掉了三個學分,這一次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拉你去了。」

我知道不去不行了,只好點頭說道:「那佳宏和阿緒呢?他們兩個去不去啊?」

「當然……不去了。」

雖然這個答案很正常,但我還是抱怨的說道:「靠!怎麼每次有活動他們兩個都不去啊。」

儀軒聳聳肩的說道:「沒有辦法,你又不是不知道佳宏那個人女緣很多,阿緒又是一個書呆子,只有我們這些沒有人要的男生才會聚集在一起出遊的。」

我笑笑的說道:「我真的想不懂,為什麼我會跟你們聚在一起呢?難道真的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嗎?」

我和儀軒都笑了出來,這個聚會也算是定了下來了。


吃完飯後,我先回去宿舍休息一下,看到宿舍裡面還沒有人回來,便準備先上床睡覺。

不過我忽然想到今天中午的那個形狀,還有那本書的內容,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些好奇的念頭,便打開了電腦,上搜索網站去查一查這些東西的來源。

雖然網路帶來很多副作用,但我想沒有人敢否定搜索網站的益處吧,不管什麼東西,在搜索網站上很難有查不到的,往往都是資料太多讓我不想去看,但這一次卻真的遇到查不到的情況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一次要查的要打什麼關鍵字進去,只好打著「雙龍護航、飛燕展翅、心無掛礙、常保平安。」這四組字串進去收尋,但出來的都是一些不相關的文件,甚至還有一些小說也用這些字串。

其實我也知道搜索網站再怎麼神奇對於這種近乎絕版的書籍是不可能有紀錄的,當然網路上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這一類的消息,畢竟有太多地下的網站生存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

我在嘗試幾個方法,類似古代文字、古代圖樣的東西,想找找看有沒有我今天看到的那個圖樣,結果都沒有找到我想找的東西。

算了,放棄好了,我只能再將這本黃色的書拿了出來,再度翻開第一頁想看一看有沒有其它訊息。

當我翻開的時候,竟然再次出現了讓我驚訝的畫面,原來那張笑臉的圖樣不見了,取代的一個手勢,而下面原本寫著雙龍護航,飛燕展翅,心無掛礙,常保平安的地方也變成了不同的字,上面寫著……

嗯?這些字我明明都懂啊,但我為什麼就是忘記了要怎麼念呢?

明明這字就是、就是……怎麼會臨時想不出來念法呢?

不過上面的手勢倒是蠻簡單的,我依樣畫葫蘆的伸出了右手來,先把中指和食指伸出來,然後在空中畫著半圓,開口各自向著另外一般,合起來就好像一個倒立的漏斗,最後這兩根指頭在往下斜斜的話一條線,兩個結合起來就好像一個V字形,這不是我早上才看到的那個笑臉圖案嗎?

就在我畫完之後,我伸開了其餘的幾根手指頭,將右手張開成一個手掌,罩在我剛剛畫圖樣的地方,此時,竟然有一個黃光浮現,就印在我的手掌上,而我嘴巴也開始張開,默默的唸著剛剛念不出來的話。

只是我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只是動著嘴型而已,就在這兩樣配合之下,那股黃光擴散了開來,籠罩著我全身。

而我在這時候又進入了一個冥想的進界了。


如果問我什麼是冥想的世界,我看我也答不出來。

怎麼講呢?

在我進入這個世界以後,並不是整個人就失神了,而是對於外在的事物我還有著反應的能力,例如佳宏和阿緒回來的時候,我還能跟他們打打招呼,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回來,我跟他們講過什麼話,但我知道我的確有做過這些事情。

除此之外,就是我的思緒當中好像出現了一些改變,有很多事情莫名的在我頭腦裡面出現,就好像我真實經歷一樣,非常的真切,讓我陷入而無法自拔。

但關鍵之處卻又讓我回了神,知道那只是虛幻的事情,那只是我思想當中的世界罷了。

這種情況其實並沒有持續很多,但在我的感覺裡面就好像用了無限的時間去感受這一切。

我記得在我的思緒當中出現了很多東西,雖然我當初都很明顯的經歷過那些事情,但我一回神那些事情就淡了,一點也記不起來了,只能隱約知道我的確有經歷過一些事情而已。

那好像上課想打瞌睡,但又不能睡的情況,讓我當時痛苦的要命,再加上我的思緒裡面出現了很多痛苦的情節,更是讓我沒有辦法完全的靜下心來,只能隨著腦中的思緒無止境的遨遊著。

終於,一道解救我的「嗶」聲出現了。

原來是儀軒用傳訊軟體喊我要出發了,這才讓我慢慢的恢復了心神,雖然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陷入這種情境,但我知道一定跟我剛剛做的動作有關,只是現時也沒有多餘的時間讓我思考,我只能急急忙忙的換了一下衣服,便騎車出門了。


「呼,還是外面好,騎著車多涼快啊!」

我高速的騎著我的車,在台北的街道上不停的奔馳著。

沒多久我就跟儀軒等人在台北車站會面了。

「喔,這麼多人要去啊?」當我到了台北車站的時候,看到竟然有一堆人已經在那邊等候了。

「媽的,每次都是你最慢,最慢這次要請喝汽水。」胖哥一看我的身影,馬上跳出來說道。

「你們又沒有跟我講幾點,我哪會知道啊?」

阿孟也說道:「這一次終於有人比我慢了,明道我今天想到貓空去喝茶就好了。」

「喝,喝你的頭啦。」

阿木卻說道:「好啊,不然我們不要去陽明山了,到貓空好了。」

詳遠卻在旁邊插嘴的說道:「又沒有女生,到貓空幹嗎?」

我看著台北車站上面的時鐘,對著大家說道:「好啦,都幾點了,要去趕快出發吧。」

阿木看著大家問道:「誰要帶路?」

「我帶啦,你們跟在我後面就好了。」觀聲喊著眾人之後,一人一車便衝了出去了。

我通常都是騎在最前面的,只是我不認識路,只能騎在第二,後面大家也都慢慢的跟了過來。

今天的台北夜景似乎特別的漂亮,我記得我以前騎承德路的時候,總是烏漆嬤黑的,今天卻覺得特別的亮眼,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便問著騎在旁邊的胖哥道:「今天的承德路怎麼這麼亮啊?」

胖哥卻罵道:「你瘋了啊,暗的要命,如果不是車子還很多的話,哪一點小小的路燈還照不了整條馬路呢。」

那我為什麼看著整條承德路猶如早上在看一樣,任何東西都看得一清二楚,我還指著分隔島上面說道:「你看,上面還放著一個硬幣。」

胖哥卻不相信的罵我說道:「你如果要虎爛的話,為什麼不直接說放著一千元就好了,還放什麼硬幣啊。」

我知道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了,他們應該也不會相信我的,只好閉上了嘴巴,專心的騎著我的車。

就在要過承德路上面的大橋時候,我突然一時興起,加快了油門,一馬當先的衝了過去,就在我一下坡過了紅綠燈之後,突然整個整個周遭靜了下來,什麼東西都不見了。

我停下了車,看著我的身後,發覺我的同學也不知道都到那邊去了。

我這時候心裡面毛了,直覺得不對勁,正想要在騎車走的時候,突然一股聲音響起,說道:「你不用在騎了,你找不到他們的。」

「誰?是誰在說話?」我這時候怕得要命,想說今天真是衰竟然讓我遇到了百年難的一見的,鬼打牆!

「這不是鬼打牆,這是你頭腦裡面的一個地區。」

我的頭腦裡面?難道剛剛那些人會是我的腦細胞啊?

「沒錯,就是如此。」

我驚訝的說道:「我在想什麼你知道?」

「我就說過你正在你的頭腦裡面,而我也處在這個環境,自然你不管想什麼我都會知道的。」

我在追問道:「那你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我為什麼會在這邊呢?」

「這個喔,這是你自己模擬的一個空間。」

「我自己模擬的?那是怎麼一回事呢?」我不懂的問道。

「你剛剛不是用了術法開啟了你身上的封印。」

「我用術法開啟我身上的封印?我身上哪有什麼封印啊?」

「應該說每個人身上都有封印,因為人是神依照他們的形體創造出來的,所有也擁有和神同樣的能力,為此神在每個人的身上都下了一些封印,讓這些能力無法使用,但每過一段時間總會有些人可以少量的突破這些封印,讓他們身上的能力覺醒。」

「那我現在的情況就是解開了封印,讓我身上的能力覺醒了?」

「對,而你剛剛所做的動作和口訣正是一個解封印的方法。」

「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到底多了什麼樣的能力?瞬間移動還是特異功能啊?」

「你的能力叫做未來模擬,就是你可以在你的思想當中早一步的模擬出未來的情境,而在模擬當中做出對你最好的決定。」

「你是說我有預測未來的能力?」

「應該是這麼講,你所虛擬出來的未來,並不是真的未來,而是一個判斷下的未來。」

我這時候真的想打人了,罵道:「靠,你到底在講什麼啦。」

「就等於你可以用你已經有的經驗來判斷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你這樣說了不是等於沒說?誰都有這樣的能力啊。」

「是沒有錯,但他們只能有一個方向性的預測,而你的能力可以直接虛擬出未來的場景,在你的腦袋裡面甚至可以控制時間的走向,也就是說你擁有四度空間的預測能力。」

「這的確有點神奇一點,我知道第四軸座標大家都認定是時間,所以說有我有能力直接在我的腦中進行四度空間的模擬了?」

「正確來講就是這樣。」

「但這應該不算是特殊能力吧,在我認識的人當中,應該也有幾人可以這樣吧。」

「他們的時間判斷是在某一個時間點做判斷,那是屬於一種假的四度空間,而你是真的能遨遊在時間裡面,這樣說好了,你看一下你的手錶。」

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十點三十七分。

「對一般人來講,最多可以預測的是他們在十點三十七分有可能到某個地方了,但對你來講,你可以清楚的知道是到那邊,而且還可以很詳細的知道時間的連續動作是怎麼樣。」

「這當然了,誰也不知道我們聊天會聊多久,誰也不知道我們路上會遇到什麼狀況啊,就算我現在知道了,也只是在我的思緒之中而已,並不能代表未來一定是這樣啊。」

「對,但是你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來,剛剛因為你的一句話,讓大家都上路了,如果你等一下去赴約的話,那是不是你講同樣的話他們一樣會上路呢?我想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因為這是你多年來的經歷所累積出來的,你知道大家在聽到這句話便會啟程。」

我想一想這樣也沒有錯。

「所以說未來模擬如果配合著多年的經驗出錯率是不大的,你的確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你的下一步大概會出現什麼狀況。」

「但……應該這麼講,畢竟什麼事情都是我的經驗,只是誰也不知道我等一下會怎麼樣?說不定我等下出門被車撞,那所有的假設不就都不準了。」

「所以未來模擬只是所有能力的開端而已,一個讓你的能力都活過來的開端而已,在未來模擬之後,你還開始擁有未來創造的能力,也能擁有交叉未來的能力,當這些能力完全開啟的時候,你就可以知道,你的未來會是怎麼樣了。」

「這樣會不會太複雜一點。」

「老實講,會,而且是複雜到你無法想像的地步。」

「算了,那我可不可以不要有這個能力,換一個好不好?」

「雖然真的可以換,但我一直在想,未來模擬是大家最想要的能力,等你慢慢開啟你的能力之後,你真的可以主宰自己的未來,難道你不會想要擁有這樣的能力嗎?」

「幹嘛這麼累啊?未來不是早就被安排好了,那我就乖乖的跟著路走就好了,哪用自己安排呢?更何況我也不知道什麼樣的未來才是好,不如就是那些所謂的神幫我安排吧。」

「好吧,既然你要放棄這種能力我也不勉強,那你剩下可以挑選的能力有腦域開發、自然生命,你要選哪一個呢?」

「腦域開發是不是我會變得比較聰明一點啊?」

「對,而且你的腦域開發區域越多,你反應在各方面的能力也會越突出。」

「喔。」從我的聲音聽得出來我不太有興趣的樣子。

那陣聲音也好奇的問著我說道:「你不會想要變成一個天才嗎?如果走腦域開發這條路線,只能你能持之以恆的走下去,很容易成為全世界知名的大人物,像幾個科學家都是走這條路才能創出一些超越人類演進的理論來。」

「那又怎麼樣?」

「可以名流千史啊。」

「死都死了,還在意這些名聲幹什麼?說說看最後一個自然生命又是什麼力量?」

「好吧,或許你真的適合這個力量,所謂的自然生命就是你可以感受到地球上所有生命,包括動物、植物甚至是神、鬼,只要你修為越高所能感受的生命也會越多而且知道的東西也會越廣。」

「喔,這個好玩喔。」

「但是這個是三種裡面最平淡無奇的能力,就算你所有能力都開啟了,也只是能感受到神的生命,並沒有特殊用途。」

「沒有關係,我本來就不寄望能有什麼特殊用途了,只是如果偶爾能跟我窗邊的麻雀也是不錯的事情。這樣其實全世界任何有生命的東西不就都變成我的朋友了。」

「你要這麼想當然也是可以啦。」

「好吧,讓我就要這個能力。」

「真的?你不後悔嗎?因為你一定選擇之後就不能在改變了。」

「我是不後悔啦,但我有一個好奇的事情。」

「你說說看。」

「既然你說出了這三種能力來,是不是指神他們本身都擁有這三種能力呢?」

「沒有錯。」

「那為什麼我不能完全的擁有這三種能力呢?」

「喔,因為你們是後天才擁有的,所有當我開啟你某一種能力的時候,其餘兩個能力的種子會在你的身體裡面死去,然後變成那種能力的肥料,所以你只能擁有一種能力而已。」

「喔,原來是這樣啊。」

「還有問題嗎?」

「還有一個。」

「呼,你問題真多了,我服務了這麼多人也沒有哪一個像你這樣有這麼多問題的?趕快說吧,你還有什麼問題?」

「你到底是誰啊?」

「我啊,我就是你們人間常說的守護天使。」

「哈哈哈!」

「笑什麼笑啊?」

「我是覺得原來真的有這種東西,那天上是不是真的有七仙女呢?」

「天上喔,其實跟人間差不多啊。」

「那我們那些神話是假的的?」

「不能說是假的,天上就跟人間沒兩樣,人間對天上有神話存在,天上對人間也有嚮往存在的,往往得不到的東西才是最令人動心的,不是嗎?」

我笑了笑,結束了這一段的奇妙感覺了。

第四章

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醒過來的,總之我就是回神了。

我看到我自己竟然還坐在宿舍裡面,而電腦上面的時間也清清楚楚的寫著九點三十分。

難道我真的沒有出去嗎?那剛剛那個守護天使不就是真的了?還是我做著白日夢亂想呢?

這時候,儀軒用傳訊軟體傳了一個訊息給我,老大時間快到了,還不趕快出門,記住十點在車站前面等喔。

看來剛剛應該是胡思亂想吧,說真的,剛剛發生的事情我其實也想不太起來,我只記得十點三十七分這個時間而已,至於發生過什麼事情我倒是完全不知。

算了,可能是待在宿舍裡面太悶了,才會胡思亂想的,我便穿上了衣服,帶著背包,騎車出門去了。

一路上,我總覺得今天的場景好像似曾相似一般,就好像我曾經經歷過,一直到了車站,也覺得好像遺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媽的,每次都是你最慢,最慢這次要請喝汽水。」胖哥一看我的身影,馬上跳出來說道。

「你們又沒有跟我講幾點,我哪會知道啊?」

阿孟也說道:「這一次終於有人比我慢了,明道我今天想到貓空去喝茶就好了。」

「喝,喝你的頭啦。」我不自覺的接上一句,才驚覺好像真的是一模一樣。

阿木卻說道:「好啊,不然我們不要去陽明山了,到貓空好了。」

詳遠卻在旁邊插嘴的說道:「又沒有女生,到貓空幹嗎啊?」

這……這不是我剛剛講過的話嗎?這時候我的記憶恢復了一點了,知道這些話好像就是在剛剛發生過的。

只是我很想知道,如果我不講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便一句話也沒有講的站在旁邊。

阿木看著大家說道:「走啦、走啦,都幾點了,還不快點走。」

「那我帶路啦,你們跟在我後面就好了。」觀聲喊著眾人之後,一人一車便衝了出去了。

我這時候腦中似乎有一個念頭,覺得原來未來真的是可以預測的,就算不照著我的想法走,但偏差好像不會過大?難道我真的可以擁有這種力量嗎?

只是沒有讓我思考太久,我也緊緊的跟在大家的後面,但我這一次並沒有騎在第二台,而是騎在最後一台。

到要過路橋的時候,也沒有搶先通過,反而是讓大家通過了之後,我才最慢的通過,我拿起了手錶看著時間,上面很清楚的寫著:「10:38」

這麼說來不時間不就吻合了,因為第一台和最後一台大概差了快一分鐘啊。

天啊!這時候我的思緒越來越清楚了,我慢慢想起了剛剛的事情了。

只是我的耳中好像一直聽到一陣聲音,說道:「已經決定的事情,就不能在更改了。」

就這樣,我們一路騎上了陽明山上,一直到了擎天崗。


我放好車子之後,跟胖哥走在一起,然後不滿的說道:「這麼晚是來幹什麼啦?」

「誰知道,都是阿木說要來的。」

我轉過頭看著冷得不像樣的阿木,笑著他說道:「愛來嘛,算是吃到苦頭了吧。」

眾人便在這種氣候之下,慢慢的走上了擎天崗。

其實擎天崗上面也沒有什麼,就是一片大草原而已,而且沒有任何燈火,一片黑漆漆的模樣,真的有點嚇人。

不過這邊看來也蠻熱鬧的,不只我們到而已,還有很多團體到這邊,常常還會莫名的聽到一陣笑聲,怪恐怖的。

大概過了一個半小時吧,我們終於在這邊走了一圈,而大家也已經冷到沒有知覺了。

我看著手錶,都已經十二點多了,好想回去睡覺,便道:「好啦,我要先回去睡覺了。」

詳遠卻說道:「睡什麼睡,今天出來不到天亮便不回去。」

「有這個必要嗎?」我懷疑的問著。

胖哥也附和的說道:「沒錯。」

我只能說道:「好吧,那要去那邊?」

「這樣好了,我們到更上面去好不好?」阿木忽然有一個提議。

「喔,不要啦,這麼冷,在上去更冷。」我搖搖頭說道。

儀軒卻贊成的說道:「好啊、好啊,那我們從陽明山那一邊騎上去,我還沒有在這麼晚騎到頂頭過。」

就在大家的好奇心之下,我也只能跟著他們慢慢的騎著上去。

這一條路真的很難騎又冷又暗,隨時還要擔心會不會出現什麼東西,也害怕沒有看到轉彎結果掉下山谷去。

在上路的期間,我們經過了一間廟宇,看著很多人都圍在外面,儀軒先停下來,在外面看了看。接著後面我們一群車子也都在這邊停了下來。

詳遠先問道:「幹嘛啦?」

儀軒指著廟,說道:「那裡好像有什麼事情,我們進去看看好不好?」

我馬上出言阻止的說道:「不要啦,這種時候不要亂去這種地方。」

阿木卻很有種的說道:「怕什麼,我們一群人陽剛氣這麼重,還會怕他們嗎?」

「怕啊,怎麼會不怕啊?」我真的害怕的說道。

不過大家卻已經把車子都停好了。

沒有辦法,我們十幾個人便走進去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是一個乩童正在請神下凡,想問一些事情。

旁邊那個人應該是廟公吧,便開始問道:「請問神明,到底這應該如何是好呢?」

乩童開始不停的在桌子上揮舞著,弄得眾人是一頭霧水,但廟公卻胸有成竹的說道:「這是你們家裡面有不乾淨的地方,等一下會畫一張符給你們回去貼。」

雖然我也看不懂那些手勢,但我心裡面卻覺得不是這樣。

乩童這時候更是猛烈的擺動著身體,在激烈的畫著桌子。

廟公一看,更是謹甚的說道:「是、是、是,弟子知道。」

然後又對那些人說道:「神明說這次的鬼非常的難對付,一定要麻煩大家共同對付。」

眾人聽完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誰也不敢亂講話,畢竟這東西可不是人可以對付的。

但是我卻能明顯的感受到,這個乩童,應該說這個神明要表達的事情並不是這樣,本來我都不敢在這種場合亂講話的,但我現在真的感到心很痛,便出言說道:「你講的不對,神明指示的並不是這樣。」

「少年仔,不知道不要亂講,得罪神明是很危險的。」廟公不滿我公然反駁他。

我卻說道:「我是不知神明在說什麼啦?但我知道你講的神明不認同。」

廟公更是生氣的罵道:「我做廟公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頭一個感這樣說我的人,好啊,我不給你一點教訓是不行的。」

我馬上舉起來手,說道:「等一下、等一下,我不想跟你起爭執,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我可以請示神明給你聽。」

廟公說道:「好啊,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我便對著乩童說道:「神明在上,弟子王明道,不是故意來插手這件事情,但我想你所指的事情跟廟公講的不一樣,不知道我講的對不對呢?」

就在這時候,原本不停顫動的乩童便把手放在我的肩上,這個現象讓眾人嘖嘖稱奇,瞬間,也有一些訊息傳入了我的腦袋裡面,讓我知道這一切事情的本末。

我便先對著神明說道:「弟子知道。」

之後,我便對著眾人說道,原來這附近不安穩是因為有一群孤魂野鬼沒有趕在七月底回鬼門,所以在這邊逗留,他們並不是想要害人,只是想要有一餐豐盛的食物而已。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神明不帶我們消滅他們呢?」有人開始問著我說道。

這個我並不用請示神明,直接就能回答的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何況他們只是想吃一頓飽而已,何必太趕盡殺絕呢?就算交個朋友吧,請他們吃一餐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吧。」

「這個少年說得對,上天友好生之德,我們就做個順水人情吧。」在人群裡面,一個穿著比較正式的老人走出來說道。

「村長,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們明天就準備點東西,到這邊來祭拜吧。」其餘的村人對著村長說道。

我們身旁的乩童也在這時候顫動了一下,就類似脫力一樣,雙手用力的頂著桌面。

村長見狀,說道:「看來神明已經回去了。」接著又轉過頭來,對著我們問道:「年輕人,這麼晚了,你們幹嘛來這邊呢?」

阿木說話著道:「我們要去陽明山的最上面。」

「這麼晚了,到那邊幹嘛啊?早點回去睡覺吧,這邊最近不平靜你們還是不要隨便亂走。」村長奉勸著我們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對著他們說道:「對啦,人家村長都這樣講了,我看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

明展這時候也插嘴的說道:「我看這邊好像不太對勁,我也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在上去比較好。」

既然大家都有共識了,自然就沒有人在堅持,大家各自牽了車子,準備散了的時候,我卻被村長叫住的說道:「年輕人,我看你似乎不太簡單啊。」

「我?我怎麼了?」

村長說道:「就看你能跟神明溝通這個本是就不得了了。」

「喔,原來是指這個啊。」我馬上編了一個理由的說道:「那是因為我從小便對這方面有特別的感覺。」

村長點了點頭,又說道:「年輕人,不是我在怪你,但很多時候並不適合出風頭的,尤其是跟一些信仰有關係的時候,能避免就盡量避免,今天你示好運遇上了我們,如果是一些比較激烈的團體,那可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平息的。」

我聽完後,當然知道村長是為了我好,急忙說道:「村長,這我知道,其實平常我也不喜歡出風頭的,只是今天特別有點感覺,才會說出來的,不過你講得也有道理,我看我還是不要管這些事情比較好。」

「恩恩,如果你真的能這麼想就好了。」村長帶著微笑的說道。

我騎上了車子,最後再跟村長道別著:「村長,那我先走了,今天如果有打擾到你們的話,我在這邊跟你們道歉了。」

村長還是帶著笑容的說道:「年輕人,我覺得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了。」

我當時並不知道村長的意思,只回答道:「可能吧,那我先走了。」之後,我便快速的騎車下山了。

在我走之後,村長的後面走出了一位少女,對著村長說道:「爸爸,你看有可能是他嗎?」

「不知道,今天我們特地用這個壇想試試看能不能找出一點預示,但卻出現了這個小子,如果說這小子就是宗主所說的那個天書傳導者,那應該有著一身不凡的本事,但我剛剛測試了一下,那小子好像除了有點感應的能力外並沒有其他的能力,或許他只是誤打誤撞吧。」村長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精闢的說著這一切。

少女又說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們該怎麼去尋找天書傳導者呢?」

村長倒是不急,只道:「慢慢來吧,我相信他也躲不久了,畢竟五家五流已經開始聚集到台灣來了,我想天書應該很快要出現在抬面上了。」

少女也有自信的說道:「我們明月流一定會搶回屬於我們的書籍的。」

[ 本帖最後由 G-T-S-Richer 於 2007-2-6 18:43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